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创业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别跟我客气

重生创业时代 公子不歌 2949 2020.02.02 22:03

  当晚,许逸阳打电话到班主任张爱学的家里,把今天的事情,大概跟他说明了一下。

  张爱学听完,惊的后怕不已,好在是许逸阳没受任何伤,而且犯罪嫌疑人也全被抓获,他才松了一口气。

  本来还想让许逸阳在家里休息一两天,毕竟一个年轻人遇到这么大的事情,怕是一时半会缓不过来,但没想到许逸阳却表示明天就能正常上课。

  许逸阳是实在不敢再耽搁学业了,本来就一塌糊涂,这最后一个学期要是再不抓紧时间往回追一追,高考肯定无望。

  就齐鲁省这个高考激烈程度,能考个大专都得烧高香。

  挂了电话,许逸阳把今天的事情抛到脑后,找出班主任给的期末试卷,在客厅的茶几上试着做了起来。

  他想看看,自己现在的知识储备,大概是一个什么水平,尤其是数理化。

  于是,他把数理化的试卷找出来,从数学开始做。

  三科试卷,他一共没用一个小时就做完了。

  之所以这么快,不是因为他厉害,而是因为大部分题目都不会,看一眼就知道可以放弃了。

  数学试卷绝大多数的题目根本看不懂,选择题12道,5分一道,能看懂的、有把握的只有两题,剩下的全靠蒙,一共对了四题,20分;

  填空题,没的蒙了,只做出一题,5分;

  大题一提都不会。

  算下来,数学考了25分;

  物理试卷,大题依旧一题不会,靠选择题蒙了30分;

  化学试卷,靠选择题蒙了20分;

  数理化三科加起来,75分。

  惨不忍睹!

  做完这三张试卷,许逸阳的心已经沉入谷底。

  这个成绩,考大学的事完全不用聊了。

  哪怕复读,这成绩都不可能进得了一中复读班,只能找个乡镇高中复读一年。

  就在许逸阳为高考愁到头秃的时候,关于他把陈雪松等人弄进监狱里的事,已经在营州传的满城风雨。

  陈雪松在营州几个中学恶名远播,许多学生都受过他的欺负、敲诈或者勒索,许多学生家长提起他来,也是恨得咬牙切齿。

  只是以前大家都不太敢招惹他,总觉着忍一时便风平浪静,退一步便海阔天空,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去惹这种不要命的人,否则万一哪天伤了自家孩子,追悔莫及。

  听说他和他的同伙都被抓了,大家自然是拍手称快。

  更让他们惊讶的是,把他和他的同伙一起送进刑警队的,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许逸阳。

  一夜之间,关于他如何智斗歹徒的故事,在营州已经快速流传出了多个版本,每一个版本都带着几分演义的色彩,不但让他在营州的名气变得更大,甚至让他的形象,在学生和家长眼里都更传奇了几分。

  ……

  翌日一早,营州警方破获六人持刀入室抢劫案的新闻,就先上了《营州日报》,电视台也在梳理素材,准备当成重点新闻播出。

  许逸阳来到学校,去班里的这一路,总有人冲他比划大拇指。

  刚进班,一帮同学就都围了上来,激动不已的询问他更多的细节。

  甚至还有以前受过陈雪松欺负的同学带头鼓掌。

  许逸阳好不容易才从包围中钻了出来,艰难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刚坐下,一旁的沈乐乐便低声问他:“许逸阳,你的试卷做了吗?”

  许逸阳点点头,说:“做了。”

  沈乐乐关切的问:“怎么样?多少分?”

  许逸阳说:“我没做完,太多了。”

  沈乐乐问:“那你一共做了几张?”

  许逸阳说:“就把数理化做了。”

  “考了多少分啊?”

  许逸阳含糊的说:“跟上次好像差不多。”

  沈乐乐放下心来,说:“那还挺稳的!我还以为你办培训班,成绩得受影响呢!”

  许逸阳只能是表面微笑,内心苦涩。

  早读过后,第一节课是班主任张爱学的课。

  张爱学迈步进来,先看了许逸阳一眼,冲他微微点了点头,这才走上讲台。

  同学们起立问好的时候,教室大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女人开口道:“老师你好,我想找一下你们班里的许逸阳同学。”

  许逸阳一抬头,又是陈雪松的妈妈,一起来的还有她的丈夫。

  全班同学都看向许逸阳,陈雪菲的妈妈也顺着大家的眼光找到了他,立即哽咽着说:“许同学,我家孩子对不住你,我这个当妈的,替他们俩给你道歉来了!”

