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突破!

圣临终焉 苏定钦 4313 2019.04.15 12:32

  “共冲,你没事吧!!”冷关焦急的问道,他刚刚一发现冰墙出现异常就立马警觉起来,接着便看到一脸虚弱的共冲和即将攻击过来的式操纵着的石头人。冷关暗道不好,也意识到共冲有危险,便飞奔而来,挡住了攻击。

  共冲看了看冷关,露出一副信任的笑容,果然,他压对了,而且,他的同伴也十分值得他信任。手臂上面传来的疼痛感和刚刚紧张情况下高度思考的缘故,共冲晕了过去。

  “喂,共冲,共冲!”看到闭上眼睛的共冲,冷关连忙叫了几声,可共冲依旧毫无反应,因为其实他早已经强撑了很久,从最开始式引动炸弹时,其实他就已经被冲击波给震得大吐一口鲜血,只是为了不让冷关他们知道担心才改口了,现在的共冲,其实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喂,冷关!”燕瑶这时也才从冰墙的灰烬里看到冷关的影子。而就当燕瑶再往前走了两步时,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石头人。“这是?”燕瑶立马警觉起来,可下一刻人形的石头人瞬间崩塌了下来,再不动一下了。

  而远处,正半坐在地上的式,从地上站了起来。因为冰镜花之术被破了,这让与之相连的鬼临摹之术也再也发挥不了作用。

  “你这家伙!居然敢伤害共冲!”看到晕过去的共冲,冷关不禁很是生气,对于他来说,伤害他的同伴,绝不能容忍!而等到稍微能够看清周围时,冷关也是毫不犹豫的一拳愤怒的朝着式奔去。

  式也是立马注意到了冷关,连忙单手一掐,双指按下了一面白旗,顿时,冷关与式之间就隔开了一道冰墙,正是冰镜花之术。

  可这时无比愤怒下的冷关的攻击同样不可小觑。只见冷关冰拳瞬间轰在冰墙上,顿时冷关手上就有大量冰渣飞了出来,但,那面冰墙也有了一道裂痕,冷关手中冰拳瞬间变幻为一块冰锥,瞬间扎在冰墙的裂痕上,如同摧拉枯朽一般,冰墙直接化为了一片废墟。冷关也冰锥再变为一面冰刀,向着式劈了过去。

  式这时候仍然站在原地,等到冷关来临时才转过身来,眼神中却带着一丝邪笑,下一刻式便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冷关后面,并且手中蓦地多了一把极其狰狞的黑色鬼气大刀,式身形也犹如鬼魅般,向着冷关袭杀了过去。

  就在式悄悄接近冷关之时,冷关也是瞬间察觉到并且冰刀猛的一划,回旋着劈向了身后的式。“我能看到!”随着一声巨响,一黑一白两把大刀瞬间撞击在了一起,将四周掀起了巨大的风浪!“哼,臭小子,反应不错,不过接下来这招,你接的住吗?鬼气·涨!”式话音刚落,瞬间黑色大刀应势猛的变长了一大截,本来可以与之相抗衡的白色冰刀,刀刃上不断裂开,终于哀嚎着断裂开来。

  “冰锤!”冷关借势往空中踏了一步,接着手中冰锤猛的向下砸去。“哼!”式冷哼一声,手中黑色长刀极速划去,空气仿佛都被这锋利的刀面给切开了一般,冰锤自然同样只是一下,就如同一张纸一般,被无比光滑的切开了。

  冷关落到了地上,看着这个棘手的家伙,不禁会使用一些奇怪的阵法,而且近战方面也十分强,自己的冰灵气,就只能沦为任他黑色长刀宰割的鱼肉了。

  “冰晶炸裂!!”冷关双手冰灵气凝聚,接着大量碎冰向着式攻去。“哼,不自量力!”式冷哼一声,淡定的看着冰晶袭来。而冷关看着式不动,正有些疑惑的时候,突然就明白了自己的错误。

  没错,时方刚刚能够瞬间换位,自己这指向性的攻击移动起来十分不便,攻击这种敌人根本不可能打中,反而只能浪费体力。

  也正如冷关所想,冰晶就在即将要命中时,式果然一个闪身,便移动到了冷关背后,冷关来不及解除冰晶轰炸,只能看着式的大刀即将落下。

  关键时刻,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冷关却看到瘦弱的燕瑶拿着一根破损的箭矢,用箭身挡住了黑气大刀。但燕瑶同样也非常吃力,抵着箭的双手不住的颤抖着。

