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悍女养娃攻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姑奶

农门悍女养娃攻略 金佳氏 2109 2019.05.16 22:12

  边侧有人又接着跟了句,“莫非你们忘了么?这老太婆是偷摸摸地卖掉了九凤跟七风的,全都可以那样狠心卖到那类地儿去啦,可见这姑奶**的心眼多么不好啦。”

  “唉,先前我还觉的这俩妮子告到官府,有些许许出格啦,可是如今看来,全都是这姜氏咎由自取呀。”

  “即是,全都把人踩到脚底下了还不能,还要再拉上一泡屎,真真是出格。”

  姜氏听着周边人谈论的声响,张了张嘴欲要讲啥,可是自个儿如今这模样……

  “娘亲,你咋坐到地下呀?”潘贵急急忙忙的从人众中钻了进来。

  上午媳妇儿跟娘打了一架,好容易才拉了架。方才把媳妇儿送回镇子上,自个儿买了药膏回来看姑奶奶,还未进家门便给小妹潘慧红告知,自个儿姑奶奶在九凤七风这儿受到了欺负。

  这回连家门全都没进,便急急忙忙的赶来啦。

  刚到啦,便听着人们谈论齐刷刷的声响,觉的分外的丢脸,可瞧着自个儿亲妈坐到地下可怜兮兮的模样,潘贵心又软啦。

  “三子呀,你要我死了算了呀。”瞧着自个儿的儿子啦,姜氏觉的自个儿的底气来啦,即刻拍天抢地的嚎起,“三子呀,我要你这俩闺女欺负的活不了了呀,我这老太婆便应当早点死啦,省的碍事儿呀。”

  潘贵上前扶着姜氏的肩头,欲要扶起姜氏却意外的瞧着了自家亲妈,一刹那间便松开了双掌转过身去啦。

  “诶唷!”姜氏哀嚎了下。

  原先潘贵来扶着她,姜氏便寻思着顺势站起身,可是谁晓得腿上方才用了些许气力,还未站起身呢,潘贵便突然松了手,姜氏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下。

  这回是真的哭啦。

  痛哭啦。

  肚子给踢的痛,尾巴骨跌的痛……

  “我的天呀,三子你个王八羔子,是想干死我是不是?我是你亲妈呀,你咋便这样狠的心呀,我不活啦,你亦别折腾我啦,给我个疼苦罢!”

  姜氏趴在地下,一耳光一耳光的拍在地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水的。

  潘贵听着这声响,只可以转过身来,面上臊的通红,却有些许许手足无措,“娘呀,你的衣裳……”

  潘贵觉的自个儿非常委曲。

  他亦没料寻思到会瞧着自个儿姑奶奶的心口呀,这自然是转头别看呀。

  姜氏恨恨的踹了踹潘贵,咬牙啐道:“你个傻逼玩意,赶忙给姑奶奶拿件衣裳披上,带我回去,给我找大夫瞧瞧呀!”

  此是自个儿生的么?

  咋这样傻呀?

  潘贵给姜氏骂的一肚子气,原先今日瞧着潘慧红敢动手打温氏心目中便够憋屈啦,把温氏送回去又给温氏指着鼻翼骂了半日,如今来到姜氏这儿啦,又接着给骂。

  能不觉的憋屈才怪。

  可是他不可以亦不敢对着姜氏发火,只可以转头把火全都撒到了潘九凤身体上。

  伸出手指着潘九凤的鼻翼,破口大骂:“九凤你没长眼么?没瞧着你奶奶摔地下了么,你怎便不晓得扶一把呢?还有呀,赶忙去给你奶奶找件衣裳披上。怎便这样美眼力见儿价呀?”

  潘九凤讽笑连连。

  一向作壁上观的荣老伯连开口的欲望全都没。

  便这样俩粗俗不堪的人,全都不值的他开口讲话。

  “她摔地下,先前是给杨老头踢的,以后是给你跌的,跟我有关系么?”潘九凤觉的讽刺极啦,亦特别纳闷,这一个个的怎便脸皮那样厚,全都还好意思要求她作这作那?

  一个个的,全都觉得他们是观音菩萨,必要她供着么?

  真真是抱歉,她不信佛。

  潘贵满脸失望的瞧着潘九凤,指着潘九凤的手掌全都有些许许抖索,那满脸的失望,不晓得的还真的觉得是个好父亲呢。

  “九凤你咋可以这样想呢?那是你亲祖母呀!”

  这小孩,咋变成这般啦?

  莫非先前娘跟小妹讲的全都是真的?九凤为不干活儿,全都勾惹自个儿的爷啦?

  “亲祖母?她们对我又打又骂时,你咋不讲她是我亲祖母?”

  “她们把晕迷的我丢到老虎山时,你咋不讲她是我亲祖母?”

  “她们把我跟我姐卖到那类肮脏的地儿,险些把我们逼死时,你咋不讲她是我的亲祖母?”

  潘九凤红着眼,一步步倚靠近潘贵,潘贵却是一步步的倒退,甚至有些许许心虚的别过脸,不敢去看潘九凤的眼。

  “你们分明晓得她是如何对我跟我姐的,可是你们却从来不敢讲一句!把我跟我姐逼至了绝路,是那县太爷好心,把我跟我姐赎出!既然爹你讲是我们的亲人,那你是不是应当把这钱,帮我们还给县太爷?”

  “我没钱!”潘贵下意识的飞疾的回了句。

  空气,仿佛一刹那间便静止啦。

  便连围观看大戏的人,全都不再讲话啦。

  “呵呵。”潘九凤讽笑两音,偏头看向了远处的天空,逼回了眼睛中的泪水,“县太爷已然要我跟我姐自立门户啦,我们跟你们已然没关系啦,并且你们不是已然要了每个月三十文钱的孝顺么?你们还要我们怎样?”

  最终一句,潘九凤叫的声嘶力竭。

  姜氏却低声的嘀咕,“那你这月不还未给我们三十文钱呢么?”

  “娘!”潘贵闻言转头瞠了一眼姜氏。

  这全都啥情况了呀,咋还可以讲出这般的话来?这的要大家伙咋看他们呀?

  “呵,”潘九凤眉峰一挑,好像敛尽寒冬的风雪一般,“这才几天呀,便急着要钱呀,果真在你们眼睛中,钱才是亲人,是么?”

  潘贵眉角蹙的全都快打结啦,“九凤,这些许全都不是你对你奶奶不管不顾的由头!人活着,孝顺才是最要紧的。倘若一人不孝顺老人,那实在便不配为人!”

  别看潘贵历来老实,亦不够聪慧,可是这歪打正着。

  既然在那上边讲不清晰,那便不如跳过去。

  潘九凤,“既然你这样讲啦,那咋不搬回来好生地孝顺你亲妈呀?你媳妇儿可是年年全都要我在这儿,代帮她孝顺你亲妈的,后来又把我姐送来啦。如今我跟我姐全都不在啦,不如你要你媳妇儿回来好生侍奉侍奉你娘?”

  潘贵霎时给噎的够呛。

  倘若温氏乐意回来侍奉姜氏,这婆媳矛盾亦即不会如此激烈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