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枕东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护短

醉枕东都 楚潆 2755 2021.09.20 00:00

  阿冽推着李奏顺着游廊往前走,此时他们已经能隐约听见不少男声。

  蹴鞠场离这里不远,郎君们应该是过来观战了。就这么隐隐约约的嬉戏喧闹,让李奏恍然回到了长安太极宫。

  祖君在位十五年,他的父亲在东宫一住就是十五年,对父亲来说是煎熬,却也给了他一个安稳、简单的童年。

  可祖君殡天,短短六年间,那把龙椅上,先后换上了父亲、长兄和二兄。

  脸变得太快,容易让人忘了,哪一张才是大唐该有的模样。李奏突然改了主意:

  “掉头吧,我不想去人多的地方。我们进来的时候,不是看见一座长满松树的土山?上面有个小亭子,考考你俩,能否把轮椅抬上去。”

  “那还不是小菜一碟?”阿冽笑道。

  主仆三人掉头穿过游廊,忽见发现花墙后有动静,几个女人不知在后面说什么。

  本来他们已经走过去,却听到有人说“裴刺”二字,李奏手一抬,阿凛推着他避到树后,阿冽则凑上前去偷听:

  “蠢!在外面说话,不许提名字!”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低声叱道,旁边的婢女低着头不敢出声。

  “说。”

  那婢女继续低声道:“就是……就是那男人信了我的话,已经往滴雨台去了,只是苏……啊,另一个女人不肯去,她说她要投壶……没空……”

  “不肯去?不可能啊,她不是很爱缠着她表兄的?”

  “变心了呗。”

  “那戏不是唱不成了?”

  “惨了!我们驴驹媚都下了,岂不是便宜了那小娼妇?”

  “是啊,阿姊,想想办法,把那傻女人从投壶场骗过去,那才有热闹看。”一个胖乎乎的、梳着高髻才与旁人一般高的女人着急道。

  阿冽没再听下去,弓身离开了花墙。

  等他小声复述完,李奏暗叫不好:“裴刺”,莫不是裴刺史裴煊?第二个女人姓“苏”又傻,难保第一个不是姓杜的“小娼妇”。

  对裴煊与杜芊芊的事,自己千防万防,怎料到会有人横插一脚,给他们下媚药。

  “阿凛、阿冽,你们快去滴雨台,若真是裴煊,无论如何阻止他,不清醒就打晕扛出来。”

  “那您不是没人保护......”

  “快去!。”

  他俩冲着凉亭旁的老太监跑过去。

  李奏看看四周,从花墙里出来附近只有一条路,在两段游廊中间,正对着亭子方向,他慢慢推着轮子朝那个路口移动。

  这轮椅说起来更像推车上装了张椅子,有人推挺好,自己不怕手脏,扶着轮子也能动,只不过速度非常慢。

  最重要的是,后面没人控制,遇到下滑,坐轮椅的人没法刹车。

  李奏表面平静,眼睛盯着那个中点,咬牙把自己往那里推。他刚在路口停下来,花墙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那几个女人从花墙后面走了出来。

  “宫苑怎么回事?什么人都能进来。”走在最前面的胖妹皱眉道:“闪开!瘸子也敢挡在这里,没看到小娘子要过去吗?”

  走在中间那位个子高挑,衣着华丽,她看着李奏迟疑了一下,但很快又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听阿兄说,漳王造反未遂,被圣人打断双腿,贬到洛阳。这人虽然长得贵气,但手上、衣袖上都脏兮兮的,身边连一个仆人都没有,绝不可能是巢县公。

  李奏来到东都月余,除了那夜跟到云水间酒楼,再没公开露面。

  刚才他一不注意,还把手上的灰蹭到脸上,更没有一点皇族该有的仪容。

  不过,他冷冷的语气里却似不容冒犯:

  “某爱停在哪,就停在哪。”

  “喂!好狗不挡道,你是哪家的狗?竟敢挡李娘子的道,活得不耐烦了?”

