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0章:曾经的承诺

圣临终焉 苏定钦 3050 2019.04.09 07:58

  “所以,都给我去死吧!”式抓住时方的脖子,一把给掐住,让时方难以呼吸。“求求你,别杀他!求求你!”微抱住式的腿,不断央求着。“想要我不杀他吗,那就跪下来给我磕头啊!”式盯着微说道。“不要,微,别。”时方勉强的说着。可是,微这时不会再听时方的了,因为她要救下时方,即使是用她的命,就像是以前一样,不论用什么代价,因为,时方,是她最重视的人啊!!

  “咚,咚!”低沉的声音传来,式看着乖乖跪着磕头的微,不禁大笑起来。“看啊,这就是你的女人!”式假装稍微放下了时方一点。“声音太小了,再敲重一点!”式不耐烦的说道。微一看有效,居然真的相信了,用额头重重的磕着,磕到整个额头已经满是鲜血了。“居然还真的信了,笨蛋,你以为我会放了他吗!”式桀桀地笑着,并没有放开时方,因为他只是说笑而已,怎么可能会真的放了时方。但没想到微还真的按他说的去做了。“一个傻子,你就愿意为这个废物付出那么多吗?再不走开我连你一起杀!!”式又举起了时方,对着微威胁的说道。可微依旧不断磕着头,乞求他放了时方。“滚开!”式一脚踢开了微。可微却依旧用尽全身力气的爬了过来。

  “可恶!!”式有些气愤了,他本来只想拿了这些钱就走的,没想到这个贱女人屡次不停自己的劝告。“既然想死,那就成全你们吧!”式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冰锥,朝着微走去,可微却依旧没有任何恐惧之意,没有丝毫动摇。“该死,难道我们就该袖手旁观,做任他杀了那个女的吗!”冷关快要忍不了了,可还是被共冲拦住,告诉他再等候一下时机。“哼,刘微,你就和时方一起下地狱吧!”式缓缓靠近微,举起了冰锥。

  “等等,刘微?”冷关听到这个名字瞬间呆住了,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最开始冷关共冲来到维旧城时,因为帮助冷关他们而死的那个小男孩吗?小男孩本名刘尘,从小也是父母双亡,姐姐也被坏人掳走了。只有他和一条老黄狗相依为命,而与江冯一战中,小男孩也死去了。临死前,刘尘希望,冷关能够救出他的姐姐,而他姐姐的名字,赫然正是刘微。冷关因为愧疚,一直将这件事记在心上,没想到现在居然听到了这个名字。“等个屁时机,老子不等了!!”冷关不顾共冲的阻挠,直接冲了上去,用手接住了式的冰锥。(这个伏笔埋的还是比较久的了吧!)

  “什么,这小鬼,居然真的想要过来搅合!”式也没有想到。”你叫刘微吗,那你和刘尘是什么关系!“冷关一掌捏碎了冰锥,抱着刘微离开了这里。因为这冰锥是冷关灵气所铸,所以并未对冷关造成任何伤害。

  “刘尘!你认识我的弟弟吗?他现在还好吗?”刘微听到这个消息,变得无比欣喜。冷关沉默片刻,愧疚的说道:“刘尘,他,已经死了。”“什么!”微脸色瞬间煞白,对于她来说,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是她的弟弟和时方,如果连刘尘都死了,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不会的,你肯定是骗我的,我的弟弟一定还活着,你快说啊!你是骗我的!”微情绪失控的拉扯着冷关。看着微这幅模样的冷关,内心更是愧疚,若不是因为他,刘尘也不会死,若刘尘没有死,刘微又怎么会这样。许久,冷关才哽咽着缓缓开口。“刘尘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听到这话的微这下彻底连最后一丝的希望也崩塌殆尽,加之身患重病,微颤抖着捂着心脏,眼中急剧的闪烁着,下一刻,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接着微便晕厥了过去。

  “唉。”冷关微叹一声,他知道这一切或许都是自己的过错,既然如此,他现在又该拿什么赎罪呢。冷关将微抱到一旁。冷眼看着式,或许,杀了他能够让微心中好受一些吧。

  “把那个女人还给我。”式阴厉的说道。微是他的砝码,若没了微,时方这个家伙誓死也不会松口的。“不,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把她交给你的。”冷关冷漠的说道,并且眼神中已经透露出一丝杀意。

