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十七年后

圣临终焉 苏定钦 3383 2018.12.25 12:57

  ...大风起兮云飞扬,

  而今却只见故乡。

  听鸿燕阵断嘶哑鸣,

  只是人多情,却又薄情。

  月色漆深如魅,皎洁的月弧倒映在水中,水中的月倒影在一个约摸十七八岁的青年脸上。

  青年望向苍茫,其思绪飘回到了十多年前,那过去的时光:

  深邃的密林中,一个男孩抱着一只幼年期的狐狼在密林中奔走着,天色逐渐变暗,黑云笼住了天空几色,看起来,像是要下雨了。

  男孩身后,有几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孩子正拿着长矛在追着他,不过,这几个孩子明显比男孩强壮许多,双方的距离正渐渐缩小。

  带头的一个明显大许多的孩子道:“你给老_子停下,把我们的猎物放下来,不然连你也一并插死!”他威胁男孩道。

  但是男孩的脚步没有一丝犹豫,他好像下定决心要冒着危险救这只狐狼了。

  “咚!”男孩喘着大气,渐渐体力不支的他被一截树枝绊倒在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怀中的狐狼也一下被摔了下来,男孩看了看自己的大腿,腿被一根尖锐的木椎给刺穿了,鲜血逐渐凝固,在伤口处逐渐结痂,雨水和血液交相混杂。

  天已经完完全全的黑了下来,雨滴落了下来。狐狼在泥泞中慢慢爬了起来,它的腿骨处被一根铁丝刺穿了。

  它摇摇晃晃的走向男孩,这时,旁边的草丛中传来窸窣的声音,一根长矛刺开草丛,正是那群人追来了。狐狼如果再不跑就会被抓住了。

  狐狼的眼眸逐渐暗淡,但它依然向男孩走过去,轻轻舔舐着男孩的脸,随后便走到男孩与那群人的中间,像是要保护男孩。

  雨滴滴落在男孩的脸上,他逐渐清醒过来。“快走啊!”他虚弱的抵靠在地,然后一把推开了小狼。“臭小子,本大_爷的东西你也敢抢!”

  王狗子(这一群人中带头的那个孩子)把他的长矛抵在男孩的额头上。

  “为一个畜生,你有必要把自己的命送掉吗?可惜,俺爹说了,惹咱们土匪,他就该_死!”王狗子说完,一矛准备杀了男孩,却被一块石头击中,痛的他放下了长矛。

  “是哪个混_蛋,滚出来。”王狗子不断骂着,却突然被人一脚踹飞。王狗子仔细一看,居然是个女的。

  “你个臭婆_娘,敢踢大_爷我。”王狗子骂道。这平生因为有个当土匪头子的爹,没有谁敢忤逆他,当然除了那些已经死了的。如今他的惯性想法便是杀了面前这个女的。

  他捡起矛便刺了过去。“你妈没有教过你,不能欺负女孩子吗?”允免(即这个女的)说道。并准备踢向他的要害(人的要害有很多,不止蛋_蛋。)

  “我妈早就死了!”王狗子顿了一下,然后愤怒着的吼道。一听这话,允免的脚慢了许多,可再听了下一句,她的力度又不禁加重了十分。

  因为王狗子又狰狞的咆哮道“那个贱_东西,早就被我杀了,哈哈哈,你们,也等着我爹来杀了你们吧!”

  未等允免出手,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掌按在了头上。王狗子只感觉头顶有无穷压力,却看见中年男子的另一只手又按在了一棵大树上。嘣的一声,大树的一侧尽化为湮粉。

  “什么?这,这!?饶了我吧,我保证绝不会再惹你们麻烦。”王狗子见识到厉害后,方一改之前嘴脸,开始求饶起来。

  “滚!”中年男子吼道。

  王狗子勉强爬起来,一看自己的同伴却全都跑了。“这群混蛋,有危险跑的比谁都快,都是你们害的!”

  树林旁传来又传来了窸窣的声音。“呼,呼,爷爷,你们跑的真快啊!”一个火红色头发的男孩才跑了过来,筋疲力竭的说道,看相貌和躺在地上的那个少年,差不多大。

  ★共冲:发色,火红。赤眼黑瞳,长大后着黑红色古长袍或者简式盔甲服蓝白色等,腰间束剑。(注,像这种加星的一般是重要人物简介)

  共冲环视四周,看见男孩昏迷不醒的躺在树旁,立马跑了过去。“冷关,冷关他没事吧!”

  “放心,他没事了。”中年男子安慰道。

  “啊,是狼哇!”不同于平常的孩子,共冲看到狼并没有害怕,而是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不过,如今他看到的是一整片的狼群,密压压的,约莫有几百头,堆积在不远处的那边土丘处。

  狼群中很多狼都带了伤,尤其是那头暗金色的头狼,它的半边耳朵都被砍下,身上也有多处创伤。即便如此,它还是冲在最前面。

  “呲”,头狼凶狠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看它的样子,好像是要索要什么似的。(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

  果然,中年男子看了看晕倒的男孩旁的小狐狼,它的尾巴好像有一点淡淡的金色,应该不是一般的狼。

  只见小狼跑到头狼处,然后狼群便离开了。走时还恋恋不舍的看了看男孩。

  “共冲,把冷关带回去。我们下山。”

  “啊,好疼。”男孩冷关从昏迷中醒来,才看到自己被包成了一个粽子,身体还如同被撕裂了一般的疼,不禁叫了起来。

  “你个小混蛋,许叔叔说了,下次就是你跳悬崖,掉洞里,死外面去,我们都不会救你的!那只狼你放心好了,它已经回到狼群了。”允免重重的说道,并顺势狠狠的扯禁了绷带。

  “啊,真疼。”冷关惨叫道。

  “对了,小愈呢?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看见至始至终都只看到冷关一个人回来,允免不禁问道。

