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5章:堕落之徒

圣临终焉 苏定钦 4768 2019.06.12 12:58

  人,都不想堕落的吧!可为什么,却还是有,那么多人堕落下去呢!我们不知道,当然乐意妄加评判,可是,谁又会深寻他们内心的痛苦呢。——前言

  满头大汗淋漓的四人,瘫软的躺倒在他们租的这间房的小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并不是舒适的自然醒,而是被一个小女孩的哭声给吵醒了。

  “什么啊!一大早上的,嗯,睡都没有睡醒呢!”冷关有些埋怨的说到。

  “等等,冷关,你先别说话,你听声音,好像是哪个女孩好像在哭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还是先下去看看吧!”听燕瑶的话,几个人也觉得有道理,这小女孩的哭声很是凄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几人下去一看,却是一大群人围着里面一个被铁链锁住,整个人都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女孩,她在不断地哭着,还用着已经沙哑的喉咙不断嘶哑的哭着,大声尖叫的喊着自己的父母。可是地下没有一个人走出来。

  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听到女孩的哭声,身体也不由得震颤一番,眼泪从高角帽檐中落下,接着脚步一顿,远离了人群,显然,他们就是女孩的父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对小女孩的惨样视而不见。

  “喂,你们在干什么,这样对待一个小女孩!”燕瑶首当其冲,立马走过去指责道。“小朋友,这些不干你们的事,这是我们庸平岛内部的事情,你们外人还是少插手的好。”只见昨天的那个老者走了出来,冷漠的对燕瑶说道。

  “没办法,他说的对,这是他们自己内部的事情,和我们无关,我们还是走吧!”共冲安慰道。可是燕瑶却很是愤怒。“不行,那么可爱的小女孩,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啊,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必须要救下她下来!”燕瑶的眼角也有些湿润。共冲长叹一声,他也很无奈,若只是他一个人,他也想要救那个女孩。可是他深思熟虑后,还是觉得不要去救那个小女孩,不是说他冷血,这不仅仅是因为麻烦,而且也是没办法的事。

  但更没办法,燕瑶看来已经下定决心了,总不可能丢下她一个人吧。

  “没办法,那就看看能不能救下那个小女孩吧!不过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先去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吧!”共冲轻叹一声后说道。

  确实,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展行动很是不理智。

  而因此他们便离开了这里。而就在他们走后,一个老者却长叹一声后说道:“唉,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啊!”说着龟裂的手掌摸向了笼中的小女孩。“爷爷,爷爷,救救我啊!”小女孩依旧不断地求救着。可是没有用。老者终于是心一狠,转过了身,不再去看那个女孩,可泪水掩盖不住他现在的悲伤。“囡囡啊,爷爷没用,救不了你啊!”说着便离开了这里。嘴中还喃喃道:“那个怪物还需要一个人,该去哪找啊!老天爷,救救我们吧!”老者走着走着便跪了下来,泪水早已抑制不住的纵声哭了出来。

  而共冲他们自然不知道这些。只是在街道上走着,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消息来,可是一提及那个小女孩他们便会闭口不言,仿佛那是个禁忌一般。”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怎么全部都那个样子,像是躲着我们一样。“燕瑶有些气愤,看他们的样子,恐怕也是知晓这件事情的底细,但是他们为什么能够视而不见,如此冷血。

  ”再去问问那个家伙吧,如果不行,就只能硬上了。“共冲指向一个正在翻垃圾桶的,有些臃肿的男子,对于这种活在最低层的人来说,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顾虑,稍微给些好处就能够得到想要的答案了。

  ”喂,你好,我们想要问个事。“共冲缓缓走去,礼貌性的问道。那个正在翻垃圾桶的男人却仿佛没听到一般,没有转过身去,但好久没有听到回应,才发觉到可能是在叫自己,刚准备回头,脚下却一个不稳,栽倒在垃圾桶里了。

  ”咦,共冲,我们还是换个人问吧,这个家伙看起来好脏啊。“燕瑶略有些嫌弃了,的确,每个女孩都应该不会喜欢不爱干净,浑身脏兮兮的男的吧。”嘘,燕瑶,别这么说,现在我们是有求于人。“共冲打断了燕瑶的话,小声的说道。

  可是半截身体都埋在肮脏的垃圾桶里的男子又像是没有听见般,本来刚欲撑起来的手忽然的一停,或许是因为听到了燕瑶的话,他便仍旧一脸颓丧的看着垃圾桶里的这片黑暗,接着用双手将四周的垃圾往自己脸上蹭,希望能够掩盖住自己。”唉,果然他们并不是来找’我‘的,既然这样,那这身臭味也应该能够遮蔽住他们的心吧。“男子喃喃道。

