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正道本廉贱(2)

圣临终焉 苏定钦 3177 2018.12.27 16:43

  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准备好了吗?”共冲问道。

  另外二人一狗同时回答道:“快点啊!(冷关)准备好了!(男孩)汪汪(黄狗)”

  “好吧,咱们出发吧!”说完,共冲卸掉了脚下木块,三人下面的木板便顺着沙坡划了下去。

  土匪的山寨就在这片沙坡下。

  “准备点火!”听到共冲的话,男孩立马点燃了一串鞭炮的火芯头,同时将他固定在木板之上。

  “三,二,一。准备,跳车!”只见木板凭着惯性就划下了坡。

  “按原计划行事!”

  “啪啪啪!”木板顺着坡,从山顶上飞了下来,在空中展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就落到山半腰处土匪们的营寨中了。

  啊,什么声音!”只听见营寨随后传来一阵阵鞭炮声,躺在座椅上的一个身体臃肿,体型庞大的大汉忽然被这声音吓得惊坐起,此人就是这座山寨的头子,也就是号称三当家的土匪头目。

  “是谁,敢欺负到lz头上了,来人,出去看看。”身穿着兽皮的三当家说道,他坐在这张位居土匪营寨大厅正前处的熊皮大椅上。

  刚说着,就进来一个探子说道:“大王,外面居然有个小毛孩在闹事。”

  果然,只见土匪山寨外站了个小孩,小孩便是冷关他们救下的那个男孩。

  如今他正大声吼着,“嘿嘿,那些土匪笨蛋们,有本事来抓我呀,刚刚那鞭炮就是我放的。”

  见敌人只不过是个小孩,而且还如此出言不逊,顿时就有五六个土匪奔了过去。

  “当家的,要我们做些什么吗?”三当家面前的一个土匪问道。

  “一个臭小子而已,随便派几个人把他杀了就行了。”三当家翻了个身后随意的说道。

  “当家的,这样可有些不妥。”左边一个长的虎背熊腰的男子说道。“万一是我们那些仇家的计谋,是他们使的套的话,这样处置就有些不够妥当了。”

  三当家听了,感觉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那你说怎么办,江冯。”三当家问道。这人便是他最为得力的两个部下之一,斧手江冯。

  “不如让我前去探看,把那个臭小子抓住,到时再逼问他,他要是不说,哼,休要怪我的斧子可不答应。”“好,就依你说的这么办!”

  于是,江冯带着一小对人马就追了过去。

  没想到,江冯刚出去片刻,又有一个人黑发的青年前来挑衅,无奈,三当家只得派出他的另一个手下郑戡去看个究竟,自己则守在寨子中,以防不测。

  江冯混在追击男孩的队伍里的后方。他看着前面的男孩,缓缓拿起了斧子。

  跑了一阵子,刘尘终于停了下来。“哼,后面的笨蛋土匪们,你们中计了。”说完,他拉下了旁边的一条绳索。顿时从土匪上面的树林上方撒落下了一片白粉,洋洋洒洒的落在一众土匪们的身上。

  “这是什么东西,毒粉吗?”一个胆小的土匪害怕的揣测道。然而过了一会,却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任何异常。

  “哼,臭小子,虚张声势,待会就让你尝爷的尝厉害!”一个虬须大汉低沉的说道。

  “嘿嘿,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嘘!”男孩用力的吹了一声口哨,只见那只老黄狗也跑了过来,而它的身后,同时跟着有约摸二十几头公狗,眼睛血红,好像受到了什么莫大的刺激一样,那些都是城中的“单身狗”。

  “好样的。接下来就看冷哥他们的了!”

  顿时,二十多头公狗向疯了一样,直接扑上了被白粉撒过的人,而且还一副很渴望的样子。

  “嘿嘿。”这些白粉,就是共冲之前交给男孩的这个东西,说这是他们以前误打误撞研究出来的欲罢不能药。顾名思义,可以勾起某些动物的某种欲望,让它们欲罢不能,就相当于人类的?夏秋冬药一样,看样子还挺管用的。

  男孩看着后面因为受不了狗的疯狂冲击以及疯狂撕咬的那些土匪,不禁暗自得意这。

  男孩继续看着那些东逃西躲,抱头鼠窜的土匪们。”嘿嘿,阿黄,你也想去玩玩吗?“男孩一脸坏笑的盯着老黄狗鼻子上面的纸塞,要不是让老黄狗戴上了,恐怕它也要冲出去了。

  “汪汪!”看着逐渐靠过来的男孩,忽然,黄狗像是如临大敌般,大声叫了起来。

  “喂,阿黄,我只不过开个玩笑,你别真的想咬我吧。”刘尘有些抱歉的说道。

  但老黄狗依旧对着他狂吠不止,男孩正想再说什么,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全身不寒而栗起来,整个手上冷汗直冒,他可能才明白,老黄狗不是在吼他,而是,他,后面有人!

