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枕东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寒食节踏青

醉枕东都 楚潆 2473 2021.09.18 00:00

  寒食清明前后,休沐七日,这也是徐迪一门男丁,定在寒食节后一日,北市问斩的原因:

  闲着也是闲着,围观的人会比较多。

  这几日留守府里外人来人往,将军府倒是得了清静。

  府里的仆婢们都忙着给小娘子和几位郎君,准备寒食节这日出游的衣裳用具。

  说是出游,年年都是到紫微宫和上阳宫之间的宫苑,郎君们去打马球、蹴鞠、斗鸡,小娘子们放放风筝、赏赏花,更是尚未成亲的郎君、娘子们的官方沟通时间。

  所以,能去的都是东都门当户对的达官贵人。

  他们是去惯了,可洛泱还是今生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活动,难免有些激动。

  出门的时候,她才发现丁香给自己收拾了三套衣裙,还有各自搭配的帔子、披风、首饰,卷了一大包。

  “不是去玩儿的吗?怎么还要带这么多衣裙?”

  丁香笑道:“寒食踏青要做的事多着呢,单说小娘子,早晨赏花、投壶,晌午有午宴,午后是放风筝、骑马,等到酉时开始寒食宴,日落才结束。您看,这可不是要换不同的衣裙?”

  “哇!好棒!我终于能享受贵族生活啦!”

  洛泱开心得一蹦三尺高。

  旁边的婢女都“吃吃”笑起来:小娘子是不是傻啦?您本来就是贵女,过这样的日子不是很寻常嘛。

  “夫人说了,您这是落水以后第一次参宴,您可千万不能饮酒,若是像上回在荷塘边那样,大喊大叫撕裙子,今后可再没脸出门了。”

  丁香不失时机的向她泼冷水。

  “不饮不饮,我要投壶、骑马去的,还有吃好吃哒。”

  洛泱等荷花替她披上帔子,挂上她的玉珮璎珞,便迫不及待的朝门外跑去。

  “小娘子慢点儿,夫人说了,您不能跑跑跳跳,西苑养有鹿和孔雀,您也不能去追它们,特别是不能去拔毛!”

  洛泱在前面“咯咯”笑着跑,丁香跟在后面絮絮叨叨。今天,只有她能跟进去看着小娘子,压力大。

  刚跑出院子的洛泱,一头撞在五郎身上,他捂着胸口说:

  “太粗鲁了......出去别说是我妹妹......”

  “好啊!今天你可别跟着我,别耽误我看英俊小郎君。”

  五郎没想到妹妹答应那么爽快,还要看什么“英俊小郎君”?不过他可不急,悠悠道:

  “今天不用教你骑马?那我可轻轻松松去打马球去了。”

  “骑马?对对对,我还不会骑马呢,五兄你得教我,否则人家会笑话,将军家的女儿竟然不会骑马,吧啦吧啦的。”

  洛泱一激动,忘了刚才说不要五兄跟着的话。

  按照当今圣上亲自做的规定,女子出门的乘具是有区别的:皇女用辇子,贵女用檐子,普通女子用兜子。

  檐子又分为十二人抬、八人抬和四人抬,兜子就只有两人抬。

  女子乘辎出门,必须四周全封闭,若是骑马,就要戴帷帽遮面。

  此时,对女子已不复盛唐时那般宽容,甚至出现了贵族小娘子,需要用缠足来表现端庄、身份高贵的情况。

  好在洛泱生在将军家,苏将军就不要他女儿守这些臭规矩,再加上不是在长安,她从小就生长得自由自在。

  所以,她并没有坐为她准备的全封闭四人抬檐子,而是跟着五兄挤到他们的马车上。

  “四兄,我怎么感觉好久都没见到你。”

  元植似乎知道洛泱会跟他们挤一辆车,已经把中间那个位置留出来给她,他故作轻松的笑道:

  “哪像你?天天除了吃就是睡,我都没事做的吗?”

