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7章:逝去的回忆

圣临终焉 苏定钦 3351 2019.05.04 09:39

  就在回来的路上,迎着单薄绯红的夕阳,共冲不知怎的,有些莫名的惆怅。

  这夕阳,让共冲回想起了以前的一些时光。但共冲再抬眼时,才发现远处被余晖照射下的一间旧房下,一个眼眉低垂,深凹下的眼眶与齐耷拉着的眼袋并靠着,那是一个老人,看起来至少古稀之年。被这沉沉的晦光照耀下,共冲只从老人那闭阖着的眼中,只看见了绝望,那是一种,对于漫长人生的孤独寂寞感,没有人来管老人,那些老人孤自的熬过每天,也许,和死也差不多吧!“不多想了。”共冲长叹了一声(生),继续往前走着。

  “啊,是你呀孩子。”曲灵放下正在浇花的水壶,看着逐渐靠近的共冲问候道。共冲虽然也知道这样说有些难为情,但毕竟迟早他们还是要离开这里,总不可能一直不开口吧。

  “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还是饭菜不合胃口啊!我老婆子虽然…”曲灵关切的问道,这反而让共冲有些难以开口了,自己这样不是辜负别人好意。

  “唉,算了,现在还不是时候。”共冲心里想道。便把刚要说出的话又咽了下去。“曲婆婆,你老人家就别做这种体力活了吧,让我来吧!”共冲顺势拿起了水壶。“那可就谢谢你了,孩子。”曲灵伸展了下身子,便径直往屋里走。

  “哎呀,我怎么老是开不了口啊!”曲灵一走,共冲便又后悔起来,现在不说,就算拖着,以后肯定还要说。共冲有些后悔,但事已至此,还是另想些办法吧。而且曲灵走前还吩咐他把所有的花给浇完,共冲这时候才发现,尼玛,这怕是一片花海吧,看着那一片黑压压的花,共冲恐怕要累死到晚上才能浇完。

  “呼呼,要累死了...”共冲几乎是要瘫倒在地的爬了进来,虽然很累,但他也很好奇看起来孱弱的老妇人曲灵,以前到底是怎么把这么多的花给浇完的。共冲再一抬眼,便发现正在房间里到处奔来跑去的。“喂,洛克斯,看我一定要抓住你!”冷关大喊道,却一个刹不住车,撞在了墙上,摇摇晃晃了一会,冷关便又飞奔向洛克斯。

  “你抓不住我的!嘿嘿!”洛克斯飞身一跳,从台阶上落下,而他的正前方却是墙壁,洛克斯这么快的速度也很难刹住,共冲刚想提醒危险,害怕洛克斯也像冷关一样撞到墙上。

  “滋滋滋!”然而洛克斯并没有撞到墙上,反而是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正是洛克斯用爪子抓紧地面改变了方向,速度丝毫未减的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咚!”而紧随其后的冷关直接没有任何技巧,直接把墙撞的咚响,来个外力刹车。

  “啊!你们这两个家伙!”正在打扫卫生的燕瑶刚提了桶水,便看到四处奔蹿的洛克斯和冷关留下的污渍。“我刚刚好容易才打扫了一遍,你们两个!!”燕瑶气冲冲的拿起扫把就对着洛克斯和冷关劈头盖脸的拍去。“抓不到我,抓不到!”冷关像个小孩一样,朝着燕瑶做了个鬼脸。洛克斯还稍好一点,说了声对不起就连忙往外面跑。

  “唉!这两个家伙,尤其是冷关,自己坏就算了,还把洛克斯也教坏了。”共冲看着嘀嘀咕咕抱怨着的燕瑶,又看了看外面的冷关和洛克斯,不禁有些恍惚了。以前,许云爷爷也是常常抱怨他们啊!共冲那时其实鬼主意也很多,只不过不敢去做,每次告诉了冷关,冷关都会称赞他,然后由冷关他来做,共冲每次看着自己的想法被冷关实现,也不时会很高兴,但同时还是担心着冷关,毕竟自己的这些想法要是被大人知道肯定要被打死的,比如说把王婆婆的衣服偷到许爷爷那里去,让王婆婆误以为许云对她有意思。又比如说偷偷在井里放少量泻药,然后把所有厕所门通通反锁,等等。共冲想到那时,不禁都觉得以前的日子是有多快乐啊!

  但有时也会栽跟头,被人发现了就会被拧到许爷爷那里去,然后再由许云费力的赔礼道歉一番,那些人才会消了气离开。接着他们再听许云的教训,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却根本不会听许云的,反正他们知道许云是不会生他们的气的。

  想起那段时光,共冲便不禁有些唏嘘了,现在也只有冷关能够如此乐观的面对现实,像无邪的孩童一般。而自己却越来越像许爷爷,共冲也明白,现实确是残酷的,每天都会有死亡的发生。总有一天,共冲也会终老一人,也许就像之前看到的那个老人一般,就像许云曾经失去许愈一样,眼中透露出的,是不尽的悲伤与痛苦。在夜长亮着的明灯下,脸色如同死灰般,整个人都老了十几岁。共冲那时还不明白,现在想来,许云那时是有多痛苦啊!!

