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4章:武法天男

圣临终焉 苏定钦 4550 2019.06.09 19:11

  “啊,天气真好啊,连着几天都是大晴天呢!”燕瑶倚在栏上,任凭着早晨徐徐微风共晖旭沐泽在她的身上。

  “但不会又是之前那种紧接着又是暴雨的天气吧,我可不想再去救你们几个了,而且我还一直忘了说,燕瑶你该减肥了,上次都差点拉不起来你了。”冷关在一旁接着话说到,而燕瑶听了这句话自然也很是生气,立马暴躁的质问冷关道:“老娘我这么瘦,你哪里看出来我胖的,而且就算我胖也不关你这混蛋的事~!”燕瑶有些生气了,但冷关依旧不畏死活的继续开着玩笑:“我也很奇怪勒,你该长肉的地方不长,不该长的.....救命啊!!”冷关还没说完,燕瑶就提着一把菜刀冲了过来。

  “唉,冷关这个家伙,天天逗别人好玩嘛?唉,反正他等会又要挨一顿毒打的。”共冲叹了一声,就坐在原地等着燕瑶和冷关回来。

  没过片刻,燕瑶就提着冷关的耳朵回来了,剩下的就只有冷关漫漩在天空间久久不绝的哀嚎了。

  “话说,你们几个把我给你们的书都看了吧!”共冲问道,那些书上的内容,都是共冲精心挑选了很久,十分适合他们每个人的属性的功法。

  “练了练,感觉差不多呢。”洛克斯简简单单的挥了挥爪子,接着他神色一紧,整个爪臂上的毛发无风自动,众人都没有看清,只留下了一道残影,他面前的那个木桶便被洞穿了。

  “好快!”冷关的第一直觉便是如此,根本看不清。

  “呃,可能还是有些不熟练,因为在船上根本找不到什么可供练习的东西,所以可能让你们失望了。”洛克斯有些抱歉的说到。

  “哪有的事,洛克斯,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共冲安慰道,但内心也很是震惊,这才几天,洛克斯就能将这套“极影爪”给使出来。

  “好吧,前面有个岛呢,看起来也算是个不小的城镇呢!那我们去那里找一下,看有没有专供练武的练武场,在船上实在伸展不开啊!”

  共冲看向了远处的那个小岛,上面约摸有个几十户人家,规模也算不小了呢!

  就这样,四人将小船系好,就登上了小岛。但有些奇怪,街道上的那种气氛,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鸦雀无声,门可罗雀,一阵风吹来,就只是将街道上的那些废纸败叶吹起来。整个街道上,空无一人,就像是被海盗洗劫一空后的样子。可是这个海域没有海盗啊。

  “快进来!”一个老者猛然拉住了他们,将他们拉进来房间里。

  “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共冲疑惑的问道。

  “唉,你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本来这就不是个太平的世道。”老者长叹一声,接着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长叹一声吼继续说道:“孩子们,你们快离开这里吧,要是他们把你们抓去了,那我们可就罪过大了。”

  “什么,有人来抓我们!不可能的,我们可是武艺高强,他们抓不到我们的。”冷关显摆了下自己的肱二头肌,洋洋得意的说到。

  共冲显然并没有在意这些,他在乎的是老者说的有人回来抓他们的事,他们和这个老者只不过第一次见吧,而且他们这一路上也没有惹什么事吧!怎么老者就知道会有人来抓他们。

  于是共冲再次询问了下老者。老者这才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一脸抱歉的说到:“唉,是我老糊涂了,没给你们讲清楚。”接着老者便开始讲着关于这个地方的故事:本来这里一直风调雨顺,人们安居乐业。可是好景不长,一个长的像人的怪物,杀了我们的几个村民后,就强迫我们每隔一个月必须送两个人作为他的食物。而每到那个时候都专门会有人来替那只怪物来掳走人。而现在,就是他们即将过来抓人的日子。

  说完老者看了看墙上自己挂着的日历,手指头敲了敲,一边说道。

  但接着老头回头看了看,便突然像是记起了什么,老脸一红,抱歉的说到:“呃,我好像,记错日子了。”

  “啊,这种日子都能够记错!”四人不禁有些无语。

  只见老者走了出去,敲了敲他门前的那个大钟,大声喊到:“没事了,大家,我把日子记错了。”