  “哪来的蝼蚁,给我滚!”式看见自己这一击未中,不禁有些气愤,瞬间刀锋一转,斜劈向燕瑶,燕瑶也连忙辗动身体。“想躲?”式轻蔑的看了一眼燕瑶,将就着斜着的刀面,狠狠地拍击在燕瑶身上,燕瑶顿时感觉自己身体像被铁杵砸中!只听嘎吱一声,燕瑶的一根手骨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力量,瞬间断裂开了,燕瑶本人胸口也是一阵血气上涌,鲜血猛的喷了出来!燕瑶整个人也应势飞了出去,直接将一块石头给撞得粉碎!

  “燕瑶!”看着已经晕过去的燕瑶,冷关不禁有些自责,自己刚刚若是再小心一些,燕瑶怎么会如此!

  “可恶,你这家伙,我绝不原谅!”冷关几乎是咬着牙齿说着的,看来他真的很是生气了!“呵,想要杀了我,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鬼气,双刀!”式从刀面上面一拔,瞬间黑色长刀就变成了两把稍微短些的黑刀了。“黑刀·旋!”式双手一旋,刀身刮起了一阵旋风,呼啸着向着冷关奔去。

  “你真的惹怒我了!”冷关脸色黑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式,下一刻,冷关双手,几乎是瞬间的,就凝结出两把冰刀,看起来毫不在乎的就劈向了黑色双刀。“崩!!”比之前更大的声响传出!而这次,却轮到式震惊了,这个力量,比之前还要暴增一倍多,难道这个家伙是换了个人吗?“呀!”式难以相信,自己的力量居然才和一个兑境的家伙相持平?而且,自己的黑刀还不断被冰刀给压下来,难道自己还比不过一个兑境的垃圾吗?“不!”式怒吼一声,但黑刀只是稍微往上提了一点。愤怒的冷关又是猛的往下飞速劈了三刀,瞬间黑刀便直接被冷关劈开了。

  “不好!”式也瞬间意识到了危险!“此子居然如此恐怖!绝不可留!!”式通过鬼替接之术,躲开了冷关的攻击。但式也知道,现在他有可能真的打不过冷关,而现在放弃,岂不是自己几年来的努力全都白费?

  “不行,必须用精血了!”式当机立断,从腰间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个玲珑剔透的血色嵌玉的精致小瓶,看样子,里面的东西肯定是十分重要!式也是目不转睛的打开瓶子,任凭血水滴在他的身上!

  “居然逼我使用强化精血!到了黄泉,你也足以自傲了!”式狰狞的看着冷关说道。而此时的式被鲜血浸染,看起来好不恐怖!而式逐步向着冷关走去,挥了挥衣袖,接着一股巨大的威压从地面席卷而来,掀起了一阵风浪。

  冷关还未来得及看清,式的黑刀就已经过来了。冷关马上抵挡住,但式却单手一撑地一个飞脚踹了过来。“啊!”冷关只感觉自己肋骨都好像要被打断了一般,洽出了一口鲜血。连忙捂住伤口,连忙蹲了下来。“太慢了!”就在冷关蹲下喘息未定时,式又是一脚过来。冷关连忙造出了一面冰盾,可根本来不及,只是刚刚好能够掩住他的身体而已。而式一脚,居然就将冰墙给踢的粉碎。

  “没想到式那家伙居然还留了这手,现在实力,可能已经飙升到了巽境巅峰吧!”时方半睁着眼,一脸虚弱的看了看前面。时方舌头勉强动了一下,顿时一股血腥的味道传来。“也许我时日无多了吧!”时方一声长叹,看向晕过去的微。“该怎么办,若是那小子也死了的话微也会危险的。看来只能帮助那小子了吗?可是那小子固然很厉害,可他不过只是兑境而已,绝对会死的。除非,除非突破,可在战斗中突破几率虽然大,但这种事情又怎么能轻易发生!”时方又看了一眼冷关,已经不断陷入下风了,而且冷关的体力明显越来越不支了,这样下去冷关必死无疑。“该怎么办!”时方有些犹豫,但又看了看微,眼中逐渐有一丝毅然决然。

  “该死,撑不住了!”冷关一刀弹开式的黑刀,虎口被震的几欲要裂开了一般。“在后面!”冷关一刀劈去!却发现扑了个空。“怎么回事,明明感觉到他位移到后面去了啊!”冷关有些焦急和疑惑。“在这里!鬼气·和!!!”就在冷关正前方,刚取消了移动的式双手一合,两把黑刀瞬间合为一把,式向着冷关冲了过来!