  可没想到,脚上突然被一个宛若钢钳般的手抓住,然后被猛地一拉,他就被拽出了垃圾桶。

  看着围着自己的三个人,外加一只狼,男子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有些滑稽的躺到了地上,然后头朝着地,似乎是想要把自己藏起来。“额,这位大叔,我......”共冲刚想提问,却发现这个男人,若是从他那脏兮兮的脸上看清楚,赫然就只是一个略微有些胖的青年,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那共冲的这句“大叔”,便就有些不应景了。

  可是这个家伙却是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很搞笑的露出自己那被破棉烂絮衣物包裹住的屁股,像是一副做错事要挨打的样子。

  “喂喂,老哥,别装睡啊,我们不是坏人呐。”共冲很是无奈,继续解释道。“你们要打就打吧,别打脸就行了!”而男子却依旧捂着脸,一副很是害怕的样子。而共冲听了更是无语,这家伙莫不是有什么xx倾向,要别人打他。

  可是再看了他一眼,共冲却发现这个男子身上有很多淤痕,就连现在,腿间还在不断颤抖着,像是很害怕的样子。“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许久,共冲就这么坐在男子旁边,连洛克斯三人都有些受不了他身上的臭味而离的远远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时,共冲却依旧坐在原地。地下很脏,满是污浊,男人旁边也弥漫着一股恶臭。可是共冲没有走,也没有捂住鼻子,因为他知道,恐怕这个行为,会让这个男子更加的自卑。

  终于,共冲还是打动了这个男子,男子站起身来,胆小的问着共冲:“你们?不是来打我发泄的吗?”他说出了这么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话。共冲一听才知道,这个家伙,恐怕是被欺负惯了,现在一看到人就会害怕,以为是来揍他发泄的。

  “当然不是,我们只是来问一个问题的。”共冲道出了自己的来因。“那你们还是不要问我了,我这么垃圾废物的人,肯定不能帮到你们的,还是算了吧。”男子一口回绝了共冲,又转过身去,独自沉默着。

  但共冲没有死心,要是能够抓住这个男子的什么要害点,恐怕马上就会水到渠成,这个家伙应该就能够好好说话了。

  “你,应该才不过二十吧,为什么要去捡垃圾呢,你的四肢也还是健全的啊。”共冲问道,这个家伙恐怕是自卑惯了,既然如此,那就从这里突破。“你是想说我废物,说我垃圾,连畜生都比不上吧,没错,我就是什么也不如,你随便说吧,我早就听够了。”然而男子却不吃这套,又转了过去,一副全然不想理会共冲,任凭他说什么的样子。

  “难道你就没想到要有个更好的生活方式,去奋斗一下吗,非要浪费年轻这大好时光,在这里捡垃圾为生!”共冲有些生气了。这个家伙还真是自甘堕落呢!

  “为什么,要去奋斗,现在这种日子也很适合我,人活着本来就是图安逸的活着,这样的日子对我来说差不多了。而且努力有用吗,每个人都去奋斗,还是会有人落在最后面,世界也需要像我这么烂的人,不然让那些努力的人怎么活下去,这么高傲的来个对比后自我满足呢!”男子一句话便反驳了共冲,让共冲竟一时有些哑口无言了。

  的确,现实中人人都在努力,可是收获却是不一样的,恐怕面前这个家伙,以前便是受了什么打击,开始堕落了。

  而现实中有太多心灵鸡汤,叫人去奋斗,去努力,可是,有用吗?也许有,因为奋斗,就是能够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你以前的那种生活又让谁来过呢,若是没有他们这些失败者,这些最底层的人类。你的努力便被衬托的一文不值,你便成为了最低层,你便一直是原地踏步,你便也会自甘堕落。就像是成功一样,没有失败,怎么能够衬托出成功的来之不易,而同样,这个虚伪的世界需要失败者来衬托,如此,大家才能有上进心。

  “所以我甘愿衬托你们,又有什么不好的呢。”男子颓靡的说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共冲心里想到。可是他不甘心就这样失败,居然被一个捡垃圾的家伙教训了一番。

