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酒厂老伏是女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另外打算

酒厂老伏是女人 苦琴酒矣 2128 2021.08.22 19:31

  Gin手里的窃听器,被人准确的击碎了!此时就算是我这个知道剧情内幕的挂,也不禁被赤井这恐怖的枪法吓到了。

  “在后面!八点钟方向!”科伦的反应倒是很快。

  “是后面那栋大楼!至少……有七百码!”

  Gin的眼睛里迸发出一种恐怖的光芒,他一把抢过科伦手中的狙击枪,对准那栋大楼。

  哦豁,又一个小细节,GIN虽然老抢下属的枪械,不过从来都是抢科伦的,几乎没冲基安蒂要过。绅士哦~

  GIN将所有注意力放到狙击镜上,在对面那栋大楼上细细的搜索。

  不出意外的话是要出意外了!

  狙击枪枪口对准的那头,是同样拿着枪,自信满满的赤井秀一!

  在GIN的视线刚锁定他的那一瞬间,狙神的那颗子弹与GIN对准他的狙击镜发生了完美而绚烂的碰撞!

  那颗子弹在距离七百多码的距离中,完美的从GIN手中的狙击枪里穿过,直划GIN的脸颊。

  一道血痕,就这样在我GIN完美的脸上出现了!

  如果刚刚GIN的反应再慢些的话,那颗子弹可能就直接从GIN的眼睛里飞出来!

  赤井秀一并没有要住手的样子,他恐怕正用着最温柔向往的笑容,来继续瞄准手无寸铁的GIN吧。

  对面的枪声又响了两下,GIN的身体也随之站的不大稳了。

  旁边苦艾酒基安蒂和科伦都有些慌乱,他们也都是拿着枪就胡乱往那栋大楼上瞄准起来。

  当然,毛用都没有(●—●)

  赤井秀一也完全不理会他们那没有准头的扫射,一心一意将注意力和子弹对准琴酒。

  看着GIN在枪林弹雨中十分凌乱,根本站都站不稳。出于一种对GIN的同情,也有脑袋一热的成分吧,我直接张开手挡在GIN面前。

  这次运气可没有银行抢案时那么好了,好几发子弹打在身上时真的是痛的要命,刻骨铭心。现在我能体会苦艾酒挨了赤井秀一散弹枪后站起来都难的感觉了。

  好巧不巧,一发子弹也划过我的右眼角,楼上的风大,鲜血直接翻涌着迷了我的眼,整个人想正确移动都难。

  GIN身为组织小头目,自然判断力很高,他知道自己在这捞不着便宜了,直接就拉着我离开。

  “撤退!”是gin的声音。

  “那侦探和小鬼怎么办?”基安蒂不大死心道。

  “没关系,动作快!”

  嘶,又疼又瞎。香菇啊!酒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画面一转,我们已经各自回到了车上。我擦干了眼睛附近的血迹,揉了几把眼睛,就继续续起了我的“劳模小根本的命”。

  开车。路途遥远啊。

  我环顾了下其他人,低声暗骂道“timi的!怎么就我们两个伤的最重!劳模伤不起啊!赤井秀一**,你**你全家**”

  (咳咳,各位赤井粉丝君淡定哈,节目效果,勿打勿喷)

  gin没有理会我的暗骂,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抹去了嘴角的血,又点燃一根烟。

  “是FBI那家伙吗?”苦艾酒在车后问。

  “嗯,我们被人算计了。他早算准了我们会在那。”

  “你的意思是,FBI和那个侦探联手?”我试探着问。

  “不可能,对FBI而言,那个家伙不过是诱饵。”苦艾酒冷笑一声道“他们怎么可能让同班冒这种风险?我想,FBI应该是掌握了一些关于我们和基尔的情报。在毛利侦探和基尔分开后,他们安装了窃听器。这么做万一被发现,我们也只会怀疑毛利小五郎。”

  “就这样吧,谁让毛利小五郎是你喜欢的人。”

  “那真是谢谢了,不过既然这样,基尔就是被FBI抓走的了。”

  GIN将烟斜叼在嘴上,声音不带感情的应和道“我想应该是,不过,我不认为基尔会轻易泄露组织的秘密。”

  “不过不管怎么样,把基尔先找到才是当务之急。”

  “你有眉目了?”苦艾酒道

  “呵,眉目这种东西,只要我想,随便就有很多。问题在于,我可不认为,毛利小五郎是完全清白的。”

  ……

  我揉了揉肩膀静静听着他们两个“甜蜜”寒暄,心里略有不快。

  嘶,琴酒你说你这人。不就是跟大美女苦艾酒发色一样,有cp相嘛,重色轻友。我为了你扛了那么多子弹,连个谢字都未有。

  诅咒你买菜比涨价,下棋必被指点!***mmp。

  此处省略一万字碎碎念哈。

  在我碎碎念时,苦艾酒打开了手机翻看,过了一会她突然笑着道“我们这次真的是白忙活了,DJ自己放弃竞选了。”

  “哦。”我和GIN冷冷答应一声,估计他心里也和我一样想骂人吧。

  “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事了,就在这里下车吧。希望一会回去那个桥边,我的摩托还在。goodbye~”苦艾酒很快就下了车,告别道。

  我悄咪咪的拿死亡凝视眼瞪着某GIN,不过他好像故意装傻,直接闭上眼睛装睡。

  我气不及,愤愤道“嘶!大哥!你都不问问我的状况?我可是为你挡了好几发子弹啊,你再看看我美丽的眼角都多了这么长一道血痕啊!你良心。。不会不安吗?”

  “你不是还活着吗?”他仍旧不睁眼,懒懒道。

  “呵呵呵,什么啊!要求真低!”

  “开玩笑的。”

  “嘶?好玩吗?你的下属很受伤,强烈要求涨工资!”

  “啰嗦死了。”

  “略,你个人品恶劣的!”

  “”……不理我了??!”我趁着他闭着眼睛,放肆的白他一眼。

  “你早就知道FBI会在这里,对吗?”GIN突然冷不丁一问。

  “额,什。什么啊?奇奇怪怪的,我怎么会知道?”我被着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到有点结巴。

  “你中了好几枪,连血都没留。是因为你事先穿了防弹衣吧。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习惯。”他的语气越发冷历起来。

  “额,不至于。我只是觉得这样有点保险,看着我有一件,就安排上了。”

  没错,其实我早在昨天晚上就偷偷穿上了防弹衣,好应付今天可能发生的一切危险。

  “哦?除此之外,你在我们都盯着那个侦探时,一直都在往那栋大楼上张望吧。”

  吓!他当时明明一直看着毛利,怎么会注意到背后搞小动作的我。

  这个男人,也太可怕了。

  “我觉得那楼好看,你信吗?”我装作被污蔑后无力反驳的无奈样,叹口气道。

  GIN没有再追问下去了,是不好问还是懒得问……

  

举报

作者感言

苦琴酒矣

苦琴酒矣

emm最近拖更抱歉哈,家里出了一些问题,我会很快调整好哒。

2021-08-22 19: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