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红楼庶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回府(一)

红楼庶子 双马饮泉 2309 2018.03.14 03:37

  荣国府,东跨院的三间小正房内。

  王夫人正同几个丫鬟、婆子交待着事务。她上身披着落叶黄底子牡丹吉祥纹样刺绣镶领棕红花卉纹样缎面对襟褙子,内嵌淡青色立领中衣,下穿青碧花卉刺绣裙门落叶黄马裙,雍容华贵又不失清雅,贵族气质尽显无遗。

  这时王熙凤从外面走进来,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然后笑问道:“太太今日气色不错,可是出了甚子开心事?”

  凤姐儿今日着桃红撒花出风毛对襟窄褃袄子淡蓝白扣立领偏襟袄子,火红凤纹裙门马面裙。华丽,惊艳,一如那绚烂夺目的凤凰花。

  王夫人看了一眼这个和自己年轻时有八分神似的内侄女。都说“养女随姑”,凤姐儿不仅继承了她的美貌和气质,也继承了她的野心和偏执。只是同人不同命,自己小心翼翼地熬了这么些年也没熬出个头来,上有婆婆压着,外面还有个狐狸精虎视眈眈,每天过得是如履薄冰。自己这侄女倒是命好,不但将琏哥儿看得死死的,还早早入了老太太的眼,在府里是左右逢源,自己那妯娌也奈何不得她,真正是好命的主儿。想到这儿,王夫人心底不禁微微泛酸。

  王熙凤见王夫人久久不语,还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不免心头惶恐,呐呐道:“太太,可是我这身打扮有何不妥?”

  王夫人这时也回过神来,心里自嘲了一句,然后和颜悦色解释道:“不曾,只是看见你不禁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一时感慨罢了。”

  王熙凤听了微微放心,自己没出差池便好。她总感觉自己的姑母最近性子变得利害,极富有攻击性,若无必要,她都不太敢来这呢。见王夫人心情不错,王熙凤放下心来,顺势奉承了一句:

  “哎呀呀,太太真真是折煞侄女!侄女这蒲柳之姿哪能和太太比呢?”

  王夫人听了这溜须之言也不见多高兴,只是略一点头,岔开道:“往事不提也罢。对了,你找我所谓何事?最近府里出了这么大摊子事,你这管事的可不会闲到来我这喝茶吧?”

  说起正事,凤辣子也不敢拖沓,立马苦着个脸道:“还不是咱们家那位混事魔王又闹上了,各位姊妹俱都劝他不住,我只好到您这来搬救兵了。”

  王夫人听了眉毛一沉,凝声问道:“可是为了那丫鬟?”

  “对呀,宝玉吵着嚷着要将丫鬟讨回去,说不忍心看她在贾老三屋里受苦。姑母,这事你看?”凤辣子见王夫人脸色发沉,声音连忙低了三分,生怕又被迁怒。她可是有前车之鉴的。

  好在这次王夫人没乱开地图炮,只是恼了那丫鬟一句:“我原道她是个伶俐可靠的人儿,没想到却是一只狐媚子。宝玉还这般小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以后坏了身子可如何是好?哼,好好的爷们都叫她给教坏了。”

  好吧,老王的思维确实比较奇特。她从来不会觉得宝玉有什么错,即便有错,也是被别人教坏的,责任全在那些教坏宝玉的人。这也解释了为何素爱吃斋念佛的老王在逼死晴雯、金钏儿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时一点心理压力也没有,因为她们“把好好的爷们给教坏了”,罪大恶极,该死!

  也正是王夫人(当然还有贾母)这种过度的溺爱,致使贾宝玉养成了离经叛道、无法无天的性格,也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了种子。

  ……

  闲言少叙。话说凤辣子听了王夫人这一通斥骂后,便知道王夫人不准备将那丫鬟再从贾环屋里要回来了,心底不免有些苦涩。倒不是她同情那丫鬟的遭遇,而是“塞丫鬟去贾老三屋里监视”的主意是她出的,虽然人选不是她定的,但她也算帮凶不是?若这事被她那无法无天的小叔子给知道了,那自己可就有得受了。贾府内谁人不知宝二爷是个惜花的情种,动他丫鬟可比招惹他本人后果还严重。

  只是此时她亦不敢多劝,王夫人是长辈,只有王夫人说她的,没有她说王夫人的理。

  凤辣子微微颔首,问道:“太太的意思是?”

  王夫人淡淡瞟了她一眼,道:“你也是个明白人,怎么做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凤辣子见状,意识到这里还有丫鬟婆子,太太不便将话说破,恭敬道:“是,侄女定当将那丫鬟安排妥帖,只是宝二叔那儿……”

  “你不必担心,我自会与他说项。”王夫人回了句,想了想,又问道:“对了,环哥儿可有消息?”

  凤辣子摇了摇头道:“却是不曾。算算日子环哥儿已失踪十日有余,想来是凶多吉少。”

  王夫人遗憾道:“唉,也是个苦命的人儿,小小年纪竟被歹人拐了去。我和他母子一场,外面的事管不着,只能为他颂读几段佛经求个平安。”

  “太太最是心慈,必能求得菩萨保佑三爷平安。”几个丫鬟婆子异口同声地说道。

  “太太节哀。”凤辣子也安慰了一句。只是心里却觉得好笑,自贾老三失踪后,自己这姑妈吃得多,睡得香了,衣着也鲜艳了不少,哪曾有半分哀痛之色?倒是偏房那位姨奶奶,这几天也不知哭昏了多少次,连老太太都嫌她烦不让她去请安了。这亲娘到底是不一样啊。

  心头嘀咕了两句,凤辣子见宝玉丫鬟之事已有了定论,便告辞道:“太太保重,侄女还有许多事要料理,便不多留了。”

  “嗯,你且去吧。”

  王夫人应了一声,又对伺候在一旁的金钏儿吩咐道:“你去将我的檀珠取来,我要为环哥儿颂几段佛经。”

  “是。”金钏儿应道。

  ……

  王熙凤离了东跨院,正要去荣庆堂见宝玉,却在半路上碰见了自己的丈夫贾琏。

  琏二爷神色匆忙,像是遇着了什么大事。王熙凤见之好奇,便询问道:“我的爷,你这是遭着甚子事了,为何这般匆忙?”

  贾琏见了自己的妻子,脸色先是一喜,然后回答道:“凤姐儿,你来得正好。史家的姑娘和环哥儿都找着了,我正要去通知二叔和老夫人呢。

  既然你来了,老太太那儿便由你去吧,我去寻父亲和二叔去。”

  王熙凤听了贾琏的话,脸色那叫一个惊彩。她方才还在太太那儿信誓旦旦说贾老三凶多吉少了,这小畜牲转眼之间咋就跑回来了呢?这不是打自己脸吗?

  随即,王熙凤又想到要为贾老三颂经祈福的王夫人。也不知她知道这个消息后,经文还念不念得下去?

  凤姐儿左思右想之际,贾琏已经走开了好几步,凤姐儿这时才想起问道:“喂,你还没说他们人在哪呢?”

  贾琏语气有些古怪地答道:“他们在步军统领衙门押着,据说是因为环哥儿袭击了北门守卫,可他为何要这么做呢?”

  凤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