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无起于黑

圣临终焉 苏定钦 4474 2019.01.09 22:46

  曾经有这么一句话,没有人生来就是恶魔,也没有人生来便是天使,人之初,性无善恶,也无知善恶,所有的,只是无出于白,无起于黑罢了。(章首语)

  话题转回,看着老千给的地图,冷关共冲看着地图,有气无力的看着天空,太阳到达了最高处,已经是日晟时分了。

  “已经12点了,共冲,我走不动了,到哪里了啊,你看下地图呗。”冷关在后面,叫苦连天的走着。

  看着冷关这个’无病呻吟‘的家伙,共冲不禁骂道;“快起来吧,现在应该快到棉花山了吧,然后到那里找有没有吃的,你还是先撑着吧,已经不远了。”

  “可是我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而且,而且,哎呀,反正我就是走不动了,休息一会。”找不到借口的冷关,干脆耍起了无赖。

  “你这家伙!唉。”共冲也很是无奈,他现在也很饿,而且他也知道冷关这家伙,平时吃的是两个人的分量,饿的速度,感觉也是两倍,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这荒郊野外的,哪有什么吃的啊!

  “算了,那就先休息一会吧。”共冲坐了下来,和冷关一起靠在了树旁。

  “我也好饿,可光喊有什么用呢。”共冲看着刚刚还在叫的肚子,又看了看冷关。

  “别叫了,这里没有吃的,你越叫越饿的。”共冲看着自己的肚子,开始训斥起了自己叫来叫去的肚子。

  “这里,咦,那是个什么?”共冲忽然看到远处的荒草上,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在移动。

  “什么东西?”共冲瞪大了眼,才看看清居然是只兔子,但在已经饿得不行的共冲眼中,那就只是一块会活动的肉而已。“快看,冷关,那有食物。”

  “共冲,别骗我了,想骗我起来,没门儿,而且我都说了我已经饿的连个手指头都动不了了。”冷关以为这是共冲想让自己起来再赶路的诡计,便如是说道。

  但冷关还是眯着眼朝冷关指的地方看去,果然是只兔子。

  ‘蹦!’冷关瞬间便跳了起来,然后以飞一般的速度朝兔子冲了过去。共冲还未来得及反应,冷关就已经跑出了十见开外(见就是米哦。)

  “我去,冷关,你刚刚不还说自己连手指都动不了吗!”共冲反应了过来,对着冷关喊道。“这家伙,果然是装的,不行,得跟过去,这死家伙肯定又要吃独食。”看到已经跑的无影无踪的冷关,共冲马上也跟了过去。

  另一边,追着兔子的冷关却也纳闷了,自己这个速度比常人快了一倍多吧,但为什么还是追不上兔子,反而兔子还能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冷关在哪里。

  而此时共冲也追了上来。“我去,兔子比我跑的快就算了,共冲为什么也跑的这么快啊?”看到追上来的共冲,冷关也很是疑惑。

  而看向共冲的腿部,他居然在腿部安装了一个“推进器”。只见共冲腿部不断冒出火灵气,推动着共冲,让他的速度越来越快。(解释下,兑巽艮震离中,兑储存灵气,巽附带属性伤害,艮可以使灵气变化形态,而离是操纵离体灵气。共冲这种现象是艮境的表现,但其实他还是兑境而已。)

  “共冲你作弊,而且你不是才兑境入门吗?”冷关看着共冲,也是一脸不可思议。

  “笨蛋冷关,我早就在路上就到达了兑境,怕你自卑,但现在,你是入门,我可是正式的了。”共冲笑着说道。然而一得意忘形,脚部的火焰便偏离原方向,共冲一下便冲到地上,再打了个滚,摔了个狗吃屎。

  随后是冷关的嘲笑声传来。“哈哈哈,笨蛋,看来你也没多熟练啊。不行,我也要看看自己行不行。”

  冷关丹田一沉,猛地向下一震,寒意从手掌出弥散开来,冷关把手按到地上,只见地上的枯草瞬间便抹上一层白霜。”呀!!!“瞬间,前方的一小片草地便覆上了一层冰霜,然后结冰。

  “居然成功了!”看着地上如今像个溜冰道,冷关心中不免有一丝骄傲,但瞬间共冲便爬了起来,转眼间便又冲了出去。“不行,不能比共冲慢,不如我直接从冰上滑过去。”

  冷关踩上冰面,向前方的共冲滑了过去,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多,但因为要铺设冰道,所以冷关也觉得比之前累很多。

  不一会儿,冷关便追上了共冲,但看到靠近的冷关,共冲也开始加速,脚下的火焰突然暴增,直接飞了起来,冲到了空中几十厘米(这里先用米,让各位再熟悉一下,以后统一单位还是见,厘米为厘见),算是直接飞在了空中。

