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镜界的巫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浓情花园

镜界的巫师 脑洞雪人 4147 2019.02.11 23:10

  午后的阳光近几天来都毒辣的很,可今天却例外。也许是最近多雨的缘故,天空中云层较厚。

  刺眼的骄阳偶尔穿过十月云层的缝隙,让睡在榻榻米上的店长有些轻微的不适。可不适归不适,眼下他也没什么办法。此刻正有一位不速之客躺在他平日里应该躺的位置上。

  深夜回来的齐四和半吊子巫师阐述了他们的经历,并一口咬定唐嘉是自己晕倒的,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

  可根据店长多年来的经验来看,唐嘉是被人敲晕的……

  店长没多问什么,齐四她们这么做自然有她们的道理。店长将唐嘉安置在了自己的木屋中等他醒来。

  这家不大的店有着很大的园子。前门的店铺用来接客,后门的木屋则是店长和员工们的私人活动空间。

  店名很骚气,叫浓情花园。店内的主营业务是卖花和送花上门,其中也包括指导各种花草的种植和裁剪。同时店内允许参观,并带有咖啡店和包厢。

  客人们通常来这里可以挑选咖啡、牛奶、茶等饮品坐在包厢里边赏花边聊天。

  倒不是店长想开这么一家花店,想起这么少女心的名字。关键是因为这家店的投资人是齐四……

  托了齐四的福,这家店虽然在桐城偏郊区一点。但营业额很可观,大有成为城市旅游景点的趋势。

  眼下这家店里,除了榻榻米上睡着的两位,其他人都在忙碌着。

  齐四在和商家在谈下个月冬季新花和肥料的进口问题。半吊子巫师穿着工作装在园子里仔细的裁剪叶子。此刻还有一个胖子在柜台调制特色奶茶。

  邮递员风风火火地从后门闯了进来,将最新的报刊塞到木篮子里就走了。

  虽然木篮子离店长不到十米,店长还是习惯性的喊:“报纸!”

  半吊子巫师是明白人,赶忙停止了修剪从远处跑了过来将报纸递给店长。这店里店长虽然不做事,但店长管事。管事的人是才是最不好招惹的。

  店长翻开《桐城晚报》,版面内容大多和其余几期一样没什么新鲜内容。他在副板块的页面上发现南大街一起房屋雨夜失火,因热心人士抢救无人员伤亡。副板块虽小,但也附上了大大的照片。

  照片中是救援英雄和消防员的合照:半吊子巫师和齐四在消防员中间开心地比出老土的剪刀手。

  “联系掘墓人善后了吗?”店长放下报纸问半吊子巫师。

  “联系了,善后队伍来的很快。”巫师剥开香蕉递给店长,说起这件事双眼放光。“你是没看到,场面老浩大了,二十多号人过来收拾现场!那阵势咱们店里全员出动也比不上啊!”

  “羡慕了?”店长嚼了口香蕉平静的看着他。

  巫师打了个哆嗦,“不敢不敢。”他的冷汗止不住冒了出来。惹了店长,他只能哪凉快哪去了。

  店长看着他笑着不说话,他感觉全身汗毛都快要竖起来了。恰好就在此时。他看见唐嘉的手动了动。

  “醒了,他醒了。”半吊子巫师指着唐嘉喊。

  唐嘉也说不上来被人敲闷棍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再一清醒时自己已经身在异地了。

  唐嘉睁开眼睛,入目的是高高的木制顶板。看着结构似乎很是复古。,不熟悉。再看到自己睡在榻榻米上,不熟悉。他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家。

  他的头有些昏昏沉沉,他坐了起来,店长递给他水,他瞅瞅店长,又瞅瞅半吊子巫师。他开始回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唐嘉记得齐四冲上去,一拳将信徒打死,然后抓着虫子头部将虫子头提在了手中。

  唐嘉还在震撼之中,齐四转过身来,她身上糊着虫子绿色的血,手中提着虫子的脑袋,绝对让旁人望而生畏。

  “我听你们刚才在谈一本书……”

  唐嘉想哭的心都有了,原来还是因为那本书。

  “那本书我取不出来。”

  “是魔法书吗?”

