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枕东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使诈

醉枕东都 楚潆 2097 2021.08.14 00:00

  银铤来源真相大白,大郎元桢匆匆去找裴煊,这事夫人担了下来,只说是一场误会。

  夫人也没让玄铁回府里,直接把他送到自己陪嫁的庄上,让他跟着老庄头,学着管理庄上事务。

  魏执事大失所望。

  他也猜到,夫人说“那是她补偿给玄铁的银子”,定然是谎话,但也无可奈何,只是对此多留了个心眼:他一定要搞清楚,夫人为什么出面替玄铁遮掩?

  洛泱回到长川阁,只见杏花伸长了脖子,在月亮门外张望,看见她们,赶忙跑过来迎:

  “没、没出事吧?我看大家都往外院去......是小娘子想起什么了吗?”

  “没事没事,快和桃花去抬热水,小娘子要洗漱了。”丁香撵着她跑了,看着杏花的背影,洛泱眉头微微一皱:

  这婢子似乎比所有人都关心我是否恢复记忆,我要是再没点想法,那就是个傻子。

  正要走上台阶,就见阿慕和一个小厮在廊下推推搡搡,阿慕还飞快的打着手势,丁香上前问到:

  “你们俩在干嘛?”

  “丁香姐,今晚本是该我睡廊下值夜,阿慕非说让他来,这又聋又哑的,就算睡在窗台下边,有人叫他也听不见啊,这不是给我们添麻烦嘛!”

  那小厮是大郎君刚从外院拨进来的,正想好好在小娘子面前表现表现,没想到府里最没用的小哑巴跑来跟他抢,这简直是笑话。

  阿慕急急忙忙的打手势道:

  今晚说不定还会有刺客,我藏在柱子后面,两眼盯着,保证一晚上不睡觉。

  他怕丁香不信,还把自己的袖子捞起来,露出他的袖镖,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站在一旁的洛泱笑了:“就让阿慕留下吧,他这是担心他义父,心里焦急睡不着,跟着咱们回来,又总想做点什么才能安心。”

  阿慕眼巴巴的看着洛泱的口型,大概猜到她同意了,又见丁香让那小厮卷铺盖回去,这才放下心来,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今晚洛泱并没有心思管阿慕,她正琢磨着如何试探杏花:

  昨天在船上,杏花是在甲板上遇到正往船头跑的四兄、五兄,她手里捧着我的衣裙,所以没人怀疑她所在的位置,若如她所言,那是到马车上替我拿衣裙去了。

  等她沐浴出来,杏花过来替她梳头,洛泱漫不经心问到:

  “杏花,刚才丁香说你有个阿姊从荥阳来寻你,我怎么总觉得有些不对,不应该是阿兄吗?”

  “我只有阿兄和妹妹,哪里来的阿姊?”

  杏花笑得很自然,忽然,她心猛的一跳,手僵在那里,手里的梳子顺着洛泱的长发滑落在地,发出“噹”的一声。

  听到声响,杏花才慌慌张张的蹲下去捡梳子,犹豫着问:

  “小、小娘子,您记得我有个阿兄?”

  “我现在一想事就头疼,也不知是不是江太医说的,快要想起什么......哎呀,别说了,头疼得很我要躺下,熄灯睡吧。”

  洛泱也不答她的话,自顾自的上床躺下,翻了个身,再没动静。

  替洛泱放下床帘,透过纱帘看着入睡的主人,杏花大气不敢出,恨不得拔腿就往外跑:

  小娘子就要回魂了,这可怎生是好?我得赶紧出府去报告......不对,若真是回魂,那么多重要的事都不记得,怎会单单记得我有个阿兄?应该是小娘子随口猜的。

  她自我安慰一番,在榻边的褥子上躺了下来。

  可这哪里睡得着?杏花来回翻了几次身,自己都毫无觉察。

  床上躺着的洛泱一动不动,只轻轻摸着那枚桃花戒指:这金手指的作用也太小了,难道就是让我给杜芊芊扎那两下?可不扎她也死不了,或者,这针还有别的用处?

  再说这杏花是府里养了多年的丫头,她为什么要帮别人?

  .默默等了一会,见杏花在下面不再有动静,她重重翻身过来,嘴里喃喃说着:

  “就是你!刚才我们还一起跳舞,现在你竟要害我......”

  杏花正睡得半梦半醒,忽然听到洛泱的话,惊得一下坐了起来:

  “小娘子?”

  屋里没了声响。杏花点起油灯照去,纱帐里的洛泱仿佛被灯光打扰,转了个身,面朝里沉沉睡去。

  这下杏花彻底清醒了,她吹灭油灯,一屁股坐在自己的褥子上:

  完了,小娘子一定是想起来了!我得赶紧走!寻了阿兄,拿了钱,我们就回荥阳去。不不,不能回家,先到外面躲个一年半载……

  她心事重重的躺下,这会肯定出不去了,除非等到下半夜,有人上门收夜香。想到夜香,她翻身坐起,看看毫无动静的床,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洛泱也跟着下了床,她心中后悔,没有实现跟外面的暗卫说好,甚至连暗卫的名字和联系方式都不知道。

  她正探头探脑的跨出门,就看见阿慕也在往这边探头探脑的望,她连忙招手叫他过来,指指杏花还在廊下的背影,让他跟过去看看。

  阿慕虽不解其意,但立刻快步朝杏花追了过去。

  洛泱走到院子中央抬头往屋顶上、树上看,屋顶上光溜溜的没人,树上黑乎乎的,也不知暗卫是不是在上面。

  “喂~~喂~~”

  她只好一边挥着两只胳膊,一边转着圈往高处看,压低了声音虚叫着。

  “小娘子......您是在找我吗?”一位中等身材的玄衣男子,站在屋子的阴影里,他若不是站得很近,几乎很难发现。

  洛泱高兴的点点头,走到他身边,揪住他袖子退到柱子后面。那暗卫是个十八九岁少年,从没跟女子挨得那么近,若不是阴影盖住了他脸上的微红,他恐怕也没那么镇定。

  但很快,小娘子的话让他精神一震,他将兜在下巴上的蒙面巾拉起来,低声道:

  “您放心,邵春会盯着她的。”

  洛泱扬起眉毛,愉快的问:“你叫邵春?”

  邵春脸又红了,低头小声答道:“是,小人叫邵春,跟我轮值的叫季扬。以后,您要唤我们,把一块白色帕子夹在窗上就行了。”

  “好!”

  邵春飞快的看了眼洛泱,不知为什么,她看上去很高兴。

  来不及细想,他一抱拳,顺着廊下的阴影跑了。

  洛泱:我也是个有保镖的人了!

  嗯?不对,电视剧里的保镖不是用飞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