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真的是个大好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沙鼠来袭

我真的是个大好人 凶名赫赫 2418 2020.10.18 08:32

  第二天,苏凡还是像往常一样出门。

  先是到了西街,顺手“帮助”了几个小忙,又跑到的东街,做了几件“好事”。最后来到衙门前,看看旁边的告示栏有没有什么江洋大盗的海捕文书或是寻物启事,但是在捕快的警惕的眼神下不得不离开,刚走开没几步,就听见身后的捕快送了口气。

  这时,一对吵架的夫妇来到县衙门前。那长得偏矮脸上有棵大痣的男子指着女子道:“好你个婆娘,上次我就怀疑你和隔壁张三有染,这次被我看到了吧。”

  女子长得也有几分姿色,委屈对她丈夫道:“才没有,我只是把装菜的篮子还给张大哥而已,其他并没有什么......”

  丈夫听见更是火冒三丈,“还没有什么,我都看见你笑的连腰都弯不起来,他还用手摸着你的背。”

  媳妇连忙回到:“才没有,那是我喝水,不小心呛到了,张大哥给我拍背而已。”

  “这话谁相信?走走走,衙门就在面前,咱们找县老爷对质。”

  “去就去,我还受不了这委屈了。”

  苏凡从旁边蹦出来,挡在他们面前,“等等,两位,要不让我来对你们这事情评判下?”

  那夫妇两人一看竟是远近闻名的“大好人”,当场呆住。

  丈夫反应过来一把拉住媳妇的手,“走,媳妇。我相信你是清白的,我们不去衙门了,回家吧。”

  媳妇也深情脉脉低下头看着丈夫那“英俊”的脸庞:“我也有错,再也不和你吵架了。”

  言罢,两人双双和言把家还。

  苏凡不由额头出现几根黑线,我有那么可怕吗?

  “叮,恭喜宿主拯救一场婚姻,完成一件好事,气运值+10“

  嘿,这也算?气运值还加了这么多,不由一乐。

  “回去注意脚下的路,夫妻之间不要再吵架了。”苏凡在他们身后喊着。

  话音刚落,那夫妇正好不小心磕到了脚下的地砖,两人齐齐摔了一跤,连忙爬起身,飞也似的逃离了苏凡的视线。

  苏凡看着系统显示的气运值33/100000,不由仰天叹息,这要做到何年马月啊。

  突然,一阵梆子击打的声音响起,赤兰坡四周沙暴猝起,整个赤兰坡都淹没在黄沙以内。远远的听见人们喊着“沙鼠来袭,全城戒备”,此起彼伏。

  一个捕快就从远处飞驰过来,喘着粗气冲进县衙。不一会儿,整个县衙排出一阵列分明的捕快队伍向四周奔走。

  “啪”的一声,苏凡脑袋被打了一下,转过身来看见朱捕头全身穿戴整齐,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臭小子,省的我去找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跟我来。”朱正诚急迫的说完,就提纵轻功向正北方向过去。

  苏凡连忙跟上朱捕头,疑惑地问道:“朱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沙鼠来袭击赤兰坡了。”朱大哥简短的回答了几句,见苏凡不是太在意,因为这是放在往年间也有几次,更加严肃道:“这次比往常的更加凶猛,是往年的沙鼠数量的十倍以上。”

  “啊,那该怎么办,我们能挡住吗?”苏凡突然想起,昨天他抓到的鼠冬儿好像说它是“沙币族”的二公主,是它惹的事情。

  两人谈话间,来到赤兰坡北方的一个高台处,只见这个高台东西南北各有复杂的图案,每个图案前有个五六丈高、五六人才能合抱豁大石柱子,上面刻满花纹,走进一看隐隐有神韵浮现。

  “挡不住也要挡,要不然这赤兰坡就要被沙鼠啃得一干二净了。”说着,朱正诚来到一根石柱后,指着对面的石柱,“你去那根石柱,等下我说往左转,就一起使力。”

