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新政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陈瑞 2620 2003.12.04 20:08

    翌日清晨,文武百官陆陆续续进入皇宫。

  “你说今日皇上会来吗?”

  “我看够呛。”

  “那一会早朝退后,一块儿搓麻去。”

  “行啊!到时再找俩人。”

  ……

  ……

  进入大殿,却见正中龙椅上坐着的不正是皇上本人吗?

  众臣慌忙站好朝班,大殿顿时一片寂静。

  “典仪何在?”刘毅喊道。

  “臣在。”典仪宫跪在阶下。

  “共有几人晚到?”

  “47人”

  “该受何处置?”

  刑部尚书张远伟,说道:“启奏皇上,按旧律,初犯者罚其薪俸,屡犯者或施以杖刑,或贬宫,视情节轻重而定。”

  “很好!很好!”刘毅大声说道。 他扫视群臣,见那些迟到者心惊胆战,畏手畏脚,知已达到效果,于是又道:“朕前几日身体不适,一不在朝,没想到早朝就乱成这样,今日念其初犯,暂且饶过,若有再犯,定惩不饶!”

  “众卿家可有朝奏?”刘毅问道。

  “陛下登基,承天命,顺民意,须对天下进行大赦,以显陛下威德,福泽四海。”尚书令李昊奏道。

  “以往都是这样做的吗?”刘毅问道。

  “是的,陛下!”

  刘毅沉思半刻,说道:“联不许!”众臣愕然。

  刘毅又道:“治世应予大德,而不施小惠,如今国家初平,法纪松驰,轻易行赦,是践踏律法,今日大赦,明日犯法,只会使社会更加混乱,朕不但今日不会行赦,以后也要废除这一陋习。”

  李昊不想刘毅竟有这番见识,心悦诚服,当即跪倒说道:“陛下英明,臣佩服之至。”

  刘毅忙道:“李爱卿快请起,不过你所说也有一些道理。”

  “张远伟!”

  “臣在。”

  “你速组织大理寺宫员,遍查各县历年案卷,在最短时日内将冤假错案一一昭雪。”

  “是!”

  “陛下,不如将狱犯中的骠悍犷勇之徒编入军队,既可增强战力,又可使其效死力。”归化将军韩喜奏道。

  “不可!”刘毅断然否决。“军队纪律为上,战力其次;若让这些鸡鸣狗盗之徒混入军队,必使军纪败坏。从而反使整体战力减退。”

  众臣见刘毅英明果决,都犹豫着不敢上前,一时间,大殿又恢复了寂静。

  刘毅见无人敢奏,冷冷一笑,叫侍卫官拿来一沓奏折,置于龙案上,缓缓说道:“朕听说不少官员近日都胖了不少,好啊!国泰民安,心宽体胖嘛!”

  众臣不知何意皆用茫然的眼神望着刘毅。

  “一群驻虫!”刘毅猛拍龙案,骂道:“你们利用职权,损公肥私,当朕不知道吗!看看你们,个个锦袍玉带,出则车马并行,吃则山珍味,住则是琼楼玉宇,比之那些满街乞讨的百姓,不觉得心中有亏吗?”

  群臣噤若寒蝉,纷纷低头垂立。

  “李昊!、蒋济!边智!”

  “臣在!”尚书令李昊,仆射蒋济、吏部尚书边智走出朝班。

  “今后详细考核各级官员任期表现,一月一查,年底审核。凡任职期间,玩忽职守,不为民谋福利者,贬!凡欺压百姓,损公肥私者,杀!为官清正,百姓爱戴者,升!大大的升!四品以下,你们负责;四品以上,联作主。你们出问题,拿你们是问;联出问题,联负责。”

  “是!”

  此刻大殿气氛白热化,静得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赵进宝!”

  “臣在!”金部侍郎赵进宝出列。

  “如今国库金银,多被宋贼掳去,各部财政紧张,经济恢复缓慢。望你多动脑筋,利用资源,在一年内尽快让国库充实。”

  “是!”

  “还有,如今各城游民甚多,你可与各知州商议,贷些金钱,让其摆摊设店,既稳定民心,又增加赋税。”

  “陛下圣明!”

  “边涛!”刘毅的语气变得缓和。

  “臣在!”户部尚书边涛说道。

  “大战之后,不少地区土地荒芜,你组织各地官员,召集流民,开垦荒田,同时向百姓开放山林河流,允其伐木渔猎,并且注意兴修水利。”

  “臣遵命!”

  蒋济一个劲向李昊使眼色,那意思是说:“怎么样,我说皇上是当世明主,你看没错吧!”就在两人互传信息之际,刘毅早瞧在眼里。

  “蒋济!李昊!”

  “臣在!”

  “你们说我国人口多少?”

  “登记在册的约534029户。”

  “宋国多少?”

  “大约一百五十万户。”

  “你们看,我国仅一州之地,就有如此多人口。许多人连一个小瓦窑都不敢奢望,可有人却拥有几十顷、几百顷的良田!”

  刘毅再度愤怒起来。

  “联令日颁布一条圣旨:凡我朝官员,占地最多不得超过十五倾,若有违者,一经发现,没收家产。此前有超过的,速去户部登记,退还多余用地。一月之后,朕再详查。”

  此语一出,众臣哗然。从古到今,入朝为官,无不希望封妻荫子,觅土封候,如此一来,还有谁愿到蜀国为官。

  “陛下!……”蒋济正欲劝阻。

  “爱卿!”刘毅知他想说什么:“朕不想将此事留待以后,只怕那时积蔽更深,既然已经做了这么多,不如干个彻底,这也是为了将来。”他虎视众臣,毅然说道:“只要朕有一口气在,这些政令都必须推行下去。如果说要有暴风雨,那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

  这几句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刘毅气魄雄浑,威仪大张,竟使得群臣不自主的跪下,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当然,朕也要做个示范。”刘毅淡淡说道:“如今皇宫太大,大半都废置不用,极是浪费,今将其一剖两半,东边是我寝宫,庭院;西边为各部办公之用,这样既节省了土地,又可提高办事效率。”

  众臣尚未回过神来,又听刘毅说道:“皇宫用费,以后不可铺张,必须从俭。将现今大多数年轻宫女遗送出宫,配个好人家,不可再让其空耗青春。”刘毅顿了顿,说出了更令众臣吃惊的话:“朕以为将男*刑,入宫当太监,实在太过残忍,今后宫中不再有太监一职!”

  犹如晴天霹雳,众臣面面相觑,惊愕得嘴都合不上,自秦以来,太监与大臣,就好似猫与狗,争斗了几百年,演出了多少悲剧,如今皇上一句话,让给废除。大臣自是心中欢喜之余,不禁自问:这样真的好吗?

  新皇上任三把火,人之常情,然而刘毅这三把火,竟然要烧掉几百年来神州大地一直待续的制度,这不得不令群臣陷入了沉思,各自盘算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