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枕东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字数一样

醉枕东都 楚潆 2335 2021.08.25 00:00

  苏元枫他们又等了一会,才见洛泱站起来跟几个仓管告辞,他们竟然都热情无比的向她行了叉手礼。

  等她走到身边,元枫抬手在她幞头上一拍,厉声道:“说!是谁教你赌博的?”

  “哎呀,没人教啦,我......我做了个梦,梦到了一种游戏,和他们这个‘打麻雀’很相似,我就跟他们切磋切磋......什么嘛,我这还不是为了掩护你!”

  洛泱噘着嘴,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元枫脸上绷不住了,也嘻嘻笑起来:“行了行了,知道你是为了阿兄。快上马车,刚才进来没你这个人数,来福也藏到车上去了。”

  “哈?我不用钻狗洞出去了?棒棒哒!”

  嗯?棒棒哒?什么鬼。

  听到元枫兄妹在外面轻声说笑,车上的李奏心情也莫名好起来,车帘子掀开那一霎,他赶紧收起了脸上的笑意。

  “嗨~那个县公?公子?郎君?”

  洛泱和李奏见过一次,可都没有正式介绍过,她一下不知怎么称呼他。李奏有些尴尬,想了想问道:

  “你叫裴煊什么?”

  “叫他裴大表兄啊。”

  “那你就叫我......李六表兄,字数一样。”

  洛泱咬住嘴唇,好不容易憋住没笑出声来。看来这人不但脸上木木的,说起话来也木里木气。

  旺财对着她使劲摇尾巴,两条前腿搭到她的膝盖上,仿佛在提醒她:

  嗨,二主人,看这里,看旺财这里!

  洛泱想起来还有夹肉蒸饼,忙从腰包里掏出那个压得扁扁的油纸包,打开一摸,只剩下最后一个。

  马车厢里小,李奏的眼光也没地方放,顺着洛泱的动作,不知不觉就落到了那个蒸饼上。

  看李奏盯着蒸饼,洛泱有些为难,小声道:“只剩一个……你不吃,就给它吧。”

  李奏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住,猛烈的咳嗽了两声,哀怨的斜眼看她:我什么时候说要吃你的饼?难不成,我还要跟狗抢食?

  快到仓城门,才见柳青带着仓署令在前面等着他们。

  柳青狐疑的盯着这几个赶车的人,阿凛解释道:“这几个是大长公主府里的人,我买酒的时候正好遇见裴刺史,他叫他们过来帮忙。”

  仓署令走到车窗旁叉手行礼道:“下官胡忠拜见巢县公。”

  马车停下来,外面又有陌生人说话,旺财竖着耳朵,“呼呼”的吼声在嗓子眼里打转,眼看就要吼出来,可这会洛泱手里已经没了蒸饼,没有食物能堵住它的嘴。

  情急之下,洛泱只好蹲下去,一手搂住它的身子,一手将它的嘴抓住,这个动作她看阿慕做过,旺财以为她在和自己玩,拼命摇着尾巴,忘了去吼外面那个陌生家伙。

  而外面不见车里有动静,胡忠对柳青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过去看看,只听李奏在车里淡淡道:

  “免礼。”

  胡忠见他并没有掀帘子露面的意思,收了行礼的姿势,悻悻道:“既然是巢县公亲自选的物件,下官就不另行清点了,来人,收清单,放行。”

  出了含嘉仓,洛泱这才放心松开旺财。

  它却不失时机的在她脸上舔了一下,洛泱猝不及防,身体失去平衡,就要摔倒之际,伸手抓住李奏的腿。

  李奏全身肌肉一阵收缩,差点没将他们俩一脚踹出去。稳住身子的洛泱也反应过来,忙将手抽了回来。

  这时她却惊异的发现,手指上的桃花针有了变化,它的花瓣似乎在颤动,“花枝乱颤”说的就是它。

  难道是桃花针可以治他的腿?

  正义的洛泱认真想:以后找个机会问问他的腿病。

  小小的车厢里气氛继续尴尬,洛泱撩起帘子,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仓城,担心的说:“不知还有没有未找到的......”

  “我们商量过了,只能将计就计,等他们行动的时候再一网打尽,说不定还能抓到活口。”他顿了顿又说:

  “后面的事你就别管了,苏家的人越少参与越好。你几个阿兄也会尽量回避,洛阳军也不止苏家亲兵,没必要亲自与禁军对阵,要提防苏家被人陷害。”

  他还真是在为苏家打算……洛泱垂下眼帘重重点头:

  这本是自己要提醒阿兄们的话,毕竟历史上记载,唐军连拦都不敢拦,战战兢兢目送着乱军离开。

  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没被记录下来的事。

  沿着含嘉仓城墙走了一段,旺财突然在洛泱的惊呼声中,不受控制的跳下了马车。

  马车停下来,撩开车帘一看,原来是到了狗洞旁边,它用后腿立起来,热情奔放的抱住了主人玄慕。

  “我......”

  “你......”

  两人异口同声。洛泱阳光灿烂的笑笑:“六表兄,我就在这里下车,你不用特意送我啦。”

  说着,她敏捷的跳下了车。

  李奏从随风开开合合的车帘缝里,断续看见洛泱在和那个小哑巴说着话,声音不大,手上比划的动作却夸张得很,忽悠得哑巴一愣一愣的。

  马车从他们身边走过,李奏看清了哑巴的模样:

  这仆人长着高鼻梁,眉骨也比一般人要高,浓眉大眼皮肤黝黑,长相倒是有点胡风。他看着洛泱时,脸上一副死心塌地的表情,却没有大多数下人的卑微。

  把这么个人留在小表妹身边,苏家是不是太大意了?等见到元枫时,若我还记得此事,便提醒他一下。

  这条沿着禁苑边缘走的路,左转就是新中桥,过了桥,就是城南的长夏街,经过两三个里坊,就是东都最大的南市。

  往来于桥上的人不少,多数是小生意人,他们住在洛河北,却要到南市做买卖。

  忽然,阿慕拽了拽洛泱的袖子,洛泱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一个少年骑着马很快从他们身边跑过去。

  “四兄?他不是屁股上还有伤吗?这是要去哪里?”

  洛泱正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耳边传来唤她的声音:“小妹?你怎么在这里?”

  她回过头来,只见一身铠甲的苏元桥,正一脸惊喜的看着她。

  “五兄?”洛泱看看他身后跟着的几个亲兵,再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笑着点头赞道:

  “男人还是穿铠甲最帅!和你在家的时候,风格完全不一样嘛。”

  元桥左手扶着腰间的佩刀,他这形象也不好在大路上拍妹妹的头,只好抬手拽了拽她系在下巴下面的帽带,低声道:

  “我才是个校尉,离封帅还早得很呢,不过,看在你嘴甜的份上,回去给你带好吃的。”

  “嗯嗯,对了五兄,刚才我看到四兄骑着马从这里过去,他好得还真快。”

  元桥皱了皱眉,疑惑道:

  “今天没记录他当值啊,还骑马......难道是要出城?害,别管他,你赶紧回去吧。

  阿慕,保护好小娘子,别让她跑丢了。”

  目送着洛泱离开,元桥板起脸,对着还在看他妹妹的亲兵喝到:

  “看什么看?都给我记好了,这是苏府的小娘子,任何时候看到她需要帮忙,哪怕当街杀人,都有苏府给你顶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