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0章:登殿三十阶(下)

圣临终焉 苏定钦 4202 2019.09.10 22:57

  “怎么会!”牛头吃惊的看着燕瑶身上代表着灵魂强度的那极其之淡的紫气,不禁一阵咂舌。

  按理说燕瑶本来灵魂就偏弱,紫气淡也比较正常啊!牛头到底为什么吃惊。

  当然是因为这紫气,实在是太过稀薄了,连正常人的紫气都比燕瑶的要浓郁些。也就是说,燕瑶现在还不如一个普通人。

  “马面,你来看看!”牛头说着将另一只手搭在了马面的肩膀上。

  “牛头,干嘛呀,等等,这灵魂?难道这孩子灵魂受过损伤?”马面看后,揣测的说道。

  的确,按照常理,先天灵魂再弱也不会淡到那个地步。如此一来,只有灵魂受损或者分裂这两个可能了。

  “也不知她小时候有过什么样的经历,灵魂竟然会如此。不过,好在在这殿阶威压帮助下,她的灵魂,也不断地淬炼着。”牛头看向四人,虽然紫气的变化不是很明显,但,四人的灵魂强度都在飞快的增加着。

  第14阶上,共冲瘫倒了下来,他实在是难以再向前半步了,这威压,是第一阶的7倍,共冲甚至觉得呼吸都是无比困难。

  “才走了一半不到,怎么能够就此放弃!”共冲咆哮着又站了起来,抵住身形的两只手掌虎口几欲裂开,瞬间,共冲又倒了下来。

  “不行,必须要登上去!呼,呼!”共冲竭力的呼吸着,想要再次发起冲击,可突然,他听到背后的喘息声,那是,洛克斯,正半蹲在第13阶上。

  他的双眼已然完全充血,爪子上也是血肉淋漓。“洛克斯,你怎么会!”共冲很是吃惊,他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如果按照共冲他之前说的,走一阶休息一次的话,绝对不会出现这么重的伤势的,而且,洛克斯居然都快追上他了,这样想下来,只有一个可能。

  “洛克斯,你一直都没有休息过吧!”共冲转过身说道。没错,洛克斯一直在往上爬,承受着愈加可怕的压力,甚至还没等身体适应就又上了一阶,这样下来,身体自然承受不了,伤痕累累。

  “为什么你要这样,身体会受不了的!”共冲担心的说道。而听共冲这话,洛克斯按在第14阶上的手掌终于是收了回来,原地只留下一道血迹。再看洛克斯身后,从第7阶开始,一直到13阶,就全是拭着血一路上来的。

  “我应该不会再,脱你们后腿了吧!上次,如果我能再多撑一会,我们也就不用被迫来到鬼海和酆都了。可恶,要是能够在...所以,所以我现在才要,才要争分夺秒的去变强啊!我不想,不想再发生这样了!!”

  原来,洛克斯是因为上次的事一直内疚着。

  许久,无言,共冲也不知该说什么,更该愧疚的是他呀,如果他能早点意识到危险的话...

  终于,共冲将想让洛克斯停下来的话压了下去,而是伸出手,一把抓住洛克斯沾满血迹的手掌,轻声说到:“走吧,我们一起上!”

  “呼,终于,我终于到第二阶了。”燕瑶喘着气说道,刚刚,她终于不用在第一阶原地踏步了。

  “嗯,经过这一会的淬炼,她的灵魂也到达一个普通人的层次了。”牛头收回手,缓缓说道。

  第17阶上,共冲已经实在忍受不了了,他身上的伤甚至与刚刚洛克斯受的伤有过之而无不及。

  回头看了看因为实在太累而昏睡过去的洛克斯,依旧奋力的爬着的冷关和燕瑶,共冲擦了擦额头上汗水与血的混合物,他再一次,将已经是血肉模糊的手指,按在了第18阶上。

  喜欢争强好胜,这大概是很多青春期的孩子的特性吧,不服软,不认输,一直想要做最好的,做第一,当然,共冲也不例外,他也想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带领队伍走向胜利。

  可他明白,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也不是荣誉。而是,一份责任,一份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能让任何一名同伴受伤的责任,即便是死,他也要为之一闯!这是同伴信任他的证明,同时也是自己的责任。

  “所以,从今以后,就让所有一切的伤痛,由我来扛下吧!”共冲咬着牙关,竭力的踏在了第18阶上,体内的血液翻腾,似是实在难以承受这巨大的威压。

  “噗!”共冲只觉喉咙一甜,接着从腹内心脏腔室内喷出鲜血。

  强行抑制住,共冲擦了擦嘴角,手上的血和嘴中的血混杂在了一起。——他要做最坚韧的盾与剑!站在他同伴的前面!

