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枕东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犯法

醉枕东都 楚潆 2526 2021.08.12 00:00

  魏执事进了书房,一看裴公子也在,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

  “煊儿不是外人,但说无妨。”

  将军这话让裴煊如沐春风,腰背都挺得更直。魏执事心中暗喜:

  这是连报官都免了,刺史在这站着,将军也不好藏私,天助我也。

  他对将军和裴煊拱手行礼,满脸愁容道:

  “将军,您撤了我的执事一职吧,我对不起您的重托啊。”

  “有事说事。”

  魏执事一脸内疚的说:“这事我发现已有一段时间了,可惜一直没有找到证据,今天,管制衣的阿婵,说丢了一笸箩的金线,我们这才到处查了查。

  没想这么一查,不但找到了藏在阿木床下的金线,还在玄护卫房里找到了一袋子银钱。这事可大可小,我就想应该......先来向将军禀报。”

  说着,阿标捧着个钱袋子走了进来,元枫打开来一看,里面有几缗钱,关键是,还有两锭五十两的船型银铤。

  块状、条状的银铤皆刻有铭文,出自官方。这种无铭文的船型铤,往往是民间商业往来结算所用,金额较大,所以很少在市面流通。

  苏府给仆婢的月钱、给士兵的军饷,绝不会大到用银铤。玄铁能有这些银钱,就很怪异了。

  “带玄铁。”

  “回将军,玄护卫出府去了,尚未回来。”

  “去找!”

  在将军的怒气中,魏执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既然不是将军私下里给玄铁的,管他是偷来、还是卖私货得来的,怎么说都是犯法没错了。

  他略显得意的说:“玄铁虽没回来,可他的哑巴义子还在小娘子院里,要不要先带来,问问他床下藏着一笸箩金线的事?”

  “在小娘子院子里?他一个男丁,怎么跑到小娘子院里去了?去把他带来。”

  将军一听就有些烦躁,女儿渐渐长大,眼看今年就要及笄,现在他看哪个接近女儿的男子,都特别像窃贼。

  所以,昨天才下狠手,把四郎打得那么惨。

  “我去吧,阿爹。”

  五郎转身就往外跑,他要去给小妹提个醒,虽然他相信小哑巴不会偷东西,但他义父的银铤不是小事,千万别撞在阿爹的火头上,帮了倒忙。

  果然,洛泱一听五郎来意,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他这是打击报复!想不到,我还没去告他的状,他反倒先跳出来。阿爹总会主持公道,谁怕谁?没有的事,难道他还能颠倒黑白?”

  元桥摇摇头道:

  “小妹,你是没了记忆才会这么说。执事是总管,他有权利处罚做得不对的仆婢,就算有时做得过分一点,无伤大雅,爹娘也会容忍过去,总要给他体面,他才管得了下面的人。”

  阿慕一看小娘子脸色不好看,连忙比划着说,床下的笸箩他根本不知情,刚才他回屋的时候,义父不在,袖镖在床下的箱子里,那时根本没有什么笸箩。

  元桥拍拍他的肩:“先到将军书房去吧,相信总会查清真相,不会冤枉你。”

  他们赶到书房的时候,先他们一步进屋的,是玄铁。

  洛泱从后面看,他拖着那条不是很灵活的右腿,穿着禇色的粗麻衣衫,大概是因为活动得少,身材也开始走样,可他的背脊依然像军士那般挺拔。

  玄慕大步跟上去,进屋跪在玄铁身边。

  “你怎么来了?”看见女儿跟进来,她虽然垮着一张脸,但气色还不错,苏知远暗暗松了口气。

  洛泱给阿爹和兄长们行了个礼,这才发现裴煊站在他们中间,她没理会他们,只管对阿爹撒娇到:

  “阿爹,女儿昨晚遇刺,只恨自己没有还手之力,今来找来阿慕,让他教女儿用袖镖。下次再遇到危险,女儿也不至于再被人用绳索活活勒死。”

