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枕东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还锦靴

醉枕东都 楚潆 2088 2021.08.26 00:00

  洛泱走后,元桥边走边想着四兄:

  早上起床后,他还到隔壁去看了一下,四兄倒是已经能起床走路了,可也没听说他要出门,这一时半会有什么紧急的事,还骑马......

  此时,苏元植的马正停在东都正南门,徽安门的城楼下。

  “哎呀,少将军,您怎么来了?”

  城门郎卢世勇见苏元植推门进来,连忙笑着迎上去。苏元植虽然只是校尉,按说不该叫他“少将军”,但他是苏大将军的儿子,这么叫也不算出格。

  关键是大家都知道,他和五郎君不同,格外喜欢大家这样称呼他。

  “我今天回军营恢复当值,却没给我安排具体事情,心想也好久没见你们这班兄弟,专程过来看看。”

  元植往凳子上一坐,碰到屁股上的伤口,不由自主“嘶”了一声。

  他前天被将军打的事,军营里早传遍了,卢世勇也不避讳,关心的问道:

  “怎么,还没好?大将军还真下得了狠手。”

  以前苏元植刚进军营的时候,跟的就是卢世勇这一营,所以他说过来看他们,完全合情合理。

  “阿汤,把我的活血酒拿来,让少将军喝两杯。”这是卢世勇自己泡的药酒,别说泡在里面药材很贵,就连酒底也得是上等的黄酒。

  这话正中苏元植下怀,他并未推辞。

  闲聊了几句,酒拿上来,苏元植却道:

  “你不是说,你这活血酒,有病治病,没病养身?今天高兴,你也陪我喝两杯。对了,炸黄豆还有没有?拿些来下酒。”

  “嘿嘿,少将军都记得。有有有,我去拿。”

  这边卢世勇乐癫癫的出去拿黄豆,那边苏元植就往卢世勇的酒里下了巴豆。

  两杯酒下肚,可怜卢世勇就开始跑茅房了。

  “少将军,您看我这没福气的,果然不能太补。我也招呼不了您,这就让人报到营里,另外派人来顶了我的城门郎。”

  卢世勇提着裤子,愁眉苦脸道。

  “你也是为了我......这样吧,我反正无事,顶你一日也无妨,你几时好了,我几时再回去。否则,我父亲知道原委,必定会再打我一顿,我这屁股也受不了啊。”

  苏元植说得有理有据,他是少将军,区区城门郎有什么做不得?卢世勇感激的行礼,叫来城卫,当面将锁匙交给了他。

  当然,苏元植不是发了什么善心,他本来就是冲着这把长长的城门锁匙来的:

  今早起来,他感觉走路已经没问题了,在屋里趴了两天,浑身骨头酸痛。闲着没事,翻看自己的宝贝,突然翻到一个金盒子。

  他心中一动,上次只对五郎和洛泱讲自己收了锦靴,其实他的秘密不止这些。

  那个小金盒子是椭圆形的,打开来,里面有只小小的金蛐蛐,这蛐蛐特别有意思,尾巴后面有个机关,手一拉,蛐蛐就像要打架时那样,翅膀会一开一合的。

  当时史二郎拿出这宝贝的时候,好几个官宦子弟都争着要,最后给了他。

  他曾拿出来对五郎炫耀过,只没告诉他是哪儿来的。

  要不把这金蛐蛐......跟锦靴一起还了吧,以后再不要史家给的东西了,这次小妹落水,虽不知与他家有没有关系,毕竟是在他家船上出的事。

  想到此处,四郎拿布包了那双锦靴,又揣了金蛐蛐盒,出了院子。

  到了前院,让人在他的马鞍上搭了一层软羊皮,这才慢悠悠骑马出了门。

  到了云水间门前下马,立刻就有龟公笑眯眯的出来替他牵马:

  “哟,几日未见,苏四郎君可大好?咱们家二郎君正在上面念叨着您呢,快上去吧。”

  苏元植冷着脸:敢情我这一挨打,全东都的人都知道了?

  等他上楼的时候,一眼望去,大堂里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仿佛都在嘲笑他。

  四郎被打这事,还真是将军府里传出来的。

  苏将军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更为了给史家和害自己女儿的人一个提醒。

  但对于四郎,这个总想给自己挣面子的人来说,无异于在他伤口上撒盐,出门前对妹妹和苏府的那点愧疚,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瞪了一眼指指点点偷笑的人,“噔噔噔”的上了楼。

  进了包房,他憋着一肚子气,将包裹和那个金蛐蛐扔在桌上,这才发现,包房里不但有史二郎,当家的史大郎也在。

  “这是怎么了?谁那么大胆子,敢惹苏少将军生气?”

  史大郎总是那么气定神闲,他顺手将包裹打开一个角,露出了里面的锦靴。

  他眼里精光一闪,不动声色笑道:

  “原是我们不配,连累少将军挨打了?”

  元植刚进门时的气焰消了大半,看着史大朗竟然有些心虚,赶紧解释道:

  “非也。挨打是因我妹妹受了伤,父母亲大人心疼,转而责难。与这两件东西无关。”

  “那你发什么疯,为何要把这物什拿来?难道是怪我没保护好苏小娘子,要与我划清界限?”

  史二郎比兄长小一轮,与大郎中间还隔着三位阿姊,所以他更愿意与年龄相仿的官家子弟们交往。

  苏洛泱他那天也是第一次见,之前跳舞的时候,印象还不算深,杜芊芊落水之后,她气定神闲的指挥他去准备牛乳蛋清,又亲自给杜芊芊催吐,让他眼睛都看直了。

  等到郎中来把脉后说,因处理及时,杜芊芊已然无恙,否则,这么长时间,必定性命难保。

  他当然不知道,杜芊芊在肚子里把苏洛泱骂了一千零一遍:

  老娘就是不要你救,到明天一样活蹦乱跳!

  史二郎没有接触家族中的生意,可没少享受家族给他带来的尊享地位,让他一个商人之子,有着官宦弟子办的尊荣。

  大兄让他去结交苏家,好不容易攀上了个苏四郎,这下要来还东西绝交,这让他在大兄面前多没面子。

  元植叹了口气道:

  “我父亲就是个老古板,总是看不清现实。我人微言轻,在家也为你们说不上话,还是老老实实的罢。在东都,有权势的不止苏家,你们正经做生意,苏家也不会为难你们。”

  说着,他站起来就要走。却听史大郎在旁边悠悠道:

  “要撂开手也可以,就请苏少将军,把在水云间几次输的赌债结一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