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枕东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上贼船

醉枕东都 楚潆 2452 2021.08.27 00:00

  史墨白轻描淡写一句话,让苏元植直接懵了:

  我什么时候赌钱来着?在苏家,若被发现赌钱,还不早被父亲把手给剁了喂狗?

  “花冠映霓虹,芥羽正生风。狸膏斗气短,金踞屡通中。”

  史墨白见他一脸茫然,也不着急,还悠悠念了首诗。

  苏元植如同五雷轰顶:这、这不是那天让每个赌输之人做的《斗鸡》诗吗?我……去……

  那次,史家新买了不少斗鸡,史墨青说,让大家随便下注,他只是要验验这些斗鸡的战斗力如何。

  既然是验新鸡,大家也没当真是赌局,纷纷口头下注,又因为不用真出本钱,个个腰缠万贯似的,叫得还特别大,哪知苏元植不擅长斗鸡,更不知斗鸡里面暗藏玄机:

  金踞就是给鸡爪上包铁片,增加它的战斗力;芥羽是在鸡翅膀羽毛上撒芥末粉,对方鸡不习惯就废了;花冠是在鸡冠上包裹红绸,让鸡冠看起来更吓鸡。

  狸膏更厉害,鸡怕狐狸,训练的时候让它吃狐狸肉,习惯狐狸骚味,斗鸡时把狐狸膏油抹在鸡冠上,对方鸡一靠近就开始筛糠了。

  这几个新学到的奇怪知识,元植还把它写到了自己诗里……

  最后赢的人,史家竟然真给了银钱,输的就说算了,不用赔。看着没拿本钱腰包就鼓了的人,苏元植还羡慕得要死,只恨自己运气不好,暗暗把知识点又背了三遍。

  不是说好“算了”的吗?

  他脸色煞白。

  如今他未及弱冠,当校尉那点军饷都收入府库了,每个月另从府库里支月钱。

  就算是大兄、二兄、三兄已成年,他们的收入也要上交府库,只不过,自己能留存一半。加上他们职位高,能够支配的钱自然非自己可比。

  虽然阿娘每个月都找这样那样的理由,给他和五郎补贴一些,加总起来,其实已经多过他们上交的军饷。

  可这些补贴他现在一丁点也记不起来了,只觉得明明自己挣钱的,就是因为上交府库,才让他手头拮据。

  那几次输的钱,恐怕比他一年的收入还要多。这让他如何一下还得清?更不可能回家要……

  他转过头来看着史墨青,怀疑是他给自己下了套。再想想又不对,当时在场的十几个官宦子弟,输赢参半,不像是在针对自己。

  史墨白暗暗叹了口气:

  当然不是单独针对你,我们针对的是当时在座的每一位。

  史墨白也算是相貌堂堂,只是眼睛里多了商人的精明油滑,东都往他身上扑的年轻女子不在少数,却从不见他迷恋美色。

  他给流民施粥赠药、捐建佛寺佛塔,这也是明明史家富甲一方,却没人说他为富不仁的原因。

  至少在今日之前,年少的苏元植也曾膜拜过他。

  这个自律又享尽富贵的史大郎。

  只见他转过身来,扶着元植的肩将他按回椅子上,拿出包袱里的锦靴,蹲下去亲自给元植换鞋。

  元植大囧,挣扎了一下,还是顺从了他。

  “银钱物件都是给人使的,它们有什么错?我们商人做生意,首要就是结交天下人,这又有什么错?苏将军膝下五子,区区洛阳军,又怎能让你五兄弟并驾齐驱?”

  史墨白站起身来,欣赏的看着元植脚上换好的锦靴,微笑道:“难道少将军,甘心一直排在你三位兄长之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才华无处施展?”

  元植的心像被戳中穴位一样酸痛,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你有什么法子?”