  苏知远的脸色缓和了下来,他想了想,玄铁做那袖镖,对他们来说是鸡肋,可对小洛泱来说,关键时刻,还真有保命的作用。

  魏执事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若小娘子说他鞭打阿木,他该如何应对,没料到她只字未提打人的事,只说阿木去她院子里与袖镖有关,将军爱女心切,未必会惩罚阿木。

  还好之前自己没把笸箩的事讲死,他见风使舵道:

  “将军,阿木是个小哑巴,相信他也没什么坏心思,那笸箩兴许是谁和他闹着玩的。等我查出来,一定好好教训这些乱开玩笑的家伙。”

  “嗯。本将军也是这么想。若真是阿木偷了东西,也不会傻到藏在床底下,这样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你说说,那袋子银钱,你又是从哪里找到的?”

  听到“银钱”二字,进来还一脸懵的玄铁,这才抬头看了一眼桌面,果然,自己熟悉的钱袋,正豁然放在将军手边的桌面上,他脸上顿时变了色。

  他的表情,屋里的人都看在眼里,若说玄铁不认得这钱袋,裴煊第一个不相信。

  一百两银子,那就是一百缗钱,对于奴仆来说,这不仅是笔巨款,还犯了“贱民不得私藏金银”的国法。

  就看玄铁如何解释,若是将军肯为他打圆场,那官府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回将军的话,我们到每间屋里搜查,这钱袋是在玄铁的衣箱里找到的。”

  这袋钱早就被魏执事发现,他之所以不动声色,是因为他确实还没查到这袋钱的来源,若是玄铁找个借口蒙混,他还不好反驳。

  今天不得不提前抖出来,全因洛泱插手阿木的事。

  “玄铁,这钱袋是不是你的?”将军对这个老部下没什么拐弯抹角的。

  “是、是我的。”

  “你哪来这两个银铤?”

  玄铁挺直腰跪着,却不敢与将军直视,低着头不说话。

  元桢道:“玄护卫,我九岁第一次上战场,就是您带的我,在战场上,您的英勇无人能及,若是有什么不愿为人道的原因,我们也可以出去,让您与我父亲单独讲。”

  这个说法合情合理,洛泱都想为大兄点个赞。没料到玄铁却说:

  “没什么好说的。那两个银锭子是别人的,放在我这里保管。至于是谁的,我要见了主人才能说。”

  苏知远差点没被他气死:这头犟牛,看来你已经不把我当做你的主公了,今天裴煊也在,看你到了大牢里面说不说!

  打定主意,他冷着脸道:

  “裴煊,家奴犯了国法,本将军也不便包庇,你叫人来,把他锁进大牢吧。”

  裴煊愣了愣,这事明明可以大事化小,哪里用闹到官府?他瞟了眼元枫,元枫示意他“照办”,于是他向姨父行了一礼,拿起桌上的钱袋,看了看玄铁转身要走。

  洛泱急了,忙拦着玄铁对道:“阿爹,家奴的案子不能咱家自己审吗?为什么只问了一句就要送官府?您知不知道,魏执事与玄护卫......”

  “洛泱!这里是你管事的地方吗?你不是什么都忘了?是谁挑唆你来说这些?”

  元桥忙把她拉到自己身后,嘻嘻笑道:“阿爹,是我说的,我没挑唆小妹做什么,闲聊的时候瞎讲的。”

  阿慕不知他们在说什么,他在一边拉拉玄铁衣袖,着急的打着手势:

  义父,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连将军也不能说吗?您说出来,将军一定会帮您的!

  玄铁对他淡淡一笑,什么也没说,站起来走到裴煊身后。

  裴煊听见洛泱的话就停住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直到屋里没人再说话,他才带着玄铁出了门。

  忽然,他看到姨母正静静站在门外,赶紧拱手行礼。

  姨母笑笑,挥挥手让他们从面前走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