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误下杀手

圣临终焉 苏定钦 4306 2019.06.28 18:14

  “怎么,还想要反抗吗?两个蝼蚁!”邹仁不屑的看了看二人,接着手中又是一股诡异的力量蔓延开来,那种被吸引着的感觉又爬上了共冲冷关二人的脊梁。

  “喝!”冷关暴喝一声,一道如婴儿手臂般粗细的冰柱直接攀上了地面,接着向四周蔓延开来,牢牢的吸附在了地面上,而冷关也因此没能被这股吸力给吸引过去。

  而再看共冲,却是反其道而行之,腿部火红闪耀,没想到,他竟然是全然不顾这股吸力,反而还是加速上去。

  “快,快,邹义,释放斥力!”眼见共冲以超快的速度奔袭而来,手中还闪过一丝炽热,邹仁有些慌了,连忙急迫的拉过邹义来,他也没有想到共冲会有如此行为。

  “给我退开!”邹义手掌摊开,一掌击向共冲。

  “嗤。”共冲低声发出一丝细微的冷笑,接着便被邹义的这股力量给弹了出去。

  “呼,终于把这个家伙给弹开了。”邹义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刚想松一口气,却突然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一团绯色火影。“该死,这个东西怎么没有弹开!”

  “轰”的一声,不大不小的火团直接爆开,将处于正中央的二人给炸的老远,身上也颇为狼狈,一些衣服都被烧焦了。脸上还带着许甚惧色。

  “两个笨蛋,连引力和斥力的概念都不知道:只有物体质量够大,引/斥力才越大,而我的这团火的质量不过半片叶子之重,只要我稍加一些推力,就足以抵消这股力量了。两个臭小子,还不投降吗?刚刚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可恶,区区蝼蚁居然敢如此伤我,不行,一定要让父亲把这两个忤逆的混蛋给千刀万剐,人头拿来踢球才能解气!”邹仁心中很是愤恶,自己从小何曾受到过这种屈辱!

  “嗯,还不死心!”看着仍然一脸愤恨的表情的邹仁,冷关直接飞奔了上去,接着脚掌猛的一用力,脚下的石板甚至都有了一丝开裂的痕迹,一道低沉的碎裂声后,冷关直接跳起三见之高,飞身起于邹仁二人头顶上面,接着手中大量冰灵气四溢开来,在周围不断凝聚幻化,最终变成了一堵冰墙覆盖在了邹仁他们整个头顶。

  “呼,艺术品完成!”冷关飞跃而下。而再看邹仁二人,头顶上顶着一块巨重的冰块,只能靠着邹义的斥力不断支撑着才行。

  只要将斥力一撤下来,两人肯定会被砸成肉饼。

  “怎么样,臭小子,快点求饶!不然就等死吧!”冷关得意洋洋的看着汗流浃背的二人,显然他俩已经要精疲力尽了。“不可能,呀!呀!”邹仁依旧不肯屈服,双手死死的顶在冰面上,但太过光滑,使得更加费力了。

  而虽然邹仁心有不甘,但邹义却已经撑不住了,两只手几欲要无力的垂下来了。“哎!可恶,算了,你们赢了,我们不计较了!”邹仁不甘心的说道。

  “这就对了嘛,好了,我们大人有大量,也不计较你们什么了。”冷关轻松的甩了甩手,接着二人头上的冰墙便瞬间化为晶光点点消散于空气中。

  而此时,看到一直耀武扬威的两个恶童居然屈服了,之前那些不敢说话,不敢反抗,害怕招来杀身之祸的人群都高兴的站了出来,终于有人替他们出这口恶气了。

  “切,该死,一群贱民,分明是存心想看我的狼狈样,可恶,以后一定要叫父亲把这条街上的人也杀了!但最该死,还是这两个家伙,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这样羞辱我!不过,刚刚看他们好像已经放松警惕了。哼哼!”

  邹仁的表情由愤怒转到狞笑,看着毫无防备,正准备一走了之的冷关的后背,他的心中好像有了什么想法。

  “去死吧!!!”邹仁从腰间拔出一把制式尖刀,那是他平常用来折磨玩具的,现在刀尖已经瞄准了冷关的后颈。

  “什么!”冷关本以为邹仁会就此罢休,给他的教训已经足够的,却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不死心,而且始料未及之下,冷关也一时有些慌乱与仓促!

