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一不小心就僵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代教主

我一不小心就僵了 巫九 2184 2020.02.27 21:02

  苟真和齐洪山到现在都还没能从废弃厂房中走出,李长青已经大致猜到了。

  看样子,这废弃厂房的邪物,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危险。

  光头脸上流露出焦急之色,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然后说:“走,咱们进去看看护法。”

  光头和苟真的几个手下,齐齐往废弃厂房内寻去,齐洪山的五个手下见此,也纷纷跟上。

  一行十人,直接朝废弃厂房的宿舍楼而去。

  他们也从各自护法口中得知,李长青将东西藏在了中间的那栋宿舍楼,六楼。

  李长青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笑容,伸手捏了捏软呢帽:“你说,究竟怎么回事,苟真和齐洪山难道在里面同归于尽了?”

  唐小雨目光盯着废弃厂房宿舍楼的方向,这里能看到黑夜中的宿舍楼,安静无比。

  不过唐小雨却并未多说什么,管文彦还站在不远处呢。

  李长青这时,拿起手机,又给胡雄打去电话,自从昨天开始,胡雄就没接过自己电话。

  这个混蛋,说好的在暗中保护自己,现在连电话都不接了。

  电话依然无法拨通。

  又过了约二十分钟。

  两拨人从废弃厂房内出来了。

  还带着苟真的尸体。

  光头抱着苟真的尸体,面色铁青。

  在他身后,齐洪山的手下们,脸上却是带着笑容,苟真死了,那么也就没人能和齐护法争教主之位了。

  “李长青,还请胡护法出面,主持公道。”光头抱着苟真的尸体,大声的说道:“一定是齐洪山!他杀了苟护法!只是比试罢了,他竟痛下杀手!我们不服,绝不承认齐洪山是教主!”

  李长青赶忙上前劝说:“有话好好说,齐洪山呢?你们没看到他吗?”

  难道齐洪山逃走了?

  “恐怕是杀了苟护法,已经逃之夭夭。”光头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齐洪山的五个手下。

  齐洪山的手下此刻,倒也冷嘲热讽:“我们影子邪教,自古以来竞争教主,都有死伤的例子,苟长老能力不行,死在了我们齐护法的手中,只能怪他本领不济。”

  这些手下,也将杀苟真的锅,帮齐洪山给背上了。

  毕竟他俩一起进去的,苟真死了,齐洪山还不知所踪,不是齐洪山还能是谁?

  光头显然在苟真的众多手下里,地位也是不低,他深知,闹到这种地步,真要让齐洪山成了护法,他们这一批人,可没好日子过。

  “我支持胡护法成为教主!”光头大声的说道。

  丁佳石和柯林芝原本以为这争权只事,已经和自己没有关系。

  听光头如此表态,却是瞬间来了精神,浑身一抖。

  丁佳石也赶忙上前,咳嗽了一声,装作客观的立场:“照我看,齐护法杀了苟护法之事,的确做得不对,咱们还是先请胡护法出来主持大局吧。”

  说完,众人目光,齐齐看向了李长青,想看他要怎么说。

  李长青咳嗽了一声,拿起手机:“我去请示一下师父。”

  他拿着手机,跑到一旁,装作拨打电话,却是低声说:“咱们现在怎么办?胡雄这王八蛋也不接我电话。”

  唐小雨满脑袋都是要如何赚钱,哪能有什么好建议给李长青。

  主要是不能确定齐洪山的死活,看他们的样子,显然没能找到齐洪山的尸体。

  若是齐洪山还活着,必然知道被自己耍了,自己麻烦也就大了。

  得把局面掌控住才行。

  回到众人面前。

  “我师父说了,苟护法的死,或许是一个意外,不一定就是齐护法做的。”

  “但是,齐护法下落不明,拥有巨大的嫌疑,若是大家信任,我师父愿意暂代教主之职。”

  “若是回头能证明齐护法的清白,他便将教主之位,拱手归还。”

  齐洪山的手下不满了:“要真是齐护法杀的苟真呢?教主之位,胜出者得。”

  “那我就为苟护法报仇。”

  光头咬牙说道,他是苟真养大的孤儿,苟真对于他而言,就如同父亲。

  李长青面带笑容,平静的说:“他们比试的,是谁先将我师父的护法令带回来,如此才能算胜出,所以,齐护法现在,也不一定就算是赢了。”

  光头和齐洪山的手下,双方都怒目相视,仿佛马上就要厮杀一番。

  “胡护法他老人家有什么建议?”丁佳石此刻笑眯眯的问道,态度也是恭敬起来。

  此刻定下代教主的身份,不就等于稳拿教主了吗?

  李长青沉吟片刻:“一切等我师父闭关出来后再说,不过我师父也说了一句:咱们都是邪教之人,有什么仇什么怨,别憋着,这样闷在心里,未来对教内的团结也不利。”

  “你们真要为苟护法报仇,我师父也没有任何意见。”

  管文彦和丁佳石皆是一愣,这句话,不是让齐,苟两位护法手下的势力,互相残杀吗?

  管文彦只是觉得,胡柒灯身为代教主,按理说应该出来调节矛盾才是。

  丁佳石却不这样想,他反而双眼一亮,仿佛猜懂了胡柒灯的心思。

  苟真和齐洪山手下,都拥有不俗的势力,就算胡柒灯成为教主,到时候他们恐怕也会阴奉阳违。

  让他们双方厮杀一场,互相削减实力,才能更好掌控影子邪教。

  不愧是胡长老!深思熟虑!

  远超常人。

  光头听完这句话,本就因为苟真的死,心怀怨恨,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齐洪山的五个手下。

  那几个手下可不怂,你们家护法死了,我们齐护法可还活着。

  恐怕是受了伤,暂时躲起来养伤罢了。

  “你瞅啥?”

  “你们最近给我小心点。”

  光头声音冰冷,说完,带着苟真的尸体离去。

  待他们车子开走,齐洪山的众多手下,呸了一口:“姓苟的都死了,威胁我们?”

  说完,众人上车,扬长而去。

  双方气势汹汹的模样,这件事,显然不会善罢甘休。

  “还请帮我们给胡长老问声好。”丁佳石满脸笑容:“我们会在南临市找个地方暂时住下,胡长老若是有事,尽管吩咐在下。”

  丁佳石心满意足,与柯林芝开车离去。

  管文彦看向李长青的目光,也流露出了迫切之色,特别是他手里,还拿着两封名单。

  显然,齐洪山和苟真的手下,因为苟护法的死,竟将这两份绝密的信封给遗忘了。

  大街上,就只剩下管文彦和李长青二人。

  最多还加上软呢帽的一只胆小鬼。

  只要抢走这两个信封,自己也就大功告成!卧底的生涯,终于要结束了。

  管文彦慢慢的往李长青靠近过去,暗暗捏紧拳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