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2节 平民

鬼雨仙踪 鬼雨 2927 2007.12.13 13:54

    

  山伯挺直了身子站在圈内,眼中充满了神采,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看着他那气宇轩昂,不卑不亢,玉树临风的样子,张俭带头鼓噪起来:

  “年纪轻轻大显身手,真是好样的!”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然后还明知故问:“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山伯微微一笑,并未作答。对这种哗众取宠、沽名钓誉的事,他没有太大的兴趣。

  周围有不少人感到奇怪,纷纷问道:“喂,年轻人,你的功夫是怎么修炼的?有这样的佛功,怎会来地狱呢?”

  “是啊,功夫高的人都在外面,宁愿作孤魂野鬼,也不愿来冥界,只有你算一个例外!”

  正在吵吵嚷嚷之中,忽听一人高声叫道:“不公平,没法比了!跟个活佛对阵,我不是找死吗?还不如弃权呢!”

  定睛看时,却是一个年约三旬身着道袍的人,满面怒色,忿忿不平,似乎是另外一组的胜者,不甘碰上山伯这样的对手。

  张俭嘻嘻笑道:“怕了吧?怕了就别上!拿第二已经不错了!”

  这时候,一直在外负责监场的厉宁走过来,双目盯着山伯,脸上显出异样的神色,说道:“梁先生,您可以下去休息,不用再比了!”

  “为什么,最后一场还没比呢!”

  “不用比了,您已经过关了。”

  先前说话的道人大叫起来:“厉老爷,我只是一句玩笑话,怎么就算他赢了呢?不行不行,我就算明知不敌,也要试一试!”

  厉宁摇了摇头:“不必了!按照冥界的规矩,梁先生能施展高阶佛功,说明他心性修为很高,已经超出地狱管辖的范围。”

  此言一出,引得周围一片喧哗!

  “本来就是嘛!我败在他手下怎么算?快将他的名字剔除,我们要重新比!”

  也有不少人面上露出羡慕的神色:“唉,我要能像他那样就好了!”

  山伯还有些糊涂,问道:“什么叫‘超出地狱管辖的范围’?”

  厉宁道:“寒冰地狱管不了您,您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该到哪里去?”

  张俭大声叫道:“兄弟你自由了!不需在地狱受苦!你怎么还不明白?”

  山伯呆了一呆,暗道:“难道说就这么出去了?可我阳魂未足,也没能达到接近阎王的目的,好不容易来阴间一趟,哪能就这么走了?”

  这时却见厉宁向远处一招手,大声叫道:“笮贵,带梁先生去功德司!看他们怎么安排。”

  笮贵面色难堪,心中无比吃惊,显然没想到山伯会有这样的功夫,而且在大庭广众之下一鸣惊人,暗道:“这下要麻烦了!这可如何是好?

  “快过来,你磨蹭什么呢?”

  笮贵慢吞吞走到山伯面前,三角眼咕噜乱转,躬身哈腰行礼,说道:“梁先生,恭喜您了!”

  山伯面无表情,冷哼道:“承蒙关照,幸未曾死,还没谢过你的大恩呢!”

  笮贵嘿嘿干笑,低声下气的道:“先生福泽深厚,因祸得福,大人有大量,别跟小人计较。”

  山伯也不多言,淡淡的道:“请头前带路。”

  笮贵走在前面,快步出了山谷,离大佛和众人越来越远。

  越走他心里越不是滋味,恨不得回头将山伯一掌击毙,可是又有些不敢,不但怕上头查问,也怕了对方‘青灯佛影’的功夫。

  山伯也不说话,仿佛没有看见笮贵一般。

  他还在回想刚才大展雄风的情景,心里想着如何早日修成正果,登上天界去找到英台,已将笮贵陷害自己的事放在了一边。相比之下,那只是小事一桩,而且现在也不是动手的时候。

  两个人各怀心思,闷着头往前走。

  大约走了快一个时辰,前面忽然现出一片集镇,长长的街道,宽宽的马路,两旁一个又一个房子,修得都很漂亮,整洁宏伟,门口还有兵丁守着,看起来不像普通民居。

  街上人不多,三三两两,大都低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走到长街中间,笮贵忽然停住了,道:“那边就是功德司,梁先生一个人过去吧,我就不陪您进去了。”

  山伯神情淡漠地点点头,朝着一个小型的宫殿径直走过去。

  走上七级台阶,来到四根立柱支撑的殿前,被守门的兵丁拦住。

  “你来作什么?”

  山伯摇头:“受命来此,我也不知道来干什么。”

  “受谁之命?”

  “是厉宁让我来的。”

  “呀,是厉老爷?那请,快请进!”

  一个兵丁将他领进大厅,来到一个密闭的小房内,道:“主管出去了,一会就回来,您请坐。”

  山伯道了声谢,便在桌前椅子中坐下。

  等了不到盏茶功夫,外面走进来一个身着长袍个子不高的文士,先对山伯点点头,然后去桌后坐定,问道:“你是来考校功德的?怎么,厉先生守着功德簿还鉴定不了?”

  山伯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双手一摊,笑道:“麻烦先生您了。”

  文士上下打量着他,不紧不慢的道:“你是从大佛谷来的?刚才那方向金光闪烁,夹有雷鸣之声,将这里整条街都震动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山伯微微一笑:“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许是地藏王菩萨现身吧。”

  文士摇摇头:“我刚才出去询问,听说是因为有囚犯施展出‘青灯佛影’的功夫,是吗?”

  山伯笑道:“那囚犯就是在下。”

  文士双目紧盯着他,过了片刻方道:“你可知道,佛影功夫不仅不属于地狱,甚至连整个冥界都不该拥有。只要修成了这门功夫,那便是仙佛之流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又怎会受地狱约束呢?你是怎么练成的?”

  山伯睁大了眼睛,道:“这……在下是侥幸施展出的,那并非本身功夫……”

  文士将手一招:“请靠近些,让我给你好好查查。”

  山伯站起身,将椅子往前挪了挪,然后又重新坐下。

  文士却已经转过身去,打开书柜,取出一个红布包裹的箱子。

  他将箱子置于案上,小心翼翼的打开盖,从里面取出两个尺许大的圆盘,一个银光闪闪,雕刻成莲花的样子,上面刻着“佛光普照”四个字;另一个泛着金光,好像是一枚巨大的印鉴,上面刻着“玉帝监天,四海归一”。

  他先将银盘放在桌上,让山伯将手搭在上面。

  山伯心中坦荡,依言而行。

  只见银盘之中波光流离,转个不停,久久不肯停下。

  过了一会儿,文士让山伯将手拿开。

  这时候,山伯清晰的看见银盘正中现出两行字:“梁姓山伯,是谓善人;一时无心,灭蝗获罪;慧根独具,适于潜修。”

  文士又让山伯将手放在金盘上。

  时候不大,金盘上也现出一些字:“虽然阳魂残缺,却身怀十年佛功,另有一种莫名的功力在积聚中。适于冥界潜修。”

  文士见了,忍不住点点头,沉吟片刻道:“梁先生,鉴于您的特殊情况,我需要向上级请示,您请稍待。”说完转身出了门。

  山伯坐在那里静等,等啊,等啊,一直等了两三个时辰,才将对方等回来。

  文士手里拿着个铜牌,二话不说往山伯脖子上一挂,笑道:“这玩意不错,整个冥界不超过百块,梁先生您福泽不浅呢。”

  山伯低头一看,却见铜牌上写着“冥界隐士”四个字,禁不住呆了一呆,问道:“这是什么?有什么说法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