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创业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我是谁?

重生创业时代 公子不歌 2704 2020.02.03 21:43

  许逸阳回到家,对上午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三缄其口。

  不说,也是不希望家人过多担心。

  早上的晨报,中午的午间新闻,都在报道陈雪松入职抢劫的案子,这件事的影响力还在继续扩大,许逸阳也不希望今天的事情继续添柴加火。

  中午电视台的午间新闻上,不光重点报道了这个案子,还专门增加了刑警队征集线索的通告。

  大概意思是:据刑警队初步了解,得知陈雪松等人此前曾经多次从事过违法犯罪活动、受害者众,所以现在向市民征集相关线索。

  这个消息让许逸阳心情大好。

  无论是陈雪松等人平时对学生的殴打、抢劫,还是陈雪松带人糟蹋小姑娘的禽兽行径,这些案子只要证据确凿,都是大案。

  只要受害学生以及家属敢出来检举揭发,就能让陈雪松罪上加罪。

  累积的罪行越多,他的麻烦就越大。

  吃过午饭,许逸阳接到了广告店李楠打来的电话。

  对方说他前几天定做的那批挂牌已经到了,让他过去取货。

  而且他定制的那批带Logo的文具,亦乌的工厂也给发了一批样品的实拍图,如果他看过之后没有异议,就可以让那边开工生产了。

  许逸阳少年宫的培训班周日就要开课,虽说今天才刚周二,但他还是希望早点能把那些文具都做出来,这样周日开课的时候,商品也可以上架销售了。

  于是他挂了电话便从家出来,前往李楠的广告店。

  这批胸牌的质量和做工确实非常好,与平时展会上用的那种胸牌差不多,挂带上还有佳阳教育的logo和名称,看起来也很上档次,让许逸阳非常满意。

  亦乌那边给的铅笔盒、书包、笔记本、中性笔甚至小勋章的实拍图,也都做的很用心,毕竟那边小商品得生产水平,是全国最高的。

  而且,李楠也还算厚道,给许逸阳的定制价格,比他自己去本地批发市场拿普通文具的价格还要低。

  于是他便付了三千块钱定金,委托李楠帮忙,从亦乌订了一万块钱的货。

  李楠之所以能把价格压下来,主要是因为直接从工厂订货。

  这年头的零售行业还很原始,一般都是一级一级的代理往下覆盖,到了三五线城市的终端零售的时候,价格已经被多级经销商加了好几轮,物流周转也过了好几手。

  别看只是一杆中性笔,它从亦乌生产出来,先由大批发商弄到枢纽城市或者省会城市,再从省会城市分发到市级批发商,然后再一步步分发给小批发以及零售端。

  毕竟,学校门口卖笔的小摊贩,一天最多也就卖掉几十杆笔,就这点销量,让他去省城进货他都觉得不划算,更不用说去亦乌了。

  如果能一下子跳过这些中间环节,让学校门口的小摊贩能直接从工厂拿货,中间成本立刻就能降低许多。

  厂家直接面对零售商,这就是Business-to-Business,也就是B2B的标准模式之一,也是阿里巴巴在最开始崛起时的切入点。

  B2B平台帮助厂家和零售商绕过所有的中间环节,让他们取得直线联系,让校门口卖笔的摊贩,可以直接在B2B平台上,远程从亦乌工厂手里订货,一下子就把所有中间的冗余环节、流程以及人力、财力成本全干掉了。

  许逸阳忽然想起,马老板应该就是今年成立的阿里巴巴,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九月份。