  “放屁,你只不过是为你的懒惰找借口,真正想要努力的话你又怎会如此!!”共冲怒声说道。可是之前还有些懦弱的男子却也站起来了:“哼,你又知道什么,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乐意胡乱猜测,然后妄加评判,扬长而去。谁又想堕落下去啊!谁不想过上更好的生活啊!谁......”男子怒吼到,一把抓住了共冲的肩膀,可是越说,却越是梗咽,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能听我讲个故事吗?”男子长嗟一声,恢复了情绪。

  约莫十几年前,在一个雪地上,一个小男孩用着稚嫩的拳头,不断的砸在树上。枯涸的树叶儿有时飘落两片,有时是一沓雪落满了男孩肩上。树干没有一点变化,但男孩的小手却满是鲜血。“可恶,明明已经练了这么久了,却还是没有一点效果,难道我真的是一个废物吗!”男孩晶莹的大眼睛里不禁流出了眼泪,白嫩的小脸也冻的通红,没有人知道,他一个五岁的小孩,已经在这雪中练了一整天了,却没有任何人陪他。

  小心翼翼地戴上了手套,手套上面的棉线却将伤口剌的痛得紧,但小男孩并没有哭,只是轻轻的再脱下鞋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的看着窗子里面。窗子里,很是温馨的一幕,另一个比他稍微大些的小男孩,很是高兴的吞下父亲给他喂的饭,然后依偎在了他母亲的怀抱中。

  烛光温暖,可也仅限于那么一擎之地而已。

  “对了,仁,旭儿他回来没有啊。”女子停下手中动作,问道孩子的父亲。“哼,不用管他,废物一个,肯定这一天又去那里玩了,什么都学不会,还没有贤儿聪明,生他何用!”男子提及这个旭儿也是一脸气愤,便又看向了依偎在母亲怀抱里的贤儿。

  而窗外,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旭儿,心里却很伤心,一瞬间,他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了了,接着转身跑开了,光脚踏在了雪地上,任凭雪的寒冷刺骨,他却更加难以抵御心中的寒冷。

  爱,本来就不是均等的,天赋也不是。旭儿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只用了他百分之一时间的贤儿。努力要是有用,还要天才干什么,而既然努力前后没什么差别,为什么还要努力呢。更何况,如果不是旭儿没用,贤儿又怎么能得到父亲如此的偏爱。

  所以,等到旭儿在雪地中被发现时,他已经晕了过去,脚也冻的没了血色,好歹请了个大夫,却被告知脚已经冻烂了,这个孩子,腿已经废了。本就被放弃了的旭儿,现在是真的完全被放弃了。

  所以,旭儿再也不打算努力什么了,像个废物一样活着不好吗?反正结果都一样啊!!!!于是他离家出走,亦没有人来挽留他,任凭他在这十几年里如同蟑螂一样活着。

  而这期间,他也默默的承受着别人的愤怒,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可以拿他当出气筒,不论踢他,打他,他都没有任何怨言。因为是他们提供给了他食物,那些垃圾,没有人关心他。现实中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比自己烂的人存在,可谁又做比他还烂的人呢?

  “所以,请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努力啊!”方旭眼中满是泪水的看着共冲,不断的质问道。

  “因为你是人啊!一定会有人会关心你,在乎你的!!”共冲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他也从未面对过这种情形,也有些慌了。

  而不知是凑巧还是如何,这时正好有一个小女孩,拿着相机走了过来。“叔叔,我可以和你合张照吗?”女孩甜甜的说道。“你看,这不是就有人会在乎你吗?”共冲往后移了一步,就这样看着小女孩和方旭合了张照。方旭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共冲,嘴角有一丝冷笑。

  而事实却是,小女孩照完后,立马一脸嫌弃地离开了这里,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好恶心的话。不过这时映入共冲眼帘的却是小女孩的另一幅面孔,小女孩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同伴,得意洋洋的炫耀着自己刚刚拍的那张照片。“看吧,你们赌输了,给钱给钱。”另外两个小女孩也是一脸震惊附带一脸好奇。“你也是真厉害呀,还真的敢去接近那么恶心的人呢.......”

  “嗨,我说的没错吧,没有人会在意我的。”方旭又低下了头,神情很是沮伤。

  (写着写着,我的手也有些颤抖,总感觉像是在写自己一样,那么没用,因此将自己整个人都关在了黑暗中。所以我才会写这些阴暗面,没有经历过是很难出来的。而我也不打算给方旭安排什么好结局,就像安排我自己一样。)

  “唉,算了,听了我讲那么多,我也不好意思不帮你们了,说吧,我能帮的一定帮。”方旭抬起了头,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