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7章:十阴将与阴帅

圣临终焉 苏定钦 3039 2019.08.31 09:48

  “御前龍马,海都的一个浪人剑客,本来以为他和其他人死了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魂魄,没想到这人的刀法奇高,就连曾经的龙左都没能压制住他,而后阎罗大人赏识他,赐予了他黑刀秋水,并且封他为十大阴将,这待遇,让老牛我煞是慕羡啊!”牛头不由得一声长叹。(这就是海贼王的角色龙马了,这里拉来只是为了装b格的,后面他们的出场率很少。)

  “溟沧,十大阴将之首,听说他常年在玄冥海底万米的地方修炼,除了最近百年来曾经竞选阴帅失败,再也没人见识过他的可怕。”

  “而古人云:能领兵者,谓之将也;能领将者,谓之帅也。这阴帅的厉害,想必也毋须我多解释。”

  “而这个家伙,六壬,便是阴将统帅,整个酆都除了那些不动的老家伙,就只有冥沧能与之抗衡了。”

  (总结一下,

  十大阴将:牛头,马面,日游神,夜游神,黑无常,白无常,阿尔萨斯,龙左,御前龍马,溟沧。

  阴帅:六壬)

  (声明一下,这和神话故事不一样,神话里是十大阴帅,分别是:鬼王、日游神、夜游神、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豹尾、鸟嘴、鱼鳃、黄蜂。因为很多人不知道这些神仙,所以我整改了部分,就变成了小说中的十大阴将一大阴帅。不需要刻意去记这些名字,像日游神夜游神这种我就是拿来充数的,以后根本不会写到他们。)

  “而接下来,我们就将前往阎罗殿,去找那里的龙左。”回到正题,牛头开始交代起他们要做的事。

  “你们之前也看到我们面露难色的样子,应该也知道龙左这家伙不好对付,所以我们需要你们当僚机,而且现在你们想拒绝也没有回头路了。”

  听到这话,几人不禁咽了一下,看样子牛头马面是准备赶鸭子上架,容不得他们反悔了。

  “牛头马面两位大哥,你们好歹也告诉我们龙左应该如何对付啊,看你们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要拿我们当挡箭牌的...”共冲很是无语的说了这话。

  “唉,本来不想告诉你们的,让你们现在不用这么慌张,痛苦的时间少一会,可...”

  “可什么啊!这个龙左不会吃魂魄吧!要是这样我们可去不了。”燕瑶撇嘴说到。

  “不是,比这个可怕一百倍,连十个阎罗大人都受不了,你们可一定要有心里准备啊!”

  “这么可怕,那我们去了更加没用了。”“就是,连你们都害怕,那我们岂不是直接被吓死。”冷关和洛克斯惺惺的说道。

  马面听了半天,觉得确实有些磨磨蹭蹭的了,不禁吐槽了一句:“牛头,你还是别营造这种有些恐怖的气氛了,我有些怕鬼,你还是早点说完早点走吧。”

  而就在马面说完这话后,冷关四人都不禁一阵无语,你妹的,你自己就是鬼,你还说你怕鬼,而且你们确定不是在整我们?

  “哎呀,好了,我们不卖关子了,这么说还是想让你们有心里准备,别等会才想打退堂鼓,叫苦不迭。”牛头忙解释道。

  “我们还有退路吗?你还是快点说吧。”共冲露出了一个银魂式的表情。

  “这倒也是,好吧,接下来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这个龙左的可怕之处就在于...”牛头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使得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无比凝重,每个人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他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唠叨!!”说完这话后,牛头想起了那天被龙左的嘴炮攻击的恐惧,以及被龙左言语囚禁轰炸而无法逃脱的屈辱与愤懑。一边想着牛头和马面都露出了很是恐惧的表情。

  而对于冷关他们来说,反应就截然不同了,合着老_子们四个人听你讲了半天故事,营造了这么恐怖的气氛,没想到,你居然告诉我那个家伙可怕之处在于嘴炮攻击,笑死人了,就一张嘴有什么害怕的。

  而看到冷关四人一副轻蔑的表情,牛头马面也是意料之中。“孩子,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很早以前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最后反而是被龙左折磨了好一顿。”

  但显然冷关四人还是没有放在心上,以前许云的唠叨他们平时听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怕的,这龙左的嘴炮又能如何,怕不是牛头马面两个是鬼,很少听别人说话,所以精神脆弱,没错,一定是这样!

