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节 笮融

鬼雨仙踪 鬼雨 3648 2007.02.20 15:22

    这几天店里的生意好极了,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不但所有的茶坐全部满员,而且有人在门口排起了长队。

  英台以精心拣选的奇花为原料,采用杜康酒的独特配方,酿制而成的百花酒,果然风味独特,与众不同,不但受到梅花谷众人的爱戴,就算到了鬼市也极受欢迎、推崇。

  才过十天,五坛酒已经卖完了两坛,现在不得不开第三坛了。

  周旨向着站在门口的众人看了一眼,满面堆笑高声叫道:“存酒有限,实在抱歉!从现在开始,提价了,四百金币一杯!”

  坐着的人只顾品酒,没有一个人说话,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排队的人只走了两三个个,还有很多人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有个身材高大、面皮白净的汉子等得不奈,忍不住高声叫道:“干脆四千金币一杯!喝不起就快点走人!都给走干净才好!”

  此言一出,立马得罪了不少人。因为在场之人虽然大都比较富裕,却还很少有人肯花四千金币买一杯酒

  众人纷纷转头去看,数十双眼睛集中在那人身上。

  山伯刚好在座,也忍不住回头观瞧。

  那汉子瞪着一双牛眼,嚷道:“看什么看?不认识某家?”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这人是谁?怎么这么冲?”

  有人低声道:“你不知道?这人就是笮融!鬼市有名的恶人之一……他已经修成鬼仙了,我们惹不起!”

  “笮融?怎会是他?他怎么没下地狱?”

  有人欲言又止,偷偷望了笮融一眼,最终没有说出口来。

  周旨赶忙打圆场:“诸位贵客,实在对不住大家!我这里说个实话,这百花酒嘛,乃是上界仙人从天上带下来的,统共只有五坛,喝完就没了。得来不易!我这么一再提价,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你们看,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是高人,本店谁也不敢得罪,只好让金币说话了。”

  笮融跟着狂笑:“这就对了!开店的不图钱图什么?我跟你说,干脆将价格再翻几番,将所有不开眼的穷人全都撵走!留下的都是大爷,看着也觉得舒服!”

  众人的目光都冒着火星,火势渐旺,连带着将周旨也包括在里面,似乎他也成了笮融的帮凶。

  周旨眼见惹了众怒,不敢再说下去,只能打着“哈哈”,笑道:“这个,这个……笮先生说笑了……”

  这时候有人怒气难平,“嘭”地一声将酒杯往桌上一放,转身走了出去。

  紧跟着又有几个人站起身来,迈步往外走,口中不清不楚地嘟囔着:“好一个姓笮的!好一个春秋茶馆!哼!”

  周旨越发尴尬,想劝大家回来,却知道很难成功。

  他本是习武之人,曾经带过兵打过仗,虽说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脾气变得小了很多,可是仍然经不起别人的挑逗。

  这一刻,他的心里忽然生起一股怒气,禁不住紧握双拳,怒目圆睁瞪向笮融,恨不得当场发作,浑然忘记对方的功力远在自己之上。

  山伯心中本就看不惯笮融这种骄横无礼之人,此时见势不好,赶紧站起身来朗声说道:“诸位且慢,听我一言!本人忝为茶馆东主之一,实在愧对大家的厚爱。为了表达本店的歉意,愿将这坛酒免费奉送,每人一杯,送完为止!”

  众人纷纷回头,惊讶道:“真的假的?你不做生意了?”

  周旨也吃了一惊,快步走过来低声问道:“怎么?真要奉送?”

  山伯望了大家一眼,高声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奉送每人一杯酒,只为了交个朋友!如蒙大家抬爱,欢迎常来茶馆坐坐!”

  众人一片欢呼:“好!太好了!竟然有免费的美酒品尝,春秋茶馆值得多来两趟!”

  更有人不忘称赞道:“小兄弟如此豪爽,想来生前必是英雄豪杰!”

  山伯微微一笑,并不多说什么,只是吩咐杜鹃、杜芮给众人倒酒。

  店内众人笑语不绝,面色大见改善。只有笮融的面色变得铁青,冷哼一声道:“怎么不将剩下两坛也免费奉送了?要做好人,你倒时做到底啊!有种你就别卖了!”

  周旨看见这人就想生气,恨不得一拳挥出将他揍出去。要不是他,这坛酒还不多卖四十万金币?那可是一大笔钱呢!想想就觉得肉痛。

  山伯望了笮融一眼,笑道:“为何不卖?当然继续卖!不但要卖,还要依足先生的提议,将价格连翻数十倍,售价一百万金币一杯!您看如何?”

  笮融心中着恼,白眼一翻,说道:“那你就封存家里吧!一杯酒想卖百万金币,简直是百日做梦!”

  众人纷纷帮山伯说话,鼓噪着:“反正也喝不起了,提价两倍跟百倍有什么区别?只是这么一来,恐怕要难为笮先生了!”

  “怎么难为笮先生?”

  “百万金币,笮先生能喝几杯?他也成穷人了呢!岂不难堪?”