  “我不知道……”唐嘉说:“也许是。”

  齐四有齐四的顾虑,虫子有一本魔法书,很显然它自己并没有学习过。它费尽心思非法跨界来到地球,又寄宿在老城的南大街上。齐四不相信它只是为了藏匿一本魔法书这么简单。

  “真的取不出来吗?”她想看看唐嘉手里的魔法书再下定论。

  “真的。”

  “嗯,那就这样吧。”齐四对半吊子巫师说:“打电话叫人来善后吧。”

  齐四看看唐嘉再看看虫子的断头,似乎还是在思考什么。唐嘉有些慌了,她说的善后是什么意思?鬼知道这个女疯子会做出什么,她不会是想把我的头也扭下来吧。他朝窗子跑去,刚想翻出去。突然脖颈处传来一阵疼痛感,他就晕了过去。

  “杀人灭口啦!”唐嘉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他躲到了店长身后,这个不大的空间里半吊子巫师和昨晚的齐四是一伙的,他不敢相信。他只能指望这个陌生的中年大叔。

  店长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小子挺有趣的。行事像个孩子似的。

  “你们怎么欺负他了?”店长装装样子呵斥半吊子巫师。他们昨天早就梳理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半吊子巫师也挺配合的,嘴撅起来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我们也没欺负他呀。”巫师说,“问的好好的这小子拔腿就跑。”

  “还不是你们说要清理现场!”唐嘉气不打一出来,“你昨晚打电话还说要分尸什么的……”

  这下巫师和店长才算是真正搞清楚了。他们也是哭笑不得,唐嘉自己吓唬自己搞出这么一场破事来。

  两人安抚住唐嘉,给唐嘉讲清楚了误会所在。唐嘉也明白了过来,对方既然想杀自己,还想着分尸,怎么还会把自己留到今天。

  误会解开后双方的关系就缓和了不少。

  唐嘉拉开盖在身上的被子,发现自己只穿了件单薄的病号款条纹服。他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他的衣服和属于他的东西。

  “我的东西呢?”唐嘉有些懵。

  “你要什么?”店长问

  “衣服。”

  “扔了。”

  “包呢?”

  “扔了。”

  “钱包?”

  “扔了。”店长补充说,“钱和卡我收起来了。”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饶是店长多年来已经练就了一张厚脸皮,也禁不住红了脸。他们的所作所为确实和强盗没什么两样。

  店长拉着唐嘉的手说:“年轻人,你别急嘛,我们会给你个解释的。”

  “对对,你有什么要求提出来,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话我们帮你满足。”半吊子巫师在旁边说。

  唐嘉清了清嗓子,直视着两人,“我能报警吗?”

  “这个……”店长有些尴尬,“你先等会,再过两个小时我们最后一个店员就回来了,他会带回来些物件,到时候你再决定要不要报警。”

  “物件?”唐嘉有些疑惑。

  “呃,我们不方便多说。”

  唐嘉也看出来了,这伙人没想着要伤害自己,但他们还是让唐嘉很不放心。

  “放心,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半吊子巫师对他说。

  为了我好你们把我扒光换上病号装,为了我好你们夺走我的通讯工具,为了我好你们有很多不方便对我说的……

  “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还说为我好。”唐嘉叹了口气。“这让我更加坚定了报警的念头。”

  ……

  快到傍晚时候浓情花园的后门进来一辆大卡车。

  不是送花的不是送咖啡原料的。而是搬家的。

  唐嘉看到搬家公司的车后震惊的目瞪口呆,倒不是因为他第一次见搬家公司的车,而是车上,都是他家里的家具……

  从车上下来一个精瘦干练的女子,女子长着一张漂亮的娃娃脸,美中不足的是她足足1米九的身高很扎眼。这是个男孩子也无所谓,关键她是个女孩子。她把车门关上,拖了一包行李近木屋来坐着。

  “你们,你们不给我个解释吗?”唐嘉看着家具问屋里的几位。

  屋内几位都像大爷似的不鸟他,各做着各的事情。

  快到浓情花园的下班时间时,前院店里还在工作的几位陆续送走滞留客人以后就都到后院来坐着了。

  待到人都到齐了,店长放下手中的《拧发条鸟编年史》。

  “开会时间哈。”店长拍拍手,示意大家都看他。店里的人停下手中的活,没忙完的草草结束了自己的事把注意力集中到店长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上。