  李兰枝身边一个忸怩作态的红衣女子甩着帕子,扯着嗓子说到。

  狗?李奏心中光火,手一抬,那把扇子展开飞了出去。

  只听“啊!”的一声尖叫,扇边如同刀刃,切着那红衣女子的脸飞过去,脸上顿时多了一道血印子,还慢慢渗出血来。

  几个女子都被镇住了,这人竟然还有点能耐。李兰枝皱眉道:

  “看戏要紧,我们往旁边走。有本事他别走,一会我让阿兄来收拾他。”

  “妹妹!我的脸就这么任他毁了?不行!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那红衣女子边哭边喊,推着前面的婢女就往李奏身上撞。

  李奏没有和女人打架的经验,更不想让这些女人碰到自己,只好扶着轮子往后退。

  他这一退,路口就让出一条缝来,最前面的那个胖妹,也没了顾忌,气呼呼的挤过去,绕到轮椅后面,把他使劲往前推,想把他从旁边的斜坡上推下去。

  路口的花墙后面,是平坦的草坪,沿着斜坡一直延伸到湖边。

  “推他过去,这瘸子滑下去,定能掉进湖里,淹死他!”胖妹嚣张叫道。

  李奏忙用手固定住轮子,喝到:“大胆!谁敢推本公子,让你们全家陪葬!”

  李兰枝看他这气势又犹豫了,此人身份不明,她不想惹事。那边好戏肯定开场了,虽然安排了柳姑姑带人过去,可自己不去看,总差了点意思。

  “别理他……”

  可她这句话,此刻已经拦不住身边这几个复仇心切的姐妹,她们一拥而上,其中一个,甚至弯腰去咬李奏抓住轮子的手背。

  不要脸的女人撒起泼来,跟疯子一样气势磅礴。

  李奏一手要推开她们,一手要固定住轮子,轮椅渐渐被胖妹和发狠的红衣女子推动,正当李奏忍无可忍,要动手打女人之时,一个身影挡在轮椅前面,熟悉的声音响起:

  “住手!你们疯啦?他是我表兄,我看谁敢欺负他!”

  她一只脚踩在轮子下边,用腿顶住轮椅,一手狠命揪起那咬人女子的发髻,拽着她直到仰起头,才将她推倒在地。

  李奏惊了:原来女人打架是这样子!

  “苏洛泱,你把个瘸子带进来又不管好他,他打伤了我阿姊。不打他也行,那就让我们划花你的脸!”

  那胖妹叉着腰,果盘一样的圆脸都快怼到洛泱面前。

  以前,她们还忌惮洛泱三分,现在祖君回来了,官比苏将军还大。听阿姊说,祖君和苏将军是对头,那她们就算打了苏洛泱和她的瘸子表哥,也不会被家里骂。

  这个想法给她们壮了胆。

  洛泱似笑非笑,假意打量她们的脸,问到:“哪里打伤了?我怎么没看见?”

  “你眼瞎了才看不见,看!还在出血呢!”红衣女子猛地松开自己捂着脸的手,那道血痕露了出来。

  李奏其实只是吓唬她,并没用太大力,血痕都已经干了。

  可怜这京师王府里来的谦谦贵公子,万万没料到,东都这些贵女竟然会如市井泼妇一般,冲过来又抓又咬。

  洛泱却歪着头,抿嘴笑道:

  “撒谎,哪里有出血?也不可能是我表兄划的。我表兄他武功高强,要真打你,根本不会切你脸,而是直接切断你脖子。”

  她不过是随口吓人,李奏听了却很受用。

  那红衣女子急了,冲到她的面前,指着自己的脸吼道:“苏洛泱,你以为你装瞎就行了吗?你们苏家......”

  她话音未落,洛泱捏着桃花针尖,扬手朝她面上划过去:

  一条疤叫丑,两条疤叫恶心,都差不到哪去。

  尖叫声再次响起,其他女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吓得连连后退。

  洛泱一手叉腰,一手点着那几个女人,咬牙道:

  “就算我表兄打你怎么了?我说没出血,你偏要说出血,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出血。

  还敢骂我是瞎子?信不信我让你们尝尝当瞎子的滋味!”

  她手里也没刀子,难道用指甲就能在人脸上划出这么深的口子?顿时让她们的脑瓜子里,出现了妖精吃人的故事。

  恐怖!

  几个女人惊恐的看着洛泱,都后退离她一丈远,站在后面的李兰枝快步上前,皱眉道:

  “李兰春,还不快闭嘴,先去找郎中止血。我们走!”

  红衣女子李兰春,看看刚沾到手上的血,声嘶力竭的大哭起来。

  李兰枝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下来,转头对洛泱冷笑道:

  “苏洛泱,你别得意,这个表兄算不得什么,还是去找找你的裴表兄吧。

  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