  “哼,臭小子,高兴的太早了吧!”一个人影透过残碎的阳光,照在了男孩惶恐的脸上,正是斧手江冯!

  江冯之前便捂住了口鼻,因为藏在最后面也没有碰到那些白色的粉末,就这样逐渐靠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意识到危险的男孩刘尘想逃。冷关共冲他们托付给自己的事情就是拖延住这些人就行了,刘尘自己也知道,他对阵这些凶恶的土匪,没有任何胜算。

  “哼!想逃。”然而此时江冯已经揪住了男孩的衣领。“小子,你到底……”江冯正准备问出个什么,可话还没说完,那只黄狗就猛的一扑,江冯好歹也是练过的,这种攻击对他来说如同儿戏般,只见他轻轻一闪,就躲了过去。

  “去你的m的!”江冯眼中闪过一丝愠色,可黄狗还不死心,依旧凶恶的看着江冯。

  而就在第二次黄狗扑来时,江冯一脚狠狠的踢了过去。

  “啊!”也就在这时,男孩趁势狠狠的咬了他一口。江冯疼的受不住,将男孩甩了出去。

  “咚咚!”男孩和狗一个摔在石头上,一个摔到了树旁。

  “啊!”男孩的骨头瞬间便被石头砸断多根,嘴角溢出了鲜血。

  “呜!”男孩想忍住剧烈的疼痛,想站起来,但几次尝试均无果。

  “哼,你还是省点力气吧,否则待会儿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现在我还不急着收拾你。”江冯说完,便看着喘气的黄狗,向那里走去。

  “不,不行,快起来,起来呀!”从小便被欺负的男孩没有在乎这疼痛,费劲全力挣扎着想要起来。

  对于刘尘来说,老黄狗一直与他相依为命,共渡风雨这么久,虽然是一人一兽,但他们之间早就是患难与共的朋友了,一有难,另一方也绝对会拼命的去帮助。

  “对了!”看到江冯逐渐逼近黄狗,而自己却仍然站不起来,焦急之中,男孩脑中灵光一现,忽然想到了什么办法。

  “呀!!!”他把手狠狠的按在了地上的一块尖刺上,尖刺瞬间刺穿了男孩的手掌。

  因为另一种巨大的痛楚刺激下,男孩瞬间站了起来,并拿起了地上一名土匪掉下的长矛。“啊!”男孩狠狠的扎去。“去死吧!”

  然而,江冯慢慢的转头,对着他笑了。

  “硬化。”男孩的矛瞬间就刺到江冯心脏前面的皮肤上,然而矛尖却停滞不前,一动不动。

  “你以为,我只会用斧头吗?”看着江冯如同铁一般的身体。他感觉到无力与绝望。(如同我以前学物理时的无力感)

  身体部分硬化,使得那里的防御力大大强化,这便是江冯的天生能力!

  “去你L的!”江冯再次狠狠的给了男孩一脚。

  “噗!”鲜血洒在空中,而男孩也飞了出去。

  “现在再来收拾你这个狗畜生!”江冯抓起了老黄狗,老黄狗年纪太大了,根本反抗不了强壮的江冯。

  江冯逐渐用力,似要把黄狗的头拧下来。

  “不!”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男孩又再次冲了过来。

  看到男孩的执着,江冯脸色一沉,松开了双手,老黄狗也被甩到了一旁。“既然你执意找死,那就去死吧!”

  面对江冯的斧子,男孩却没有丝毫的闪躲,而且根本也没有丝毫的闪躲机会。“去死吧!”江冯的脸逐渐狰狞。

  结果很明显,男孩根本打不过江冯,如此交锋下,死的肯定是男孩,江冯的斧头,很轻易就能劈开长矛,然后势如破竹般,劈掉男孩的头颅。

  但就在长矛和大斧要相撞的那一刻,咚的一声,一个黄色的东西撞在了斧子上,随后便是鲜血四溅,那个黄色的东西裂开两半,带着血肉飞了出去飞了出去。

  “不!”那个东西自然便是老黄狗,为了男孩抵挡住了致命一击。

  男孩看着黄狗从面前飞过,然后被撞开,他的愤怒,达到了极点。

  而这股愤怒,在他的内心蓦地一闪,转化为巨大的力量,他的双手上青筋暴起,整个手指也变得狰狞无比,而他的眼中,也布满了不尽的愤怒,牙关紧咬,死死的盯着江冯。

  “这个家伙,不就杀了他的狗嘛,怎么突然气息变强了,不可能,肯定是我的错觉罢了,一个小孩而已,而且把那条碍事的狗杀了,他更不可能有逃的机会了。”江冯擦掉刚刚一瞬间突然冒出的冷汗,自我安慰的说道。