  店长咳嗽了声宣布第一件大事,“首先,恭喜唐嘉同志入伙,大家欢迎哈。”

  “好!”半吊子巫师激动的鼓掌,像中了风的傻子似的。

  店里的人都不陪他疯,大家都面带微笑向唐嘉示意,表示自己的态度。

  “不是,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们入伙的啊?”唐嘉有些莫名其妙,“凭什么啊,况且我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加入你们啊?”

  “你没得选喽。”店长耸耸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唐嘉的身份证和户口本。“我们调查过你。”

  “你是单亲家庭,母亲又去世的早。学的是新闻学,学历是本科生。早年当过几天网红,但因为不会炒作自己没多久就被排挤凉了。你想当个主持人,可没钱又没背景,台里水太深,你不久前就被辞退了。现在在一家大型婚庆公司做婚礼主持……”

  唐嘉打断了店长的话,“是婚庆主持助手。”

  全店沉默了下来,唐嘉自己也有些压抑。

  店长叹了口气说:“这个社会他就是这个样子的,不同的人只有在两件事情上他们是公平的。”

  “哪两件?”唐嘉问道。

  “公平的出生和公平的死亡。”店长盯着唐嘉,“除此之外绝无公平可言。况且,你不想在平淡无奇的人生之中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传奇经历吗?”

  “昨晚的事只是一个开始。”齐四接过店长的话,“如果我们不把你接来店里,因为那本书的缘故,你恐怕不久之后也会与我们产生交集。”

  “那本书究竟是?”唐嘉有些不解。

  店长摇摇头,“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还未曾看过。它掌握在你的手上,我们无法找到打开它。我们等你亲自打开它告诉我们它究竟是什么。”

  “你租的房子我们已经帮你退掉了,违约金我们也替你付了。工作我们也帮你辞掉了”店长说:“新的世界的大门正在向你打开,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唐嘉有些感动,问道:“你们是怎么帮我推掉房子和辞掉工作的?”

  “这个好办。”高个子女人笑笑,她的骨架和外貌开始发生惊人的变化,身形缩小,脸庞面容开始扭曲。不过一会,变得和唐嘉一模一样。

  “这,这,这!”唐嘉也惊了,这是什么操作,孙爷爷的七十二变都被偷来了。

  “齐四和崔浩你之前见过了。”店长介绍在坐的众人,唐嘉也不傻,明白崔浩是指那个玩火半吊子巫师。

  “她是百貌的墨渊。”店长指指假唐嘉说。

  他又指了指胖子说:“他是厨子,没什么好介绍的。”

  胖子白了店长一眼也不多说什么。

  “至于我?”店长说,“他们都叫我店长,你也叫我店长算了。”

  “你们……”唐嘉不好意思的问,“不会做违法的事情吧。”

  唐嘉看着在坐的诸位,觉得这个要求对他们来说可能太过于困难。

  他改口说:“我就是确定你们会不会恶意违背法律。”

  “那自然不会了。”胖子有些无奈,“谁会和政府过不去啊。”

  “如你所见,巫师也有巫师的系统。”店长说,“严格来讲我们归属于巫师常驻桐城的执行组,负责处理桐城的非自然事件和隐藏的危机。”

  这么听着很炫酷,而且对方也确实遵守法律。比起后半生主持婚礼,唐嘉更愿意去打开一扇不一样的门去领略这世界不一样的风采。唐嘉不知不觉已经被店长洗脑打动了。

  “我愿意加入你们。”唐嘉说,“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你讲。”店长说。

  “我想知道谁帮我垫的违约金,大家以后就是同事,我不能让好人吃亏。”唐嘉还处在感动之中。

  之前还很活跃店长的表情凝固,尴尬笑笑不说话。大家有的看手机有的看窗外都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唐嘉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那个,那个你衣服里不是有个钱夹子么~”崔浩咧开嘴笑笑,“我们没经过你同意就私自用了,你不会不同意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