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正道本廉贱(3)

圣临终焉 苏定钦 3818 2018.12.28 12:20

  冷关最后还是释怀了,他答应一定会救男孩的姐姐,而且现在共冲等着他去支援呢。

  冷关抹去了眼泪,他怕共冲嘲笑,嘲笑一个哭的男人。

  “喂,你怎么这么久才来,我都等你很久了!果然还是作为哥哥的我厉害吧!”共冲因为早点到了这里与冷关会和而沾沾自喜着。

  然而冷关却没有和平时一样反驳回来,只是沉默不语。“喂,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共冲感觉不对劲赶忙问道:“那个,小尘呢?他没和你一起吗?”

  冷关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犹豫了一会,冷关还是把真相告诉了共冲。

  了解事情的经过后,与冷关不同的是,共冲的悲伤持续了一会儿,继而取代悲伤的便是愤怒。“走,我们去给小尘报仇!”

  冷关觉得自己也不能这么颓废了,便继而问道:“那个屠刀郑戡你解决了吗?”共冲拍拍胸说道,“那是当然,我把他引到树林里,他竟然还倚仗着他的刀,在那种地形。然而他次次都砍到了树上,你说,这不就是死板?本来地形就不适合用那种武器……”

  土匪营寨内。

  “怎么的,他们还没回来吗?真是没有用。”三当家还在埋怨着他派出去的手下。

  “报,还是没有踪影。”一个探子给愈加烦躁的三当家报道着。

  但仅过了一会儿,这探子却又跑了进来。“怎么,忙忙慌慌的,是不是江冯他们回来了。”

  “报,只是来了两人。”探子如实说道。

  “两人,两人也行,反正你们这帮家伙都没有什么用。”

  探子的心中一寒,他知道实力为大,所以他重用郑勘和江冯。但这个三当家就一点也看不起他们吗。

  生气归生气,探子还是继续说道,“来的不是郑头和江头,是之前的第二次来挑衅的小娃儿和一个认不到的。”

  但未等三当家下令,冷关二人已经闯到了屋外。

  “喂,土匪老三,你的手下太弱了,我们还没有热身完呢!还是你自己,快快滚出来受死!”顺手踢飞一个土匪,冷关拍了拍手后说道。

  “哼,我道是何方神圣,原来却是两个黄毛小儿。你们,到底用了什么奸计,把我的两个头领抓住了。”三当家至今还是不认为冷关和共冲能够打败他的两个头领。

  “就凭这个!”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并同时冲了过来。

  但当家的土匪果然比他的手下强多了,面对突然进攻的二人瞬间便反应过来,且在二人的攻击下丝毫不占劣势,随着时间推移,反而两人逐渐力不从心起来。

  “不行了,这厮怎么这么奈打。”看着自己的攻击连一点伤害也不能造成,冷关不禁有些焦急了,这个三当家长得本身就很是魁梧,或者说有些肥硕,他们的攻击打在他身上就像是在给他挠痒似的。

  “不行,他的防御太高了,我们破不了防,只能智取。我想到了一个计划,冷关,你过来听我说。”

  看着两人逐渐后退,然后靠近,并商量着什么阴谋,三当家坐不住了,“喂,小兔崽子,快点打啊!我的这身皮被你们刚刚挠的挺舒服的啊!”然而两人还是不动。

  “不行,他们一定有什么坏点子!”一向木讷的三当家也知道事情不对劲,直接攻了过去。

  “好,就这么办!”冷关共冲二人分头行动:冷关跑出去了。共冲继续挑衅三当家。

  “喂,大笨蛋,两个人打貌似太看得起你了,我觉得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你!”一边挑衅,共冲一边在寻找着什么。

  “哼,大言不惭,管你们有什么计谋,先把你解决掉就行了!”三当家听此,脸色自然有些怫然的说道。

  “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共冲狡黠的笑着,仿佛他已经知道结局似的。

  “终于找到了!”共冲如获至宝的捡起了地上的一大圈麻绳。

  “想捆住我,没门儿!”三当家一眼就识破了敌人的诡计,顿时觉得其实自己还是聪明绝顶的,拿绳,肯定是想控制住自己。

  不过,虽然明白了这点,他也知道自己的速度完全不占丝毫优势,很容易被绳子捆住。

  “不管了,反正我还会兽人变的呢!等会一变,轻易的就能挣脱开了。”

