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强者对决(2)

圣临终焉 苏定钦 2751 2019.03.09 22:05

  “别像以前一样把我当作一个笨蛋看呐!“柳生鸿牙关一咬,接着鸣铁剑上银光四溢,一股躁动,从地底喷涌而出。“没想到,你居然能将鸣铁剑发出这么大的威力!“白也很是震惊,他自然知道鸣铁剑,可以与铁粒子发生共鸣,因此得名鸣铁,而且鸣铁并非等同一块强力磁铁,它还可以操纵着大量的铁元素进行攻击,一旦沾染上铁砂,被攻击者就会瞬间乏力,头昏目眩,当然如此强大的威力也会有弊端,那就是消耗体力太快,曾经白送给柳生鸿这把剑时柳生鸿还根本调不起足够的灵力来维持,想不到现在已经可以轻松驾驭了。(小科普:这里解释一下,磁铁原理是通过磁化,当然,这里的铁是铁原子,人体里的铁是化合物形态存在,所以毋用担心自己体内的铁会被磁铁吸走,造成因缺铁而产生的反应,如缺铁会贫血。但强力磁场对人体有害无益,小说这里便是如此。)

  “砂铁瀑!“不断涌出的铁砂瞬间便扎进土蚯蚓的体内,下一刻从土蚯蚓内部传出一道巨响,土蚯蚓从中部直接爆裂开来,柳生鸿也得以脱困,气喘吁吁的蹲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白。白因为土蚯蚓被破而遭到反噬,手臂上的一条动脉直接爆开,鲜血淋漓,好在白及时封住了。

  “纵横之术!“白一指按定,接着地面纷纷突出了很多规则的土块,白单手御剑,在法术发动后就朝着柳生鸿杀去。在法术发动后,地面的正方形土块便如同有生命一般,有规律的上下移动着,就像是一个人的心脏。柳生鸿看着这从未见识过的诡异法术,不禁也犯了难。白的一切,柳生鸿可以说知晓的彻彻底底。但这诡异的纵横之术,想必应该是白近几年学会的。“以不变应万变!“柳生鸿站定,看着这诡异的地面和即将冲上来的白。

  白突兀又停下来,手中的巨阙插入地面,接着巨阙便消失不见,或者换句话说是,潜入了地下。之前那些诡异的土块也瞬时有了反应,纷纷颤抖的应和着,不住的向柳生鸿靠去。“该怎么办,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柳生鸿神色紧张,白这几年杀了很多人,从屠魔榜上得知,白以前就好像曾用过什么方法,直接使一个小岛完全蒸发了,该不会就是这招吧!“御剑,归一!“柳生鸿抵住鸣铁,后背略弯,作出一个拔刀斩的姿势,接着猛的向前旋劈,一道飓风便旋在柳生鸿的四周,作为他的保护措施。

  “哼,没用的,阵合!“白轻蔑一笑,两指轻捏,瞬间大量土块便飘了起来,围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该死!“柳生鸿不断放出剑气,欲打破这个牢笼,但就宛如河流如海一般,毫无反应。“剑气卷!三合齐一。“柳生鸿手上鸣铁嘶鸣,发出一道龙吟,接着千万道剑气喷薄而出,但不同于之前的剑气卷,三道或是更多道剑气聚合在一起,并且在不断旋转中威力越来越大。“斩!“柳生鸿大喝!无数道剑气瞄准一面土璧斩去。这次并非毫无效果,直接把土笼弄开了一个巨口。“成功了!“柳生鸿见势,欲飞身离开,但白只是一脸嘲讽之意,站在原地看着柳生鸿如何应对。