  也就是说,阿里现在还没成立,最多也就是筹备阶段。

  如果自己能截他的胡,说不定也能搞点名堂出来。

  刚想到这,许逸阳又否定了这个念头。

  阿里在创立初期就已经有了强大的团队,而且马老板做黄页就已经积累了不少的资金和人脉,自己就算领先他半年做B2B也没什么意义。

  毕竟自己在营州这种地方,连一个搞网站的团队都拉不起来,就算先做了阿里,马老板也能快速追上。

  再说,马老板现在大小也算是个名人了,所以他才能吸引到蔡崇新这样的大佬,放弃华尔街的工作跟他创业。

  而且,阿里起步的第二个月,就融资数百万美元、第二个季度就拿了软银两千万美元。

  这种融资的速度,也是自己不可能企及的。

  就算自己现在做个阿里巴巴,怕是很快就会被马老板给干掉。

  他创过业,知道做生意得脚踏实地,要先从自己最擅长、最有把握的领域切入,夯实了基础,然后再寻求多面开花。

  干了十年厨师,出来创业最好的选择就是先开一家饭店,因为不但有这个手艺,而且里面的门道全清楚,切入也更容易,如果干了十年厨师出来干足疗洗浴,大概率会失败。

  自己现在手里一共就十二万左右,还有五万多在走司法程序,这点钱想跟马老板抢B2B,基本是痴人说梦。

  所以,他还是决定,先把自己的培训班做大做强,尽可能多赚点钱,以后钱生钱的机会多得是,主要是得先做好原始积累。

  ……

  下午,许逸阳怀揣着一颗努力学习、奋发高考的心来到学校。

  第一节课就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他看着化学老师写在黑板上的一堆稀奇古怪的化学方程式,开始怀疑起了人生。

  我是谁?

  我怎么会在这里?

  讲台上那个老爷子说的哪国话?

  为什么他说的每个字我都能听懂,可连在一起就一句都听不明白?

  完全跟不上数理化老师复习的进度,让许逸阳难免心生急躁。

  他现在的内心十分矛盾。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敦促自己,剩下的这最后一个学期一定要全力以赴。

  可是真坐在课堂里听课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坐在这基本上是白费时间。

  高三下学期老师带复习的节奏非常快,一个学期要复习前五个学期的内容,几乎就是全程一路冲刺。

  这么快的节奏,腿脚好的,一不留神都容易掉队或者摔个跟头,自己这种一条胳膊摇着轮椅的,就更不用说了。

  他不禁有些惆怅,老天爷为什么不帮人帮到底,直接让自己重生在高考结束之后,那样的话,自己直接换个志愿,报一所中海的大学不就行了吗?

  现在可好,四十岁的人了,还要对着二十多年前学的高中数理化抓耳挠腮。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就自己算再努力,剩下的这五个月时间,也很难有什么提升。

  毕竟数理化这种学科,对系统性知识链的要求特别高,想弄明白高中课程,首先要把初中的课程捋一遍。

  一旁的沈乐乐总是忍不住偷瞄身边的许逸阳,她发现许逸阳一上课,好像又进入了那种游离状态中,整个人都在发呆,而且表情好像很严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有些担心,担心许逸阳在这个关键阶段找不回状态、影响了高考。

  于是她思忖片刻,在练习册上写了三个字递给许逸阳:“有心事?”

  许逸阳看了她一眼,后者对自己的眼神有些躲闪。

  他拿起笔,在纸上写道:“不在状态。”

  沈乐乐又写了几个字:“还是因为那件事?”

  “不是,就是有点心烦。”

  担心高考的事情,许逸阳没法跟任何人说。

  因为亲人、老师和同学都觉得他成绩不错,考个省内的一本完全不在话下,发挥好甚至能考个重点大学。

  所以这些担忧只能一个人闷在心里。

  这时,沈乐乐写了一行字,将练习册推过来。

  许逸阳低头一看,上面写着:“咱们晚自习请假吧!”

  “请假干什么?”

  “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就今晚吧!反正你也不在状态,不如先放松放松。”

  许逸阳正因为学习的事心烦,见她忽然提议请假,立刻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问她:“想好吃什么了吗?”

  “想好了。”

  “行!”

  两人各自找了个理由请了假,待下午快放学,沈乐乐便写纸条问许逸阳:“你骑车了吗?”

  “没,车还在派出所停着呢。”

  “我骑了,那要不咱们骑一辆?”

  “好。”

  “那待会在学校门口见。”

  “OK。”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