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的怪物老婆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神圣武士

我的怪物老婆们 惊涛骇浪 4672 2006.05.18 20:29

    面对着眼前的李维我内力提升到及至,浑身的散发出青色的光芒,而与此同时面对着我的李维也提升了他的斗气,同时散发出代表黄金武士的青色光芒!

  “黄金武士,天那,那两个居然都是黄金武士,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不光低下观战的人,就连那些守卫的士兵也惊讶的叫了出来。

  李维皱了皱眉头启动了,轻巧的抖着手腕对着我刺出一朵朵剑花,左手拿剑的他一点也没有因为是左手握剑而有什么不顺,那一朵朵剑花不但速度奇快而且及其精准,每一剑都是刺向我的要害。

  我当然不是吃素的(都吃了那么多年了刚刚才开荤的),达摩剑法已经运用的很纯熟了,这套钢柔并进的剑法对上李维,斗了个不相上下,场下的人虽然见到我们在舞动着宝剑,但是只能见到剑影,根本谈不上看出我们的招式怎么样。

  缠斗了一会儿,渐渐的我发现李维使用的剑法似乎有些像我们道家武术,他的那套剑法走得好像是七星步法,而且每一次刺出的剑花都像是北斗七星一样,要知道在这个世界的天空中是没有北斗七星的,他怎么会用出这样的剑法,不过既然看出了一些端倪,接下去对破他的剑法也有了一点信心。

  输入一些魔法元素到手上的宝剑,顿时宝剑开始冒出寒气,每挥出一剑,夹杂着寒气的剑气对李维又多了一分威胁,同时我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极限,尽挑一些达摩剑法里攻击最强的招式和李维对攻,使得他疲于应付,当然这样的打法下去我早晚会应为内力消耗过多而支持不住的,看准了一个机会,我突然使出少林大挪移身法,脚不移动,身体硬生生的移动了几尺,站到了李维下一个要踏的方位,同时刺出一剑。

  眼看着李维就要撞到我的剑上了,突然他脚下一软,又是用上次和盘岩对战时用的那个身法,直接团曲着身体从我的剑下钻了过去。

  我剑立刻追着他的身后刺了过去,他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背对着我划出一剑,把我的剑挡开了,同时回手拍出一掌,此刻我和他相距大约已经有近两米的距离了,这样的一掌应该起不到什么作用的,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从他的手掌中间放出了一团黑色的火焰。

  火焰直奔着我过来,我不敢与之硬拼,再次使用出少林大挪移身法,想避过这团火焰,但可惜最后还是被火焰带到了一点,身上的魔法袍顿时燃烧起来。

  这魔法袍都是经过魔法加持的,有一定的避水和避火作用,现在被烧着了,这说明李维发出的黑色火焰不是普通的火,我没有选择的余地,脱下魔法袍扔到了一边,我终于在众人面前露出了真面目。

  “比赛停止,那个人不是李维!”突然场边看台上雷奥大声的叫了起来。

  我朝雷奥看去,只见一个武士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后,他继续说道:“那个人叫佳豪,根本不是李维,他冒充别人,应当取消比赛的资格!”

  “哈哈……”我大笑了几声说道:“王子殿下,你怎么知道我叫佳豪?你有怎么知道我不是李维,李维是我原来的名字,我因为方便在大陆上游离所以才该了个名字,现在我用本来的名字来比赛,有什么不对了,而且我从来没有顶替过任何的人!”我灵机一动,开始自圆其说!

  这时光明王哈罗特站了出来说道:“殿下,佳豪说的没错,他这样的解释很合理,总不会是因为他叫佳豪就不能参加比赛才改个名字吧!”

  雷奥被哈罗特说中了心事,脸色变得一阵红一阵白,瞪着眼珠子一屁股坐下了。

  在隔着他不远的雷力脸上却并没有因为雷奥出丑而得意,他这样的反映让我感到很不安,他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和伦修一样心机很深的男人。这时他也站了起来,不过对着不是雷奥,而是场上的李维,他双眼里隐隐含着霸气,声音很浑厚的说道:“要取消比赛资格的应该是那位李维先生吧,刚才你用的应该是黑暗魔法的黑色魔焰吧,听说黑暗魔法只有魔族或者和魔族签订下契约的人才可以使用!”