  笮融气得腮帮子鼓鼓的,两眼恨恨地望着山伯,说道:“你记住自己所说的话!若是低于百万金币出售,我非来砸了你这破店不可!”说完一甩手掉头就走,连免费赠送的百花酒也没脸喝了。

  见其去远,众人忙回头去看山伯,心中颇有些不安。

  有人好心提醒道:“兄弟要小心了,笮融这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可能会来找贵店的麻烦。”

  山伯淡然道:“随便他了。”心中却在想:“我炼的乃是浩然之气,讲究的是‘威武不能屈’,如果在这件事上丧失立场,像墙头草一样摇来摇去,将来还怎能修成正果?”

  周旨依旧感到愤愤不平,一拍桌子道:“大不了生意不做了,没什么了不起的!鬼市不能待,我们到别处去就是!他一个小小的鬼仙,难道能以手遮天不成?”

  事情虽然已经完了,山伯心里还有些不清不楚,于是问道:“这笮融究竟是什么人?”

  一个须发银白的老者颇为不屑地道:“这人是个杂碎,最善于沽名钓誉。别看他生得一表人才,为人聪明,武功又高,其实心里坏透了,穷凶极恶,坏事做绝。”

  “是吗?”

  “那还有假?笮融生前在徐州牧陶谦手下任职。当时陶谦命他为下邳郡宰相,并负责运输广陵、下邳和彭城三郡的粮食到郯县去。谁知笮融得到粮食和进贡物品后,并没有送到郯县,反而中饱私囊占为己用。他在下邳广兴佛寺庙宇,要百姓日夜颂读佛经,还让附近各郡的和尚、尼姑和佛教徒迁入下邳,前后高达五千户之多。每到佛祖诞辰举办《浴佛会》,光是在路旁设酒宴的费用就多以亿计。”

  山伯奇道:“这人竟然信佛?虽说贪污了公款,还不算太坏嘛!”

  老者“嗨”了一声:“说什么呢?这是他沽名钓誉的一面!穷凶极恶的一面还没说呢!东汉初平四年,曹操进攻徐州,徐州全境如惊弓之鸟一般,笮融带领手下士兵和部属男女共一万多人南下广陵。广陵郡长赵昱将笮融奉为贵宾,摆下酒席盛情款待他。谁想笮融看到广陵物丰民富,登时心动,竟然在敬酒的时候杀了赵昱,并命其士兵杀烧掳掠,然后带着财物南下秣陵,投靠薛礼。”

  山伯沉默不语,心中开始厌恶笮融此人。

  老者接着道:“薛礼也跟赵昱一样,设宴款待笮融。但是没想到,笮融也用同样的方法害了他!并且吞没他的财物,投靠扬州刺史刘繇。再后来,刘繇命笮融协助豫章郡长朱皓进攻诸葛玄,谁知笮融到了地方之后又杀了朱皓,自己当上豫章郡长。你们大伙说说,这人还算不算人?”

  周旨听得怒不可遏,问道:“后来他怎么死的?”

  “坏事做绝,当然该死了!刘繇得知他杀了朱皓,大为震怒,于是带兵攻打笮融。笮融部属溃散,逃亡到深山去,最后被山中百姓和山越联手杀死。”

  众人纷纷骂道:“死得好!如此禽兽不如之人,早该死了!”

  山伯沉默片刻,忽然问道:“这人作恶多端,为何死后不受惩处,还给他修成了鬼仙?而且看他狂妄的样子,似乎拥有不少的金钱,那又是怎么回事?”

  老者叹了口气,道:“笮融生前大起佛寺,广造佛像,上涂黄金。延请三千僧徒诵读佛经,又用免徭役法诱人来寺听经,舍酒饭,大行布施。凭着这些沽名钓誉的举措,积下不少的阴德,功过相抵,竟给他逃出生天了!”

  有人叹道:“佛法无边,回头是岸,这事很难说对错。”

  众人哑口无言,心中觉得不平,可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山伯一针见血地道:“此人霸占广陵三郡赋税,又不曾亲自生产一粒米、一块砖,凭什么广为布施,请僧诵佛,为自己积累阴德?难道说阎君功劳簿上,也是一笔糊涂账?难道天庭就不管吗?”

  众人听他提及阎君、天庭,不敢再说下去,纷纷顾左右而言他:“喝酒,喝酒!这酒真好喝!”

  有人岔开话题道:“难道说贵店真的不卖那两坛酒了?如此极品佳酿,若是卖不出去,那就太可惜了!”说着情不自禁地咂了咂嘴。

  山伯努力将笮融的事抛之脑后,命周旨把封口的两坛酒摆在柜台上,淡淡地道:“从今而后,这两坛酒就是本店新的招牌,即使卖不出去,也不妨碍赚钱。若能以酒招客,引来客人喝茶,那就等于卖出去了。”

  一句话说得周旨两眼放光:“对,对,我怎么没想到这一手?新主太聪明了!况且,这两坛酒也不一定永远卖不出去。说不定哪天从天界来位大仙,真的肯花百万金币买酒喝,那不是大赚特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