  “不!!”冷关直勾勾的看着黑刀袭了过来,但他的身体,就宛如石头一样难以移动,因为不知何时冷关已经中了威压临境之术,而这种紧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放松下来解开这个术!“要死了吗?”冷关闭上了眼,还有很多不甘心,他不想就这么死了,可现在又有谁会来救他呢?他还好想去给许云爷爷报仇,还想和共冲燕瑶他们一齐周游世界呢!好想好想啊!!可是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锵!”如同冷关意料中的刺入身体内,心脏破开的声音传来,可是,并不是他的心脏,而是时方的心脏。时方为冷关挡住了这攻击!!

  “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冷关看着牢牢抓住刀刃,双手和整个身体都不断往下流着鲜血的时方。“呵,其实我也很好奇我为什么要救你?明明是敌人......咳!”时方说着,嘴间还不断咳着鲜血。“但因为你有要守护的朋友,我也有要守护的人吧,靠我的话希望渺茫,所以我只能赌你!这条命,就当是我伤害你朋友的代价吧!所以,我求求你,帮我保护好微,同时为了守护你的朋友,去战斗吧!!!!”时方激昂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他的眼眸逐渐冷却闭阖,抬起的双手指向微,安详的死去了。

  “不,不,不!!”冷关看着时方,不禁很是自责,又一个人因为他而死,他不值得别人这么做啊!他无比自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自己已经害死了多少人啊!“自责吗?那就干掉这个家伙啊!你这颓废的废物样,难道不是辜负他们的期望吗?”一道蓝色的声音从冷关内心中传来,一下将冷关的迷茫自责化解了:共冲,燕瑶,洛克斯,许云,许愈,以及时方等人的面容浮现在他的眼中!

  “不能再颓废下去,我不能辜负大家的希望,我要杀了这个家伙!!”冷关全身瞬间大量灵气涌动,因为极度愤怒,体内灵气之湖的屏障也不断被冲击着,渐渐的有了一丝裂痕,接着越来越大,最终终于破开了,冷关,也成功突破到巽境!

  瞬间周围大量灵气都朝着冷关奔来,因为突破,冷关的灵气之湖也瞬间暴涨一倍,一种饥饿让他开始疯狂吸收着周围的灵气。“我要终结你!”冷关面无表情的看着式,式也很是震惊,这不会是这个家伙突破吧,这个光景,恐怖至极,自己当年突破兑境时根本没有这种奇相!“怪物!”式脑子突然出现这个词,而下一刻,式只觉得面前有一个恶魔在看着他,就好像在地狱一般!

  式冷汗自冒,只觉得这家伙危险无比!要么逃,要么就会死!!“逃啊!”式连忙启动鬼替接之术,却没想到冷关已经近在眼前了。“冰镜花之术!”式连忙召唤出一面冰墙,企图抵挡住冷关,可没想到冰墙在冷关面前就如同废纸一般,一掌击破,并且手掌中飞出三根冰线,向中间挤压着,直接将整个冰墙直接给压爆了!

  “这是恶魔吗?!”式大喘着气,难以置信的看着冷关,连忙鬼替接之术,又躲过了冷关的一击,却回头看到刚刚自己所处位置的整面墙壁直接被冷关徒手就给砸碎了。“该怎么办!”式往后一看,正焦急着,却发现冷关已经如同死神一般,站在他后面!

  “别杀我,别.......”式整个大腿都在急剧的颤抖着,额头上冷汗直冒,他从来没有觉得第一次,死亡离他那么近。式的双腿几乎要跪下去了,可是,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恶魔而已。无论式怎么求饶着,冷关依旧不为所动。“不要,别!”终于,式眼睁睁的看着冷关的手不断靠近,冷关的手巨力一砸,将式的整个身体钉在了墙上,而式的头,被按在墙里,早已经碎的血肉模糊了,而式的脖子处,还在如泉涌般喷着鲜血。式,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这时冷关的内心,一个蓝色小人带着赞赏之意的看着依旧还是无比冷漠的冷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