  李维并没有被雷力的气势吓倒,他对这雷力回应道:“这比赛好像没有说过会使用黑暗魔法的人不能参加吧,既然没规定为什么我不能继续比赛?”

  “但是我们规定,所有不良记录者是不能参加的!”雷力说道。

  “那我有过什么不良的记录没有,没有的话是不是可以继续比赛了?就算我是魔族也没有权利中止我比下去吧!”李维突然身上爆发出强大的魔法气息,这么强大的魔法气息至少有魔导师的级别了,立刻把刚才雷力的气势压了回去。

  我明显感受到现在他的气势与刚才不同了,显然他对于魔法的掌控要比武技好,眼前的这个李维,应该更趋向于一个黑暗魔法师。

  “魔族!,他真的是魔族!”站在雷雅身边的艾丽沙感受到李维突然只见的气息后,嘴里不禁呢喃起来,而雷雅听到艾丽沙的话语后,心里不禁一惊,魔族,难道场上面这个和佳豪战斗着的人是和自己一样的魔族,不他和自己不一样,那个人应该是一个纯种的魔族吧!

  “这个就让陛下来裁决吧!”雷力把这个决定推给了雷疾。

  雷疾犹豫了一下,看了他身边的那个魔法师一眼,魔法师凑到他身边说了几句,雷疾微微点了点头,中气不足的说了四个字:“比赛继续!”

  雷力原以为雷疾会取消那个人的资格,但是他的回答却那么的出人意料,看来全是他身边的那个神秘魔法师的因素,雷力自从那个魔法师出现后,多次派人去调查他的底细,但是却一点收获也没有,而且派出去的人,不少都会无辜的失踪,有几个甚至被脱guang了送进自己的王府里,现在他最忌惮的可能就是那个魔法师了,好在那个魔法师似乎只听雷疾一个人的话,对于雷奥也和自己相同的对待,如果他去帮雷奥,自己真的怕会斗不过他,看来要想个办法把他笼络过来,此时的雷力已经把注意力又放到了自己争夺王位上面了。

  李维嘴角再次露出了微笑,他这微笑很冷,同时见到他眼睛里射出的光芒,仿佛眼前的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而变成了他的猎物。

  一道黑色的魔焰附到了李维的剑上,使得他的剑变得及其的诡异,他褪去了一直穿在身上的斗篷,终于他又开始攻击了。

  “魔——焰——飞——舞!”李维没有吟唱,没有任何的预兆,只是手挥了一下自己的剑,瞬间从他的剑上,那黑色的火焰便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冰盾!”眼前的魔焰简直无法躲避,我迅速的使用了冰盾,但是以前认为很坚硬的冰盾,现在在这魔焰面前似乎变得比玻璃还要脆弱,刚刚与魔焰相抵就出现了裂痕,我无奈只能再召出了一面冰盾继续抵挡。

  面对着李维强劲的攻击,我总不能一直逃避,手里的宝剑朝着李维就劈了出去,一道冰刃从剑锋上脱离扫向了李维。

  “黑魔盾!”冰刃打在了李维放出的黑色魔力组成的盾牌上,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想起刚得到这把剑时自己曾经试过这样劈出一剑,当时的威力让我自己感到很兴奋,可是眼前却被李维这么轻易的就化解了,看来和他拼魔法是不明知的选择,不过刚才的那一剑也不是一点收获也没有,冰刃经过的地方,黑色的魔焰瞬间被我的剑气给荡开了,如果是这样,我也就不用怕这魔焰了。

  眼前的冰盾终于也碎了,但是我没有一点担心,魔焰飞到我跟前,我随手一剑,真气迸发,魔焰被我的真气推开,根本接近不了我的身体,当然这样的做法真气消耗是很剧烈,我没有多余的真气这样消耗,直接握着剑冲向了李维,因为只有近战才有取胜的机会。

  李维当然也看出了我的意图,他随意的飘动着自己的步伐,努力的和我保持距离,似乎想这样消耗尽我的内力。

  我也猜到李维会用这样的战术,当我冲向他的时候,已经开始默默的吟唱着咒语,此刻正好念完,我高声叫了一声:“冰——突——刺!”

