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4章:死亡来临之时

圣临终焉 苏定钦 2156 2019.05.18 16:26

  “等等!”看着头也不回的曲灵,曲右又是一阵落魄。“难道,你这辈子都不肯原谅我吗?!”曲右抓住了曲灵的手,想要挽留。而看到曲灵没有如同以前扯开,曲右忽的觉得有一丝希望,嘴唇欲启,曲灵也说话了:“抱歉,不可能。”说完曲灵便如同往日一般挣脱了束缚。曲右见此,眼眸一下暗淡了下来。“难道,就算是死你也不肯原谅我吗?”曲右试探性的说了这句话,而等待他的依旧只是冷漠的一声“嗯”,接着便苦涩的准备离开。也许,她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他何曾也不后悔啊!死,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吧,他多希望能够得到曲灵的原谅,无论是用什么代价,即便是死,虽然说死也是一种奢望。(此人已立flag了。)

  “还是继续吧,先把那几人给看住,要是被曲魂再得手就不好了。”曲右摇了摇头,向着冷关他们被关押的地方走去。他已经派了曲左和曲一道去保护了冷关他们,为了不让曲魂得手。曲魂这个家伙,实力也不容小觑,和自己也能够打个平手。“先去看看吧,以防万一。”

  而就在走到附近的时候,曲右却看到令人震惊的一幕,曲左躺在了血泊中。“怎么了,曲左,里面出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曲左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尖刀,鲜血不断汩汩的往外流。而曲右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曲左虽然受了这么重的伤,但明天就会循环时间而痊愈的,所以他更加担心的是里面冷关他们的安危。

  曲左听到曲右的话,大致也明白曲右心里在想什么。曲左虚弱的手颤抖的抓住了曲右的手,艰难的缓缓说道:“哥,这次我可能真的要死了。”曲右看着满是鲜血的曲左如此说,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回复道:“别说胡话了,明天你就什么事情也没了,现在我要去...”曲右想继续说,但被曲左给打断了。“哥,我说的真的,我可能,真的要死了。”曲左一脸认真的说道。“不可能的,你会没事的,别说傻话了。”曲右说道,但看到曲左身上越来越微弱的气息,曲右有些慌了。就像之前曲魂被他杀死过一次一样,曲魂那时气息也是如常,没有丝毫减弱。但现在曲左的气息,真的是越来越微弱了,难道?

  “嗯,我,我可能真的就要死了,时间来不及了,哥,刚刚有人从背后偷袭了我,看样子应该是曲魂,现在他肯定去曲一道那里了,你快,快。”曲左的喉咙愈发的痛,连话也快说不清楚了。

  “不,不可能的,怎么会!”曲右还是难以置信,他有些害怕了,一直想要死,而真正等到死临前了却很是恐惧与害怕。“不,不,别走!别走,曲左!”曲右看着眼睛逐渐合上的曲左,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与伤痛了。

  曲左死了,带着笑容死去了,也许在他的心中,这是一种解脱吧!一直在这个天堂岛迷淆徘徊了这么久,除了自己的哥哥和他最好的朋友曲一道,他真的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义了。孤寂,是他内心的最大独白,百无聊赖,连死都是一种奢望,曲一道曾经问曲左现在有什么梦想,被这循环的天堂岛生活折磨够了的曲左一脸期盼的说道:他想要死。没错,他想要死去,他过不下去了。所以他是带着笑容离开这个世界的。

  而曲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曲左会死,但心却莫名的碎了一片,他的弟弟,永远的离开了,就在他死去后,他再也没能感受到一点气息了。

  “曲魂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曲右的眼中带着愤怒,朝着屋子里面走去。而此时的曲魂,却在离这里几百米远的地方。

  “曲一道在哪里,不能让曲魂再祸害人了!”曲右加快了脚步,若是曲一道和冷关他们都被曲魂杀了可就不好了。

  可从走廊走到冷关所在的房间,都没有发现曲一道的踪迹。“难道...”曲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还是不能接受,曲左如此轻易的便被杀了,曲一道也是吗?

  但幸好冷关他们没什么事,赶忙将冷关几人身上的绳子解开了。“等等,要干什么!”看到曲右这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行为,冷关也想要闪躲。但曲右没有搭理,将几人绑成了一排,便拿着他们要离开这里。“这里不安全,有人要杀你们,你们跟我走。”曲右冷漠的说道,接着便带着几人准备离开这里。

  可刚走到门口,曲右便倏地停了下来,因为曲魂,正站在他面前,手上还拿着一柄寒光闪闪的骨镰。

  “曲魂你这混蛋!”曲右右脚猛的一用力,整个脚部的肌肉都在嘎吱作响,接着一阵音爆,曲右如同炸弹一般杀了过去。

  而看到曲右这副阵仗,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曲右的骨刀割掉了一只手,整个人也直接被暴怒的曲右一下撞开老远。

  “呵,曲右,干嘛不由分说的对我出手。”虽然已经断了一只手,而且嘴角已经溢出了一丝鲜血,但曲魂只是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一脸如常的对着曲右说道。

  “哼,别在我面前装了,你杀了曲左和曲一道,现在你就血债血偿吧!!”没等曲魂再说什么,曲右便一个飞踏步,再次攻了过去。

  而曲魂听到曲右如此说,也有些讶然,但很快便若有所思的笑了,同时开始应对起曲右的攻击。

  “骨钩玉!”只见曲右一声冷哼,接着其身上的脊骨瞬间延长,变成了一把巨大的钩刀,向着曲魂那里钩去,声势很是浩大。而曲魂虽然断了一只手,但骨化后伤势就瞬间消失不见了,而且既然连曲右都说自己和曲魂平分秋色,那曲魂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一把骨镰直接撞击在骨钩之上,霎时,只听“铿锵”一声,两把武器居然都没有占到上风,互相僵持不下。

  见骨钩未有所建树,曲右的手紧紧的攥着,猛的一用力下,又一根骨头瞬间暴涨数倍,其势态像欲要洞穿曲魂身体,“骨枪!”那骨刺片刻便抵到曲魂面前,而曲魂此刻却疲于应付那把骨钩,根本来不及抵挡。

  但,就在即将要攻击到曲魂时,一柄血刀飞出,击开了骨枪。“是谁!”曲右盯着那柄血刀,环顾着四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