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配合

圣临终焉 苏定钦 2612 2019.03.30 22:33

  “在那!!“共冲飞身而起,一掌拍起了地面的石头,用脚踢向了柱子后面的式,但眼看就要打中式了式却口中低声说着什么,一下便消失了。”和式·鬼替接“式瞬间掀起两面旗子,下一刻,式的身形便消失不见,而那些石头穿过一片虚无,掉在了地上。“怎么会,他在哪里。”共冲仔细的看着周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看到了地上还插着式留下来的两面旗子和一块阵盘。“笨蛋,在这里呢。”共冲瞬间便觉得脖子后面有一丝凉意,接着便看到一把短刃紧挨着他的脖子那处,只要再一秒那短刃就会切中他的要害。共冲马上运气,格挡住了式的攻击,正想回头,却发现式已经不见,却出现在他之前留下的那两面旗子处。”该死,这阵法师的能力实在太变态了吧,不仅可以使用幻术,大范围攻击,甚至连瞬移这种能力都有。“共冲不禁如此想到。

  而另一边,式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红色的瓶子,那鲜艳的红色,让人难以相信那不是血液。”用完了吗?“式看着除了杯壁上的红色,里面空空如也的瓶子,丢在了地上,接着又从腰间拿出了另一个瓶子,那瓶子里满满的流着血红色的未知液体。

  ”和式·冰镜花之术。“式拿出一道白色小旗,插在了地上,顿时,如同之前一样,四面冰墙瞬间升起,将共冲四面都给封住了。”这招,和之前一样,他肯定是想掩盖我的视线,然后趁我不备时用之前的那招突然出现来攻击我。“共冲分析到,接着便看了看四周,就在离他不到三见处,有一面旗子倒在了地上。”先毁掉那面旗。“共冲抓起那面旗,火灵气瞬间升起,将旗子化为了灰烬。”这次我不会向之前那样傻了。火卷鳞!“共冲一掌震起大碎石,接着一道火闪过,瞬间所有碎石上便被附上了一层火灵气,积压着向前面的一道冰墙攻去。”轰。“那面冰墙应声倒塌,化为了很多细小的冰块。”还有三道墙。“共冲用同样的方式将三道墙都给打碎了,地面到处都是飞溅出的碎石和冰块的混合。而共冲,虽然将四面墙壁都给打破了,但依旧没有发现式的踪影。”怎么回事,他不可能消失了啊。“共冲仔细的观察着四周,却依旧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到底在哪里!“共冲有些害怕了,怎么可能式突然就恍如人间蒸发了一般,而且共冲更加担心的是,式会突然出现,然后一刀穿透他的心脏。于是共冲向后退了几步,想靠着墙以免有来自背后的偷袭,但他这一动却发现了端倪。”咦,那里怎么也在动。“共冲看着五六见远的一个地方,只要他一动,那个地方也会跟着动。共冲瞬间便明悟了,为什么式会突然消失,原来式是躲在了那面冰镜后面,因为反射的缘故,共冲看向冰镜的时候很难发现有什么问题,而是直接把它当作了背景。但是,因为反射角变化,也就是因为共冲不断移动而导致视角发生变化的缘故,冰镜反射的景物也会发生变化,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很容易被共冲给察觉到。

  ”你已经被我发现了。火拳!!“共冲手中冒火,一拳打碎了冰镜。“怎么会。”但共冲并没有发现式的踪迹。“不好,这是陷阱。”共冲这时才反应过来,可已经晚了,一把短刃从地面钻出欲刺向共冲的心脏。共冲连忙闪躲,却还是被短刃刺伤了大腿,连忙向后退了两步。“和式·鬼替接。”兀的,式就突然出现在共冲的背后。“不好,他怎么又会出现在那里!”共冲有些疑惑,却看到了地上的一面小旗,顿时共冲一切都明白了,原来,之前式施展冰镜花之术时,本来就没有想攻击共冲,而是为了后面做准备,就在共冲毁掉四面冰墙,让整个场地被一片灰层笼罩的时候,式偷偷从刚倒下的第四块冰墙后面躲到了一层瓦砾下面,并在附近布下了一面冰镜和一柄小旗,这样等会自己也方便逃离,在灰尘的掩盖下共冲并没有发现。而且共冲也顺着他的想法,发现了冰镜的端倪,以为他就在冰镜后面,接着自己再两次突袭,算准了共冲的落脚点再次进行攻击。