  因为有兽人变的倚仗,三当家也不再多想什么计谋之类的,直接蛮横的冲了过来,然而共冲还再慢慢的编着绳套。

  “嘿嘿,把你撞死。”三当家已经刹不住了,距离共冲也是近在咫尺。

  “我闪!”共冲优雅的一转,闪过了三当家的攻击,而三当家顺势便撞在墙上,然而没有受任何皮外伤,墙却垮掉了。

  “果然,这家伙皮糙肉厚。”共冲不禁感叹道。

  “我套你猴子!”共冲作出一个套马杆的姿态,将第一个绳套,套在了三当家身上。

  “哼,不行不行,再来!”三当家再次冲了过去,绳子根本就不能阻止他那庞大的身躯。

  共冲又再套了一次。“我闪!”三当家在心中幻想出一个优雅的转身。以为自己能和共冲一样优雅的躲过了一次绳套。

  “诶,怎么没躲过,我刚刚明明已经跳的很优雅了!”然而三当家知道,自己的速度和体型是硬伤。

  如此反复,三当家每撞一次,绳子便绑上一圈,一圈不致命,但这么多层都绑在三当家身上,很快,三当家已经被共冲包成了一个粽子,无法动弹了。

  “你这个混蛋。看来我不得不使绝招了!”三当家知道必须要挣脱开绳子,不然就不妙了。

  果然,看着体型又开始变化的三当家,一切的事情都顺着共冲的意料之中发展,共冲知道,要施行下一步方案了。

  “嗷!”三当家吼了一声,地面忽然动了起来。共冲也感到了一种压迫感。

  而三当家体表的皮肤逐渐变黑,变的粗糙,而后直接长出了一根根尖刺,“果然,你变的是豪猪。”看着三当家的狰狞的外表,共冲反而坏笑了起来。

  “你笑个什么!”三当家把背一摇,上面的尖刺便直接割碎了绳子。

  “唉,待会儿还要对你采取非人道行为,真是对不住你了。”共冲小声说道。

  看着共冲还在开玩笑,三当家怒了。“把你扎成肉筛,看你还怎么嘚瑟!”只见三当家蜷缩成一个球,以极快的速度撞了过来。

  “什么?豪猪还有变球这种功夫!”共冲差点大意被撞,一下便警觉起来。“果然,不能拿动物的行为判断人。”

  “哼,我就知道你的把戏。想绑住我,但现在我是既快又强。你拿什么对付我!”

  “就凭这个!”冷关突然冲了进来喊道。

  “快跑。”冷关向共冲大喊了一声,然后向三当家四周撒了一堆白粉,便和共冲聚在了一起,靠在了一个墙角中。

  “阿切!这些白色的粉末,是什么鬼东西?哼,两个虫子,管你耍什么把戏,我现在就要弄死你们!”

  “哼哼!”看着无路可退的二人。三当家笑了,感觉自己又如此轻易的获得了胜利,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怎么这么伟大,这么坚挺!

  额?不,不对,这个影子,实在,实在是大的离谱了。那根本就不是他的影子!

  三当家转过身去死,内心是拒绝的,因为他怀疑,他背后面那头豪猪,是加特技,毛发很黑很亮很硬。而且还是一头比自己大了许多倍的一头母豪猪。

  “天!杀了我算了!”只见母豪猪如痴如醉的追着三当家,在她眼里,这头公豪猪身体素质还行,把他抓回去造小猪,实乃天命所归也,岂不美哉!!

  而冷关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下,并沏了两杯茶。

  “呼,这茶有点烫。你说我们研究的欲罢不能药怎么这么管用啊。”

  “是啊,我都有点可怜他了,听说他的兽人变必须要一个小时才能解除。这个时间他就慢慢和那母豪猪嬉戏吧!”

  “你这么说,估计上了年纪的许爷爷还是挺羡慕的!”

  而此时,远在四方的的许云正努力的帮刘寡妇家的地松土,他手拿着锄头,可劲儿的开垦着。

  “用点力呀,没吃饭呢!”

  “啊!你把人家地里的花花草草都干净了,锄这么快干什么呀!”

  “不行不行,速度不行,手法不行,唉,你坐下休息,看我来教你!”

  刘寡妇看着不中用的许云,不禁开始埋怨道,接着便拿起了锄头。

  而坐在土垄上的许云这时也突然打了个喷嚏。

  “阿切!什么?我怎么突然打了个喷嚏,是哪个家伙在说我坏话吗?”(写到这段时,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而此时,看着被母豪猪追逐的三当家,两人笑了。

  那,是一幅难以想象的美好的图画:一个小型公豪猪的后面跟着一个大型母豪猪,好似亲子活动。小豪猪夹着屁股,在夕阳下“快乐”的奔跑着,那是他逝去的青春。”我一定会回来的!”三当家愤怒的吼道。

  然而,众人知道,他们并不是亲子关系,而且小豪猪似乎因为屁_股被弄的很疼,所以一点也不高兴。

  当天下午,二人将男孩和黄狗的尸_体埋葬,把那只小黄狗托付到了一个平凡人家后,冷关他们把赶走三当家的事告诉了民众。

  听到三当家已经被赶跑的事情后,众人都是高兴不已,当晚便决定举行庆功会。

  在宴会上,维旧城诺安教分教的教主稍带些担忧的神情问道:“小英雄,不知道有个不情之请,就是你们可以帮我们剿灭另外的两个当家吗?”

