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神秘勿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神秘勿语

终极·金笔客

  • 悬疑

    类型
  • 2021.08.21上架
  • 0.24

    连载(字)

5位书友共同开启《神秘勿语》的悬疑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章 神明,勿语

神秘勿语 终极·金笔客 2377 2021.08.21 16:06

  夜!

  很静!

  静得可怕!

  一个身体被袍子包裹住的身影,穿行在一条条僻静且充满着恶臭气味的小巷,朝着小镇的边陲走去。

  不多时。

  他来到了一栋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的二层小木屋前,驻足观望。

  小木屋四周的房屋,此刻已经全部熄灯,唯独前者还亮着微弱的烛火,似乎屋主人正在做些什么。

  微弱的光线,穿过窗户,在多方面折射之后,又照射回了小木屋的墙壁上。

  原本绿油油的墙面,此刻在黑夜中,就像是一张张着血盆大口、狰狞恐怖的恶魔面庞,注视着袍子里面的人,看上去十分的渗人。

  木屋的前面,有一小块被木栏围起来、勉强能称得上是院子的空地。

  空地上眼下正生长着郁郁葱葱的杂草,像是主人许久不曾打理过一样。

  看到眼前场景,袍子里的人,沉声说道:

  “嗯,应该没有错。”

  说完,他迈着轻缓的步伐,走到了小木屋的门口,用手轻叩木门。

  咚咚~

  两声清脆的声音,自寂静的黑暗中响起,随即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谁?”

  女人的声音,隐约间可以听出一丝紧张,貌似在害怕着什么。

  “圣堂。”两个字从袍子中传出。

  简单的两个字,仿佛是一剂强效镇定剂一般,瞬间扫清了屋内人的余虑和恐惧。

  下一秒,小木屋的木门响起了“咔咔咔”的声音,那是木门插销和门栓摩擦、碰撞发出的声音。

  “嘎吱”一声,木门被打开。

  昏黄的烛光下,隐约可见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卷发妇女。

  “圣堂的大人?”中年妇女试探性地问道。

  袍子里的人微微颔首,以示回应。

  “请进!”中年妇女急忙站到门的一旁,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袍子里的人抬起脚,迈入了小木屋。

  “嘎吱”一声,门再次被妇女关上。

  “什么情况?”袍子里的人转向中年妇女,用着刻意伪装过的声音问道。

  中年妇女怔了怔,有些失神。

  因为就在方才,袍子里的人盯着自己的那一刹那,她突然产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某种不知名的怪物盯上了一般,背后毛骨悚然,手臂之上也不自觉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好在那种感觉转瞬即逝,不然在这种关键时刻,她真的有可能会疯掉。

  中年妇女从失神中回过神来,尽量掩饰着自己刚才的恐惧,陈述道:

  “圣堂大人,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女儿和儿子,如往常一样去上学……”

  “尽量长话短说,现在对你孩子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袍子里的人见中年妇女即将开启一番长篇大论的讲述,赶忙出声提醒。

  “好的好的!”中年妇女听罢,急忙连连颔首。

  当下,她立马简明扼要地陈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的主人公是一对姐弟。

  故事的起因,是一群小孩子之间的打赌。

  结局是弟弟打赌打输了,所以被同学要求到小镇废弃已久的神庙,住一晚,姐姐因为害怕弟弟有事,所以也跟着弟弟去住了一晚。

  “你们没有阻拦?”袍子里的人有些不悦地反问道。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这件事都怪我!”

  中年妇女有些自责地说道:

  “孩子们的爹去了贝罗城工作,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负责照看他们。

  “我应该看好他们的,但是因为工作原因,我一时疏忽,才造成了现在的后果,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

  中年妇女说着说着,语调中的哭腔愈演愈浓,眼看就要哭出来。

  好在这时候,袍子里的人开口了: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快带我去看看他们吧。”

  “好的!”

  中年妇女应了一声,随后领着袍子里的人,穿过陈设简单的沙龙,走上了小木屋的二楼。

  二人的脚,落在木制楼梯的踏板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那种声音,像极了深夜觅食的老鼠发出的声音,阴晦中透着邪异。

  很快,二人便来到了一道木门前。

  “嘎吱”一声,木门被推开。

  无尽的黑暗裹挟着一股奇怪的气味,扑面而来。

  袍子底下,那张年轻的脸上,爬上了一丝警惕。

  “我去拿蜡烛。”

  见房间门一片黑暗,中年妇女急忙转身下楼,只留袍子里的人,独自矗在房间门口。

  袍子里的人盯着漆黑如墨的房间,口中突然来了一句:

  “哦?有意思,这是在……打量我吗?”

  说完之后,藏在袍子下的人,很自然地用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貌似在他眼中,那是一道新鲜出炉的美味菜肴,有着让人动心难耐的冲动感。

  哒哒哒~

  就在气氛焦灼的时候,楼梯的方向突然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打断了焦灼的气息,那是中年妇女的脚步声。

  中年妇女拿着一个多头烛台,烛台上点着四五根白蜡烛。

  明亮的烛光,像是一只以黑暗为食的瑞兽,瞬间吞噬了房间内的大片黑暗。

  中年妇女提着烛台,从袍子里的人的身旁掠过,率先走进了房间,后者紧随其后。

  不过,就在他刚要迈入房间时,房间内的场景,就彻底惊住了他。

  倒不是房间内的陈设惊住了他,而是木制的墙面和地板惊住了他。

  因为此刻的墙面和地板,全部长满了植物。

  墙面,是如苔藓的蕨类植物;地板,则是一些路边常见杂草。

  这种违背常理的事情,原本只会出现在荒废多年的宅子里,而且还必须得是土质地面才有可能发生。

  但,此刻恰恰就发生在了这个不起眼的小木屋,发生在了二楼,发生在了他的眼前。

  这怎么可能不让他吃惊呢?

  也在这一瞬间,他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某种神秘,造访了这一户不怎么起眼的人家。

  对于袍子里的人的惊讶,中年妇女习以为常,她踩着杂草,来到了床头柜前,放下烛台。

  放下烛台后,中年妇女这才将关切的目光,投向一个躺在床铺上、面容憔悴的小女孩的身上。

  她抓住小女孩的手,语气中满是关心:

  “女儿,妈妈在呢,别害怕,圣堂的大人已经来了,我们会好起来的。”

  袍子里的人看到这感人的一幕,不为所动。

  咚咚~

  他突然敲了敲,随后才迈入长满植物的房间。

  中年妇女被这两声敲门声搞得有些迷糊,不解地看着站在床尾的圣堂大人,问道:

  “圣堂大人,您这是?”

  “我们任何时刻,都需对神明报以敬畏之心。”袍子里的人缓缓开口。

  听到这句话,中年妇女先是魔怔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脱口而出道:

  “您是说,这是神……”

  不过还不等她说完,袍子里的人就立马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打断道:

  “嘘,神明面前,勿语!”

  中年妇女急忙单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用着复杂的眼神扫了一圈房间,最后又将目光移交到了自己女儿身上。

  “呼~呼~”

  小女孩大口喘着粗气,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她的眼中更是布满了对某种事物的惊恐,像是在挣扎,又像是在求救。

  她努力地张开嘴巴,貌似要说些什么,但是支支吾吾半天,硬是没有说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