  但刘尘愤怒已经难以竭制,他猛的奔去,以极其诡异的身法,躲过江冯的斧头,一爪抓在了已经硬化后的江冯的脸上,居然直接把江冯脸上的肉抓下,使江冯脸上那森森的骨头露了出来。

  “啊!啊!啊!”江冯感觉到一阵剧痛,一种难以忍受的剧痛。

  因为斧头的惯性,他只好用另一只手砸飞了男孩。

  “该死的畜生!该死的畜生!”想要发泄自己的痛苦,江冯通过喊叫来减轻自己的痛感。然后他便用斧子向黄狗的尸体砍了过去。

  “该死,该死,他怎么会破了我的硬化!这么痛。”也许是因为会硬化,从小江冯便没有受过多大的痛楚,现在的感觉让他难以忍受。

  “这混蛋,这混蛋,这混蛋……”本来男孩看到江冯这一幕,感觉怒火又起,但不知道为何,他的神情逐渐恍惚,整个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了一个诡异的黑影,那个黑影在不断地对他说着:“吞噬吧,吞噬吧!”

  而这时若是有高人在此,肯定会明白,刘尘他,是入魔了,心魔如体,导致整个人不受控制。而更让人惊奇的是,入魔这种事,至少应该是一个修炼者才会有的,刘尘,不过一个普通人,他怎么会...

  入魔后的刘尘,不断重复着一句话,而他的眼睛,竟然由黑也变为了红色。”杀,杀,杀!“

  “这个家伙,到底是人是鬼!”看着气息恐怖的男孩,江冯居然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他想要逃,但整个双腿却僵住了。

  男孩缓缓的拿起长矛,随意,或者是就是简单的向前投刺了过去,然而长矛却宛若子弹般极速的旋转着,像插入纸一样,刺进了江冯的心脏。

  这一切说来很长,其实只是一念的事(0.01秒,有没有感觉这段的格式在某本小说里也见过。)

  男孩的红眼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他也慢慢倒下,感觉自己实在太累太困了!

  入魔之人,灵魂其实已经被吞噬,或许是因为愤怒,刘尘极度渴望获得力量,由此导致心魔入体,他也获得了不属于他的,极其强大的力量,但代价,是生命。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手托住了他。“小尘,你怎么伤的这么重。”看着四周的一切,冷关好像明白了什么,“这狡猾的土匪,刚刚没有看到那个斧手我就知道有问题了,没想到还是来晚了!”

  的确,当刚刚冷关要接近这里时,他感觉自己脑海中忽然多了点什么,感觉到一股很不舒服的气息,从内心不由得想要排斥这股气息,然后,一种莫名的直觉把他引到了这。

  “别动!我们会救你的!”冷关一边安慰着男孩,一边包扎他的伤口,并拿出了几颗颜色奇怪的药丸。

  “冷关哥哥,我感觉自己好困,身体好冷,我想睡……睡……”刘尘疲惫的说道,看样子已经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

  “别,保持清醒啊!你一定会没事的”看到这么严重的伤,冷关虽然知道,也许已经没救了,但他还是不断安慰并包扎着。

  “别骗我了,冷关哥哥,我,咳咳!”男孩吐出了一口鲜血,一把推开了冷关,倒在了地上。

  “冷,冷关哥哥,我知道自己要死了,本想自己去救姐姐的,但…你可以帮帮我吗?”男孩苍白的小脸上突然出现了恳切和希望。

  “我,我愿意!”然而,未等到冷关说完,刘尘的眼睛已经永永远远的闭起来了。

  他知道,冷关一定会帮他,他虽然不了解冷关的个性,但孩子是不会觉得有人欺骗他的。。

  男孩的小脸上溢出无比灿烂的笑容,也许这是他一生最开心的时候了吧!

  沉默,无力,愧疚,种种负面情绪压迫着冷关的心,看着这个他出镇来后的的结交到第一个朋友,看着这个只是做了一晚上的朋友,看着这个因为自己考虑不周而被自己害死的朋友,冷关的眼眶逐渐湿润了。

  不是那种悲伤至极的大哭,也不是虚情假意的哭,看着男孩开始冷去的身体,他的泪水和神情交融,感觉心已然被刺痛。

  也许这是他,从出生以来,第二次难以忘怀的,痛,第一次痛,便是因为他的怯懦,害死了许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