  (可能,说什么同伴,对于某些人来说,有些幼稚,别傻了,认为现实永远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笨蛋,连梦都不敢做,连将性命抛诸与后,能够信任的将一切,包括生命交给自己朋友都不敢,你还有什么资格,去讽刺别人看似天真的梦想呢!)

  “终于,终于稳定下来了。”共冲两眼一片晕厥,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衫。这么一会,他已经适应了这第18阶的威压。而且,他适应的时间居然比之前还要快三倍。不过,他吞咽下喉咙处结下的一口血痰,这也是强行登阶的结果。

  “好了,先停一分钟左右。”共冲实在是再没有力气了。坐下来,刚准备看看后面的洛克斯三人,却突然惊的跳了起来。

  “喂,混蛋冷关,别躺在洛克斯肚子上呀!”共冲怒吼道,洛克斯本身就有伤,冷关这货居然还躺了上去。

  “可是,可是,好舒服的咩。”冷关抚摸着洛克斯柔软的肚皮,一时不愿起身。

  “你这家伙,叫你起来你就起来!”共冲很是愤怒的直接冲了下来,想一把拉起冷关,可就在他拉的一瞬间,他惊呆了。

  他,拉不动。

  “为什么,这股压力!”共冲难以置信,明明旁边的洛克斯都不是多重,而冷关的一只手却比洛克斯整个人都要重的多。

  “怎么可能呢!难道,冷关,你下到第7阶去。”冷静思虑一番后的共冲沉凝着面色说道。

  “啊?哦哦。”冷关一时没反应过来,但还是下到了第7阶。

  “果然!”在第7阶的共冲举起了冷关的手,细细感受着这重量和之前洛克斯在第14阶传来的感觉,赫然一样!

  共冲在经过短暂的思考后,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冷关,恐怕承受的压力,一直是他们的两倍!!

  “共冲,怎么了呀,让我到这第7阶。”然而冷关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没什么,你一个人继续往上吧。”共冲仿若无事的说道,但眼中却布满了不甘和失落。

  从很小的时候,他就一直走在冷关前面了。冷关小时经常生病,体力也没有他充沛,每次干什么他都做得比冷关快,比冷关好,每次都是冷关一脸哭唧唧的叫共冲来帮他完成剩下的事情,共冲也觉得自己也有照顾冷关的义务。

  可渐渐地,冷关长大了,除了脑子不够灵活,行事像个呆瓜一样,其他的都和共冲差不多了。二人有时起矛盾打架,经常是打个平手,要知道小时候经常是共冲两个回合就能揍的冷关心服口服。

  那时的共冲虽然也发现了冷关的变化,但仔细一想,冷关还是个没脑子的笨蛋,自己还是很轻易就能赢了他,一切,似乎都在共冲的掌握之下。

  可自从踏上这趟征途以后,一切的一切,共冲却发现愈来愈难掌握了。

  在许云死去,冷关入魔后,共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什么也,无能为力。

  而后面遇到的敌人,从幻莱西,式,曲一道,一直到张藤,共冲越来越有种,力不从心的无力感。而且,越是向前,共冲愈觉得自己,没什么用了。一开始还能出谋划策,而后面,所遇到的敌人都是难以想象的可怕,光靠计谋,怎么可能会赢呢。而之前,要是没有冷关的力挽狂澜,他们四人,或许已然葬身大海了。

  “难道,难道我才是一个平庸无比的废物吗?”从出生以来,共冲,第一次质疑起了自己。

  “我的一切引以为傲的东西,都只是充当别人可笑的谈资吗?为什么,为什么我!我,我该如何是好啊!”共冲陷入了迷茫,他一时不知何处是前方。

  这种本来无比自信的感觉,在连续被打击之后,内心是无比沉重的。一想起从起而始,共冲一直都觉得自己是整个团队的领导者,他就不免耻笑自己一番。

  一时内心无比迷茫的共冲突然抬眼看见冷关面带无比阳光,充满希望的笑容。“继续走啊!共冲,前面还有这么远呢!”

