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创业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宁大勿小

重生创业时代 公子不歌 3290 2020.01.23 09:06

  五百平,半年两万块钱。

  许逸阳觉得自己真是捡到宝了。

  而且少年宫这地段,可真不是一般的好。

  尤其是只能做青少年培训相关的这个要求,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

  营州目前的教育培训领域,能一口气吃下这么大面积的,恐怕屈指可数。

  这场地能同时给几百个学生上课,除了许逸阳,谁有本事招这么多学生?

  不过许逸阳也纳闷,那房东在电话里说,有人已经跟他谈了整租,如果这是真的,那对方会是什么来头?

  这时,妹妹许逸姗在一旁忍不住问他:“哥,租这么大的地方,咱用的完吗?”

  许逸阳说:“用不完可以先放着,总比以后想用又没得用强。”

  以许逸阳上辈子的经验,培训行业选址的唯一真理就是:宁大勿小。

  大一点,浪费一点房租无关紧要,只要招生做得好,这都是小事儿。

  但如果小了的话,直接影响这个培训机构的承载能力,潜在的损失有可能是天文数字。

  所以,整层租下来在他眼里,是最好的选择。

  许逸姗又说:“哥,你要是9月份去上大学了,这后半年的房租不就浪费了吗?”

  许逸阳笑道:“如果前半年好好做,至少能赚几十万,所以后半年的房租也就无所谓了,关键现在大都是一年起租,咱们与其费时费力去找半年起租的,还不如直接拿下这个,得分清主次,赶紧推动正事往前走,才是最首要的。”

  “原来是这样……”许逸姗所有若思的点了点头。

  兄妹俩等了几分钟,一个三十六七岁上下的胖子,骑着一辆踏板摩托来了。

  他把摩托停在少年宫门口,到处看了看,许逸阳见他像是在找人,便试探性的问道:“你是这四楼的房东吧?”

  那胖子看见许逸阳和许逸阳,诧异的问:“刚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没错。”许逸阳点点头。

  胖子皱眉看着他,问:“小伙子,你租这地方要干嘛啊?”

  许逸阳如实道:“我搞培训班。”

  胖子不可置信的说:“我看你也就十七八岁吧,你搞什么培训班?”

  “我搞英语培训班。”许逸阳见胖子好像有点瞧不上自己,便道:“你不认识我吗?我叫许逸阳,年前新闻上给老外当翻译的那个人就是我。”

  “哎哟卧槽!”胖子盯着许逸阳看了一会儿,忽然一拍大腿:“还真是你!”

  许逸阳微微一笑:“是我。”

  胖子惊喜不已的说:“营州搞培训的那帮人最近天天提你,听说你年前一口气招了几百个学生,都快嫉妒疯了。”

  许逸阳好奇的问:“老哥,你很了解营州的培训行业?”

  胖子笑道:“我干培训两三年了,不过跟你们路子不一样。”

  许逸阳问:“老哥,你是做什么培训的?”

  胖子耸了耸肩膀,说:“本来我是在这四楼搞了个下岗工人技能培训班,给下岗职工培训一些专业技能,混点学费,还有政府再就业办公室的一点补贴。”

  许逸阳不解的问:“不是说不让搞青少年培训之外的吗?”

  胖子咬牙叹气道:“妈的,一说这个我就来气,当初我承包的时候,教育局可没说过这回事。只说不能在少年宫做普通的商业经营,可以搞搞青少年培训、下岗工人再就业培训,或者搞个老年大学什么的都没问题。”

  许逸阳又问:“那然后呢?”

  胖子恼火的说:“我这本来搞得还凑合,稍微能赚点钱,结果前段时间,不知道哪个王八蛋,一连给省教委写了好几封举报信,举报营州少年宫搞胡乱承包,说少年宫已经变得跟少年没关系了,对不起少年宫这三个字。”

  说着,胖子恨恨的接着道:“年前省教委直接下文件了,通知市教育局限期整改,教育局让我必须把我的培训班搬出去,所以我就把培训班关了。”

  许逸阳皱眉问:“为什么关了?”

  “不关有啥办法?”胖子叹气道:“离开少年宫,我哪还能找到又大又便宜的场地,本来一个月也就能赚个两千来块钱,换个地方的话,连房租都赚不回来。”

  许逸阳同情的看着他,问:“你这是得罪人了吧……”

  “谁他妈知道呢。”胖子叹了口气,道:“有些人啊,就算你没得罪他,他看见你赚钱他就难受,急的他屎都拉不出来!”

  “这倒也是。”许逸阳点了点头,好奇的问:“对了,我看三楼有一多半是健身房啊,他们怎么没被赶出去?”

  “健身房没事儿。”胖子说:“现在正提倡青少年德智体全面发展,健身房能挨得上‘体’啊,我就惨了,培训的都是青少年的爹妈,跟青少年沾不上边。”

  许逸阳看着胖子懊恼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说:“那咱们遭遇差不多。”

  胖子纳闷的问:“怎么的,你也让人告了?”

