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韵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笔记(二)郑皓韵:看来那位同志有故事啊

韵嘘 未满十四 2105 2020.06.14 14:49

     杨任曦和韩储阳交换了本子,她拿到了韩储阳的图画本,韩储阳拿到了她的作业本。

     “总感觉图画本不是那么好排字呢。”韩储阳接过杨任曦的作业本,“如果实在感觉自己字不好看的画,可以尝试把笔记画下来。”

     画下来?杨任曦回想着刚才老师说的话:安全讲座内容。起初对韩储阳的提议感到不解,但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可行吗?杨任曦在画图的过程中始终安不下心。注意到收卷老师奇怪的表情后,这种不安在她的心里蔓延开来。但从郑衿晨那里知道结果后,不仅不安消退了,对于韩储阳的好感和尊敬度也上升了不少。

     “真的?橙子你别骗我!”路边,杨任曦不断摇晃着郑衿晨,似乎对她的话感到怀疑,但语气中却包含着满满的兴奋。

    郑衿晨费力地推开杨任曦,对她的问话感到“欣慰”——虽然这种情绪有点不明所以,但总而言之就是高兴。“嗯嗯真的,我哥亲口跟我说的。”

     听到郑衿晨的肯定的回答,杨任曦止不住地兴奋。二班的安全讲座的笔记获得了第一名。据说是因为“一方字迹工整,一方绘画简单明了”。

     “不过你的画工还是没有退步啊。”郑衿晨用手肘“砸”向杨任曦的肩膀。杨任曦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说着那一句她重复过无数次的话:“哪有,我画的也就算个辣鸡,上色勾线都不会。”

     杨任曦的绘画是纯自学的,纯粹因为爱好。在小学和初中期间,她临摹的画多而草——和原画几乎对不上。虽然在身体比例和衣服方面不擅长,但人工呼吸,火灾逃生这种情形下的作画也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了——简单粗暴。

     “你哥呢?”杨任曦此刻终于注意到了那个消失了的人。郑衿晨似乎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只是跟她说要晚点回去。“哦……”虽然只是猜测,但这是建立在那个人是郑皓韵的基础上做出的猜测,因此可信度不低。是不是去调查韩储阳的事了呢?

     

     “你们先回去吧,我晚点再回去。”郑皓韵把书包递给郑衿晨然后就匆匆跑开了。随后绕道一个拐角处停下来,等待着那个人的经过。虽然跟踪这种事郑皓韵是第一次干,但之前在无数小说中学习到的技巧让他信心十足,更何况对面是那种性格的人。

     目标人物出现在他视线中时,郑皓韵还是难以掩盖心中的紧张。虽然他把被发现时的不同情形下的应对方式都基本上考虑全了,但实际操作还是不可能太轻松。

     郑皓韵很快地跟上目标,和他保持了五米的安全距离。虽然周围没有掩体,但只要不让目标感受到一直存在的视线就好了。

     但在追踪的过程中,郑皓韵察觉到了一件令他奇怪的事:目标似乎在刻意调整自己的走姿,头时不时有微度的偏差——似乎在观察周围但又不敢太明显。

  “那家伙在干什么,”郑皓韵开始整理现有的信息,“这种没有安全感的行为可不是那种乐天派做得出来的。”

  不久后目标拐进了一家医院,随后走进了住院楼。这可不妙啊。郑皓韵想着,在笔直的走道上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而且这个时候整层楼只有他们两个。在确定了目标停留的楼层后,郑皓韵站在楼道口,在确保不会被发现切可以确定目标的目的地的情况下思考着对策。

  但神明总是那么调皮。在没人的情况下,疑心不轻的目标下意识转过头,郑皓韵的身影就映入了眼帘。

  “诶?”目标自然认识这个名人,他和自班班长关系不好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校园,“郑皓韵?”“啊嗯,不好意思你是哪位。”虽然用了敬语,但从郑皓韵脸上丝毫看不出敬意。郑皓韵对自己下意识的回答感到庆幸,因为他在客观立场上是不认识面前这个人的。

  “我叫韩储阳,二班的。”韩储阳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挂着微笑,这微笑令郑皓韵着实不爽。“哦。”郑皓韵丝毫没有在意眼前这个人的感受,绕过韩储阳往走廊深处走去——他不喜欢隐藏情绪。时不时还瞟两眼病房牌上的名字。

  这态度估计任谁都会不爽,韩储阳在意的却不是这点:“你是来探病的吗?”“嗯嗯,我亲戚住院了,我妈让我这周放学来看看。”郑皓韵的语气中充满了敷衍,韩储阳盯着他空空的两只手:“不过什么慰问品都不带是不是不太好啊。”

  郑皓韵不耐烦地回过头,说:“如果我知道他不喜欢什么我就去买了。”韩储阳始终感到不对劲,眼前这个人的话语虽然并不矛盾,但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郑皓韵见韩储阳一直注意着他,一时间想不出办法。如果走完整层楼的病房都没有进去,说是走错楼层的话也不合理,因为每个病房号第一位数就是楼层,说是记错了然后到其他楼层找乍一看没有问题,但记错了间接等于不知道,既然不知道为什么不去查询处查询而是要一层楼一层楼地找?况且韩储阳跟过来就更不妙了。

  但借着先前的态度,这些问题就很好解决了。郑皓韵用不友善的态度,开口了:“啧你搁哪干嘛,不是要探病吗?一直盯着人不烦吗起一身起皮疙瘩,哎呀呀看来是个弯的。”

  说完后郑皓韵托起两手一百八十度转过身背对韩储阳,随后又往里走了几步直到身后响起了关门声。

  郑皓韵明白这次给人留下的影响估计又是极差,但他也不在乎这个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等到韩储阳离开后去那个他进去的病房里“看一看”。

  在确定韩储阳离开医院后,郑皓韵来到了那间病房前。投过门上的圆形玻璃,郑皓韵看到了里面的布局:

  一个帘子,一张床,一扇窗子,一个桌子,以及坐在病床上的人。

  因为没有拉上帘子,那个人的面庞看得意外的清楚:一个面色苍白的,头缠绷带的女孩。

  “啊——看起来那位同志有故事啊——”郑皓韵心里这样想着,同时那位女孩注意到了他,冲他点头微笑。郑皓韵回以微笑,随后推开了那间病房的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