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圣临终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杀意渐起

圣临终焉 苏定钦 4713 2019.01.02 19:25

  “啊,终于离开了那个地狱般的地方了。”冷关双手抱着头,边走边说道。

  “你呀,也不知道老千花了多少心思在我们身上,你倒还抱怨。”共冲走在冷关前面说道。

  二人穿着老千临走时给他们的,不知从哪偷来的唐装,准备回到家乡四方镇。(这里的唐装便是长安城人民的平常服装。)

  “我也知道啊,共冲,但千师父的手法也实在有点狠呐……”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向燕郡进发。

  (这里他们没有再次经过维旧城,一是因为老千给了他们回四方镇捷径的地图,二是因为维旧城人都死光了,我也懒得写他们的反应。)

  终于,来到燕郡城墙下,冷关想起那个被自己气的不轻的守卫长,估计也应该得到相应的惩罚了吧。

  不过,当他再次看到城门那里的守卫长时,却是在这个念头后的下一刻。

  “什么,他还没被查办。那些管事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看着安然无恙,只是脾气比以前可能要温和一点的守卫长,冷关不禁气愤的暗骂道。

  这个皇帝不是说要亲自审问,严惩不贷吗?难道都是空话!他还小,怎么会知道,这些小人物,对大人物来说就好似蝼蚁,一只蝼蚁犯罪,人还懒得踩死呢。更何况,这蝼蚁还懂得贿赂呢。

  原本趾高气扬的守卫长现在也暂时稍微收敛了点,即使是认出冷关和共冲这两个大仇人也只是怨恨的看了一眼,然后便平复心情的,毫无情绪的放开戒备让二人进城。

  捋了捋长的拖地的袖子,冷关抱怨道这个什么唐装,简直太拖沓了。而共冲的那套唐装,却是比自己的简练多了。“喂,等等我,共冲!”然而共冲早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

  好不容易追上了共冲,冷关看着燕城满大街琳琅满目的物品,脚步也逐渐慢了下来。

  “黑心糖,黑心糖,正宗的桑葚味糖啊。”只见一个商贩拿着一盒外表看似光鲜亮丽,实则粗制滥造的糖果,向四周的人推销着他那劣质的产品,奇怪的是还有很多人要买。

  而路过的一名背着重重的麻袋的劳动者。他的皮肤已经被汗水浸湿。黑色的皮肤在太阳底下闪着光,看起来估计比那什么桑椹味糖要鲜艳多了。

  劳动者边走边看,他不敢抬头看,尤其是那些衣着光鲜亮丽的人,他知道那些人瞧不起他,他看到的,只有一双双鞋子,荡来荡去的人群,他们的鞋子。

  忽的,他看到和他一样视角高度的人了。一个看起来邋里邋遢的年轻乞丐。乞丐无所事事的乞讨着,然而他四肢健全。

  劳动者虽然因为兜里空空,早就失去了鄙视这种家伙的资格,但他还是想从乞丐那找到一点靠努力赚来的尊严。

  但即使是他看到乞丐挥霍后留在饭碗里的钱比他辛苦努力后再被别人剥削一部分得到的钱还还多一点时,他还是攥紧麻袋的一角,默默离开了。

  冷关当然不会理解这其中关系,他只是个只看到大城镇热闹的人,他也不会知道,劳动者的儿子,上个月刚刚饿死,乞丐的父亲因为没钱给儿子,被乞丐生气的打死。

  有时候,努力的人,和懒惰的人,其实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在这看似太平的乱世中。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冷关终于追上了共冲。

  “呼,呼。刚追上你又跑!跑什么跑,累死我了。”冷关大喘着气。

  然而共冲回给他一副很头疼的表情。“喂,冷关,你凑过来,我有事要给你说。”看着共冲故作神秘的要偷偷的给他说什么,冷关还是凑了过去。

  “你个笨蛋呐!”咚的一下,在冷关凑过来的时候,共冲狠狠的敲了一下冷关的头。然后又小声的说到:“你能不能动一下你那生锈的脑子,看这边那个拐角处,有个影子一直跟着我们。”的确,冷关望过去的时候发现还真有个貌似披了个大袍子,身形模糊不清的影子杵在那儿。

  “你个笨蛋,还去瞅,万一打草惊蛇就不好办了。”

  “那该怎么办啊。不如上去打他一顿!”