  “哎,不说这个了。”许逸阳摆摆手:“还是先找个打印社,把合同弄了吧。”

  胖子忙说:“合同我都带了,你看看。”

  说着,从摩托车后面的小行李箱里掏出两份简单的合同,递给许逸阳。

  “你看,出租人是我,我叫陈大中,你可以叫我大中或者叫我陈哥,承租人这,你待会写上你的信息。”

  许逸阳跟陈大中对了一下合同条款,发现整体到是比较合理,合同期是一年,半年一付,没有押金,但三个月之后就要付下半年房租,也算是变相的押金了。

  看完合同,许逸阳说:“陈哥,合同没问题,不过我想加一个违约条款。”

  陈大中摆摆手:“小许,你放心,我这人一向重信誉,绝对不会违约。”

  许逸阳坚持说:“那也要写明白才行。”

  陈大中点点头,笑道:“行,你说吧,怎么写。”

  许逸阳看着他,眼睛带着一股精芒,道:“合同期内,如果你主动违约收房,必须按年房租的三倍赔偿,如果我违约提前退租,我也赔你三倍。”

  “年房租的三倍……”陈大中愣了愣,说:“这有点狠啊小许,你倒无所谓,租够租期就不会触发这个三倍条款。”

  许逸阳说:“你也一样,你只要让我租够租期,你也不会触发这个条款。”

  陈大中急忙说:“别急别急,先让我想想。”

  片刻后,他道:“是这样,我个人是肯定不会违约的,但前提是教育局不提前收我的房,所以你得给我加上这条,不然万一教育局违约在先,我可就惨了,这是不可抗力。”

  许逸阳当即点点头:“没问题,就这么定了。”

  半年房租两万块,一年才四万块,这对许逸阳的收入能力来说不算什么。

  他要的是,未来这一年之内的任何时间,场地都不能出问题。

  否则万一陈大中哪天反悔要收房,自己到时候好几百上千学生怎么办?

  学校这件事,要不是蔡局长和校长给自己兜底,说不定自己这培训班就被紧急叫停了,那样一来必然损失惨重。

  所以这次他特别在意这个问题。

  和陈大中弄完合同,许逸阳便带着妹妹一起,跟他去了银行。

  许逸阳取了两万块钱给陈大中,后者把钱揣进兜里,说:“许老弟,以后有啥事,随时给我电话。”

  许逸阳点点头,想起一件事来,问他:“陈哥,你对营州培训市场这么熟悉,我问你一下,现在大家开培训班都办证吗?”

  “办证?”陈大中笑道:“培训班我知道大大小小至少一两百个,不过办证的一个都没有。”

  说着,陈大中又道:“要不说谁都在搞培训班呢,一不用办证、二不用交税,没人管。”

  许逸阳轻轻点了点头,看来现在的民间培训,还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

  于是他又问:“还有啊陈哥,我想添置一些教学桌椅,你有资源吗?”

  “有啊。”陈大中说:“我有个朋友专做教具批发,营州大部分学校的桌椅、教具都是他提供的,我给你个电话,你咨询一下。”

  许逸阳笑道:“谢了陈哥。”

  “客气。”陈大中摆摆手。

  陈大中骑着摩托走了,许逸阳赶紧给卖教具的老板打电话。

  他的想法是,先买160套双人课桌椅,两个大教室每间都按80套摆放,这样,两个大教室都能坐160人。

  剩下的三个房间,一个用来做招待、报名,以及家长休息室,剩下的两个先不着急买桌椅,看实际情况决定用途。

  大教室同时承载160个学生,这样效率能在现有的基础上翻一倍。

  另一个大教室布置出来之后,自己可以请其他老师过来教其他科目,毕竟自己有这么多生源,要充分的利用起来。

  电话里,双方谈了一个最低价:普通的120乘40双人的木质课桌,一张80块钱;单人木凳10块钱,普通讲台180块钱,黑板220块钱,市区内包送货安装。

  不过,送货时间要等到初八或者初九。

  许逸阳初七正式开学,刚好初七那天又是个周一,如果在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开课的话,应该是正月十三。

  时间能对的上。

  于是他便过去给对方送了两千块钱定金,把这批教具敲定下来。

  回到学校,趁着还没到上课时间,许逸阳便赶紧打印了一份告示:

  “即日起,第二期初、中、高级班开始报名,培训班将长期开课,费用为每期八节课、每期100元,请需要报名的家长提前联系,同时,增开第一期初、中、高级班,名额有限、报名从速。”

  他准备先把这张告示,贴在电教室门口,这样家长送孩子过来的时候就能看到。

  打印机滋滋啦啦的将这张告示打印了出来,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推开门来,看着许逸阳,笑魇如花的问道:“请问是小许老师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