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酒厂老伏是女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小插曲

酒厂老伏是女人 苦琴酒矣 1871 2021.08.12 11:49

  “什么!赤井秀一?”我丝毫不掩饰脸上的惊愕,夸张的表情使得我像个演员。

  这没道理啊,赤井秀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让gin他们见到也完全背离原著啊喂!

  gin淡淡“欣赏”着我的表情,嘴里的烟抖落掉了几片烟灰。

  “这次任务很隐蔽,除了我们几个人,根本不应该有任何外人知道。”

  我紧张的喉咙哽咽了一下,gin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言下之意就是有叛徒在我们几人之中,而刨去一直在他监视范围内的基尔和两位狙击手,还有前几天刚被赤井秀一用散弹枪打断了三根肋骨的苦艾酒,那么剩下来的那一个,按照正常人逻辑也就该是叛徒了。

  那个在任务执行期间突然反常跑出去没有音讯的的酒厂老伏我啊!

  唉,不过gin这家伙还是太偏执了,总认为有卧底什么的可以抓,好年底领奖金。

  他总是潜意识里认为组织内部不够安定而忽视了外界那些家伙会动用的胆大手段吧。

  ԅ(¯ㅂ¯ԅ)真是坑来了怎么也躲不过啊喂!

  先不说赤井秀一为什么会来,当务之急是先把gin应付过去了。我整理整理情绪,直视着我gin道“所以,大哥,你觉得那个叛徒是我?”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这是我的原则,同时也是我亲自提议的组织规则。”gin将手里剩余的半截烟头在烟灰缸里按灭,脸上没有多余的神情,就仿佛这种要拿人命负责的话根本无伤大雅。

  “那你打算呢?你会相信我吗?”

  “如果我说我根本不知道赤井秀一会来现场,他的到来可能是恰好路过呢?”

  我承认我有辩解和偷换概念的成分在,可是能把自己置身事外真的太重要了。gin这家伙,鬼知道他能干出什么事。(mmp)我甚至已经整理好了所有思绪,做好了与他周旋一番的准备!(热血满满)

  “哦,你说不是就不是吧,我选的人我自己会承担责任。”

  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没有打算将我“错杀”。难道说,他从一开始,就打算无条件信任我吗?还是说,他已经做好我无罪的准备,要自己为我开脱!

  天啊!我的心脏!

  我偷偷看着gin那张英俊的侧脸,心跳的厉害,因为好感与感激之情的缘故,一层层滤镜又加了上去。

  包括上次水无怜奈说的,难道gin对我真的……

  哒咩哒咩!我是要开后宫的,不能在一棵树上栽死。不过嘛,给你安个正宫位置也不是不行(๑>؂<๑)。

  (客观角度)gin看着某伏特加脸上变换多端的表情,心里一阵无奈,为了防止那家伙做梦不浅,只得及时阻止她幻想了。

  “伏特加。”他叫了我一声,我傻傻答到

  “主要是因为,你这样子根本就是真的不知情吧。”

  唉?怎么说。(豆豆眼)

  “我们并没有亲眼看见他。”

  “科伦的狙击包被距离七百码的人用枪废了。那个距离,除了赤井秀一那家伙,应该没人再做到了。”

  “原来如此,因为我之前一直以为你们在基尔身上的摄像头里见到他,这与他所处的位置不符,也就打消你的疑虑了吧。”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信任我的吧!mmp,尴尬死了,还好刚才没有明说出来,否则丢脸丢大发了。

  害,心动什么的果然是假像啊~。

  “七百码的距离就判断是他了吗?那gin爷你呢,你能在七百码以外准确狙击吗?”

  “七百码以外的话,就算是我也很勉强……”

  我本来还想嘲讽下gin不如七三好大儿实力强劲,可是他这句话里,有种莫名的失落啊。

  唉,也不能怪你啊gin,青山老头不厚道嘛,一个劲给红方加挂,给你就……给你就……emm好吧,你啥都没有,就是一个没得感情的杀人机器。

  我终究还是体贴人的,自然不在提及gin的痛处,转移话题道“gin,你觉得秀一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gin爷久久沉默着不做声,我也没追问,轻轻发动了车子。

  “他,很有能力也很危险。”大哥说着又取出一根烟,点燃。

  “他进组织的时间最短,却获得组织的认可最早。无论是他的分析能力,狙击水平,或是推理和车技,都算的上是一流的。他离开组织后,组织里一致认为他是可以摧毁组织的银色子弹。”gin吸了一口烟,凝视着窗外人来车往“这样的人,如果不能为组织所用的话,就只能处理掉。当然,这也是我所向往的。”

  我轻轻叹口气,头一次见gin对一个人评价这么高,甚至可以滔滔不绝的说下去。

  “就连杀死宫野明美也是我执意的。因为只有这样,那家伙才会主动来找我们,我们才有机会杀死他。就连sherry也一样,都是为了逼迫他出现的筹码罢了。”

  一想到明美那个温柔的女孩,我心里就稍觉堵塞,听到他这样说,也没什么好态度了。

  “琴酒,你不觉得自己算计的太多了吗?已经太冷血了。”

  沉默。

  又或者他不想理会这个问题。

  我的话是不是重了,人家人设就那样,在我这个旁观者这里,一切只会按我觉得是正确的来判断是非。

  我不想忍受这种沉默,语气俏皮的打个圆场“害,阿gin,还好你有我这个忠诚的小弟在身边,否则,你会没朋友啊!”

  “嗯,你确实很累赘,但你在身边还能安心些。”窗外景色不断变幻,gin久久才回答我道。

  他依旧面无表情,依旧声音不带情感。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总觉得他变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