  “嘻嘻,那倒是,当封建社会蛀虫真好。”洛泱嬉皮笑脸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两位阿兄都没听清她又磨什么牙。

  “你去参宴,带钱了吗?”元植问她。

  洛泱看看四兄,又看看五兄,莫名其妙问到:“带钱?去宫里吃东西还要付钱的?”

  “别听四兄唬你,”元桥见她一脸懵的样子很可爱,又想揉她头,被洛泱翻了个白眼,手在空中停住了,他笑道:

  “里面会有人斗鸡,观看是可以下注的,你不参加,用不着使银钱。”

  元植也不说什么,掏出一个女子才用的粉色小锦袋,上面有个手环可以挂在手腕上,将它递给洛泱道:

  “拿着,里面有三百文钱,有时使唤宫女太监,塞点钱好办事。他们这些守皇宫的寡得很,就指着每年在禁苑里办的几次宴会,能额外捞点钱使。”

  “嗯嗯,有道理,多谢四兄!”

  这个小手袋真精致,身上没兜,手上挽一个正合适,还很配她衣裳,洛泱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见妹妹喜欢,元植暗暗松了口气,这才说:

  “袋子里面还有几颗金珠子,一颗珠子可以换一贯钱的,别当便宜货随手给人了。”

  “嗯!”

  “四兄,还是你细心,我都忘了还有这回事。还有金珠子吗?也给我两颗。”

  元桥笑嘻嘻的把手摊开,伸到四兄面前,元植使劲拍了他手心一板:

  “没有!”

  那天,他回到屋里,就看见桌上有盘洗好的枇杷,床边还放着双针脚歪歪扭扭的鹿皮短靴,可能是怕自己缝得不牢,来回缝了两道。

  小厮说是小娘子让人送来的。

  毕竟是自己抱大的亲妹妹。

  元植后悔自己平时经常给她脸色看,特意送份礼给她,算是表达自己的心意。

  马车到西苑门外的时候,前面下车的元桢几个已经在等他们了。

  几位阿兄走在自己身边,洛泱觉得好拉风啊!可惜好景不长,走进去没多远,男女宾就分开了。

  元桢手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别去危险的地方,遇到事就大声叫人,一路都有宫女太监,他们会帮你。”

  “嗯,知道了。”

  洛泱迫不及待要走,又被元桢勾住帔子拉了回来:

  “哎!还没说完。别跟那些女人吵架,你的死对头杜芊芊也来了,你俩......”

  “哎呀,知道了。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不会跟她一般见识的。阿兄,我们一直都分开玩吗?”

  “不会,只是赏花分开,郎君看什么花?”元极呵呵笑道:

  “大兄唬你,那些女人不敢欺负你,今天就数你阿兄最多,惹苏洛泱,那不是找打吗?”

  “嘻嘻,这么巧?我也这样想!”

  洛泱跟在引路宫女后面,开开心心的进花园去了。等穿过这个小花园,她才发现,真正的花园还远着呢。

  又在滨湖小道上走了好远,才来到一片宫殿前。

  “苏小娘子,您看,这片园子里的几间宫殿都是给小娘子们存放衣物、休憩用的,您进去找到没人用的床榻,就可以放下东西了。”

  那宫女含笑道。

  洛泱想起四兄的话,忙从手袋里抓了一把,至少有二、三十枚铜钱,塞到那宫女手里道:“多谢阿姊指引。”

  那宫女也不推辞,只是笑得更真诚了:

  “苏小娘子客气。您进去往里走,屏风后还有张小塌,刚好只够睡一人,您就不必和她们挤在一起,换衣裙也比较方便。”

  “太感谢您了。”

  这会人还少,大家果然都不怎么会往里走,洛泱很快到了屏风后面,这里挡着根柱子,难怪会和外面隔开。

  “里面不小嘛!丁香,等会休息的时候,你也一起躺上来。”

  丁香听惯了洛泱不分主仆身份的话,正想提醒她,忽然听见屏风外面有人说话:

  “咦?居然有人先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