  眼看即将要得手,但冷关毕竟是巽境修炼者,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孩偷袭死。

  只见冷关以邹仁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住了邹仁的手臂。邹仁也没想到,这个家伙的反应速度居然如此之快。不过,刀尖已经离得不远了,只要再伸长一点就能够洞穿冷关的心脏,而自己的这把特殊制式刀,能够伸长。“所以,给我去死吧!”邹仁狰狞的看向冷关,双眼布满了疯狂。

  “不好!”冷关一看这个眼神便发觉不对劲,赶忙一把扭转了邹仁的整个手臂,刀尖也随之转了一个方向。“噌”的一声,刀身如同闪电一般瞬间拔长好几倍,接着又是一股低沉的声音,像是石头落入水面一样,刀刃直接没入邹仁的胸膛,血红的刀尖穿过邹仁的背后,突了出来。

  “怎么!可能!”邹仁不甘心的看向冷关,眼神中的那一丝狞然也渐渐消却,瞳孔慢慢无神,鲜血滴答滴答的落到地面上,渐渐地能够溅起一圈涟漪。——邹仁,已经死绝了。

  “怎么,会!”冷关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但事实摆在他面前,他间接的杀死了一个人!怎么会,他杀人了,这是他第一次有意识的杀人,不是之前杀式暴走那种。

  他,杀人了!

  “不,不是我!我没想到他会死的!”冷关惶恐的望向四周,手上的一丝血红以及地上冰冷的尸体仿佛都在称述这一个事实,人是他杀的。

  “不,我不是有意的,只是...是他自己杀了自己啊!和我无关,他自己非要...”冷关一脸绝望的看向四周,想要众人相信自己,可之前那些看热闹的人的眼神却就像是丝毫不相信自己一样,自己已经是杀人犯了。“共冲,洛克斯,燕瑶!”冷关有些恳求的看向共冲三人,想要从他们那里获得一丝信任感。

  但共冲他们很明显还没来得及接受这个事实,一时还有些错愕,没回过神来,邹仁已经死了。

  而冷关又是一脸惶恐又带着些许期望的看向邹义。“不是我杀的,你刚刚也看到了吧!不是我!”冷关刚想要问道。邹义却像是发了疯一般指着冷关,惶然的大叫着:“杀人啦,他杀了人!!”接着便像是发了疯一样,大腿免不得的战栗了好几番,邹义才勉强站了起来,准备逃跑。

  从来都是主掌别人生死的他,有一天居然也沦到他人决断自己的生命了吗?不,不,他不想死啊!谁来救救他啊!父亲,对,快去找父亲啊!

  邹义眼泪顺着鼻涕一齐流了下来,连滚带爬的想要逃跑。但突然了,一块石头如同子弹一般洞穿了他的整个头颅,带血的石子从右脑勺飞了出来,落到了地上,邹义也倒了下去,他也死了。

  而这时,回过神来的共冲才缓缓放下手,那颗石头是他丢的。他的面色很是难看。从邹仁死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他们或许已经大祸临头了,邹仁两兄弟的父亲,邹起,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啊!实力震境巅峰,而且还有那么多手下,更何况,这个家伙是出了名的护短,若是被他知晓了他们杀了他的孩子,恐怕......共冲不敢再继续想下去,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赶快逃,这里是别人的地盘,现在在这里呆一秒钟都是一种煎熬。

  而他为什么要杀了邹义,因为若是邹义回去的话,恐怕不仅时间来不及,他们也会更容易暴露。所以邹义必须得死。共冲从没有哪一刻有这么坚定的念头,但这次是为了整个团队,狠心一点是必须的,不然都得死在这里!

  “冷关,快起来,现在这里不是安全的地方,我们有麻烦了。”共冲强行冷静下来对着冷关说道。

  “共冲,共冲,不是我,不是我......”冷关涕泗横流的看着共冲,双手开始颤抖起来,他还是不敢相信他杀了人!