  “牛头马面两位大哥,请带我们去吧,这点困难还算不得什么。”共冲拍拍胸脯后说道。

  “唉!”看到如此有自信的共冲四人,牛头也是长叹一声,内心默默想到:“唉,本来不想这么害你们的,可我们俩,实在忍受不了那个家伙的唠叨,只能拿你们几个当挡箭牌了。”

  而略微收拾了一下东西后,几人就跟着牛头马面向酆都城更里面走去了。

  而冷关他们神情却是放松下来,因为牛头马面已经说了,后面最大的危险便是龙左,既然如此,那就相当于没什么危险,不如放松一会了。

  但,他们恐怕,还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不久后,他们就会承受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嘴炮攻击。

  而在另一边,玄冥海域的鬼海之上,负责监视洛克斯几人的海兽角斟从敛息中逐渐醒来,继续盯着船上。

  如它所想,冷关几人的身体一动不动,本来它都想直接上船的,但碍于那个神秘莫测的斗篷人,它没有任何动作。

  而就在现在,当角斟再次望去时,却看到了奇怪了一幕——船上,莫名多出了一个身穿红缎的女子。

  “她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一连监视了两天,都没发现这个女的,难不成是游过来的?不可能,四周没有任何船只,而且普通人怎么可能游的过来,这里有多危险,连它们这些海兽都知道,如此想来,恐怕这个女的是一直在船上才对。”(酆都和现实世界时间流动速度是一样的。)角斟如此想到。

  而再将视线转回船上,鬼七也缓缓站起来。这个女子,其实是刚刚凭空出现了的。看见女子鬼七内心长舒了一口气,但嘴上还是冷漠问道:“暗号!”

  女子本来带着一丝俏皮的眼神一听到这话,顿时有些嗔怒的嘟起嘴咒了鬼七一句:“喂,鬼七,你个老死板,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吗!”

  但鬼七显然不吃这套,继续淡然的说道:“暗号。”

  “唉,你!”女子愤然,却又无可奈何,她清楚鬼七的脾性,严谨和谨慎是他一贯作风,没办法,女子也不在多折腾,说出来暗号:“人是衣,马是鞍。”

  “一看长相二看穿。”鬼七面无表情的对道。

  “白天想,夜里哭。”燕瑶也变得很是冷漠的说道。

  “做梦都想骑母猪,哎呀,没想到真的是你啊,钟楼儿,刚刚多有冒犯。”一说完这话,鬼七马上改变了态度,一个热脸立马就贴了过去。

  “少给我套近乎,刚刚不是把你能的嘛!”钟楼儿转过身去,对鬼七的话置之不理。

  没错,这个女的,就是消失已久的钟楼儿。

  “哎呀老钟,你以为我想这样啊!还不是怕劫主大人怪罪下来。”鬼七委屈的说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对了,他们几个的事,办的怎么样了。”钟楼儿指了指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冷关四人的肉_体。

  “早就办妥了,诶,我还是奇怪,为什么第一接引使没有和你一起来。”鬼七疑惑的问道。

  “他?劫主大人说他入戏太深了,让他自己一个人缓一缓。”

  听闻这话,鬼七也靠着船边,慢慢坐了下来,长叹一口气说道:“唉,感情这东西,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希望他能早日走出来吧。”鬼七若有所思的叹道,同时低着头又看了一眼冷关共冲二人。

  又聊了一会,钟楼儿说完,正准备走时,鬼七突然拉住了她。“喂,钟楼儿,你是不是还有事没说啊,第四接引使呢,你是第二,我是第三,第四个难不成要你去通知?”

  一见瞒不住鬼七,钟楼儿只得叹了一句后说道:“唉,鬼七,不是我不想和你说,是劫主大人要求的,这,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算了,你且附耳过来。”

  而就在听了钟楼儿两句后,鬼七突然讶住了。“什么!第四接引使居然是他,恐怕,只有劫主大人亲自出马才行了吧!”鬼七难以置信的说道。

  “其他的事就没了,你继续看着他们,我先走了。”于是,钟楼儿如同上次一样,又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鬼七一人独自思考着。

  而这一切,都被远处的角斟看到了,虽然听不见,但它还是清楚,事态恐有转变,必须立马告知张藤。

  可正准备离开,船却突然动了起来,要知道,这船连着两天,连动也没有动过,现在,它居然朝着一个方向驶了过去。

  “不行,还是先跟着这船吧!”角斟换了主意,跟着船游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