  “唉,你还真是个笨蛋,我们连他们几个人,什么实力,什么目的都不知道,还是静观其变,以静制动算了。我们假装什么都没发现,向前走吧。”

  刚想施展一下身手的冷关,就这样被共冲带进了一个茶馆。

  “汩汩汩,”共冲给冷关及自己倒了杯茶。

  “啊,呸呸呸,又是这苦东西。”喝了一口的冷关直接又吐了出来。

  “你还是安分一点吧,冷关,刚刚你一动,害得我把影子目标又弄没了。”果然,刚刚那个地方已经没有人了。

  相反的是,茶楼下突然一群人围在一起,好像是在看什么热闹。

  “瞧一瞧,看一看呐,武林秘籍《错土决》限时限量发售,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什么东西?我去看看。”看热闹的人群顿时围了过去。

  (天武大陆从北到南,灵气愈加稀薄,所以在极南方的燕郡等地,不要说出现一个修炼灵气者,就算是一个锻体者,也比较少见,但约摸100个人里还是有一两个,而这种什么武林秘籍便是锻体者常用的一种功法。)

  只见被围在人群中的那两个人,一个就是刚刚那个吆喝的,而另一个长的虽然有点憨憨的,但是体格异常健硕。

  “现在让我们有请《错土决》的受益者贾壮士,来给我们演示一下错土功炼后的好处。”吆喝者继续说道。

  听到吆喝者的话,憨憨的大汉稍有点迟钝的举起了旁边约摸有一个成年人大的巨石,然后将它狠狠的杵在地面。

  “嚯,真是一身蛮力!”底下有人唏嘘道。

  “兄弟,别这么想啊,这可不是天生蛮力,这还是全靠《错土决》后天修炼的功劳!”听到底下人群的话,吆喝者也开始推销自己的东西了。

  “大憨。”吆喝者给旁边那个被他叫做贾壮士的大汉大声招呼道,然后使了个眼色,然后大憨就开始说道:“大,大家好,我是贾加灰,武功,我练过很多,但好的,我只推荐《错土决》,修炼简易,威力很牛,今晚八点,拿上《错土决》上燕当山来和我切磋!”说完背好的词,大憨还补了一句:“不相信就来砍我!”

  然后,居然还真有那么几个人去买了这个奇奇怪怪的武林秘籍。

  然而,一个轻巧的身形却不断穿梭在人群中,手一前一后,人群中的一个个钱袋都被偷到手,这只纤细的手,在作案七八起还没有被人发现后,并没有立马逃走,而是突然动作停了下来,钻在人群里,大叫了一声“我的钱袋,有小偷,小偷往茶楼跑了!”

  因为叫的比较大声,几乎在场大多数人都听到了。

  “哪个傻子,连钱袋都看不住啊。”有的人听到这话,便开始幸灾乐祸道。但一摸腰包,却发现空空如也。“我,我的钱也不见了。”众人听到这话,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袋子,有的人发现自己的钱也被偷了。“我的钱也被偷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自己的钱被偷了。“茶楼,刚刚说小偷跑茶楼了。”一群人随之跑进了茶楼。

  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的,一只纤细的手将一个大钱袋交给了那个吆喝者。

  “还要干那个大票的吗?”吆喝者问道。纤细的手的主人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便戴上斗篷去了茶楼。

  “喂,你们干什么。”看着一大群人冲进了茶楼,茶楼伙计不禁拦着他们问道。

  “让开,我们是来抓小偷的,再不让把你当成同伙一起抓了。”无奈,伙计只得让开来。

  “喂喂喂,怎么突然来这么多的人。”看到一群人冲了过来,因为距离太远也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什么事情的冷关,此刻也是一头雾水。然而共冲却开始警觉起来,并逐渐靠近后面墙壁远离了冷关。

  就这样,冲上来的一群人开始混乱的看着一切可疑的人。“那是我娘的救命钱呐!”一个看起来有点邋遢的中年男人突然吼道,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然而没有人理他。只有一双纤细的手悄悄靠近,不知不觉的把某个东西放进了男子的口袋里。

  男子却忽然闻到一阵芳香,他没有注意到口袋的异样,反而回头看了看到底那香味是哪来的。但那香味却又突然消失。

  “哎呀,不要挤了。”冷关被人群不断的推来推去,逐渐,到了某个刚好的时机。斗篷里一个狡黠的笑容,突然。

  突然,突然这个狡黠的笑容瞬间定格。因为她刚想从冷关胸口收回来的手,被共冲抓到了。

  “哼!”抓到斗篷人的共冲慢慢靠近她,冷哼一下后道:“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口中的小偷,就是你吧。”

  看见自己被抓,斗篷人有点焦急,但看到共冲还是个小伙子,古灵精怪的她忽然心生一技,说道:“我是女的。”

  “女的?”共冲听到这娇媚的声音,突然脸红的就像大马猴似的。“什么鬼。”共冲心想,“我这辈子还没有见过几个同龄的女孩呢。”(尤其是因为一直笼罩在比他大几岁的恶魔女允免的噩梦里,所以他现在很尴尬,)共冲急忙放开了手。

  “哼,这个笨蛋。”斗篷人心想道,随即准备离开。“想跑,以为我这么迟钝,拿我就当个灯泡吗?”共冲是因为思春中招了,然而冷关却不吃这套,一把抓住想跑的斗篷人。(冷关不怕的原因,应该是大多热血漫主角都不近女色吧。)