  刹那间,大地开始抖动,地面被巨大的冰刺捅破,李维为了躲避冰刺,顿时脚下一阵慌乱,我终于找到机会接近到了他的身边,我弃用了自己用的很纯熟的达摩剑法,用手里的剑使出了破戒刀法,这套刀法名为破戒,既是打开杀界,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攻势,是少林武功里最为威猛的武功。

  “十字血斩!”李维也不再用先前那套武功,他手里又细又薄的剑刃,全力的向我劈来,我毫不犹豫的也同时向他斩出一剑,两剑相交在一起。“当!”一声,一把剑应声断成了两截,而且断成两截的不是李维的那把集薄又细的剑,而是我的那把宝剑,出现的意外让我一时之间恍惚了一下,虽然可能连半秒也没有,但是于是实力强悍的李维来说这已经足够,闪烁着黑色魔焰的剑刃已经刺到了我的身前,我已经没有了躲避开的时间,刹那间我双手一合,掌上的真气荡开了李维剑上的魔焰,夹住了他刺过来的剑,空手入白刃,这虽然不是七十二项绝技里的任何一项,但是却在这个时候帮了我的忙,救了我一命,可惜我高兴的太早,李维似乎早就看穿我能接下这一剑,没有把剑抽回,而是直接松开了握着剑的手,拍出一掌,直接打在了我的胸口,虽然时间紧迫他也没有用出十成的功力,但是夹杂着黑色魔焰的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胸口,我顿时向后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嘴里一甜,吐出一口鲜血,全身气血翻腾,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抽搐,却没有办法让他停下来,我败了,而且还败的很惨!

  “佳豪……佳豪……”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雷雅的叫声,冰儿的声音,迪莉斯的声音,还有其他人的叫声。雷雅的声音还是有些稚嫩,但是就是这听上去稚嫩的声音却在在我耳边不断的回荡,而冰儿的声音充满了关切,迪莉斯的声音似乎带着些痛苦!

  “比赛结束了,李维赢了,他将有权利向雷雅公主求婚!”杰罗斯来到场边,似乎有些无奈的宣布着比赛的结果!

  我败了!所以雷雅会被别人抢走,她将不会再属于我,虽然我身体不受控制,但是脑子里和她相处的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子里走过,突然我发现我流泪了!我哭了,我真的伤心的哭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伤心的哭了!

  我忽然发现我很没用,练了这么久的易筋经,居然会败的这么惨,如果我再勤快一点,如果今天突破了易筋经第七重,或许就不会败了,我恨我自己,我第一次恨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没用,如果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感应到了自己体内的真气,我开始不顾一切的把真气聚拢在丹田,这样的做法使得我又吐了两口血,但是却发现身体已经不再抽搐了,至少自己又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脑子里闪过易筋经每一个动作,真气不经过全身的筋脉直接开始在丹田里凝结成气丹,刹那间,我开始变得疯狂了,全身各处筋脉里的真气一下子都被我抽空,都被我注入到了丹田之中,我不顾性命的在压缩自己丹田里的真气,我想如果一但自己松懈的话,可能那么多真气直接爆发出来,我会暴体而亡,可是此刻却顾不了那么多了,在重伤之下,真气在丹田里肆虐!

  “啊……”我痛苦的狂叫一声,把要准备上到场地上来的杰罗斯也吓了一跳。

  但是就在这一声狂叫后,我丹田里平静下来了,我能体会到,自己丹田里气丹已经形成了,气丹里蕴涵着被浓缩了的真气,气丹就像自己的心脏一样,真气从筋脉里流到气丹,通过气丹再流到各处的筋脉里,不管自己做什么,都不会停止,就好像自己无时无刻都在练内功一样,这样的感觉太美妙了,刚才还好像在地狱里一样,现在似乎一下子就升入了天堂。

  我睁开了眼睛,发现四周已经撤去了魔法防护罩,一个魔导士已经上来准备给我治疗了,我着急的跳了起来大声吼道:“我还没有输呢,李维,我们继续比下去!”我全身爆发出通过气丹运转到全身的内力,刹那间,我身上泛起了紫色的光芒!

  “神圣武士,那是神圣武士才有的紫色斗气,天那!百年来没有出现过的神圣武士居然出现了!”在场外那些观看这场比试的人,因为我突然之间的爆发而跟着疯狂了。神圣武士是什么概念,那每一个都是传奇一般的人物,而且百年都不一定能出现一个,但是现在他们见到了,亲眼见到了,怎么能够再控制的了自己的情绪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