  但冷关也不紧不慢的赶了上来。眼瞅着二人就要追到兔子了,兔子却突然停了下来,并且作出一副嘲笑他们的样子。“这家伙,居然敢停下来,而且还嘲讽我们。”说完,冷关看向共冲,看到共冲居然加速了,他也加了把劲。

  “要抓住了!”共冲看见兔子近在咫尺,直接扑了过去,而一边的冷关也直接跳了起来,二人都想先对方一步抓住兔子,但忽然,他们觉得自己身体一轻,感觉自身的重力好像变小了。而本来能够在兔子那落下来的二人,却依旧向前冲着,直接越过了兔子,然后两个人直接撞到了一起,栽到远处的地上了。而兔子仿佛早已知晓了这些,摇了摇屁股,蹦蹦跳跳的跑了。

  “哎呦,刚刚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刹不住车,飞了起来。”想起刚刚重力忽然变小,常人都会觉得自己仿佛失重了,像飞起来了一样。

  “哦,对了,我们应该已经到了,所谓会使重力变小的棉花山吧,唉,狡猾的兔子,居然算计我们。”共冲这才反应过来,一边揉头一边说道。

  “到了吗!兹,真疼啊,没抓到那兔子,还把自己弄成这个样。”看到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兔子,冷关继续说道。

  “走吧,冷关,看你刚刚跑的飞快,生龙活虎的样子,应该还不累吧。”听到共冲这话,冷关也很是尴尬,之前确实是骗共冲的,而且这下冷关也不能找借口了,只能和共冲一起向着前方走去。

  穿过一条狭窄的路,又越过一个小山包,终于到了这座棉花山的一个较低的山峰的山顶了。“啊,好累啊,让我看看远处有人吗?”站得高看得远,冷关向远处看去,果然山下有一个小镇,和地图上面描述差不多。

  “喂,共冲……”“别说话!”共冲打断了冷关刚要说出的话,把手指向前方某个地方,那里有个祭台一样的东西,一个男子跪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而共冲刚刚打断冷关正是因为怕引起男子的注意。“冷关,你看那个男的,鬼鬼祟祟的,而且那个祭台上还有血迹,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冷关,我们过去看看。”

  “小声点。”冷关二人绕到了祭台后面的地方,偷偷从侧面看着那个男的在干什么。

  跪在祭台上面的男子看起来还很年轻,约莫二十多岁,但瘦的难以想象,面容虽然比较清秀,但却毫无血色,就像是死人一般。而且,他的手上还慢慢留着鲜血,一股股汇进了祭台的红色小池中。

  “不会是真的死了吧!”共冲揣测道,又往前走了一步想看的更清楚,但不小心踩断了脚下的枯草,声音虽然很微小,但祭台那的男的耳朵动了一下。

  “不好,他察觉了。”共冲暗道一声不好。

  果然,男的睁开眼睛,向声响处看去。“谁在哪?出来!”男子厉声喊道。这下共冲和冷关只能站了出来,被发现了。

  但因此他们也看清这个男的的样子了:一道血痕贯穿整条右臂,血还在往下留着,面色虽然惨白,但还能看出是个活人。

  男子冷哼一声,伤口便顿时凝结了。“既然你们看到了,那就去死吧!”男子朝二人奔袭而去,并且手中暗金色光闪过,下一刻一把暗金色小刀便出现在男子手上。

  “灵气化形!不好,是艮(3境)境!”共冲看到男子凭空变出一把刀,以为男子是艮境强者,急忙后退,他知道如今二人联手也打不过艮境的。

  “去死吧!”看到二人逃跑,男子知道这个时候便是攻击的最佳时刻,一刀直指共冲的喉咙。“管你什么境界,先吃我这拳先!“冷关因为没有认真听老千说的什么怎么分别境界,所以并没有把男子当作艮境,但看到他攻击共冲,直接就给了男子一拳。

  “不好!”看到冷关的这一拳,男子本来想躲,但因为刚刚大量失血现在身体已经很冰冷麻木了。所以直接被冷关这一拳轰到了墙壁上。

  “什么。这么弱!”反应过来的共冲看着倒地不起的男子。不禁大吃一惊,这就是‘艮境’强者?

  “醒了?”过了一会,男子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被捆在树上,而刚刚那两个打扰到他的家伙,却站在他旁边吃着饭。

  “你醒了?”共冲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们实在太饿了,所以把你放在那的饭吃了。”

  男子看到这两个家伙,居然没有杀了自己,而只是偷吃了他的午饭,心中暗道了一声侥幸。

  “喂,共冲,嗝,都是你吃的,可和我没关系啊,嗝。”冷关打着嗝的说道。“还说,刚刚就你吃的最多好不好。”男子又是一阵无语,这两个家伙,难道是傻子吗?