  冷关刚想应酬下来,共冲却狠狠的掐了他一下,然后悄悄对冷关说道:“冷关,先别答应,我们还要急着赶路呢。”

  “呃,抱歉啊,因为打败三当家我们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所以恐怕我们是不行了。”

  听到共冲的答复,教主不知为何面色变得很是难看,“哦,是这样的,那是我打扰你们了。”

  夜晚,一群教徒把冷关二人送进了房间,并悄悄的锁上了门。

  “怎么样,迷药应该起作用了吧!”教主对偷偷围在房间四周的人说道。

  而在房间里面。

  “呼,冷关,我好困呐!怎么感觉好累,我要先睡了。”一会儿,共冲便睡的死沉沉的。

  “那我也早点睡吧!”冷关也稍微觉得有些许困意,但刚闭上眼,冷关就发现不对,怎么自己闭眼后周围全是白的,而且感觉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像是来到了,梦里?

  他看向四周,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忽的,他发现了一个淡蓝色的人类。

  “很惊讶吗?”蓝色的人也开口道,不过他的面目,冷关却看不清,即使离的很近。

  “别担心,我是来救你们的。”蓝人继续说道。

  “救我,什么意思,我们很安全呐。”冷关一脸疑惑的说道。

  “看吧!”蓝人忽然大手一挥,冷关就感觉自己得到了自己眼睛的控制权,能够看到现实中的东西了。

  只不过,看到的东西,都是覆盖了一层朦朦胧胧的红色,像是血,又像是一层雾。

  “接着是耳朵。”蓝色的人轻轻说道,然后冷关也能听到现实中发生的什么了。

  窗外,一群人还在秘密的商量着:“都是他们自找的,不干掉全部三个土匪当家的,另外两个当家的土匪头子肯定会怪罪于我们,那样我们的日子都不会好过,还不如杀了那两人,把他们的人头拿去谢罪!”冷关听的一清二楚,那就是教主的声音。

  “哼,中了咱们的迷魂药,就是死也没有什么痛苦了吧,我们也算尽了诺安神的仁慈之道了吧,哈哈哈。”

  冷关感觉很生气,为什么明明救了他们,却又要反被他们害死。

  “啊。好冷。”冷关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上传来一种寒冽的感觉,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手上,已经凝出了一把冰刃。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的手上会突然有冰!而且我的身体,怎么又不受控制了!”冷关只感觉自己又陷入了如同囹圄般的梦境中,除了眼睛和耳朵,身体的其他部位就宛若陷入泥沼般,无法掌控。

  “这种家伙,也的确该死!”冷关的嘴巴慢慢动了,不过肯定不是冷关在说话—自然是那个神秘的蓝人。

  一顺间,冷关感觉自己面前的事物高速飞掠过,而才发觉自己的身体也在飞速的运动着。

  手上冰刃瞬间掠过外面那几个心怀歹意的人的脖颈,一股温热与潮湿的触感传来,几人颈间喷出热血,地面传出骨碌碌几声。

  又只是过去了几秒。仅仅几秒之后,整个维旧城便变得死寂异常,冷关的身体最终停在一处民宅中,他面前是一个女人,正在给孩子喂饭,女人的笑容还挂在脸上。而此时,笑容逐渐凝结,只是婴儿和她的脖子上多了一道血痕,显然,她们已经气息全无,死绝了。

  “你,你为什么把他们都杀死了!那些妇女孩子,和这事根本没有关系啊!”冷关很是愤怒的质问道,这些人的死,都是面前这个奇怪的蓝色怪人做的。

  “是的,七百零一个帮凶和主谋,包括一个孕妇肚子里的孩子。”蓝人毫不避讳的说道,似乎没有一点后悔与愧疚。

  “你,你,你这个恶魔!他们有些是无辜的呀!为什么也要杀了他们!”冷关很是不解,若说那几个想要杀他们的人有罪还能说得过去,可那些无辜的人,无辜的孩子,甚至胎儿,杀了他们,又算什么呢!

  “无辜,哼,这个世界上最难看懂的就是人心,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到底想着什么。宁可错杀,也不可给自己留下一条死路。成大事者,不会再乎这几条人命。既然你这么心软,仍怀有卑贱的妇人之仁,看来是成不了大事的,而且看你现在的情形,应该很是恨我,毕竟我用你的肉体杀了这么多人。唉,要不是为了我能活下去,我怎会做这些多余的事。”

  蓝色怪人像是自言自语,又想是在教训冷关一般。

  “唉为了避免麻烦,那我就把你今日的记忆全部删除。因为我……”

  冷关只见蓝色怪人大手又是一挥,他的意识逐渐模糊,只看到蓝人在做着什么很是奇怪的事情。

  看着面前逐渐模糊的蓝人,不知何时,冷关失去了意识,昏迷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