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强者对决(1)

圣临终焉 苏定钦 2968 2019.03.06 22:40

  “既然来了,那就把命也一并留下吧!”白冷酷的说道,接着单手一挥,白身后的方木和周石也直接奔袭了过来。“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冲动啊!”柳生鸿依旧站着不动,很是冷静的说道。两人分开在柳生鸿两侧,而方木瞅准时机,立马给了周石一个眼神,“周石,上。”方木说道,接着周石便停了下来,双手合十,接着右掌按向地面。“秘术,土流壁。”只见周石前面的地面瞬间凹陷开来,就宛如一片沼泽一般。位于施法中央的柳生鸿见此,马上跳了起来,躲过了凹陷下去的地面,跳到了旁边。“还没完呢!起!!”周石又是双掌结印,顿时泥土夹带着木石一并卷起,形成一面土墙,像一座小山一样,朝着柳生鸿奔袭而去。

  “土属性的震境中期吗?“柳生鸿片刻便看出了周石的底细,只是靠着空气的阻力,柳生鸿便踏在空中向上跃了好几步,躲开了土墙的攻击。“还有一个家伙。“柳生鸿还未放下警惕,因为另一个人,方木,还伺机在旁边,准备寻找他的破绽。“就现在!!“方木看准了柳生鸿现在还未落地,就不可能再有任何的躲避的可能,立马食指凝聚道道绿色灵气,接着按在地面上,下一刻,刚刚还为消失的土墙上面赫然便出现了一只完全由木头组成的巨手,约摸有一间房屋那么大。巨手上面还有很多锐利的尖刺,这下柳生鸿可危险了,因为根本来不及落地,在空中又不能动,便瞬间被这只巨手狠狠的抓住了,接着木手向地面拖动,还不断地卷动着,像是要消化了柳生鸿一般,这还没完,接着周石又操纵着泥土直接埋葬了木手。

  看到已经完全被干掉的柳生鸿,白露出了一丝笑容,接着不禁自豪的说道:“这两个人的配合攻击,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就算是我也得花很大功夫,柳生鸿,分别这么久,看来你已经老了吗?“白说完神情中带着一丝质疑,当然,白肯定不会认为柳生鸿这么轻易就被打败,他只是在激将而已。

  “你都还没出手,我怎么敢出手呢?白,剑风卷!“沉闷的声音从地底传来,接着地面不断有裂缝绽开,一道道剑气从裂缝中四射而出,数千剑气朝着四面八方杀袭而去,白和周石方木三人很是轻易就躲开了,但四周不动的树木和山石可就遭殃了,直接被拦腰截断。方木和周石都看呆了,这还只是一道剑气的威力而已,若是位于现在剑气的中央,恐怕他们立马就会被万剑穿心了。“轰!!“随着剑气不断激射而出,整个一方地面都凹陷了下去,随着一声巨响,四周泥沙与数万木段碎截爆炸出去,而爆炸中心,正是毫发无损的柳生鸿。“这!果然不愧是白大人以前的朋友。“周石惊叹的说道。“那是自然,柳生鸿,以前我就了解他的实力,五年过去了,现在想杀了我,自然不可能就如此轻易就被你们打败了。“白看似悠闲的说道,但背上的巨剑,却在发出着呜咽声,不断地颤抖着。“放心吧,这把巨阙,定会染上你柳生鸿的血。“白的神色愈显疯狂。

  “终于你肯动手了吗?白。“看到一脸的凝重和略显狰狞的面孔,柳生鸿微微一笑。“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白,你还是自己动手吧,你的两只走狗,再不退我就连着你一起杀了。“柳生鸿盯着白,说话时露出了磅礴的杀意,而且就连说要杀周石方木之时也根本没有看过那两人,仿佛那两人无足轻重似的。

  “你这家伙,别太猖狂了,你只不过是艮境巅峰而已,别太瞧不起人了!“看着无视自己的柳生鸿,周石愤怒的说道,接着手中玄黄色土灵气在周石手上凝练出一把剑,周石朝着柳生鸿就杀了过去。白见状,马上要制止他,“别上,周石,那个家伙,不是你能惹得了!“可白的话音还未落,数千道之前射出的剑气,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穿了周石的身体,血肉飞溅。方木见此,不禁暗自侥幸,刚刚自己幸好没有冲动,要不然自己下场也会和周石一样。“果然,之前便听闻白大人说他的朋友也是艮榜上的,没想到仅仅是艮境巅峰,就可以秒杀震境中期的周石,那我震境后期,杀我也恐怕只是抬手之易吧。“方木心中想到,头上不禁冷汗直冒。看见已经被恐惧笼罩,失却了斗志的方木,白挥挥手,接着右手按在巨阙剑剑柄之上。“下去吧,方木,等会儿我可不能保证,能够让你活下来。“白凝重的看着柳生鸿,一步一步的踱着。方木如今哪还敢待在这里,他还是识相的,能让白大人都如此重视的敌人,自己还是赶紧逃命吧!