  “什么!“柳生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会,刚刚那么大的一个漏洞,逐渐瞬间便被补上了,柳生鸿根本来不及飞离。而且土笼还在不断的缩小,朝着柳生鸿压来。“别做无谓的挣扎了,这招纵横捭阖,曾经就被我用来试验过,威力大的惊人,现在,柳生鸿,你已经死了。捭阖!!!!“白一声大喝,接着一道白光从前面闪动,如若外人从高处看,一个数百见之大的光圈亮起,并且越来越刺眼。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了整个云霄,此时的冷关一行,还在戈雷岛分岛商量着事宜,但一声爆响,将整个岛的人,包括冷关几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那是什么啊!是太阳落下来了吗?“一脸惊愕的一些路人看着爆炸,不禁很是疑惑,确实,戈雷岛主岛离这里也不过三四公里,看起来就像太阳真的沉堕了下来般。“那是?主岛,五,式,你们几个赶快去主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在戈雷岛分岛之一的时方,也就是处理厂的管理者,在看到那声爆炸的亮光后,立马反应过来,叫道四周的几个人。“该死,怎么会,那不是白大人的最强招式,号称白色死光的纵横捭阖之术吗?到底是谁,能够逼得白大人使用这招,上回白大人使用这招可是直接就将一个小岛给凭空蒸发了。“时方不禁想起上次的可怕情形,忍不住的咳嗽起来。“时方,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你现在重病在身,就被太累了。“一旁的小微过来关心的说道。“没事的,微,我没事儿,而且这次肯定不是小事,你去让所有人都提高警惕,主岛那里,一定有强敌。“时方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死了吗?希望你别这么没用啊。“白在远处,气喘吁吁的说道,刚刚那招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希望你别死啊!柳生鸿。“白看起来很是奇怪,刚刚还说要杀了柳生鸿,现在又希望柳生鸿不要在他的绝招中死了。“别,别死了啊!“白痛苦万分,布满血丝的眼睛狰狞的望着刚刚的爆炸处。白想起了曾经的两人,明明是要好的朋友,如今却反目成仇。白还想起了琳,那个曾经他最爱的女人,在柳生鸿说他也喜欢琳而且马上就要和琳结婚时,他强忍着痛苦,一脸笑容的对着柳生鸿,说祝他们百年好合。话音刚落,白转身,欲离开。一转头如释重负,一瞬间心如刀绞 ,白很是开心,却又痛不欲生。

  可柳生鸿,却根本不在意琳,而且还害死了琳,那时见惯世间冷漠炎凉的白心灰意冷,也察觉到,这个世界并非他所能改变的,仇恨只能源于仇恨,这次,他要为琳报仇。接着白单手一掀,合拳,原本爆炸中心又响起巨大的爆炸声。“这下,你绝对必死无疑了。“白对于第二次引爆后,柳生鸿必死的事实,自信无比。“琳,我可能,已经为你报仇了。“白长舒一口气,放下了内心的警惕。

  但忽然,一道身影从爆炸而产生的漫天烟雾中刺穿而出。“剑华!!!!“身影如同一把匕首一般以极快的速度穿刺而出,目标正是白。“崇!“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人影逐渐显露而出。正是柳生鸿,不过他的身上满是伤痕,右手处,只有一截空落落的袖子摆动着,袖子处还不断流淌着鲜血,看样子柳生鸿的右手,直接被这次爆炸给炸断了。

  “怎么会!“但是,刚刚那如同匕首的锐利攻击,已经直接刺中白的右胸口,正是柳生鸿用自己的手,完全没入了白的整个身体。”“不可能!你怎么会,活下来的。“白满脸写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献祭,我砍断自己的手,加之鸣铁剑魂,勉强躲了过去。“柳生鸿说着轻描淡写,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刚自己若是稍有犹豫,可能就会被炸的粉碎。而且鸣铁剑也折断了,加之爆炸受到的波及,柳生鸿也受伤严重,在最后用尽全力的一击,用手插进了白的右胸口。

  “为什么。“白虽然满脸不可思议,胸口还流溢着鲜血,但白更奇怪的是,为什么,柳生鸿不攻击他的左胸,而是并非致命的右胸。“你,为什么要,手下留情。“白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即使没死,但对于他来说,和死无异。“拿着吧,这是琳多年前给你写的信,别执迷不悟了,我走了。“柳生鸿拔出手刀,从心胸口拿出一个沾满鲜血的信封,颤颤巍巍的交递给白。“我走了。“柳生鸿转过头,迎着夕阳离去了。“琳!琳。“白看着那信封,两行热泪盈满眼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