  “好了,冷关,别扯了。”共冲把脸转过来,看向了男子。

  “你是谁,为什么一言不合就想要杀我们。”共冲问道。

  男子看向共冲,不禁有些无奈,你没事偷偷跑过来,我还想问你是谁呢!但毕竟在人屋檐下,现在被捆着的是自己,他只能如实的说道:“在下三鬼,想杀你们实属无奈之举。”

  “什么无奈之举,你在祭台上面干什么,为什么手上有血,为什么你能灵气化形。”共冲连问了一串的问题。

  “恕我难言,我不能说。”而男子也是直接拒绝道。

  “嗯?敢拒绝,想死吗,再不说就杀了你!”冷关忽然冲了过来,拿了一把小刀夹在男子脖子上,作出恶狠狠的表情。

  “噗!”男子没被吓着,反而是笑了出来,一反刚刚一副冷漠的高冷形象。

  因为,冷关本来就算那种比较傻楞,或者说是有点小孩子一样的男孩,这么一扮狠,反而很好笑。

  “好吧,我现在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了,我叫三鬼,是下面小镇的居民……”

  三鬼这才缓缓将二人的各种问题和疑惑讲明,而从三鬼的话,共冲之前的疑问也弄明白了:三鬼的先天能力是能够将金属性的东西,存到自己的丹田里,所以刚刚能够直接凝出一把小刀,并非是灵气化形这种高级技能。

  而在祭台上是为了用血来献祭,血流太多,导致虚弱,结果还接不了冷关的一拳。

  “所以,你献祭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看到三鬼忽然一改之前的冷漠,和他们聊起来,但从神色言语还是能看出他好像在故意隐瞒着什么,共冲突然严肃的问道。

  而三鬼听到,也忽然神色一敛,和善的笑容瞬间收起:”你真的想知道吗?是为了杀人!“而三鬼却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什么!你,你要杀人。”共冲看着三鬼,不可思议的说道,这个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家伙,居然想杀人。

  “而且,还是杀死所有镇上的人。”三鬼继续添油加醋的说道。

  “你这个恶魔,人命难道就不珍贵吗!”共冲拿起小刀,靠近了三鬼。

  “怎么了,杀下面那些杀人犯不行吗!杀那些残忍的刽子手不行吗,杀那些没有人性的家伙不行吗!”三鬼直接质问道,并且把头向刀靠近。

  “这...”共冲顿时哑口无言,把刀收了回来。

  “杀了一个想杀人的人,你说这个人有罪吗?不,他无罪,他是为了清除祸害,你是,我也是,所以,动手啊,胆小鬼!杀了我!!“三鬼直接把脖子伸了过去,示意让共冲下手。

  共冲没动手,而是丢下了刀,略带歉意的回答道:”我刚刚确是有点断章取义了,但现在也不能肯定你的行为是对是错,因为我也不知道你的原因和动机是什么,你能讲下吗?如果可以,我们说不定能帮你呀。“共冲说道。于是三鬼也沉默了,好一会,他才开始讲起了他的平生:

  从前的棉花山,是没在长安与洛阳交界的混乱区的,但近几年,混乱地区越来越大,棉花山也在它的边缘地区,所以也没有什么官员来管,他们也不想惹麻烦。加之靠近沿海,所以方便了某些罪犯的逃跑,而且因为重力小,地形奇特,所以有很多罪犯来此,但这里的奇特重力会让外来的人骨骼松软,所以后来人是越来越少,除了不会受影响的本地人。但那些罪犯的恶习却留在了这里。

  而两年前,一个海盗逃到了这里,用武力以及人力赶走了一群强盗,又做了一些好事,让所有人信服了,但是镇上谁也不知道,他以前是个海盗。

  他也带了几个以前一起当海盗的,一起来管理着棉花山下的这个小镇,而且,他把以前监狱里的所有罪犯全押了出来,说是要为村民干好事,然后叫那些囚犯往死里干,为了修房子累死几个囚犯很正常,而居民都拍手称赞,说这些罪犯是罪有应得。而且如果有人同情他们还会被别人骂,”傻子,他干过什么你知道吗?能关进监狱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下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了,你还要为他求情?“居民理所当然认为这些罪犯是该死的,把他们当作免费的仆人,或者说是狗来使唤,而且如果有罪犯反抗,或者有人反对这个海盗的做法,这个海盗都会杀死囚犯,把反对他的人冠以莫须有的罪名,让这些人成为罪犯,往复循环。

  而居民们呢,因为以前有很多罪犯到这里肇事,内心本就厌恶不已,所以居然对这些荒唐的说法相信不已,或者是享受着这些免费囚犯的服务,长此以往,这个海盗的声望也是越来越高。

  但总有有良心的人,去揭穿他的伪面,三鬼的父亲,便是如此,想要反对他,因此三鬼一家都被抓了,没有一个人同情,他们骂着,嘲笑着,说三鬼的父亲禽兽不如,居然干这种事。但其实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只是道听途说,听海盗胡编乱造的话,就可以肆意妄为的骂!然后理所应当的享受着这些免费的仆人。就这样,三鬼父亲和母亲被折磨至死,三鬼虽然活了下来,而且还逃了出来,但当时已经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