  “你是来干什么的。”缓过来的共冲,忽然问道。“哼,快放手,我说还不成吗,不过不是在这儿说。”看着密集的人群,斗篷下的人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再嚷嚷被吸引来注意力可就惨了。

  接着之前那个叫道他娘的救命钱被偷了的男的突然叫道自己的钱又回来了,而一群人搜索无果后只得去报官了事。

  然后,在风波平定后,冷关和共冲面前绑着三个人。果然,斗篷人骗他们出来,准备联合那个之前的吆喝者,已经大汉大憨三个人一起对付冷关共冲。

  奈何冷关二人已经是修炼者,入门了兑境,身体得到的大幅的强化,另外两个人一起上也丝毫不惧。

  “放开我,你们这两个流氓。”只见穿着斗篷的那个人,穿的虽然是黑色男装,却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子,名叫钟楼儿。

  另外两个,一个自然是吆喝者,名叫胡排,另一个,就是刚刚那傻大憨,真的如他之前所说,他名字就叫贾加灰。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来骚扰我们。”冷关问道。

  “你们不知道钱财不外露的道理吗?”钟楼儿淬了一口,鄙视的看了一眼二人。“你看你脖子上挂的,那个玉坠了吗?”钟楼儿指着冷关的胸口说道。

  “这个?有什么奇怪吗?”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吗?这个玉坠,是伊庇斯大陆特产琅法玉材质,只有大贵族才能用的。本来想偷到,就能赚一大笔,没想到,你们两个还有点底子。”

  “琅法玉?什么东西,看起来和普通的玉没什么区别啊。“冷关看了看自己的玉坠,那好像是他从小一直带着的,许云说这个是保佑他们的,叫他们不要摘下来。

  “不过,你们有手有脚的,为什么不去努力工作呢?”又有疑问的共冲,不禁问道。胡排这时也无奈的回答道:“工作,工作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没法工作的,工作又不会做。”

  “那也不至于偷东西吧?”冷关问道。

  “笨蛋,我们也是有苦衷的……”钟楼儿本欲说,看了看胡排又欲言又止。

  “唉,还是我来说吧。我们三个来自不同的地方,因为热爱打麻将,而且以打麻将为事业,我们凑到了一块,来到了附近黑铁城的一个麻将俱乐部,却不想被黑铁城的城主给骗了,那个出老千的家伙,现在他绑架了我的儿子,说要我们凑到一万币才肯放人。他们两个,都是来帮我的,这件事和他们没关。”(对于出现打麻将这东西,希望你们不要在意。)

  “胡大哥,你说这些干什么,那个破城主一点都不懂打麻将的乐趣,跟那两个家伙一样,都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呀!”钟楼儿边说还边生气的看看共冲,仿佛说的就是他们两个恶魔。

  “呃。”然而共冲依旧很是尴尬,他都不知道麻将是什么。

  “好吧,你们也是迫不得已,我看就算了。”共冲尴尬的说道。

  “那可不行,你们放了我,我还没有原谅你们呢!你们两个男的,看见我这么漂亮的女孩,居然都不知道帮下忙。”钟楼儿假装生气道,试图靠美人计打动二人。

  “喂喂喂,你不就是个女的吗?我也没看出来你和男人有什么差别。而且……”看着钟楼儿胸前的一马平川,冷关这个对女色毫无兴趣的家伙说道。

  “你!”看着冷关毫无波动的眼神,钟楼儿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是个女人了,而且冷关还把她最不愿提及的话题扯了出来。

  “好吧,我们管了行吧。不过,现在我们还有事要做,后天,我们找个地方再来商量行不行。”共冲只得屈服的说道。

  “真的?”钟楼儿的明眸望向了他。

  “果然女人都是魔鬼啊。”忽然又被电到的共冲心想道,又再退了一步道:“呃,当然,后天……”

  许久之后,冷关二人终于和钟楼儿妥协了,并且约定后天再在这个地方会面。现在二人离开了燕城,向着四方镇前行。

  “驾,驾!”燕郡官道上,一匹马载着一个后背别了一个长旗的人,从冷关二人面前飞驰过。看起来像一个信使。

  “闪开,闪开,我有要事禀报皇上。”信使冲过了官道,马不停蹄的朝着皇殿奔去。

  片刻之后,李尧,拿着一卷金色玉帛。脸上一脸黑色。“咚!!”李尧狠狠的拍了拍龙案。愤怒的说道:“这个魔剑宗,真是太猖狂了,上周维旧城那事,我就在怀疑,是他们干的,没想到魔剑宗竟如此大胆,胆敢侵入我大燕疆界!来人,即刻发兵三万,向南方进军,剿灭魔剑宗恶党。”

  (这一章算是字数比较多的,也是第一部分:风云决起的完结章,下一章,便是真正的热血,冒险与战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