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韵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选举(二)

韵嘘 落海铭 1403 2020.05.23 09:00

    “你说杨任曦当了安全委员?”

     隔着手机屏幕江宣麦都能清楚的感受到郑皓韵的惊奇和气愤。

     自从上次交流后,两人就留下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在选举结束后的周末,江宣麦就告诉郑皓韵杨任曦当选安全委员的事。但没想到郑皓韵会这么敏感。

     江:你不知道吗?

     郑:我一直认为这种事她会拿出来炫耀,但谁知道她什么都没说

     江:那你也没必要这么惊讶吧

     郑:是别人推荐的?

     江:嗯

     郑:她不适合这类职务!

     江:不是挺好的吗,当成锻炼呗。

     郑:这不是锻不锻炼的问题,她不能受这种刺激!

     江:你不是说她不擅长交流吗,那这不是好机会吗?

     江宣麦越来越觉得不明所以了,她开始感觉郑皓韵对于杨任曦的事有些矛盾。

     郑:这不是机会,也不会对她有任何帮助,只会让她在和人交流时更加焦虑!

     “杨任曦很擅长情绪的捕捉,她可以通过一个人的言行,态度来推测那个人的心情和心理状态。因此,在特别在意别人感受的基础上,杨任曦会更加小心地不改变到对方的情绪。但她做不到,很难做到,因此她会尽可能避免和不熟悉的人交流。”

     ……

     躺在卧室中的床上,江宣麦始终无法理解郑皓韵的话。避免交流?焦虑?在和杨任曦的交往中江宣麦丝毫没有感受到这种情绪,不如说是杨任曦在引出话题,让气氛不那么尴尬。但想着想着,江宣麦的想到了一个令人疑惑的事:为什么郑皓韵这么了解杨任曦?

     虽然江宣麦尽可能抑制住自己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但她还是忍不住地想两人之间的关系。“我记得他们两住隔壁来着的,然后……”突然间,门外来自母亲亲切的问候打断了江宣麦的想象。

     “作业写完了吗?”

     “啊……我马上出来写!”

     得知了杨任曦当选安全委员的郑皓韵显得有些焦虑,这一点很快被郑衿晨看来出来。“安全委员?就是你说的那个,下周要参加讲座的那个?”郑皓韵点头,“狗子当选了?你别吓我,那可是狗子啊,她会自己……”“推荐的。”

     郑衿晨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是一阵沉默。“讲真,那个讲座的笔记真的要评比吗?”与之前的语气不同,郑衿晨问得很小心。郑皓韵给了她一个她不想要的答案:“嗯。”得到答案后,郑衿晨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身为哥哥的郑皓韵自然明白郑衿晨在担心什么。

     杨任曦的字一点也不美观。

     这是他们所担心的。他们所了解的杨任曦是想把一切事情都做好,起码不会拖后腿。但就凭她的字,就足以让他们班的讲座笔记无法得奖,就算另一份有多么的完美。

     然后呢?然后杨任曦就会自责,会对不起班上的同学,对不起老师,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他们不想见到的结果就是这个。因为杨任曦已经禁不起再一次打击了。

     因此,郑皓韵决定直接询问杨任曦的想法——虽然他已经猜到了十有八九。

     郑:你当选了安全委员

     过了几分钟,杨任曦发来了三个问号。

     郑:是不是

     杨:嗯

     杨:咋了,你有意见?

     在网络上,杨任曦的话语变得比现实中更加随意,这是大部分人都有的感觉。

     郑:你感觉怎么样

     杨:挺好的,这是我上学以来当过最大的官

     口是心非。这是郑皓韵心中对于杨任曦发过来的这句话的认识。

     郑:哦

     紧接着杨任曦又发来了三个问号,三郑皓韵并没有把对话继续下去。

     放下手机,郑衿晨盯着她的哥哥,问:“干嘛不直接去问她?”郑皓韵的眉头微微皱起,但又很快放平了。“她对我的态度在网上还是现实中都一样,更何况面对面问尴尬,再说,”郑皓韵停顿了一秒钟,“懒得去敲门。”

     “啊?”郑衿晨满脸不爽地看着她躺在沙发上的哥哥。“沙发是用来做的,不是用来躺的,给我起来。还有,带回来的衣物快点去洗了……”

     郑皓韵没有理由不听她的话,只好乖乖的从沙发上起来,开始收拾他自己的物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