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黎明杀机

圣临终焉 苏定钦 4052 2019.05.05 12:50

  “呼,终于没人了。”共冲大喘一口气,看了一眼已全然黑下来的窗外,再次谨慎的关上了门,便倚到墙边,才对着一脸疑惑的燕瑶开始说道。

  “燕瑶,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你们就难道没有觉得有些不对和奇怪的吗!”共冲低声对燕瑶说道。燕瑶听了共冲这话,心中也有一些疑虑冒了出来。“确实,这个岛有些怪异,总感觉很不真实一般。至于说疑惑,我也发现了几点。”于是二人就互相将自己的疑虑说了出来。

  “怎么会!”当燕瑶听到共冲将曲魂告诉给他的事全告诉燕瑶后,燕瑶却突然很是震惊的再问了共冲一遍。

  共冲也有些不解了,他刚刚只不过是说了一个很普通的事情而已:很多年前,曲灵他们曾经发现了附近的一个小岛,那个岛上的资源很是丰富。

  而燕瑶却明确的记得,若是根据共冲所说,那个附近的岛恐怕就是木族给她的书籍上面所提及到的,木族的圣岛,木族人的祖先正是从那里迁徙到天武大陆上的,所以后来的木族人便将那里设为禁地,只是每隔几年都会派人来巡视一下。

  “那还有其他线索吗?”共冲一听燕瑶的话,便仿若寻到了希望一般。

  “嗯,容我回去看看,那些书我还放在房间里面的。”说着燕瑶便走了出去,共冲继而环顾了门扉半掩的走廊外,看来是没有人。

  片刻,燕瑶一脸无奈的走了回来。“没有,关于那个岛的书我没有带到上面来,应该还放在船底上。”燕瑶抱歉的说道。“没关系,既然如此,那就看一下到底能不能下去。”

  “下去,是啊,我们在这里都呆了这么几天了,虽然一直相安无事,但总归这种日子并非是我们想要的。”“那该怎么下去,我们上来的那根藤蔓,也已经消失了。”共冲面露难色,若是真的要直接跳下去,不摔死也会被淹死的。

  但燕瑶思索了一会儿,就突然记起了一件事,兴奋的继续对共冲说道:“这个,我记得之前在有个老人的家附近,就看到一串很长的绳索。”“绳索?是哪个的家里啊!我现在就去借过来。”既然有绳索,那么他们就能够很是轻易的下去了。

  “好像,就是在那个,嗯,就是昨天来这里和冷关一起打牌的那人。”燕瑶略微有些模糊的说道。“那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叫曲一道的,前几日我也经常路过那里,也没有发现什么绳索啊。不管了,看天色好像也晚了,这个时候去打扰人家也不好,还是明天早上去吧。”共冲再一看了看天色,朦胧的雾气半遮掩着一轮寒月。

  “好吧,那我就走了吧。”燕瑶正准备离开,共冲却一把拉住了燕瑶。“暂时只把这些事情先告诉给洛克斯先别告诉冷关,要是冷关知道了说不定会打草惊蛇。”共冲说到这里,嘴角略微顿了一下,对他来说,不让冷关知道,反而能够牵制住一些人,但这样说出去总归不好吧!

  “好,我知道了,那我先告退了。”燕瑶后移了一步,离开了共冲的房间。

  “好了,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明天的话再去检查一下四周,看看有什么危险的,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就在后天黎明就先尝试离开这里吧!”共冲拿定了主意,便卧下去睡了。

  夜里,风草翕动,人影俶闪,但霎那就又归于静寂。“不够,还需要一点。”一个沙哑的声音,满手是血的影子趴在地面上,就算在这淡朦的月下看的不是多明晰,但仍旧让人不寒而栗。

  夜虽长,却总要与昼替接,看了看远处依旧灰蒙蒙的天空,共冲不禁有些迟疑了,为什么每天都是一样的天气。掠去疑惑,共冲穿好衣服,便往楼下走去,天才没多亮,看起来也没几个人醒了。

  共冲细步的往下走去,刚转过一个拐角,突然就发现了一个端倪,这个地方,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昨天是因为洛克斯从这里划过,地面上应该留有一道抓痕啊。现在却已不在了。“怎么会,难不成是有人来修了吗?但从昨天到现在也没有听到一点声响啊。”共冲有些迟钝了,他愈发觉得这个地方有些古怪了。

  走出门外,共冲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看着外面的风景宛如昨日,不禁一阵恍惚。继续往前走着,共冲要沿着岛缘四周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没有。

  “等下,从这里绕一下。”共冲走到了昨天曲灵浇花的地方,有可能曲灵一早便到了这里,他还是小心点为好。细细一看,却没有看到曲灵,只不过是白担心了一场。“这些花,每天都要浇水也挺麻烦的。”共冲走到一盆花前,顺势就摸了一下盆里面的土壤,刚开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突然共冲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手指再下插入了一点,他的表情才彻底变了,因为土壤是干的。“怎么会,明明昨天已经浇了水啊!一个晚上而已,不可能全部都干涸了吧!难不成...”结合之前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每天一样的天气,没发生改变的土地和景物,莫名消失的抓痕,以及每天一样的食物,共冲得出了一个奇怪而又震惊的猜测:这个岛的时间,或许只不过是每天都在循环而已,明天或是昨天的晚上只不过是今天的黎明之前而已,时间在循环着。

  “不可能的,世间哪有这么奇怪的现象。”共冲一口否认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但这几天发生的种种奇怪的事情又让他心存怀疑,也许,事实正如他所想。“既然这样,那就要马上离开这里,不容得一刻迟缓了。”说着共冲便走向曲一道所在的房屋处。