  接着四人便听到一阵阵窸窣的声音,一种压抑终于得到解脱的气氛传来,街道上的很多房间的门都吱吱呀呀的打开了。

  还没多看两眼,一个拖鞋就朝着老者脸上打了过去。“啊!”老者自然被打中了。“你这死老头,能不能看准点啊!这种日子你都能记错。”周围的人不禁埋怨道。确实,这种事,就比如你的同桌偷偷吓你说班主任在后面的感觉一样,想分分钟锤爆他有没有。

  “没事了,大家伙儿自个该干什么干什么啊!老田也不是故意,他毕竟也老了啊!”一个老妇人搀扶起了老者,对着众人道歉解释道。

  “你们是?”老妇人看着冷关四人,有些疑惑的问道。“呃,我们只是路过的,想来这个岛上面看下有没有什么可供练武的地方。”共冲陈述了下来因,于是老妇人思索了片刻,便带着几人来到了一片比较空旷的地方。

  “好了,你们就在这里练吧,练完了就早点走。”说完老妇便转过身去,嘴中还嘀咕着什么。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练吧!”共冲独自揣摩着什么,接着几人便分散开了。

  而现在也要好好捋一捋几个人的招式和修为了。

  只见燕瑶拿起弓,一箭射了出去,如同惊鸿一般,燕瑶的这只箭瞬间飞离几百米开外。“还有这招!风裂箭!”燕瑶抵住后脚跟,紧绷的弓弦瞬间放脱,接着箭矢瞬间爆射而出,与先前那根不同,这一根被附加了风属性,更加锐不可当。“裂~!”话语刚落,箭矢就裂成两半,分开没入了海面。“还有这招,漩杀箭!”燕瑶又射出两箭,而这两箭,因为风属性的牵引,居然就环绕在了一起。“轰”的一声,海面爆了开来,威力简直可怕。

  而再看共冲这边,只见他一个“火气闪”腾挪了下身形,再一个气和拳,前面突然火光一闪,接着爆了开来。“火烙!”共冲的手掌瞬间温度暴增几十倍,而共冲看着这样的温度,额头上不禁也冒起了汗,一掌拍在树上,却没想到树直接便被烧焦了一块。这个温度,恐怕放到人身上,或许就像是被烙铁烙过一样。而共冲还有一个保护他的招数——火炽,能够瞬间在手中产生一股火属性的气浪向四周蔓延开来,可以击退别人。

  “爪突!”洛克斯两爪合并,极速攻向一颗大树,瞬间大树裂为两半,接着猛地一个甩尾,尾巴就直接将整个大树给劈成了两半。“血气!”洛克斯身上的血气直冒,实力也是不断飙升,恐怕洛克斯现在,已经算是他们几个中最强的了。但是虽然说洛克斯也已经到达了巽境,能够使用属性攻击,但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只狼,对于这种灵力的运用还是颇为生疏,若是能够学会,实力恐怕还要再上一个档次。

  而再看冷关,捧着共冲给他的那些书,冷关感觉自己头都要大了,这些文字简直晦涩难懂,一点都不形象,自己看得懂个锤子。

  “喂,冷关,你还是有点耐性儿好不好,这些东西学会了对你没有坏处的。”看着有些不耐烦的冷关,共冲还是长叹一声,放下了手上的修炼,语重心长的对冷关说到。

  “可我就是真的看不懂这些玩意嘛,你要我怎么办。”冷关也很无奈,若是真的不想学他早就放弃了,可关键是他一点都看不懂啊。没办法,对于文字方面,冷关就是一个白痴,连洛克斯在燕瑶的教导下都能学会的东西,但冷关却还是一头雾水。

  “那你打算怎么办,以后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大家都陷入了危险,你该怎么救你自己,天天没点耐性还喜欢吹牛的家伙,嗯?”共冲质问冷关道。于共冲而言,他真的很担心冷关这个性格,莽撞而且静不下来。要是哪天自己这个“保姆”不在他身边,冷关他该怎样呢。他真的很担心这点。

  “怎么可能呐,我那么厉害,不可能被困住的,而且就算你们被困住,我也有各种神通会飞过来救你们的。”冷关得意洋洋的说道。“所以呢,你打算用何种神通,说出来听听,可别是现在现场瞎编的。”共冲略带哂笑的对着冷关说道,他倒要看看冷关能不能继续把他吹的牛给圆下去。

  而冷关,刚准备骄傲自得的再大肆吹捧自己一番,一听到共冲说的什么现场瞎编就顿了一下,没错,他刚刚正想着瞎编什么“超级无敌世界第一xxx”这样样的招数来哄骗住共冲,没想到却早被共冲给识破了。