  许逸阳一见他俩,便直接掏出手机,面无表情的说:“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陈雪松的妈妈忽然冲进教室,在讲台上就跪了下来。

  她朝着许逸阳连磕了好几个头,连哭带嚎的说:“许同学、许祖宗,我求求你可怜可怜我们两口子,可怜可怜我的儿子、女儿,原谅他们吧,我给你磕头了!”

  她忽然搞这么一出,包括班主任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唯独许逸阳冷眼看着对方的表演。

  这时候,陈雪松的爸爸也走到讲台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跪了下来。

  他一边磕头,一边说:“许同学,你这么多同学都看着,你不能把我们一家往死路上逼啊,我们家就这两个孩子,孩子的爷爷奶奶听说这件事,突发心脏病都送到医院去了,再见不到孩子,两个老人都活不成了,老人活不成,我们俩也不活了,你这可是害死四条人命啊……”

  陈雪松的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许同学,你跟警察说一声,就说昨天的事,是你们朋友之间开玩笑,那你就是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

  说着,她还哭着跟其他同学说:“要是这位许同学不愿意高抬贵手,我们家就家破人亡了!”

  许逸阳直接拨了110,淡淡道:“别演给我看了,等着演给警察看吧。”

  陈雪松的妈妈一见他软硬不吃,顿时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一瓶农药,威胁道:“你今天要是不答应我,我就当你的面喝药死在这!”

  陈雪松的爸爸也掏出同样的一瓶农药,拧开盖子,道:“姓许的,你要逼死我们,那我们就死给你看!”

  浓烈的敌敌畏味道一下子冒了出来,这下连班主任都慌了,他急忙对坐在最靠大门的一位同学说:“李一鸣,赶紧去保卫科叫人!”

  那个同学夺门而出,陈雪松的妈妈则把农药瓶口放在嘴边,双眼满是仇恨的盯着许逸阳,声嘶力竭的哭喊:“姓许的,你到底翻不翻供?不翻供我可就真喝了!你逼死我可是要负责任的!”

  许逸阳点点头:“行,法律让我负责我就肯定负责,你千万别跟我客气。”

  说完,刚好110通了,他便打开扬声器,说:“你好,我是营州一中高三六班的学生,有两个人拿着农药到我们班里闹事,全班同学都很害怕,请你们快来处理一下。”

  接线员第一次听说这种事,事发在校园里,让他顿时紧张起来,脱口道:“请你们务必保护好自己,我们立刻安排出警!”

  陈雪松的妈妈愣住了,许逸阳怎么就这么难搞?自己农药都放到嘴边了,他都不买账?

  难道真要逼自己把药喝了?

  可她也没这个胆子啊……

  正僵持不下的时候,林校长带着几个保安队的人火速赶了过来。

  “干什么呢!把药给我放下!”林校长一到,开口就怒斥了一句。

  陈雪松的妈妈看着校长,质问:“你是谁?”

  “我是一中校长!”

  林校长快气蒙了,这两个人竟然跑进学校里来闹着要喝农药,这要是传出去,对学校声誉影响得多大!

  陈雪松的妈妈一听说是校长,立刻又开始哭闹起来:“校长,你可要给我们两口子做主啊,你教出来的好学生,要把我们一家往死路上逼啊!”

  校长也知道了昨天发生的事,一下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道:“你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要拿着农药寻死觅活的,先把它放下!”

  陈雪松的妈妈咬牙切齿的说:“你让你的学生去派出所翻供、把我儿子闺女放出来,我就把农药放下,不然我就在这喝药死了算了!”

  校长一阵头大,一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跟许逸阳不一样。

  许逸阳首先就压根不信这俩人真会喝农药。

  退一万步说,真喝就喝了呗,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逼他们喝了?

  林校长虽然也不太信这两人真会喝,可他也害怕有个万一。

  万一这两口子喝药了、死这了,算谁的?

  自己作为校长,哪逃得脱干系?怎么着不得落个处分?

  他急忙看向许逸阳,给许逸阳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你得想想办法缓和一下啊,万一有点什么事,我这可受不了啊。

  许逸阳才不接这一茬,反正报过警了,学校发生这种性质恶劣的事,警察估计眨眼间就会到,她要真想喝,何必拦她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