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枕东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查到蹊跷事

醉枕东都 楚潆 2332 2021.08.11 00:00

  洛泱来之前就听荷花说,魏执事在用鞭子打阿木,撩起袖子那一刻,她不但看见了袖镖筒,还看见了两道血痕。

  魏执事没当一回事,只陪笑糊弄道:

  “小娘子,苏府上下,奴仆百来人,虽说将军、夫人器重我,把我以前为将军做的那点事放在心上,可府里也不是没有恶奴,没点强硬手段,怎么能把府里管得太太平平?

  阿木他不尽心做事,青天白日带着武器满府乱窜,说他两句就要行凶,严惩这种恶奴,是在下份内之事。”

  “严惩?苏家的家规,允许家仆私自用刑吗?知道的会说执事您善用铁腕,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夫人残暴,对下人苛责,没有仁德之心,不配做一家主母。”

  洛泱最看不得仗势欺人的小人嘴脸,尤其是这个魏执事,刚才见他骂放鱼的小厮,临走还踹了人家一脚,丁香将她拉走,她就觉得窝火,现在又见他打阿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不过是小惩大诫,赏他两鞭子,就算放到将军面前也不算什么大事。您还小,不懂治家之道不怪您,可也没必要抬出主母出来压在下。”

  魏执事恼火她将自己称为“家仆”,就连将军也没把自己看成仆人,他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一时间恨得脸都变了形。

  阿木看他们的神情,知道小娘子在说自己被打的事,又见魏执事恨得咬牙切齿,索性将上衣脱了下来,露出他结实匀称的身体。

  丁香吃了一惊,这还有位小娘子呢,阿木虽只有十六岁,到底是个男人,怎么能在小娘子面前脱衣服?

  她正尴尬的挡在小娘子前面,洛泱却推开她,指着阿木身上深深浅浅的鞭痕,斥问魏执事:

  “这是偶尔吗?我倒要去问问将军,府里滥用私刑,是不是他给的权利。阿木,我们走。”

  “小娘子,小娘子!您听我解释……这事您告到将军那里我也是不怕的,只会让倒霉的人更倒霉。”

  “那就更没什么好解释的了。”

  洛泱很坚决,躲开阻拦的魏执事,往长川阁走去。

  阿木忙穿上衣服,跟在洛泱后面,走了两步,回过头来朝魏执事吐了口唾沫。

  “执事,这可怎么办?”小厮阿标慌忙问到。

  “怕什么?看来,小娘子还真是得了失魂症,咱们就该给她长长记性。正好,让这父子俩滚出苏府!”

  魏执事一甩袖子,掉头走了。

  “这个魏执事一向如此吗?他是故意针对阿木,还是对仆婢都这样苛刻?”

  洛泱想着阿木身上的伤痕,生出新的疑惑:若是魏执事对仆婢都这样,爹娘必不会不知,又怎容得下他?

  丁香有些犹豫,身子背过阿木,低声说:“他也不是针对阿木,他针对的是玄铁。魏执事每年都要出门巡查外面的庄子,以前他不在府里时,都是林管事替他打理。

  可去年正好碰上长安来人,府里、衙门事多,夫人就让玄铁帮忙处理府里的事。玄铁是个直肠子……哎,不知怎么就得罪了魏执事。”

  “所以打不着爹打儿子?”洛泱回过头看了阿木一眼:烂木头?她停下来,放慢语速,打着手势说:

  “我替你改个字,以后你是羡慕的慕,不是木头的木,做个好人,长大好好报答你义父,让人人都羡慕他。”

  说大道理他可能一时半会不能理解,可说要报答义父,阿慕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进了长川阁,阿慕拿出袖镖递到洛泱手里,又教她怎样操作。

  洛泱还真开了眼,这个袖镖并不是普通的甩手镖,里装着机关,一按侧面的铜钮,立刻射出一支箭簇,最多可以连按五次。

  能杀人又不费劲,这可太适合自己了。

  丁香看着洛泱兴致勃勃的学瞄准,好像没把和魏执事的争执当回事。她便找了个由头跟洛泱告退,出了小院,匆匆往夫人屋里去了。

  隔墙后面的榆树上,一位大小伙子正揣着把干枣坐树枝上吃,他看着洛阳她们离开,又看着魏执事阴恻恻的一甩袖子,走了相反的方向。树下阿凛叫他:

  “阿冽,公子叫你去挖两坛酒,你跑树上坐半天,酒在树上吗?”

  阿冽将最后一个枣核吐掉,轻轻松松跳下来,嘻嘻笑道:

  “挖酒又不费力气,再说裴公子还没回来,误不了事。”

  两人一起朝花园边的桂花树走去,裴大公子告诉他们,府里酿的桃花白就埋在那棵树下。

  “阿凛,你有没有见过袖镖?”

  “见过啊,射程两步之内,发出一支箭簇后还需装填,只合适用于偷袭,对你根本没用。十步之内,你飞把匕首恐怕比它还准确。”

  阿冽得意的笑到:“那倒也是。袖子里塞那玩意儿,也就是哑巴说话----装腔作势。”

  听阿凛说完,他刚激起的一点兴趣也消失了。

  很快,两人挖到了埋酒的坑,起出两坛酒,还没开封,就已经闻到了酒香,两人笑嘻嘻的将泥土原样填回去,抱着酒坛回了小院。

  可这酒算白挖了,裴大公子到掌灯也没过来。他不是没从衙门回来,他此时就在隔壁。

  “姨父、表兄,今日我们询问了附近的船和商家,并没有找到新的证人,但是却得到一条奇怪的线索。”

  裴煊之所以要私下到苏府找将军,为的就是这个线索:

  “有人看到,昨晚亥时,有条船在西码头靠岸,上面搬下来些木箱子。正经搬运,不会选在晚上禁航时间,可我去调水驿登记簿查看,却没有此船出入东都的记录。

  姨父,我怀疑府衙里有内应,不好声张,还想请姨父借水军让我问问,兴许他们那里会查到些眉目。”

  二郎元极眉头紧锁,他也查到一件蹊跷事,就不知与偷运不明物有无联系。

  “阿爹,我们去查铁铺也遇到一件事。虽说各家打的都是寻常铁器,但老三算了算,今年打武器的用铁量比往年大,甚至超出了东都民间供铁的一倍。

  我们在铁铺拿到部分名单,让老五去对了对,船上赴宴那几户,倒没什么可疑。可以肯定的是,东都城里的武器比以往要多。”

  将军沉吟片刻,问到:“昨晚刺客用的匕首、短刀,有没有查出什么?”

  元极摇摇头:“都是寻常款式,历年都有打制,这还真没法锁定。”

  将军果断下令:

  “元桢,立刻带煊儿去找当值水军问话,另派人去铁铺,替那些上门提货人画像,悄悄进行,不要走漏风声。

  若是真有人在东都偷打兵器,那就是进东都的人没有携带武器。城门加派亲兵,严加盘查有无可疑之人进城。”

  “是。”

  “将军,魏执事求见。”一亲兵进来禀报。

  将军微微皱眉:“没看到我这里在谈公事?让他晚点再来。”

  “魏执事说,他要禀报的事很急,说是府里有人犯了法。”

  “犯法?”

  大家面面相觑,将军沉声道:

  “让他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