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尘埃落定

圣临终焉 苏定钦 2498 2019.04.17 13:50

  “喂,冷关,你醒了吗?”燕瑶叫醒了冷关。冷关睁开眼,看到了久违的无比闪耀的阳光。“我们这是,活下来了吗?”冷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是啊!冷关,要不是靠你,我们可真的就要死在哪里了。”共冲说道。“我吗?可我怎么不记得?”冷关摸了摸头,一脸疑惑的说道。

  而共冲听到这话,稍有一些迟疑,再问了一道:“你什么都记不得了吗?”冷关如实告诉了他,自己只看到时方死了,接着不尽愤怒从身体内传来,然后他就再没印象了。

  “怎么会!”共冲听了这话也是汗毛直立,之前他们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时方已经死了,而冷关,便晕倒在一具无头尸体前,无头尸体的头部处血腥一片,燕瑶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一阵恶心和恐怖感。但共冲却在冷关手上看到了一些奇怪的血痕,他不敢相信那是冷关做的,所以本来打算亲自问他,但冷关既然也没有印象,那就先别告诉他这些事情吧!

  “喂,共冲,我们回来了,抱歉,之前没有帮上忙,而且还把你们卷入了这场危险中!”洛克斯从远方走来,一脸愧疚的对共冲说道。之前本来洛克斯他们能够来支援冷关他们的,但却被式提前设下的鬼穿墙之术给困住了,还和伊走到了一起。最后要不是靠着犬类动物专有的gps,他们差点就要一直在迷宫里走来走去了。

  而在洛克斯身后的洛特带着微走了过来。微因为对于时方的死难以接受,一直哭了很久,情绪一度崩溃。但最终她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用自己的双手,亲手将时方埋葬了,现在,微的双手指甲已经被磨断,鲜血和泥土混在一起。微现在也才知道时方以前的罪孽,所以微想要活着,替时方赎罪。而且她还把那些时方的钱全分给了孤儿和老人,这样时方的罪孽也会变少吧!

  “好了,走吧!”收拾好整个行李的一行人,准备离开这里了。虽然洛克斯还是有些失望,虽然洛格再也不会再见了。但他也同样收获了一些好朋友:冷关,共冲,燕瑶,伊,以及已经死去的五。

  “唔?”冷关看了看前面,感觉有些异样。“那里之前不是还有一个买奴隶的吗?不仅是那里,而且一路上那些奴隶摊子都消失了?”冷关一行有些疑惑。“你们是外地人吧,戈雷岛已经不再是奴隶岛了。”一个渔夫拿着细竿,对着一脸疑惑的冷关他们说道。“不再是奴隶岛了,老伯伯,这话从何说起?”共冲走上前问到。“唉,说来也奇怪啊,不知为什么戈雷岛岛主白大人就做了取消奴隶贩卖这个决定,接着大量设施和建筑都被拆毁了,大量奴隶也被放走了。”“什么,是这样吗?那谢谢老伯伯了。”共冲听完后,更加疑惑了,但仔细想着前因后果,他记起了一个人,那就是之前遇到的柳鸿大叔,没记错的话,他曾经说过很是奇怪的话,好像就提到过白这人似的,难不成?共冲内心不禁猜测了起来。

  而另一边,瞬间白了头发的白坐在地面青草上,看着远处明媚幸福的景色。下令废除奴隶这件事,自然也是他吩咐方木去做的。而之所以他会转变想法,也是因为柳生鸿给他带来的那封桃叶琳给他写的信。白自然知道这也可能是柳生鸿的诡计,但白,太想念桃叶琳了,他拆开信封,回想起很多年前的那种青春懵懂的爱,与此相对的,他也更加愧疚桃叶琳,他自知自己做的这些事情罪孽深重,想挽回早就晚了,但能弥补多少就算多少吧!

  于是白的头发变得花白,整个人看起来都老了很多,他想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活着,一直陪着虚无缥缈,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琳的灵魂,共渡余生。

  (啊!终于结束戈雷岛这个篇章了,确实有些多,本来开始觉得能够有二十章差不多就结束的,没想到直接洋洋洒洒写到了快八十章了,不过也算写好了一个happy ending了吧!总体来说还算将就,把我想要表达的情感表达出来了,白的爱情,柳生鸿的友情,五的冤仇与最终原谅,时方与微之间的爱情,式的野心,以及冷关与同伴之间的羁绊。虽谈不上高深,但还是有些意义的,让你有些收获的吧!我写故事绝对并非只是单纯为了利益,只是想要把最珍贵的情感和道理讲述给你们,让你们第一次看到这种故事哭了,或者笑了,就像看那些热血动漫一样,为里面的人物而感动的起鸡皮疙瘩。最后再谢谢各位支持我的读者,写到这里时,我依旧没获得过一分钱的利益,也就是说这快三十多万字,完全都是靠着我的热情写的,两千字我至少要写差不多两小时,毕竟是手残党,新手嘛,加上还要重新修改一遍,走到这里也百无聊赖的花费了300多个小时了。也不想表示个什么,毕竟大家活着都不容易,给个好评推荐就行了,谢谢。)

  然而,就在冷关一行离开戈雷岛之后,让他们绝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可怜的微,明明这辈子都没有享受到何谓幸福,可怜的微,明明已经下定决心用这一生来赎时方的罪孽了。但,但就在那个寒月难以昭透人心的凄凉夜晚,微,被人杀了,被那些激愤的奴隶给杀了。他们将对时方的愤怒迁就与微身上。时方他们惹不起,而且现在也死了。但微不过一个弱女子,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啊!没有力气来抵抗他们,也不会去抵抗。他们居然就忍心这样,残忍的杀害了她!!也许,他们的勇气,一见到弱者,便愈发勇越,这是多么可贵啊!而这,也正是曾经的白改变了自己想法的一点。

  曾经的白也以为,只要将自由交付给奴隶,就行了。但事实远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扎根在他们内心的奴性一天不得消除,他们仍旧只是奴隶。而且如若是你无偿的帮助他们,等哪天你未尽到他们认为你应尽的义务时,他们反要变本加厉的降罪于你!白那时才明白,奴隶,只肯相信那让他们如此痛苦的武力。

  所以白放弃了那些自我放弃的奴隶们,他们安于现状,嫉恨那些比自己活的好的奴隶。他们空有愤懑之意,却又胆怯的似那缩首乌龟,只是见到弱者才肯毫无理由的大肆欺虐一番,然后夸耀着的扬长而去。

  白于是就晓得这奴隶啊!之所以是奴隶道理便是如此!白也明白了自己的父亲究其一生却毫无建树的原因,也明白了自己的父母最后为了救那些愚蠢的奴隶而丧命,那些奴隶却安然无恙的原因了。大概,他父亲的想法,也足够天真和愚蠢吧!

  (oh bad ending,没有想到吧,其实我就是这么一个古怪的家伙。说实话,我最讨厌写的就是happy ending,因为太司空见惯了。而且其实我本来就想表达一下这层含义,鲁迅曾经曰过: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以及: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脸上,再想揭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这两句话也不正是说明了那些奴隶吗?我还是暂不会明说,懂的看看就行,我写的这些负面的东西还是少了解的好,怕你怀疑人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