  不过冷关虽然有时痴呆,但其实脑子也还是蛮灵光的,心念一转之下,冷关便继续心浮气盛的说道:“那当然有,怎么可能是瞎编的,我现在现场都能给你演示一番呢。”看着洋洋自得的冷关,共冲也有了一丝兴趣。“哟,莫非你还真的练了什么绝世神功,或者说是你自创的?”共冲忌疑道,他倒要看看冷关要搞出什么名堂来。

  “喂,共冲,你别一副不信,想看我出丑的样子啊,我说的是真的,而且就是我自创的。”冷关有些焦急的说道。接着双手一展,像是要做什么大阵仗了。

  “共冲,你可看好了,下面这些招式都是我突然间就创造出来的。比如这招:三带一!”冷关说出了一个很是奇怪的名字,而后只见他手中寒芒咋现,四道方形,宛若扑克牌一样的冰片瞬间飞出,三张冰片辅佐着一张,然后如同锋利的剪刀一样,瞬间便切开了前面的一块巨石。”还没完呢,看这招,炸弹!“冷关话语刚落,四张冰片就瞬间爆炸开来,将整块石头炸的只剩下残渣了。

  ”怎么样,厉害吧,我还有其它的招数例如春天,飞机,连对.......“

  共冲没有继续听冷关吹下去,他现在是真的觉得冷关有些厉害了,只不过是巽境而已,居然能将灵气运用的这么好,就比如说刚刚冷关他能够操控离体的灵气,已经到达了震境的水平了吧。而如自己和燕瑶,也只是勉强能够让灵气在自己身周附近受到自己的控制,或者是用其它诸如箭这种东西使得灵气能够攻击的更远。更不要说连灵气都还不怎么会用,只是肉搏身体素质方面很强的洛克斯了。若论灵气的掌握力,冷关恐怕与他们简直是天壤之别。

  共冲随即就问了下冷关他是怎么掌握这些的,想要从他口中得知这个方法,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但很明显,冷关这货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些玩意。按他自己的说法,这东西就像是用了四快学习法一样,玩着玩着就会了。

  无奈,共冲又开始吐槽起冷关这个起招数名字的能力了,什么三带一,炸弹,难道不是赌博游戏里面的东西吗?也是醉了。(相信我,以后取招式名不会这么low的。)

  “没想到吧,共冲。而且我还打算成为天下第一赌圣呢!虽然说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冷关摸着头,有些打着哈哈的说到。冷关自己也很是奇怪,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总记得隐隐约约是在一个老头面前说的,可是他总记不起来。

  “呵,冷关,你这个愿望实现可比成为最强者还要难呢,譬如说我那天就看到一个家伙,他也号称自己是赌圣呢!”

  说着共冲就拿出了一本书,那正是关于屠魔榜的那本书,即刻共冲便翻到了被夹起来的一页,那里赫然有一个长得虽然有些小帅,但更多的还是面容有些像狒狒的男子。

  “嗯?这个家伙要和我竞争赌圣的位置吗?让我看看他是何方神圣。”接着冷关便细细看着这个家伙的介绍。

  “名字:芦苇,男,其曾经在蓝洞仙山上与其师父韶诸仙人,以及其师兄飞克学习太极八卦之法,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卦象师,甚至能与号称羽州境内的第二卦像师,也就是与芦苇他的师兄飞克势均力敌,于是人送外号五五开。可是由于芦苇性情好赌,在一次与人赌博中因为输了没能完成自己的话——吃掉整副扑克,因此气急而杀人,他的师父韶诸仙人因此将他逐出师门。可是五五开芦苇不满意这个做法,趁师父不备带着自己的天命魂象——马飞飞大肆在蓝洞仙山上开卦,出艮震地雷之象,引来天雷和地震,将整个蓝洞仙山毁坏了一大半。他的师父韶诸仙人因此也在屠魔榜上下了诛杀令。”

  “这家伙,还真是有些厉害呢!可是和我赌圣又有什么关系呢。”冷关看完后疑惑的说到。

  “唉,你这家伙能不能再仔细看一遍,这个家伙着实厉害,不仅是羽州的第二开卦师,而且赌技在整个羽州也是数一数二的,现在他还在整个洛阳境内逃窜,还说是有人陷害了他,都是别人开的卦,杀了人,他是清白的。”

  (我已经使用了毕生的搞笑功力了,上面我写的东西大家应该明了吧,但我可不是黑芦苇啊,以后我会把这个人物洗白的。

  一切,都是飞克大魔王的阴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