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枕东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铁板烧

醉枕东都 楚潆 2155 2021.09.27 00:00

  这么好吃的烤肉,不是客船伙夫做的?

  元桢、李奏都看向元枫:难道是你那晕船伙夫做的?

  “也许......可能......如果是她,回去以后我一定把她抓回将军府,天天烤肉给我们吃!”元枫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最后一根羊排。

  吃了两碗酒,元桢要回客船,元枫趁机借口送大兄,也下了船。

  他急急忙忙往洛泱做饭的地方走,越走越闻到烤肉香,走到近处并不见火光。

  只见妹妹蹲在那块铁板前面,拿着筷子正在翻动铁板上的羊肉,那羊肉“滋滋”的往外冒油。

  更奇怪的是,羊肉旁边还有一堆米饭,就着铁板上的油,米饭粒也变得香香的。

  “你这是在做什么?”

  “不懂了吧?我这叫做铁板烧。是靠铁板的温度,将肉菜加热至熟,比直接明火烤熟更能保留食材的鲜嫩。”洛泱得意的说:

  “你来尝尝我的蛋炒饭,保准你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米饭。”

  没有炒菜锅无所谓,铁板烧也一样能煎能炒,刚才在船上,看到这块不大不小的铁板,洛泱就想到了韩国烤肉。

  元枫对铁板烧烤的肉已经完全没有疑义,他刚才已经吃了羊排,可这烤出来的米饭......他接过邵春递来的一碗炒饭和筷子,闻上去就像......

  自己今晚没吃饭一般!

  兄妹俩和两个假内侍,开开心心的把烤肉、炒饭吃了个精光。

  “我们船上还有十几个兄弟啊,他们吃的啥?”烤肉虽好,这可不是替所有人准备的。看这个情况,明日天亮还要让人到县城里去采买。

  “放心,他们吃的是鸡肉蛋炒饭,一只鸡的肉切成丁,炒到十六个人的饭里,虽然少了点,不是还有鸡蛋嘛。而且人人都有鸡骨头汤喝。”

  鸡鸭肉比羊肉便宜多了,炖一只鸡十六个人吃,只怕连鸡骨头都不一定吃得上。

  “我先回去了,你们收拾收拾东西,赶紧上船。”

  元枫想快些回去,要去交代船上那帮猴崽子,千万别把吃了什么,传到别的船上去。

  其实,就算是让别的货船知道,他们也很难做出同样的炒饭。

  因为除了铁板烧,洛泱不知道盐有不同品质,她今晚用的全是备给李奏、元枫的,提纯度高的细盐,而其他船上给军士们配的是杂质多的粗盐。

  粗盐官价每斗三百文,而贵族才能吃到的细盐,每斗六百文还买不到。

  洛泱打开盐袋的时候,尝了尝才敢相信,文宗朝原来已经有不错的细盐了,这还真给了她不小的惊喜。

  百味盐为首,加上肉类自带的油,孜然、花椒、胡椒、姜、大蒜、小葱、芫荽这些调料,在大唐做出好吃的菜,也不是很难的事。

  “怎样?去问清楚了吗?是不是你船上的伙夫?”看到元枫上船,李奏意味深长的笑着问他:

  是什么伙夫,值得苏三公子两次三番过去关注?

  “哦,是她。新来的,我这也是第一次吃到她烧的饭菜。哎?你们这是要去钓鱼?”元枫囫囵答道。

  “是啊,这里是黄河水入北漕河的河口,由动至静,正是鱼喜欢停留的地方,只有一个晚上,不夜钓可惜了。”

  李奏说着,阿冽举着盏小巧的琉璃面气死风灯过来,一团黄光在黑夜里格外显眼,这个勾在钓竿上,对鱼来说,就是诱惑。

  “你想得真是周到,连鱼竿都带了。”

  “有月余的时间漂在河上,总有机会可以钓鱼,这叫有备无患。还有根鱼竿可以给你用,不过气死风灯只有一盏。”

  “我不要气死风,我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气死鱼!”

  两人说说笑笑,坐到船头甲板去了。洛泱上了船,正想回后舱,听到船头有动静,探头看看,不远的河面上还有微弱的灯光。

  她好奇心起,挨着舱板踮脚往船头走。

  “舱里那位早该醒了吧?”

  “嗯。中午就醒过,后来又打晕了。阿凛正守着他,等我们钓完鱼回去,他的入伙饭应该都吃完了。”

  “他能信吗?”

  “没得选,他已身在河阳,不会傻到认为,那位还会相信他。”

  洛泱吃了一惊,她今天听见这个人说话,便觉得耳熟,只不过他样貌变了,更重要的是,他是正常站着的,她便没多想。

  若不是听到“阿凛”,她绝不会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对上号。

  他......是六表兄?

  “谁?”

  阿冽感觉后面有人,便朝船庐阴影走过来。洛泱吓得赶紧转身往后跑,这一跑,放哨的亲兵过来了,洛泱忙压低了声音笑着问道:

  “兄弟,今晚的饭好不好吃?”

  那哨兵认得她是伙夫,便笑道:“好吃!我们平时连精米都吃不上,更不用说这样有油盐香,有鸡有蛋的饭了。哪怕只有一餐,我们也做了一日的神仙。”

  “哦......哦哦......”

  联想到六表兄,洛泱顿时意识到,自己今晚用的食材,应该不是给所有人吃的。

  她贼兮兮的转头偷看了一下身后,阿冽并没有走过来,这才松了口气,跑回了后舱。

  邵春他们俩,靠着后舱门坐着,见洛泱回来了,替她推开门,指指米堆旁边腾出来的空地说:

  “地铺已经打好,您只能将就着睡了。”

  “没事!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点痛算什么?”

  她弓身进了后舱,在那几筐食材里翻了翻,找出来另一个盐袋子,打开来,里面是像是没加工过的粗盐,舔了舔,比细盐更咸,舌尖还有一点涩味。

  好吧,吃了你的,大不了以后找机会跑进城,买点精米、细盐、鸡蛋补回来。

  还没等她盖好那些食材,邵春敲门进来,他提着一桶热水,季扬提着一个新的夜香桶。邵春道:

  “这两个桶,都是三郎君让人找驿站要的。”

  “哦,我阿兄考虑得真周到。”

  “还有......早上您晚点出来......他们起来都是在船边......那个。”

  “那早上不用做小食?煮粥什么的?”洛泱想着在府里厨下会做小食,五兄还经常到外面买给她吃。

  季扬笑了:“小娘子您真是菩萨心肠,我们哪有那么讲究?一天吃两餐就够了。”

  “两餐?那......我阿兄他也只吃两餐?”

  “将军、参将都一样,外出行军打仗,都是吃两餐。”

  “这么可怜......好吧,我知道了。”

  洛泱躺在一块厚布铺成的垫子上,这块厚布,应该是三兄用来盖身上的吧?

  唉,第一次出远门,没考虑那么多。

  草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