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左先生为何如此抠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瑞典人米克

左先生为何如此抠门 薄荷虫 2002 2019.04.11 19:00

  左庸是不拉帮结队的中国人,米克是不腻在北欧人圈中的瑞典人。

  他们第一个学期就知道彼此。第二学期,因为俩人恰巧选了一门相同的课程,于是开始交往多起来。不交往不知道,一交往才发现,俩人是多么地投缘!

  米克是位典型的瑞典人,皮肤白而细腻,身高一米九余,金发碧眼,长相出众,刚来不久,就吸引了一个哥伦比亚女孩。

  这位叫卡蒂亚的北美女孩也是那么典型,皮肤黑而粗糙,胖胖的,一头严肃的直发,丝毫不减她爱米克的热情。

  只是,在相对保守的左庸看来,分明才二十出头的卡蒂亚显出过分成熟的模样,视觉上很违和。对19岁不到的米克来说,她仿佛大了他很多。

  米克是瑞典来的交换生,跟他同一批来的大约还有八九个。别的八九个瑞典同学喜欢吃饭在一起,上课在一起,有事没事都腻在一起。

  米克认为,如果时刻跟同胞腻在一起,何必来美国,在瑞典呆着不是更好?所以他尽量避开同胞。他的这一想法跟左庸的不谋而合,俩人很享受彼此间的差异。

  空闲时间,左庸和米克常在一起下国际象棋,米克是个下国际象棋的好手,下不过他的左庸另辟蹊径,决定教米克打扑克牌,这样米克又成了左庸手下的败将。

  为了更彻底地融入美国社会,米克加入一个名为TKE的会员制组织。

  潜水课一般开在周五晚上,米克常常在潜水课之后邀请左庸跟他一道去参加TKE的活动。

  TKE是希腊文的缩写,左庸不知道原文是什么,甚至连俱乐部的目地所在,问米克,米克也迷迷糊糊。俩人只当是结交朋友的途径。至于俱乐部本身的意义,根本不在在意范围内。

  通过TKE,左庸的确认识了很多人。

  即使认识了很多美国学生,左庸还是觉得,有道无形的墙横亘在他和美国学生之间。

  这道墙,只能感受,很难描述。

  有一天,左庸按奈不住,跟米克说:“我感受到美国的排外,这可以在‘我是亚洲人,我看起来跟美国人不一样’上找到解释;你不管怎么说,也是金发碧眼,白皮肤。为什么你也说美国人排外?”

  米克左看右看,说不出所以然,反问左庸:“难道是我们自己敏感?难道他们只是习惯客气疏离,并不是排外?”

  “有道理。”左庸大有豁然开朗的感觉,越想越觉得对,又追加一句:“很有道理。”

  绝大多数美国本土学生都会在大学期间参加这样那样的俱乐部。左庸并不觉得这样的聚会有什么心动之处——永远是聒噪的音乐,拥挤的人群。

  米克告诉左庸,聚会的兴奋之处在于可以喝啤酒。

  在美国,21岁以下是严格禁酒的。啤酒,虽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酒,也算是所能挑战的极限吧。

  左庸不屑于啤酒,在中国,不管什么年龄,谁想喝酒谁喝酒,没有限制,反倒没有了好奇。

  在人人兴奋的聚会上,左庸一点都不兴奋。

  事实上,拥挤吵杂的聚会甚是干扰他的思想自由。但是,考虑到米克是他目前交接到的最志同道合有话可说的朋友,TKE的聚会,他还是会应邀。

  米克的哥伦比亚女友卡蒂亚非常爱米克。米克不反对跟她恋爱,但是没有计划有朝一日娶她。关于这一点,米克很明确地告诉过咖迪亚。

  卡蒂亚想要未来,但是假如没有未来,她也不愿意放弃现在。

  卡蒂亚比米克、左庸他们早两年到美国,对美国已经颇熟悉。卡蒂亚和米克曾经一起去佛罗里达,平时也成双入对的出入,米克一年交换生即将终结前的最后一个月,他索性搬到卡蒂亚寝室住了。这是后话。

  一个周末,阳光大好,卡蒂亚提议四人去六旗游乐场(Six Flags)去玩。卡蒂亚、卡蒂亚妹妹、米克和左庸就这样出发了。

  坐在卡蒂亚红棕色的四座二手富士斯巴鲁里,左庸心有期待。

  在上海,锦江乐园过山车只有一个圈,据说要去的六旗游乐城的过山车有六个圈。

  心有期待的不止左庸一个人,四个人都是第一次去,并约好一定当英雄,买了门票直奔过山车,不许闭眼,不许尖叫。

  这个名为“超强美国尖叫机器”的过山车,以每小时68英里的数度前进,全长3800英尺,翻六个圈,耗时两分三十秒。左庸他们排很长的队才坐上车。

  约定不闭眼,但是高速反转,大脑缺氧,睁着眼睛也是什么都看不到。左庸倒是没有尖叫,或者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关注自己是否尖叫。

  心有余悸地走下车,四个人唏嘘不已,一致闭口不提二度尝试的话题。

  游乐场是通票,但是各个游乐设施前都有人排队,人来人往,很是拥挤。左庸和卡蒂亚的妹妹并排,米克和卡蒂亚手拉手,两对儿彼此招呼,避免走散。

  玩,吃,尖叫,玩得半疲惫,转而钻到红棕色的斯巴鲁里,继续游六旗的野生动物园区。

  鸵鸟、麋鹿、狒狒、袋鼠、黑熊、狗熊、长颈鹿……那时,上海还没有野生动物园的概念,左庸背靠车窗拍的照片,邮寄给国内的同学。同学来信还特意问他,背后的动物是真的还是假的。

  正如六旗自我宣传的那样:什么都比不上一场记忆来得更持久。这份年轻美好的记忆,幸福地躺在左庸的心田,成为日后左庸和米克友谊的见证。

  第二学期,左庸过得比较从容,虽然办公室的兼职还在做,但听力关已过,课程就显得得心应手许多。

  尽管如此,生物课跟别的同学比,还是有明显的差距。

  美国的生物课实在让左庸说不出一句不是来。精确,精准,好像中国的奥林匹克数学一样让人叹为观止。那些成堆的专有名词,迫使左庸不得不把别的同学闲散消遣的时间集中起来,花到图书馆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