  史大郎的神通广大,他不是不知道,虽然那都是为父兄们不齿的旁门左道。

  史墨白哈哈大笑道:

  “少将军有慧根,一定能超越你的父亲,为你苏氏光宗耀祖。我还真有个让你立功的机会,本不需要让你们洛阳军知晓,既然你诚心诚意开口问了,我不妨将这个机会给你。”

  苏元植只感觉一股暖流,从那双和圣上同款的精致锦靴里流淌出来,顺着血脉直冲头顶,他盯着史慕白,气息有些急促的说:

  “什么机会?伤天害理的事我可不干。”

  “伤天害理的事我也不干!你知道吗?我刚把一个道上的消息白送给禁军,可是什么好处都没要的。”

  史墨白明明笑得表情夸张,可在苏元植看起来却有几分亲切,他疑惑道:

  “禁军?”

  “不错,我道上有个刎颈之交,他为了我在东都的财产安全,透露给我一个消息,我看事关重大,和你们洛阳军又不熟,便告知了禁军指挥使。”

  “什么消息?”

  史墨白笑笑并未回答,只不过,用目光扫了一下桌上放着的那个金蛐蛐。

  这......

  拿了,就是正式上了史家这条船,不拿......元植看看自己脚上的靴子,不拿我能还得上赌债?

  更何况,父亲并没把我这个四子当回事,大兄、二兄才是他一手栽培出来的左膀右臂,就连从小离家的三兄,也能得父亲另眼相看。

  至于五弟......他只要躺在父兄的功劳簿上,母亲便会替他安排好一切。

  他轻轻舒了口气:我并没有与苏家作对,我也权利追求我想要一切,将来功成名就、光耀门楣,谁又会在乎过程?

  深吸一口气,他镇定的从桌上拿回那个沉甸甸的金蛐蛐,放进自己腰包里。

  史墨青简直对自己的兄长佩服得五体投地,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他收买了好久,都没能给个准信的苏四郎收入麾下。

  “哈哈哈哈......爽快!这才是做大事的人。二郎,去让人送壶淡酒来,我们提前给少将军庆功。”

  于是喝了“庆功酒”的苏元植,便从妹妹眼前掠过,到了洛阳军守卫的徽安门。

  好巧不巧,徽安门的城门郎卢世勇是他的熟人,仗着将军家四郎君的身份,他轻松拿到了徽安门的指挥权。

  当然,徽安门守军会将此事报到洛阳军部,苏元植是六品校尉,与从六品的城门郎同为武散官,所以报上去,只要上面同意了,也没什么大错。

  最多是军部补一张临时调令,苏少将军嘛,能有什么问题?

  “阿汤,你用了晚食,到苏府跑一趟,对我大兄说,今晚我在徽安门替职,不能回去了。”

  “害,还等什么用晚食,我现在就去跑一趟,顺便把调令拿回来,一会也好交班。”

  汤宝是卢世勇的副手,跟了他好多年,因为没有仗打,也没什么机会提拔。

  现在见四郎君肯用自己,巴不得快去大郎君跟前混个脸熟,希望将来有机会的时候,能想起自己。

  汤宝刚下城门楼,就遇上了巡逻到此的苏五郎,他正朝着四郎的马看去。汤宝热情的迎上前道:

  “五郎君来了?巧了,我正要去您府上,为四郎君讨一纸临时调令。”

  “调令?我四兄怎么了?”

  “四郎君没事,是我们卢城门郎有事,刚喝了两口药酒,哪知受不得补拉稀,今日上不得岗了,正巧四郎君路过,他愿意顶替一日,所以要去拿张临时调令。”

  汤宝说完,向元桥挥挥手,上马走了。

  四兄特意骑马过来顶岗?城门郎拉稀,他不是有两个副手可以暂替?看来,四兄对以前的同袍还真不错。

  苏元植让亲兵们在下面等着,自己“噔噔噔”的上了城门楼:

  既然四兄在这里,我也该把今早大兄交代的事告知他。

  

举报

作者感言

楚潆

楚潆

自唐太宗起,斗鸡就深得皇帝之心,几朝都有因斗鸡厉害得到提拔的人。文宗、武宗、宣宗、懿宗,中晚唐的皇帝全都酷爱斗鸡,更不用说民间。   唐朝斗鸡之盛,空前绝后。   李白有次斗鸡输了,跟人发生口角,拔刀就把人砍了,后来为了避祸,逃离长安。   “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坐令鼻息吹虹霓。”他这句诗,就是内心后悔的写照。

2021-08-27 0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