  “臭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既然这么想死,那就来啊!”式厉声威胁冷关道,并且从背后摸出了一个殷红的血瓶。看样子,式也要动杀手了。“临阵·风切鸟。”式从袖口拿出一个卷轴展开,瞬间飞出了两只风鸟向冷关飞袭而来,风鸟的周围,甚至连空气都仿佛被切割了一般。但还没有碰到冷关,一只风鸟就被一块火石击破,瞬间爆炸开来,正是共冲的“火卷鳞”,而另一只风鸟,瞬间便与一根箭矢对撞在一起,但没过几秒,箭矢就穿进了风鸟的嘴中,一下洞穿开来,正是燕瑶。

  “真是的冷关,你每次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啊!”共冲埋怨的说道。“就是啊,害的我们差点没有赶上呢。”燕瑶继续说道。“但是,这次你做的没有错。”两人异口同声的肯定冷关道。“你们,”冷关不禁有一丝感动。这次,他们真的是要并肩作战了。

  “又来了两个送死的吗!哼,那就别后悔吧!”式一声冷哼,接着便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小包,里面是各色的阵旗。“小心,他要布阵了。”共冲赶紧提示道,因为他与式交过手,所以知道式的阵法基本都需要阵旗这些东西,这也是阵法的一个缺陷。“一起把他的旗给毁掉。”共冲目不转睛盯着式手上的旗,接着身后一道红色的火灵气突现,推动着共冲,使得他的速度更快了。

  “哼,你以为我会如你们所愿,威压临境之术,开!”式还未等共冲赶到,就立马插下了阵旗,瞬间一股巨大的压力宣泄开来,覆盖了整个洞穴。冷关从未感受到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心脏被挤压一般,不仅十分难受,而且根本难以再往前半步。而燕瑶看起来更是难受无比,只能半蹲着,那种难以呼吸的感觉,很是难受。“这个威力,比之前还要重一点。”共冲勉强往前走了一步,更加强的压力让他更加难受。虽然共冲经历过这个招数,但很明显,这次威力比上次强多了,因为式也并没有压制他的修为了。“对了,跳起来不是可以脱离地面,从而避免受到伤害吗!”共冲瞬间想起了之前自己跳起来,威压临境之术便失效的经历。“跳起来就能够不受到压力了。”“是吗?那你就试试吧!”听到共冲的话,式却轻蔑的说道。

  于是共冲跳了起来,却发现压力一点未减。“你以为我会不知道阵法的缺陷吗,这些问题早就被我改善了。”式不屑的说道,接着又拿起了几根阵旗,看起来又要布什么阵一样。

  “该怎么办,不能让他再布第二个阵了。”共冲很是焦急的看着四周,冷关和燕瑶根本无法行动,如果再不想到能够从这个招数中逃脱的办法,等第二个阵法结成,他们可就真的是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该死,怎么办!”共冲焦急的看着,却发现远处身受重伤的时方却没有意思难受之意。“难不成,他没有受到压力吗?”共冲又看了看微,微虽然昏过去了,但应该也没有受到伤害吧。那到底为什么只有他们几个在压力之下吗?

  “咳咳。”时方虚弱的站了起来,他之前就已经看到了冷关救下了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很显然,现在分析一下利弊便知道冷关他们是在帮他。而现在看到冷关几个被式的招式困住,心中早有解决方法的时方下定主意了,他要帮助冷关他们。于是时方用着沙哑的嗓子告诉了他们这个招数的弱点:威压临境之术,本来就只是精神攻击,对人体难以造成任何物理上的伤害。而且被攻击者内心越是焦躁不安,这个招数的威力便会趁虚而入,使得威力越来越大。也就是说,一切所谓的压力只不过是幻境而已,实际上并不存在。这样说,那么解决方法就是,任凭压力攻击自己,不去抵抗,放松身心,这样就不会让它趁虚而入。

  “不去抵抗吗?”共冲有些怀疑,面对攻击不去抵抗,这也太不正常了吧!而且本来时方这个家伙就是他们的敌人,他的话能信吗?

  但冷关没有顾及这些,一个深呼吸,突然冷关就轻易的站了起来。“真的可以!共冲,燕瑶。”听到这话,燕瑶也试了试,没想到也是如此,毫不费力的往前走了两步。“相信,他吗?”共冲虽然还是有些犹豫,但现在也不得不相信这个本来的敌人了。“开!”共冲放松了全身,任由那种压力碾压他的心脏,果然,不一会,那种力量便消失殆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