  “冷关,醒醒,这件事你没做错,若你不去反击,死的就可能是你,而且那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善人,不杀他,年纪如此之小就作恶多端,以后恐怕会惹出更大的祸端,现在杀了他反而是斩草除根!”共冲安慰冷关道。

  “真的吗?”冷关惶然了看着共冲,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别人的信任了。(那种第一次杀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很惶恐很无助的感觉,你们懂吗?冷关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但这也是必由之路,冷关,注定会加冕为圣,而一圣功成,恐怕不止万骨枯那么简单的。)

  就这样,知道形势不容乐观,迫在眉睫的关头之下,四人赶忙驾船离开了这里。

  而就在他们离开不到三十分钟后,一个昏暗但十分宽敞的大殿内,一个中年男子正细细的端详着手上的纸书。

  大殿两旁都是火把,只不过火台都是骷髅头形状的,再仔细看,才会骇然发现那就是人的头骨。

  而大殿两旁,此时站满了人,中间的两摆横幅宽绸毯下,正跪着几个人。

  “啊,我的两个儿子啊,好容易将你们培养大,你们却...”大殿中间,一个男子捂着胸口,像很是悲痛的说道。

  “启禀邹大人,小人所说千真万确,没有半点虚言!”一个差役打扮的瘦小男子,虽然身体不断颤抖着,但脸上却是一脸兴奋的说道。

  “嗯,那季七,季八,你俩又作何解释,保护不力,你们知道有什么下场吗?!”殿上男子声音忽的转厉,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下面跪着的两道黑影。

  “启禀邹大人,不是我们没有尽力,是少主他们把我们给支走...”人影赫然就是最开始保护邹仁邹义的两道黑影,现在正想要为邹义邹仁的死做些辩解,可话还没说完,邹起与一把巨斧的影子便联袂而至,阿七和阿八还没反应过来,头颅就被平整的切了下来,只剩下两道血柱不断喷薄着。

  “那大人,我是第一个发现的,这个奖励,呃..”瘦小男子看了看已经倒下去的阿七阿八的身体,又是害怕又是期待的看着邹起。

  “哦,对了,奖励,我倒还忘了,你这样的家伙必须要记大功,对吧!”邹起用一丝戏谑的语气,以及一种很是傀异的目光看着瘦小男子。

  而听到自己要记大功,瘦小男子更是一阵兴奋。“是是是!”他不禁点头哈腰的应和着。

  “来人,把这个家伙手脚一并砍断,以后做我孩子的陪葬品!”邹起厉声说道。丝毫不管脸色大变的瘦小男子,任凭他怎么哀嚎,惨叫。两个部下将他给抬了下去,接着就听到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声。

  “哼!我的孩子死了你居然如此开心!可怜我的仁儿义儿啊,就这么残忍的被人杀害了!这么多年的心血都白费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将他们碎尸万段的!”邹起咬牙切齿的说道,接着将地面上邹仁邹义二人的眼睛给抹上了。

  “来人,把事发时的监察器情况给我!”邹起站起来了,在金椅前,面无表情的对下面说道。

  接着一个长着鸟喙的,连面部都有些像鹰鸟般的深颧男子站了出来,递给了邹起一块类似镜面的东西,镜面被打开,上面赫然模模糊糊的记录着冷关共冲他们之前的那一幕。

  (这里先作一下解释,与现实相比,这个世界科技水平约摸在历史上的唐朝左右。但由于无比发达的科技大国墨瑟斯的存在而提升了一个档次。这里的摄像头叫做监察器,而且还有其他高科技,比如说电话,这里叫做通讯器,但只能够通讯。而且这种机器都很昂贵,还都有使用次数,貌似是生产国墨瑟斯为了垄断设置的。)

  “大人,用不用我去抓他们。您和鬼牙大人还有重要的会议。”深颧男子试探性的说道。对于他来说,抓人这种事情,尤其还那么简单,功劳又大,何乐不为呢。

  “暂不用你去,我自会通知最近的黑虎去的,他离的最近,你和食古,催魂先在本部候命。”邹起有些压抑的说道。“可是!”听到这个决定,深颧男子心中略有些不甘。

  “可是什么,现在我心情很是不好,不要来惹我,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说完邹起一甩衣袖,双眼满是嗜血的向外看去,他已经抑制不了了。

  而片刻后,邹起就来到之前冷关和邹仁他们死的地方。不到半天时间,整个街道都变得鸦雀无声了,邹起的双手,也是沾满鲜血的离开了。很明显,他屠了这条街的近千人,而且还没有停止,他要更多人,为他的孩子陪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