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一不小心就僵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再加点

我一不小心就僵了 巫九 2346 2020.02.19 21:18

  这是一间阴暗,潮湿,冰冷的房间,漆黑之下,伸手不见五指。

  啪。

  电灯闪烁两下亮起。

  胡柒灯被关押在内,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上了黑色的特制囚服,囚服上绣着金色线条,规律整齐。

  铁链,枷锁,一样不少,后背还被扎入两根长钉,刺碎琵琶骨,伤口处血渍已经干涸结疤。

  纵然是拥有诡异的力量,如此情况下也再难脱身。

  屋外走进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人,是此前亲手将胡柒灯抓回来的白川。

  另一人鹰钩鼻,眼睛不大但却仿佛能洞察人心,眼角长有些许皱纹。

  “就是这人吧?”

  白川闻到房间内浓郁的血腥味,夹杂些许臭味,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子:“嗯,影子邪教的臭老鼠,不过从他身上,查出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他的身份,好像并不止是底层,身上带有那样东西,不过他不愿意吐露那样东西的下落。”

  鹰钩鼻男人沉着脸,将手背了起来,目光盯紧胡柒灯,仿佛想要从眼神中来辨别胡柒灯是否撒谎。

  “那样东西对影子邪教很重要,你在被白川抓住前,肯定会随身携带,也就是说,东西是你被抓住后藏起来的。”

  “接下来只要筛查抓住你后,去了什么地方,很容易就能将其找到,这对我们三十六局而言,并不算困难。”

  “你们影子邪教常年躲在阴冷黑暗之中,这次竟然敢浮出水面,你们想要做什么?”

  胡柒灯低着头,静静的听着此人的话,却没有说一句话,双眼也不看向那鹰钩鼻男人。

  “你抓住他后,去过什么地方?”

  白川难以忍受这监牢内的味道,退回到走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较为新鲜的空气后才道:“应该在那个地方,走吧。”

  关上铁门,二人顺着阴暗的走廊离去。

  ……

  随着老旧公交车咯吱咯吱的响声,李长青总算是赶回到侦探所两百米外的公交车站。

  回到侦探所,电视机内正播放着偶像剧,唐小雨穿着毛绒睡衣,盘腿坐在沙发上,打着哈欠。

  听到开门声,她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好奇的问:“你回来啦?这次和你姐姐吵架没?”

  以往,李长青从包子铺回来,总会给唐小雨哭诉一番,说姐姐依然不支持自己的理想。

  “好端端的,吵架做什么,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李长青坐到柔软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水。

  “早就困了。”唐小雨抬手在嘴边打了个哈欠,随后指着门外:“今天又来了一位委托人,在门外留了电话。”

  这妮子这个点还没睡,就是为了等李长青回来,将委托人的事情告诉他。

  “电话?明天再说吧。”

  “那我先去睡啦。”

  看着唐小雨化为一缕青烟,进入她的钱袋,李长青则以葛优躺的姿态,靠在沙发上,回想着今日李琳和李晴雪。

  妹妹是个活泼好动的个性,和‘自己’这个二哥的感情显然不错,而姐姐‘李琳’虽然表面上对弟弟冷冰冰,但却还是有些不放心。

  虽然知道这两姐妹的感情,是对待之前他们真正的弟弟李长青,并非自己这个穿越者。

  但也确实能从她们那里感受到亲情,这种亲情是很微妙的,和她们待在一起,也始终能彻底让自己放松下来。

  咚咚咚。

  铁门传来敲门声。

  “什么人?”

  难道是前不久来的委托人?

  不对,哪有委托人如此晚的时间找来的?

  带着疑惑,他打开门,门外竟是昨日将胡柒灯给带走的白川,一个看起来略显营养不良的男人。

  在他身旁,还有一个鹰钩鼻,目光如梭的男人,看起来四十余岁,整个人气质略显阴郁。

  “两位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李长青尽量让自己表情看起来很自然,并且带上几分笑容,但心里却很警惕。

  他之前便想过,如果说三十六局真如同自己猜测的般,是专门对付诡异事件的组织。

  那么自己现如今,逐渐陷入僵化,若是被对方给发现,会不会抓走自己,来一个人道毁灭?

  “进去说。”两人径直走入客厅内。

  李长青关上门,作出一个请的姿势,指着沙发:“两位先生请坐,请问要喝一点什么?”

  白川来到沙发旁,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在沙发上擦了一下,然后皱眉拿出手帕将手指给擦干净指尖,却没有要坐下的意思。

  鹰钩鼻男人则是笑呵呵的坐下,随口解释道:“他有洁癖,侦探先生不要见怪。”

  李长青脸上尴尬的笑了一下,走到桌边,倒了两杯茶:“两位来我这里,请问是有什么委托?”

  白川不着痕迹的撇了一眼钱袋。

  钱袋抖了一下。

  李长青眉毛微微一皱,难道这家伙是冲着唐小雨来的?

  他将茶放在二人身前的茶几上,不动声色的站到了两人和钱袋中间:“请喝茶。”

  白川并未伸手接茶:“胡柒灯丢了一样东西,应该在你这里吧?”

  “白先生说笑了,昨日他虽和你来过我这里,但他都未能进入客厅内,更别提留下什么东西了。”

  鹰钩鼻男人显然早有料想到李长青会这般回答:“我不是来将东西要回的,你愿意留在自己这,也是好事,很快影子邪教的其他人就会找上来。”

  “他们如果找上门,记住,你就叫胡柒灯了,我需要你打入影子邪教内部,然后做什么,就等我下一步指示。”

  李长青浑身微微一抖,妈的,什么玩意?

  那黑疙瘩留在自己这,影子邪教的人还会找上门来?

  打入一个邪教内部,让自己做卧底?

  “啊,两位先生,你们这样说我倒是想起来,胡柒灯兴许真有可能把东西藏在了我们这里,要不我帮你仔细再找找?说不定就能将其找到。”

  鹰钩鼻男人笑着拿出两叠金灿灿的郎币,放在了茶几上:“我现在是委托人了,这是两万郎币的定金,事成之后,我会将剩余的八万郎币给你。”

  李长青嘴角抖了抖,撇了一眼两叠金灿灿的郎币:“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两位先生恐怕是找错人了。”

  鹰钩鼻男人又拿出一叠钱,放在两叠钱上:“十五万郎币,这是三万郎币的定金。”

  白川显然也有些意外的看了鹰钩鼻男人一眼,但却并未说话。

  “我……”李长青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十五万郎币……

  要知道,即便是对付胡柒灯这种带有诡异性质的案子,自己也只能赚两万郎币。

  即便带有坑蒙拐骗,也就两万郎币。

  “不好意思,你恐怕误会了,这不是多少郎币的问题。”

  鹰钩鼻男人目光看向钱袋,带有威胁性质的说:“侦探先生,我们三十六局最近业务量可不太够,你总不希望她被我们带走,充当业绩吧?”

  威胁自己?

  李长青显然是无法反抗眼前男人的威胁。

  微微捏紧拳头,权衡片刻后,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再加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