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左先生为何如此抠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他有位极不耐烦的父亲

左先生为何如此抠门 薄荷虫 2046 2019.04.19 12:00

  孙清娜觉得这种情况下,自己不适合出场,于是回头看左庸。左庸背对着她,正在望窗外。

  但那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身影,分明比往日更萧杀。

  孙清娜默默走到左庸身旁,挨着他的身侧坐了下来。

  不多久,左妈妈端着两盘菜进来了,一脸的歉意:“他爸爸真的是抠门抠到家了,非说什么上午的剩菜还没有吃完,再做新的就更吃不完了。早知道下午我去买菜了。”

  比午饭时卖相更惨的晚餐来了,除了青菜中午时被吃掉,其他品类均在。她默默告诫自己,跟左庸无关,时候别迁怒于他。

  孙清娜勉为其难的夹了几筷子,当左妈妈再次表达歉意时,孙清娜只笑了笑,没有说话。

  左爸爸脸色一变。看向孙清娜的目光也复杂起来。他觉得孙清娜有给他脸色之嫌。

  左妈妈心意难平,不断抱怨左爸爸。左爸爸火大,筷子重重一放:“册那!做吗不做!吃现成的还要挑!都跟你解释过了,还抱怨个没完没了!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碗往桌上一掷,左爸爸沉着脸,气哄哄地走了。

  孙清娜偷瞄左庸。左庸面无波澜,继续夹菜,慢悠悠吃他的饭。左妈妈脸上也是习以为常的表情,她把左爸爸的碗筷往背后的书桌上一放,挪了挪凳子,左爸爸存在的痕迹消散一空。

  孙清娜赶紧埋头扒饭。阿弥陀佛,今晚的饭是新烧的。

  冷不丁,左妈妈开口:“当年小庸考去美国,他爸爸到处炫耀,我就说,你别炫耀,你小儿子之所以去美国,都是为了躲你。

  如今都是老头子了,脾气一点不见改。除了不打儿子了,依旧是随时随地放纵自己发火。要我说,他不打儿子也不见得是发自内心地改了,而是觉得打不过,不敢动手打了。”

  孙清娜有些愕然,她瞪着眼看左妈妈。说这些话的左妈妈脸上的神情竟然是笑嘻嘻的。像是讲别人家有趣的事情。

  见孙清娜注视她,左妈妈继续:“小庸跟你说过吗?小时候,他因为弄丢了一个肥皂盒子,被他爸爸关起门打,用皮带足足抽了他半个小时。”

  孙清娜一定“啊”地低叫了一声。

  “那时候小庸才七八岁,一个人到楼下的游泳池去游泳,弄丢了个破肥皂盒子。他哥哥都说了,又不值钱,买一块白熊雪糕,都会配个塑料盒子,一样拿来放肥皂。可他爸爸就是不听,非要打。

  小庸也是硬气。怎么打都不肯认错。

  我和他哥哥,被他爸爸推到门外,关在门外。皮带抽在身上的声音和小庸哭泣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他哥哥在门外叫,喊爸爸停下来,喊弟弟快认错。邻居们惊动了,围在门口劝他爸。

  后来他爸打累了,出过气了,自己停下来。小庸嗓子都哭哑了,还是不肯认错。为了这件事,我带着小庸住办公室,足足住了2个月。”

  泪痕滑过面孔,直到左庸伸手帮她擦,孙清娜才发现,原来自己听哭了。

  左妈妈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疼和恼怒。

  “他爸爸要是只打这一回也算了。他是鸡皮蒜毛的小事都会发火,一发火就要动手。

  喊你关灯,你没有马上关,打;叫你不要靠墙站,你偶然忘了,打;给你一碗饭,吃不完,打……你想得出来,想不出来的,都能是他打儿子的理由。连小宇哮喘发作,都是他打人的理由。

  小宇聪明,身体不好,小学读完考了上海最好的中学,当了住宿生。他算是脱离苦海了,可苦了小庸。他爸爸的怒气,全撒在他身上。

  三、四年级的时候,小庸差不多9岁、10岁,只要他单独跟我在一起,都是在央求我跟他爸爸离婚。”

  “您想过离婚?”孙清娜问。她听故事,惯常很投入。自小,奶奶就这样评价她。

  “没有转过离婚的念头。那个时候不像现在,身边没有人离婚。有的人家,男人明目张胆在外面养了小三,小三找上门,原配也不肯松口离婚。那个时候,根本不敢想离婚这件事。”

  孙清娜心里难掩失望。都说为母则刚。左妈妈不肯为左庸离婚,小小的左庸一定很无助、很失落吧。

  孙清娜扭头看左庸。左庸脸色极其平静。很明显,那是刻意表现的平静。

  晚饭过后,左庸送孙清娜回家。

  “你恨你爸爸吗?”孙清娜问左庸。

  左庸摇摇头:“他那么无能,只会窝里横、欺负弱小。他这个人,说白了也够可怜的。”

  “你心里不恨他吗?”孙清娜执著追问。

  左庸有些哭笑不得:“只有在‘我过得不好’这一种情况下,我可能会恨他。事实上,我过得不是蛮好吗?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看几家上市公司的财报,多听几场易中天评三国。”

  这种说法,令孙清娜感到耳目一新。

  她更熟悉的,是“你对我不好,我自然恨你”这种模式。

  譬如妈妈王云霞恨奶奶,理由就是奶奶对她不好。

  奶奶绝不至于像左爸爸毒打左庸一样对妈妈动手。奶奶是个裹小脚的,哪儿是妈妈的对手。

  奶奶不过是偷偷藏下一块姑姑送的肉,不过是收了爸爸偷塞给她的几十块钱,不过是心窝不舒服的时候没有忍着而是说了出来,不过是盛饭的时候不小心把豁口的破碗分给了妈妈……

  小小的孙清娜牵着奶奶的衣角,看着妈妈泼辣地跳着脚破口大骂。她真的是吓坏了,忍不住哇哇哭出声来。

  她的哭声对妈妈毫无影响,妈妈继续上蹿下跳,奶奶却会为她停下来,抱住她的头,用粗糙的手擦她脸上的泪,低声安慰她别哭,别哭。

  爸爸没有兄弟,旁院的叔伯不高兴插手,仅有的两位姑姑又嫁得远,且家贫,听说老母被儿媳妇虐待,也只能唉声叹气。因为她们没有条件把老母亲接出来跟着自己过。

  王云霞就是吃准了孙爸爸不会跟她离婚,才那么嚣张的。

  再大一些,孙清娜选择勇敢地站在越发缩小的奶奶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