  而此时的共冲,也因为式突然的攻击,不仅大腿处流着血,而且手臂还被擦伤了,有一个不太大的伤口。“呼呼。”共冲喘着气,从刚才到现在他根本没有伤到过式一分一毫,而式却已经让他弄成这样了。不过好在,共冲已经知道式的招数和打法了。“若是没猜错,他施展术法都有一些局限和缺陷。”共冲又挡住了突然出现的式的一拳,接着说道,“而比如说这招和式·鬼替接。”共冲看向地面的几处有小旗的地方。“我挡。”共冲一下烧掉了一面小旗,接着又朝着另一边有小旗的地方走去。

  “不好,他发现我的移动是靠着旗子来移动的了。”式看着不断被毁掉的小旗,不禁有些担心。“不行,就在下一秒解决掉他!”式按在短刃上的一个按钮上,但还是没有按下。“这把伸缩刀,可是我花重金从炼器师那里买的,你可是第一个死在它上面的家伙,足够你自傲了。”式顺着一面小旗,转移到了共冲附近,接着想要趁共冲不注意一把杀死他。可是共冲也同时发现了他,一把闪开了。而这时式才按下刀上的按钮,瞬间刀就伸长了三倍,直接从共冲手肘处穿向了共冲的背后而这时式也转刺为斩,朝着共冲的脖子斩了过去。共冲也意识到了危险,连忙抓住了长刃的刀刃上,鲜血瞬间就流了下来,但如果不用手挡,流血的就是他的脖子了。“去死吧!!火拳!”共冲攥紧手中的长刃,让式难以收回,式看着即将到来,共冲的拳头,只好放手,丢掉了长刃,通过仅剩下的一面旗子,转移到了墙边的一个地方。

  “果然,我就料到你会转移到那里去,伊!!”共冲大喊一声,瞬间伊就出现在式的面前,“什么时候,他难道算准了我会到这里吗?”式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但他渐渐懂了,之前共冲应该是发现了这个术法的缺陷了吧,必须通过小旗移动,于是共冲便将其它小旗毁掉了,仅留下两面旗子,而最后算定自己一遇到危险便会通过旗子转移的这个习惯,在最后的那面旗子那里埋伏了伊。可知道却已经晚了,式本想通过和式·鬼替接再传回去,却发现那面旗子已经被共冲给毁掉了,而自己只能面对着伊,那深邃而又难以挣脱,像沼泽一般的眼睛。“不要!”式瞬间便觉得自己的整个灵魂都仿佛被拘禁了一般,整个身体的感觉都好像慢慢被剥夺,接着手不自觉的重重一拳打在了自己的心脏上,瞬间一种剧痛传来,式吐出一口鲜血。“不,不要,我好不容易才走到这步!”式的内心在激烈的反抗着伊的控制。而此时的伊,因为境界上和式的差距,让他根本难以维持控制,虽然满头大汗,但最终还是被式挣开了束缚,式从背后拔出了一把短刀,狠狠地插入了大腿中,剧烈的疼痛让他清醒过来,彻底摆脱了伊的束缚。“不行,我不能死在这里。”式依旧心有余悸的看着伊的共冲,但下一刻便丢下一颗白球,白球瞬间泛起大量的烟雾。“不好,要让他逃了!”共冲赶忙站起来,想要追上式,可等到烟雾消散时,式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