  “好了,现在没人来打扰我们了。“白拔出了巨阙剑。“是啊!好久不见啊!可我希望见到是个死人。“柳生鸿目不转睛的说道,对于他来说,等会肯定是场苦战。

  白将目光转到柳生鸿的剑上,略有戏谑意味的说道:“这把鸣铁曾经还是作为你的生日礼物,送给你的呢,现在却要用来杀了我,真是世事难料啊!“柳生鸿也是一阵唏嘘。握紧剑柄的手稍微放松了点。“是啊,没想到当年如同兄弟的二人,现在却形同陌路了。可是,白,别执迷不悟了,你已经成为那种你以前最厌恶模样了。回头是岸。”柳生鸿眼眶有些湿润,他想起了以前他和白一起快乐的时光。白沉默不语,只是微微颤抖着,想起了从前的自己:“我的梦想就是要拯救世界上所有的奴隶,让他们重获自由!”从前的一幕幕重现在柳生鸿和白面前,那时两个同龄的少年,躺在一片绿莹莹的草地上,壮谈着一些不切实际的豪言壮志,可以看见,当时的白和柳生鸿,虽然看似像是一对兄弟,但明显能看出白的一丝拘谨。“那你的梦想呢!“那时的柳生鸿问道,白的答复便是如此。可现在想来,太是可笑了,自己现在干着和自己以前完全相反的事情,以前的白想救奴隶,现在的白,不断的贩卖奴隶,成为了,他以前最讨厌的模样。

  白半天没有说话,柳生鸿也是一声长嗟,若不是因为很多事情,白也不会变成这样,现在他干了这么多坏事,只能让当兄弟的他来终结掉白。“琳,琳她安息了吗?“白颤抖着说道,就好像这句话触碰到了他的心弦一般。“琳,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她。“柳生鸿愧疚的撇过头,不敢直视白的视线。“是啊!明明她是那么的爱你!可你却!“白很是心痛,那个他曾经最喜欢的女孩,现在也归于大地了。“所以用生命作赌注,一决胜负吧!“一扫之前的情绪,柳生鸿和白同时拿起了剑,杀气弥漫。

  “殺!!“二人瞬间便朝着对方而去,第一次交锋,两人的剑刃便交叉在一起,不断地摩擦出火花,两人不断地僵持着,接着柳生鸿先手,鸣铁剑猛的一震,一道巨剑气劈啸而出,大有席卷天下之势。“剑盾!“白见状直接将巨阙剑往前一抵,因为巨阙本身就是厚重无比,剑气劈上居然也毫发无损,只是白后面的土地被直接削去了一层。

  “土遁,流蚓!“白大吼一声,接着一道沉闷的响声从地底噼里啪啦的传来,然后在柳生鸿的脚下,一只土蚯蚓顺势转出,庞大的身躯让柳生鸿根本无处可逃。土蚯蚓一口便吞下了柳生鸿“剑风卷!“柳生鸿准备再次使用这招,但是在外面的白也早已料到,知道柳生鸿会用这招在土蚯蚓体内打一个洞,便准备顺着柳生鸿这家伙。柳生鸿贴近剑柄,手中道道风灵气发出破空声。接着大量剑气裹覆在柳生鸿体侧,按着顺时针方向高速旋转着。白两掌相切,接着巨大的图蚯蚓也不断地蠕动着身躯,呈一盘旋状转动了起来。而观其方向,正是同样的顺时针。

  无数的泥沙在土蚯蚓的体内不断地攻击着柳生鸿,但均被柳生鸿的剑气切的支零残缺,退了回去,但随着土蚯蚓的转速越来越快,柳生鸿发现不仅自己的剑气伤害越来越小,无数的泥沙还以更加恐怖的速度像自己攻来。“不好!“柳生鸿这才意识到,因为土蚯蚓同样是顺时针旋转,自己的剑气与之的相差速度变小,而高转速的自己每次攻击,都是在为低转速的土蚯蚓增加速度,让它的威力更加强大。(嗯,应该懂我的意思吧。)此刻的柳生鸿,正不断陷入劣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