  冷关听到这话,身体猛的一颤,不由得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说道,“愈哥哥他,他……呜呜呜。”冷关还没说完,就已经泣不成声了。

  终于过了很久,他才说道:“他已经,已经死了。”冷关不禁流下了眼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摸不着头脑的允免大吃一惊,赶紧追问道。

  “呜呜,今天中午...”冷关便开始讲了起来:日上三竿时分,他和许愈两个小孩在山中追着一只野鸡,野鸡跑的很快,一会儿便没了踪影,追它的两个孩子正想原路返回,却发现他们已经迷失在密林中。他们四处跑着,却越来越陷入密林深处。忽的,他们听见什么在哀叫的声音。

  “愈哥哥,你看那是什么声音,”(咳咳。这个是通感手法。)

  望眼过去,原来有一匹小狼被一处陷阱给抓住了,陷阱上的厉刺直接扎穿了已经站不起来的小狼的脚部。

  “呲”看到有人类过来,它欲做起进攻姿态。然而小狼已经很虚弱了。

  “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这狼伤的好重啊。”许愈把缠住狼的陷阱扯开。小心翼翼的离开了陷阱处。

  正准备离开,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你们是谁?”突然出现的声音把二人吓了一跳。“你们!”王狗子看到陷阱上的小狼没了,却是已经在许愈的怀中,顿时愤怒的大叫了起来:“快把它给我!”

  他想起他爹说的话:要么把狼带回来,要么把你们的尸体带回来!

  他的内心很紧张,便拿起了一根长矛,向许愈刺了过去,本以为能直接将他插死在这里,却偏了一点,直接刺穿了一颗树。冷关与许愈知道,也许这人练过武,而且他是真的起了杀意。,便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可恶,”王狗子见一发未中,却发现两人正朝着一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地方跑去——迷魂林。

  迷魂林,据说历年被土匪杀死了的人以及死了的土匪,都扔在了这里。而几年内这里居然衍生出一个种群,叫作尸蛇。

  顾名思义,此蛇食_尸。而且此蛇比一般的妖兽强悍许多,其身上各种素材也十分值钱,而土匪四分之一的的收入来源便是它。

  因此,在迷魂林的外围,布置了许多的陷阱。除非十分了解或者是一个强者。踏入此地,必死无疑。

  “狗哥,前面可是迷魂林,如果再赶着他们跑,恐怕……”王狗子背后的一个男孩提醒道。

  “闭嘴,你个假仁义的家伙,他们不死,就是我们死了!”

  他知道他父亲是一个多么变_态的东西。王狗子不敢去回想:那是两年前的一个晚上,他爹掳来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说取她为妻,但女子却说死也不会嫁给你。“好啊!”他爹想要杀鸡儆猴,“那我就让人死给你看。”想来想去,他作为土匪头子,总不能杀自己的兄弟吧。最后,他决定杀了某个女人。

  那个女人,便是王狗子的母亲。十多年前便被掳到这山上,因为胆小,一切都只敢顺从。

  而王狗子他母亲三个月前生了一场怪病,使得她的面容看起来苍老了十几岁。他爹在一个月后无意中看到,只说了两个字:恶心。

  “大哥,她是你的夫人啊!”身边一个小弟说道。

  “你难道看上了,混蛋。你要_日自己去便好了。要是你弄死了她我可不负责。”他爹又说道。

  “可是,王平,王顿他们两兄弟由谁来照顾?”(王平的小名叫狗子,也就是王狗子)

  “儿子,呵?我有吗?”而他爹却早已忘记了一切,他只知道满足自己欲望的权利,却忘了自己履行义务的职责——因为从出生到长大,王平,王顿,以及他们的母亲三人,便是被一个烧柴的老伙计照顾着,不然他们早就死了。

  而当有了新欢后,他居然记起那个女人了。

  只不过,于他心中而言,或许,她就是那只鸡,除了发泄情绪兽_欲外,毫无作用的,低_贱的,鸡。(只是抒发感情,无意辱鸡,动物协会还请冷静,jntm。)

  “咚!”他爹一脚把她踹倒,叫她跪在那个女人面前,那个女人很是害怕。“这就对了!”他爹很是满意,并把她绑住了。但随后,他把他的两个孩子叫了过来。

  “娘!”王顿哭了出来,并不断祈求着他爹,不要杀了他们的母亲。可是,他爹却冷漠的说道:“杀了她,不然你们三个都要死。把刀举起来!”

  颤抖,无尽的恐惧,围绕在王顿这个十一岁的孩子身上。“上啊,杀了她!”他爹继续逼迫着王顿,他急切的想看看自己这个新欢小娘子的反应。

  “别,别逼我,”王顿低邃而胆怯的说道。“哼。”他爹轻哼了一声,好像知道什么了,顺手抄起了刀。

  “突!”一把刀传透王顿的腹部。“老子没有你这么胆小的儿子。”

  看着腹部的鲜血汩汩的流出,王顿的脸上反而有些释然。“我们也不会认你,这个畜生,当,当爹...”混这血水,王顿吞吞吐吐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不,不要。”他娘万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能狠心杀了自己的孩子,她像疯了一样,试图挣脱束缚,看着死去的王顿,她的儿子,这个怯懦的女人,泣不成声。

  “别吵!”随后他爹向她踢了一脚。“突……”一口鲜血从她的嘴中吐了出来。

  “现在,该你了!王平!!!”他爹不怀好意的将眼神转到她/他的另一个孩子,王平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