  苏凡来到所指的石柱旁边,对朱正诚爽朗笑道:“朱大哥,帮忙可以,但等下忙完记得结下工钱。”

  朱大哥拍下脑袋,对了这小子帮忙不给钱是要倒霉的,大笑道:“好,等清理掉这些沙鼠,就请你去兴凤楼喝花酒。”

  “一言为定。”

  两人运起内力使用毕生功力,抱住面前石柱,硬生生的把这近千斤的石柱转了几圈,听到咔擦一声,柱子似乎卡到什么机关,不再转动。又来其他两根柱子,如法炮制。

  只见一道光幕从赤兰坡四周升起,围成一个罩子,将沙鼠群从中截断分成两部,把赤兰坡罩在里面。

  苏凡有些疲惫走到已经躺在地面大喘着空气朱正诚旁边,问道:“朱大哥,这这是什么?”

  朱正诚深深吸了几口气,用手撑住地面,坐了起来,“这个是仙家门派赤枫门为我们赤兰坡所建造,看见那西北部的灵米没,那就是我们每年上供给赤枫门的。”

  “仙家门派也吃灵米啊?”

  “臭小子你懂什么?其实仙家门派也是凡人,只是掌握了修仙之法,自然要进食,不过听闻其中有些得道之人已经不需要进食了。”

  苏凡望向四周,只见沙鼠群密密麻麻,无边无际,整一个黑色鼠潮,让人看的不由心惊胆颤。

  西北边,那边的沙鼠群聚集的最多,罩子外的沙鼠不断冲击光幕,里面还有些一群群的大沙鼠啃噬着灰褐色的灵米,赤兰坡的居民们拿着武器扑杀这些沙鼠。

  朱正诚回了力气,站起身,望了下赤兰坡四周。又看了下苏凡,摸了摸自己怀里的一个玉牌,咬了下牙,下定了什么决心,对苏凡道:“嘿,想不到你小子功力如此深厚,我一个人还不一定能我完成这阵法,拿着,这是给你报酬。”

  苏凡接过来,仔细瞧了下,是一个玉质的牌子,上面刻着“储”字。

  “朱大哥,这是什么?”

  “这是我这前些年追捕一个江洋大盗所得,哪想到也因此受了些暗疾,本来是打算给自己儿女,便宜你这小子了。”

  苏凡转过脸看着朱正诚一脸豪爽,无所谓的样子,忽地笑道:“好,既然是朱大哥的好意,那我就受之不愧了。”

  朱正诚拍拍苏凡的肩头,赞道:“好小子,性情中人,不愧是我认可的汉子。”

  随即望望远方,突然道:“不好!“随即向东面赶去。

  苏凡沿着朱正诚赶往处望去,只见东方一块光幕颜色黯淡,由于赤兰坡人群多往西北方灵米处扑杀沙鼠,其他在内部的沙鼠似乎是听到什么命令全聚集道东面,与光幕外部的沙鼠里应外合,光幕摇摇欲坠。

  苏凡也冲了过去帮忙,捡起一根铁棍,打死几只扑向他沙鼠。边打边向朱正诚靠近,两人背靠着背,一同清理着沙鼠。

  苏凡渐渐力竭,旁边的朱正诚两手发抖,已然快握不住自己的佩刀。这样下去两人都得力竭,活生生被沙鼠啃死,危机时刻,苏凡越发冷静,突然想到个办法。

  “这样下去不行,朱大哥!我有个一个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快快使出来。”

  “好。”说罢,苏凡运起剩余得的内力对着光幕狠狠拍了一掌。

  光幕顿时出现几道裂缝,苏凡眼见光幕还不破裂,又对着光幕拍了一掌。

  光幕破裂的裂缝更多,终于“砰”的一声,光幕破了一个小口子,无数沙鼠沿着这个口子冲了进来。

  “你在干什么?”朱正诚目瞪口呆,又惊又怒。

  顷刻间,所有沙鼠已经冲到他们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