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5节 清修

鬼雨仙踪 鬼雨 2678 2008.12.08 04:30

    回到内宅,山伯想先去书房看看,谁知抬头一看,才知道天已经很晚了,月正当头,屋子里却没有灯。光线昏暗,别说看书,一旦进了屋,连书桌在哪儿都难看清。

  所幸女仆秋水还没有休息,此刻正坐在院中石凳上赏月。

  看见山伯进来,她忙起身相迎:“家主,您的卧室在那儿,让我领您过去。”

  山伯笑道:“夜已深沉,为何不点灯?”

  秋水柔声回答:“这儿灯很贵!一盏大红灯笼就要上千的金币,主人的俸禄也不是很多,可得省着点花。”

  “俸禄?”山伯笑道:“我自己还不知俸禄几何呢!”

  秋水惊讶的道:“您没问过?人家做官都是先问俸禄,您竟然不知道!”

  “我连自己有没有俸禄都不明白,还以为阎王赐下府邸,一切费用都包了呢!”

  “哪有那样的好事?我和公孙先生接受差事的时候,就帮您预支了三个月的俸禄,总共是十五万金币,这两天添置家用,又备好马车,已经用去六万金了!”

  山伯夸张的叫道:“啊?已经用了那么多?那不是入不敷出了!”

  秋水美丽的面庞在月光下泛着白光,轻笑道:“家主请放心,我已经做好了预算。如果省着点花,还可以买两个小丫头,用来伺候您呢。”

  山伯吓了一跳,连忙摆手,断然道:“不要!可不能去买小丫头!我说过有事亲自动手,要那么多人做什么?”

  秋水面色微变,似乎有些着急起来,说道:“主人身为判官,五品官邸怎么能缺少下人呢?这么大的院子,就我们三个人,是否显得太冷清了?再说有些琐事,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山伯缓和了声音,十分诚恳的道:“我这人喜欢冷清。你若是觉得寂寞,可以在我出门时多出去走走。我听说城里有座‘地藏宝殿’,不知能否去那里参禅?若是距离太远,可以请公孙先生用马车送你去!”

  秋水觉得好多年没有听见那么亲切的话了,心中有种莫名的激动,手足微微有些颤抖,道:“多谢家主好意!我不敢麻烦公孙先生。再者说,频繁动用马车要多花钱的,那就超出预算了!”

  山伯从碟衣中摸出一盏长明灯,又取出火石点亮了,微微一笑道:“姐姐请跟我来,有些话我们去屋里说。最好别让外人听见。”

  秋水惊异的望着他手里的长明灯,不知他从哪里变出来的,赞道:“主人这灯很漂亮,恐怕要不少钱呢!”

  “到里面说。”山伯迈步进入小楼,将长明灯摆在桌上。

  秋水跟在他身后进了屋,站在远处道:“我去给家主弄点茶来。”

  山伯摆了摆手:“不用!姐姐请坐,我给你看样东西。”

  秋水犹豫着走近桌前:“看什么?”

  山伯摸出一个面值千万的金币,放在桌上,微微一笑道:“钱财我这里有。你拿去想买什么,就买点儿什么,不用辛苦计算花销,别把自己搞得太累了。”

  秋水伸手捡起金币瞧了瞧,第一眼没看清楚,再看一眼,禁不住吃了一惊,手一松,大个金币“咕噜噜”滚到了地上!

  她生前节俭得很,从未见过大笔的财富,前两天见到几万金币,已经有些惊讶了,此刻骤然见到超大面值的冥币,怎能不感到震惊!

  不过她不是贪财的人,此刻倒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心花怒放,忘乎所以,而是急忙弯腰捡起金币,望着山伯道:“主人生前是财主呢!死后还有人送大把的钱!想当初奴婢死时,手里只有十个纸钱!唉!”说完轻声叹了口气,似乎想起了以前的事。

  山伯感受到她心里的悲哀,连忙安慰道:“姐姐想错了!我家里也没什么人,只有一个老母亲,在我死后不久,她也心碎去世了。这些金币是我从外面带进来的!”

  “带进来?你是说陪葬?”

  “不是,黑白无常并没有招我,我是自己走上黄泉黑路的,事情经过比较复杂。不瞒姐姐你说,我因为身患残疾,特意来阴间修炼。我想快速积累阳魂,好早日重返人间。除此之外,别的都不在意!”

  秋水听得似懂非懂,问道:“修炼?主人是说您不想转世投胎?”

  山伯点点头,语调深沉的道:“我有一个心爱的女孩,我想生生世世保留她的印迹。”

  听了这话,秋水心中大为触动,眼睛也有些湿润了,忍不住轻声道:“家主你傻了!阴阳两途,哪有重会复合的道理?”随后又以极低的声音叹息道:“家主虽然傻,可还有心爱的人,想想也令人欣慰……可我……”说着泪水禁不住流下来。

  山伯见了忙接上前面的话题:“姐姐,你听我说,千万别去买什么小丫头。人多了耽误我清修。我来阴间是为了磨练自己,不是为了享乐。我想过得冷清一些。”

  秋水泪眼朦胧,用力点头:“家主,我明白了!”

  山伯望着她,随口问道:“姐姐将来有什么打算?你告诉我,若能帮忙的话,我想帮你达成夙愿!”

  秋水拭去腮边的泪水,面现迷惘之色:“将来?我不知道!我生前性子执拗,再加上遇人不淑,一生气就投了湖。阎王怪我不珍惜生命,判了我十五年的徒刑,现在只剩下十年了。我现在也没有特殊的想法,只想有空时念点佛经,多积累一些阴德,来生顺顺当当,不要受太多的苦!”

  山伯心中有些明白了:“怪不得她显得那么拘谨,不喜欢花言巧语的人,原来生前吃过别人的亏。”

  稍停片刻,秋水望着手中的金币道:“这些财富,够我们用几十年的!有了它,我可以买几盏灯,再去弄些佛经来,每日秉烛念诵,就不会觉得寂寞了。”

  “我这里还有呢!”山伯说着又取出两盏长信宫灯,放在桌上,笑道:“这都是上佳的灯具,我精心挑选的,用久了也不会坏,就留在内宅。另外买几盏放在外面,给公孙先生用。”

  秋水更加感到奇怪,想不明白他怎能将几盏灯带在身上。

  不过主人既然不说,她也没有开口询问。

  屋子里沉寂下来,山伯道:“我去书房看看。夜深了,你下去去休息吧。”

  秋水轻声道:“书房就在楼上,要我陪您上去吗?”

  山伯淡淡的道:“不用了!我自己能找到。你走时,别忘了带一盏灯,放在你屋里。”说着转身走向楼梯。

  秋水凝视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不由得感叹:“家主很特别呢!深沉中带着淳朴,开朗中带着忧伤!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善良、单纯而又执着的人!我真羡慕那女孩,能得到始终如一的爱,那才是一生莫大的福气!”想到这里,她的脑海中浮现出另一个年轻人的样子,似乎比山伯还要潇洒俊逸、自命不凡,她禁不住咬紧了下唇:“同样是书生,同样读了多年的书,品性方面为何会差那么远?我怎么嫁给了那样一个坏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