  “请问有人在吗?”共冲轻轻的敲了一下门,半天没有任何人响应,只是略微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声响,片刻又是细细的一阵流水声,然后才传来一个苍老的人声。“来啦来啦。”曲一道打开了门,一见是共冲,便显得很是高兴的说道:“原来是你啊!孩子,早饭还没有吃吧,进来坐坐吧!”曲一道显得很是热情,热情的让共冲都有些奇怪。他们应该互相也不是多认识吧。也许是曲一道本身可能就十分好客吧,共冲内心搪塞的想到。但表情却是没有异常。“那就叨扰了。”共冲走进去,却发现房间光线,略显晦暗,窗户也没开。房间的一角里还放着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总体来说,房间里还算比较宽敞和干净。

  简略的聊了一会,共冲还是扯到了主要目的上面。曲一道听了一下,他要绳索,露出了一个略有深意的表情,但片刻就消失殆尽。转而代之的是略有些疑惑的表情。“既然这样,那我就借给你吧,我这个绳子应该够长,若是还不够便再来找我吧。”曲一道说完,便摇了摇空空的左臂袖,起身站了起来,径直朝楼上走去。“呼,幸好他没有问我拿来干什么,不然我就不好回答了,不过他这时去干什么。”共冲跟了上去,按照燕瑶所说,绳索应该是在下面一个很显眼的地方吧,不然燕瑶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看见。但共冲还是顶住心中疑惑,跟着曲一道走了过去。确是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看见了一大圈绳索。“这个地方,燕瑶是怎么看见的...”共冲有些疑惑,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的,趁着天不多亮起床的人不多,自己还是早点离开吧。

  就这样,共冲小心而谨慎的扛着这一捆绳索就往岛边缘处走了,一路上四处观察着,幸好也没有遇到什么人。

  一点一点的将绳索放下去,共冲扯了扯绳子,足够结实,只不过从边缘往下看,还是勉强能够看到,这根绳子还是只够到了空岛与海面一半的位置。“没办法,只能再去要一根了。”共冲有些无语了,早知道刚刚就该多要一截了,现在已经大早上了,难免会被别人发现。

  果然,共冲是成功的要到了第二根绳子,刚走了出来不远,就被远处的一个人看见了,共冲只能停下步伐,立马将绳子藏了起来。待到那个人影走近,共冲才发现那是曲左,是来找曲一道的。端详了共冲片刻,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呼,好险。”共冲擦了擦汗,刚准备放松一下,然后离开这里。却没想到迎面就撞上了曲魂。“啊,天呐,不要再这么折磨我好了吧!!”共冲瞬间内心十万杯甘霖酿流过。他知道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看着共冲那“愉悦”的表情,曲魂显得很是满意。但转念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安慰共冲道:“好孙子,今天我们就不去认狗屎了,好不好。”听到曲魂这番话,共冲瞬间松下来,还好,终于不是小儿辩物环节了。

  但曲魂接下来说的话却更让共冲无语:今天我们去干点刺激的,你跟了我这么几天,好歹也要给你点福利了,走,和我去偷看村里头最火辣的几个老太婆吧!

  共冲内心彻底喷血,让我死吧,这哪是福利,简直就是精神攻击。(其实呢,这种“福利”片段我也是能写的,只不过你的心理和生理都难以承受罢了。)

  “啊,让我死吧!”共冲瘫软的倒在了床上,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大红裤衩子,更不要谈什么满乃都是大脑子了。“我发誓,以后看到任何女性的身体绝不会再有一丝反应了。”共冲甚至已经觉得自己已经不在对女性感兴趣了。

  夜晚,当燕瑶来找共冲的时候,看着燕瑶,共冲甚至又是一种恶心的感觉传来。“干嘛,共冲,你没事吧。”燕瑶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共冲。共冲稳住了身心,他现在脑子里满是今天曲魂带他看的那些重口味的东西,让他一时难以调整回来。

  好一会,共冲才继续站起来说道:“好了,我没事了,计划你已经告诉了洛克斯了吧。”“嗯,冷关他还是暂且不知晓。”“那就好,我们等五更正点,黎明的时候就先尝试着离开这吧!”

  夜幕很快就被拉了下来,一片灰暗与狡黠的月光一同攀上了天幕。

  “就这个时候了吧!”共冲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环顾了四周,发现没有任何风吹草动,便继续往下面走着,走到门外,正是等候了一会的燕瑶。“现在就动身吧!”共冲悄悄的关上了门,便和燕瑶一道离开了。

  找到早上藏着的绳索,共冲便和燕瑶继续往前走了。不过这时,岛上一个偏僻的,远离曲灵以及大多数居民的一间小房里面,一个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手中提携着一把灰色骨镰的骷髅,向着共冲要去的那个方向远望了一眼,接着便是一阵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桀桀的笑声。“哼,还差三个的干血,就够两个人的份了。哼哼。”略微的月光透在骨镰上,发出了摄人心魄的寒光,让人不禁心生畏惧。

  而另一边,曲灵仍在睡觉,突然就听到一个呼噜声响起。虽然声音不大,但曲灵却很是敏感,她的内心暗自叨念着:和以前不一样的感觉,哪怕只是一点,她也能感受的清楚。而刚走出来的曲灵却看到被微风吹开的共冲房间的房门,一看里面也是空荡荡的。“不好,他们逃了!”曲灵顿时神色一紧,连忙看了看冷关和洛克斯那边。“呼,还好,他们没有走完。必须得马上通知曲右,不能让他们跑了!”曲灵缓缓走出屋外,手上的皮肉瞬间剥落,整只手臂瞬间化为了森森白骨。“为什么,对你们这么好,却还要离开,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就算把你们弄残废,你们也不能离开这里。”曲灵一改以前和蔼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寒意,与杀意。

  然而此刻的燕瑶和共冲并没有察觉到,黎明杀机,正在悄悄靠近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