  现在共冲大抵也有些明白了,许云把对许愈的爱全给了冷关和他,而他们两个却总是惹麻烦。许云也操劳了大半辈子,为了他俩,为了这个村子,而他却没有来得及休息一会,来得及享受一下人生,就已经死去了啊!永远的死去了啊!!

  共冲攥紧了拳头,而刚因为追不到冷关和洛克斯的燕瑶也回来了,看到泪流满面的共冲,燕瑶也怔住了。“共冲,你这是...”燕瑶迟疑的问道。“没什么,眼睛进沙子了。”共冲连忙转过身去,擦拭了下湿润的脸颊。“没什么,只是眼睛进沙子了。”共冲转过身来解释道。

  “呃...”燕瑶嘴上没有说什么,只是心中还是有些嘀咕,这么红的眼睛,还有那么多的泪水,怎么可能只是眼睛进沙子了嘛?不过也不必再深究这些,毕竟共冲也许有难言之隐。

  “哦。”燕瑶刚准备转身,却被共冲一把给拉住了。“有什么事吗?”燕瑶略显疑惑的问到。共冲环顾了四周,然后悄声开口说道:“有些事情要商量一下,这里不便说。”

  看着共冲突然严肃下来的表情,燕瑶也知道,事情绝对不简单。“那就上楼去说吧。”于是共冲和燕瑶向着楼上走去。

  “咦。”共冲有些好奇,就在他和燕瑶一齐上楼的时候,他看到曲灵又坐在那里,为什么说又,因为共冲前几天也见到过,曲灵好像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候坐到这里来。

  半掩的房门外,共冲偷偷的望去,想悄悄的走过这里。但却惊讶的看见了一个恐怖的地方,曲灵的手,虽然被袖口遮盖了点,但共冲依旧能够看到那宛如枯枝一般的骨头,没有血肉,完全就是一具骨手。

  共冲害怕的连忙后退两步,将背后的花瓶撞到了,花瓶摇摇晃晃的响着,也惊动了里面的曲灵。

  “是谁!”曲灵连忙将手伸进袖中,同时手部一阵红雾袭来,枯骨也慢慢覆上一层干瘪的皮肉。

  “啊啊,这个,那个。”共冲不禁有些懊恼,现在被发现了,应该怎么办。但共冲再将视线转移到曲灵手臂时,却更加惊讶了,“难道是我眼花了吗!”共冲揉了揉眼睛,却依旧看到曲灵手臂上的皮肉与微凸的血管。

  曲灵微不可察的转动了一下眼珠,看了看共冲和燕瑶。但燕瑶却没有看到什么,现在只能看着共冲和曲灵这有些奇怪的气氛。燕瑶再一看,却发现了一张照片,被曲灵攥在手中。

  “这是?”燕瑶疑惑的看了看,曲灵一看燕瑶的视线,再进而看了看还是有些疑惑的共冲,瞬间脑筋一转的转换了话题。“这个啊!是我和我的孩子的照片。”曲灵拿起照片,共冲也看的更加清晰了。“什么,这里面有两个人!”共冲显得很是吃惊,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见过什么叫做照片。

  “哦,对了,忘了和共冲你讲了,你和冷关应该都没有见过什么叫做相机吧!”燕瑶若有所思的说道。“相机?”共冲更加疑惑了,那是什么东西。燕瑶也猜到了共冲的反应,这才不紧不慢的解释道:“相机,其实就是一种能够将瞬间的画面复刻在纸上的东西,并不是有什么人被封印了。而之所以你没有见过这东西,是因为它是来自于号称是伊庇斯科技核心的墨瑟斯国,墨瑟斯国,好像是专门以科技著称,相机这种东西,也只不过是他们千万产品之一而已。但出于某些原因,天武大陆是禁止使用墨瑟斯的东西的,只有稍微远离大陆,脱离了天武的管控范围,像这种海上区域才可以随意使用这些东西的,而我也是从一些书籍上面得知这种神奇的玩意的。”

  “哦!”共冲虽然仍心存疑惑,比如说为什么天武会禁止使用这么便利的物品,但他还是念头一转,继续仔细的端详起曲灵手上的那张照片。

  照片的左上被撕开了一角,通过边缘区域的一些服饰应该能看出是一个人。而完好的那边是看起来还算比较年轻的曲灵,和一个一身朝气的青年,想必也就是曲灵的孩子了。

  共冲再看曲灵,眼神中依旧是深深的沉缅之意,再结合前几天这同样时间时的行为,共冲得到了一个结论,照片上的这个青年,也许已经很多年没有和曲灵见过面了,或者已经去世了,而曲灵正因如此,每天才会借这张照片来聊以怀念。

  共冲分析到这里,又再看了一眼照片,想再发现一些细节,又仔细的看了那被撕去的一角,突然共冲又有了新的推测,被撕去的那一角,也许正是曲右。曲魂之前已经告诉他,曲右和曲灵本是夫妻,但后来闹矛盾了。

  想到这里,共冲不禁觉得谜团又多了起来,这个岛,显得更加诡异了,之前他看到曲灵的手绝非眼花,这更加让他确信这个岛可能只是一个鬼岛。“必须要离开这里!”共冲更加坚定了这个念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