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纪元10992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夜路

纪元10992年 赵祚 3027 2018.12.07 07:22

  太阳一点点的下沉,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彻底落山了。

  芬恩驾驶者马车,小心翼翼地走着。

  刚出城的时候因为几乎是空车的关系,马儿轻快地拉着车,在鹅卵石铺就的平原道上飞快奔跑。他还跟每个对向而来的马车夫招手致意。但现在路上已经看不到别人的身影了。秋高气爽,迎面而来的风令人感觉惬意。从城里出来,他和他的栗色小马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它是个好伙计,或许没有那些军马那样高大强壮,但是很有耐力。

  他已经驾车路过了那棵高大的德罗波树,短暂休整后按照老管理员的叮嘱走了最左边的岔路。这是一条泥路,因为几天前下过雨,路面还不十分结实的关系,不得不放满了速度。乡路的两侧都是高耸瘦削的树木,叶子已经开始变得金黄,一阵风吹来就落得到处都是。落在了马车上,也落在了马儿和他的头顶上。

  芬恩顾不得把叶子拍掉。坑坑洼洼的路面让马车颠簸的厉害,他一只手松开了缰绳,紧紧地抠住了坐位板后方。以免让自己突然掉下车,然后被车轮碾压。

  林子越来越密了,道路也越来越弯曲,不知道是密集的树林遮挡了光线,还是时间更晚了的关系,视线变得更加昏暗了起来。“嘎咕——嘎咕”除了偶尔传来的单调鸟鸣外,丛林也变得幽静起来。芬恩不停地扫视着道路,左右马车仍然颠簸着,希望自己离农庄已经很近了,没有胆独自留在荒野密林的黑夜里。

  又走了十几分钟后,地形逐渐上升抬升,芬恩又驱车绕过了两个路口,在马车跃上了一个陡坡后。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猛地扯住了缰绳,马车停下来了。

  站在路边往半山坡上望去,大约五十米外有一幢小木屋,一片被砍伐的过的空地上种植着作物,但是栅栏被人推倒了,作物又似乎被践踏过。芬恩下车,引导着马车避开地面密集地树墩,然后停在了一个空地边缘堆满木料的棚子下。

  风中传来了一些微弱的动静。芬恩跳下车,从皮带上抽出了枪拿在了手上,又跳到后面从毯子下面抽出了一盒子弹。他拍了拍马儿的后背,弓着腰向房子的后方绕去。逐渐浓重的夜幕给提供了掩护,他迅速地靠近墙根贴着墙,突然传来了东西摔落的动静和粗嘎的通用语,还有隐约传来的哭泣声。

  透过打开的木窗,他瞟到了两个带着皮头盔的脑袋和后背,他们都挎着兵器。其中有一个穿着皮甲,手臂裸露,露出深绿色的肌肉高高隆起。另外一个则矮小很多,还不到他高大同伴的腰部。大个子空着手,但墙根上靠着一把尺寸夸张的大砍刀;而小个子举着一根长矛。

  绿皮蛮人劫掠者,妙极了。今天晚上能杀掉他的东西又多了一件。

  “把粮食和好东西都藏哪啦,软皮虾!”长得比较高的那个,用一只手拽起跪倒在地上的人,她头发杂乱的披在肩上,也盖住了脸。

  另外一个矮兽人咯咯的笑着,站在那女人面前,抽出了一把小刀,在她脸前晃来晃去。“不说就把你这白白肉割了炖着吃。”

  那女孩儿惊恐地摇着头,拼命往后缩着,试图挣脱开兽人的控制。但是她的反抗很虚弱,两个入侵者哈哈的嘲笑着他。芬恩瞧得见她穿着一条连衣裙,有一头银色的及肩长发。

  “别玩了,出去【放风】!”大个子对他矮小的同伴挥着拳头.

  “你去!”小个子不笑了,也示威性的举了举长矛。

  大个子把女人随手一甩扔到墙边,听起来她撞倒了几个家具。芬恩瞧着她一动不动似乎晕了过去。然后他转过身来,一把掐住了小个子的脖子举起来,小兽人手脚乱蹬,用含糊不清的语言尖声嚷着。芬恩察觉到他们走到了窗边,赶快往旁边挪了一下,屏住呼吸紧紧地贴墙。

  头顶上突然变暗,接着那个矮个子脸朝下掉下了来。没过几秒钟,里面又开始传来了乱砸东西的声音。

  被摔的七晕八素,头盔也滚到了一边。小兽人爬了起来,不停地咒骂着,他眼睛终于能聚焦的时候,和芬嗯对视了。他深呼了一口气,正打算大叫出声的时候,芬恩将枪把狠狠地锤上了他的脑门。