  一时间,共冲有些愣神了,他很久以前,也看到过冷关这样的笑容。

  共冲想起了他们小时候,冷关那时经常生病,每天许云都要照顾他到深夜,第二天又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工作。

  “呐,许爷爷,为什么冷关他总是会生病呢!每天看他难受的样子,要是换我肯定就不想活了。”小共冲天真的问道。

  那时的许云还是黑发,脸上也很少皱纹。听到共冲这话,许云并没有急着解释,而是走到屋子中,拿起了一颗珠子。

  “共冲啊!冷关很小的时候,身体比现在还要虚弱呢!我都害怕有天晚上他就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了,可是,每当看到那小子病好后,将之前的病痛全然都忘了,满带笑容的样子,他都能对充满病痛的生活怀抱希望,我们又怎么能放弃呢!”说着,许云的眼睛不由得一阵湿润。他想起了冷关还是婴儿的时候,用自己稚嫩的小手拿着小风车,在阳光下傻傻的笑的样子。

  说着,许云又将手伸了出去,在隐朦的月光下,手上的珠子也发出了一丝薄弱的反射光。

  “呐,共冲,你看这颗珠子,和天上的星星相比,谁更亮?”许云轻声问道。

  枕着脑袋,共冲想也不想的就回答道星星更亮。

  “那哪颗星星最有用呢?”没有急着对共冲的答案给予评论,许云继续问道。

  “有用?嗯,应该是那颗最亮的星星吧!”说着共冲指向了天空中央那颗宛若夜明珠般的星星。

  “孩子,你也看到了,天上的星星,有明有暗,但并非最闪耀的那一颗就是最有用的,你看那里,那颗不是多亮的星星,那是东辰星,指引着东方,同样的还有西辰,南辰,北辰,他们对于我们都非常重要。而你刚刚指的那一颗,只是随着时间流溯而周期变亮的无名星而已。还有我手上的这颗珠子,与星星之光相比,可能只是皓月之于厘光,但它能用于观赏,也能换钱,怎么能说它无光,它的价值也就黯淡呢。”

  听完许云的话,共冲若有所思,但还是有些似懂非懂。看到共冲如此模样,许云继续解释道:“天上的星星如此,人又何尝不是呢,虽然现在冷关体弱多病,或许看上去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但他也有自己的闪光点,他的乐观,坚韧,都注定他以后不会平凡的。”

  说道这里,外面冷关正拿着小风车,在月光下四处跑着,后面跟的是许云的孩子,许愈。

  “喂,冷关,你的病还没好呢!别乱跑!”许愈拿着一个药瓶,追赶着冷关。

  “嘻嘻,不要,我才不吃呢!”冷关的小脸,在月光下露出充满了希望的笑容。

  从回忆中醒来,共冲这时才恍然大悟。也许,当初许云说的并不是冷关,而是以后的他吧。

  没有哪颗星生来就耀眼,亦没有哪颗星生来就黯淡,众生皆位处平等。每颗星皆有自己的特点,即便是黯淡无光的那颗,只要能找到自己的闪光点,即便是枯如朽木,也能在烈火中发出宛如白昼般的炎光!!

  共冲彻底明白了。他生来就不是为了去战斗的,而是,为他人而战斗!既然自己不适合站在巅峰,那就让他用自己的汗血,骨肉,一寸寸的将冷关他们带到巅峰!!!

  “喂,共冲。”看着一直呆住的共冲,冷关挥了挥手道。

  “没事,我们一起走吧!”共冲明悟后说道。

  “没事就好,一起走吧!”说完,冷关也露出了一个很是明媚的笑容。

  那笑容,共冲见过很多次,那正是,他们的希望啊!!

  (一开始我就有意将整个队伍中心转向共冲,为的就是让共冲这个自尊心特强的孩子在受到挫折后开始转变,当然上面也埋有伏笔,暗示了共冲后面的结局。人物内心转变,也才是剧情大幅转动的原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