  这些家伙是遍布世界的,令人讨厌的祸害,经常拦路袭击或者勒索过路人。芬恩将小个子兽人拖到一边.然后割断了他的喉咙。当这么做的时候,兽人的浓烈体味让他皱起了鼻子。把竹筒小刀收进口袋后,他再次悄悄抬起头向里张望。

  接下来的问题是里面那个,强兽人可不是一个行商人可以正面挑战的。

  芬恩跑出去几步,从篱笆下面捡了一颗石头,移动到屋子正面的墙根。他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石头的分量,接着朝着正面的窗户全力一扔。

  “矮混蛋!老子要撕碎了你!”翻找东西的声音停止了,咆哮声和脚步声屋子里向外靠近。当那个粗壮的身影提着砍刀冲出门外,来回转头搜索他弱小族亲的时候,芬恩对着他的侧面,扳动了扳机。

  高速回旋的大口径子弹击中了大兽人的肩膀,随后爆炸将他的手臂撕离身体。他的身躯被强大的冲力推到在地上。芬恩也捂着手臂,后坐力震得他发麻。

  “看到你了,阴险的虾米!”大兽人很快爬起来,从还在抽搐的断肢上抽出了武器,他咆哮着,口水不停的往下滴。向芬恩的背影追了过去。

  他不可能和这头绿皮野兽在近战中一对一取胜,哪怕对方少了一只手臂也不行。所以看到强兽人并没有被彻底打倒之后,芬恩立马朝林子里狂奔。芬恩知道一个发狂的强兽人,可以一般叫骂着一边追你十几个小时。可是地面很不平整,他上气不接下气,感觉自己跑的不够快。爬上一个坡跑到森林与空地的边缘后,气喘吁吁的他打算装填子弹。回头却惊恐的发现大兽人已经追到离自己不到50米的距离。

  芬恩转身再次没命的跑了起来。趟过小溪,跳过粗壮的根茎,然后靠着一棵高树上气不接下气。他从小包里拿出子弹,将枪管扳开,填入膛内。他举着枪,往回寻找着自己的追兵,但是一下子什么也没看见,除了自己跑过森林留在的杂乱痕迹以外。

  “…….”

  突然他感觉到一个影子罩住了他。他急忙向前趴下,马上感觉到一股风掠过头发。然后深深地劈进乐自己藏身的树干——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大砍刀。

  强兽人用力太猛,打算往外拔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刀卡进了树干。趁着这机会,芬恩连忙翻过身来,再次试图举起枪瞄准大兽人。绿皮野兽注意到了他的动作,马上大步扑了过来,独臂伸向他的脖子。

  寂静黑暗的森林里,芬恩再次扣动了扳机,可惜这一枪也偏离了要害:大兽人的一只耳朵消失了,他踉跄了一下,眼睛被枪焰闪的什么也看不见。原本是耳朵的那个位置流着血。就算这样,他的狂怒也没有半点受挫,挥动手臂拍掉了芬恩的枪,然后嚎叫一声,一直独臂伸向他,他胸口被狠狠的撞了一下,仰面朝天摔倒在地。

  “死!软蛋!”

  芬恩感到强兽人的独臂掐住自己的脖子开始用力,他涨红了脸,觉得开始窒息。假如还有两只手,恐怕在窒息之前喉管就被捏碎了。

  他竭力挣扎着,左手竭力试图掰开那只大手,右手摸向了自己的后腰带。

  颤抖着,脸憋成了紫红色,在即将失去意识的信号——无力感袭来之前,他拔出短刀,用尽了全部意志将右臂抡起,从侧边将小刀插进了强兽人的脖子。

  “!….”

  大兽人松开了钳子一样手,用它捂住伤口和小刀。他踉跄后退,满是血的脸睁大眼睛。

  芬恩挣扎着跪起来,爬到那堆苔藓上捡起手枪。他腰间的弹药袋早已经被扯开,黄铜色的子弹洒落一地。他喘着粗气,拾起一颗攥在手上。

  血从大兽人的指缝间喷涌而出,他继续后退,但他很快失去平衡绊倒在地上。

  因为用力过度,芬恩的手一直在发抖,他把一粒子弹推入枪膛,然后摇摇晃晃地、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的左手持枪,右手无力地软瘫着,慢慢的朝着倚靠在树干上的大兽人走去。大兽人的视线随着芬恩的手枪移动着,伴随着他缓慢的脚步,眼神由狂怒渐渐转为惊恐。

  芬恩在离他一尺处停下了脚步,将枪对准了大兽人的胸膛,扣动了扳机。

  太阳已经落山了,他摸索着一路追逐和搏斗留下来的痕迹,走回了森林边缘。踏入小镇平坦的空地前没忘记张望了一下,看看有没有新的怪物来访。小木屋里一片漆黑,床被掀翻了,柜子被撬开,而桌椅被砸的稀烂,而那个姑娘已经不见了踪影。

  希望她知道回家的路。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